第20章夏日庆典·02

努力加载中...

“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么有趣的事情,昨天我就过来的说~!”

“咦?”空井刚说完,理香和比嘉两人同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姑且先不论理香,自己竟然知道比嘉不知道的事,让空井不禁飘飘然起来。

“欸,我都不知道呢!”

听到理香充满敬佩的口气,空井不由得突然心想。她是不是也常去演唱会呢?空井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想要问她平常都听什么音乐的冲动,不过要是偏离了主题,她大概会生气地回顶一句:“这问题和工作没关係吧!”

“那是因为你们都是成天跟飞机泡在一起的特殊人种嘛。不过要是问起对往複式活塞引擎有没有兴趣,聊天的情况应该又会变得不太一样了吧?”

因为两名当事人都不在座位上,所以空井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了这样的评语。

“不过,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看着眼睛瞪得斗大的理香,空井微微皱着眉头点点头。

“好厉害啊!请问是要怎么协助他们呢?”

“对航空自卫官来说不是常识吗?『Supermarine Spitfire』(超级马林喷火式战机);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使用的英国制往複式活塞引擎战斗机,由超级马林公司所製造的喷火式战斗机(注20)啊。”(注20:英国皇家空军二战期间的主力战斗机,特别是在不列颠空战中立下汗马功劳,居功厥伟。)

比嘉最后说了一句,“我倒是希望他不要因此被绑得太牢呢”,暧昧地笑了一下。

空井觉得这么做,应该会比等到片山捅了漏子之后再到处奔走补救来得轻鬆,所以才试着提出建议,但比嘉却只是露出有点困扰的苦笑说着:

“那是因为片山超级任性,而木暮班长又太顽固了嘛!”

理香坦率地表示佩服,不过比嘉却回答“这种事情真的是常识吗”,看似有点无法接受。

空井还是姑且纠正她“T—4不是战斗机而是练习机”,而理香也点头回了一句“不好意思”。

“片山一尉一旦专注在某个案子上,就会变得完全不顾其他事情啊。”

“由『Supermarine Spitfire』主办的夏日祭典,一共要连续举办三天。”

“这是相当基础的错误呢,让人有点意外。”

今年迎向成立二十週年的“SS”拥有不分男女老少的广大粉丝,早已在日本的音乐界当中建立起无可撼动的地位,就连理香一听到这个名字也立刻瞪大了眼睛。

小胖妹同时送了申请採访的邮件给片山和木暮,而片山做出了正面回应。然而片山突然必须出差,他心想木暮应该会代为接待客人,所以就这样在没交代任何人接手的情况下,匆匆忙忙地动身出发。另一方面,木暮则是不知道片山在上午已经出差去了,所以就依照原本的预定去参加会议——事情就是这样。

那是一个因为名字太长,所以通常都会用前后两字的第一个字母缩写成“SS”的摇滚乐团。

难怪他会兴奋成这样——空井硬是把接下来的话吞了回去。这时被搁在一边,跟不上话题的理香开口问道:“是哪个案子让他这么专注?”。

简单说,木暮就是那种如果希望他稍微变通,就必须事先和他详细说明的类型吧。

原本答应好的採访开了天窗,对公关室而言可是最严重的失态。

“嗯,这个嘛……”空井低声沉吟了一会。“他才刚被骂过,还是不要比较好吧?我想,他的情绪大概会很低落吧。”

若是换成自己的话,大概也会是这样子,更何况挨骂的人可是那个对鹭阪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的片山。当他因为这种根本无可反驳的错误遭受训斥时,肯定会极度沮丧地走出室长室吧。

“吵死了,臭小鬼!”

“不过只差区区两期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啦?”

“既然这次的企划规模这么庞大,比嘉一曹乾脆直接辅佐他怎么样?”

“那么,他出差的原因是和『SS』有关……”

理香似乎对那份企划产生了兴趣。

把一般人难以启齿的话毫不犹豫地说出来的人,是坐在对面报导班桌前的柚木。虽然她毫不客气的说话方式早就是众人公认的事实,不过这也未免太直接了。

“是这样吗?”理香边说边从包包里拿出了笔记本,而比嘉伸手制止了她。

“请问片山一尉现在在哪里?”

“而且团长多田宏平本人好像也是航空迷,所以一找他提议马上就顺利地……”

听到空井的问话,比嘉点了点头。

离开驾驶员一职后,自己的知识就会被归类成御宅族或狂热份子的範畴吗……?空井不禁感觉到有点受到打击,失去了继续辩解的力气,毕竟他实在不希望有人在公关室进行投票表决,结果把自己真的烙上一个航空御宅族的标记。

因为话题转到自己身上而露出苦笑的比嘉,的确总是为了工作做得相当草率的片山四处奔走弥补。

做出一针见血嘲讽的人当然是槙。从空井的角度来看,任性这方面在程度上,或许还有些差距,不过若是说到我行我素,那两个人真的是互不相让。

“是战斗机吗?”

比嘉的口气中透露着担忧。不管怎么说,最担心片山的人果然还是比嘉,不知道这是因为他们感情很好呢,还是因为每次都要为了辅佐片山四处奔走而经常吃亏的缘故。

“空井二尉说的大概已经是御宅族範围的知识了;知道的人可能知道,不过要说是航空自卫官的常识,感觉有点不太对……就算是驾驶员,应该也是狂热爱好者才知道的知识……”

“不过真的好厉害呢!开幕式上放烟火算是稀鬆平常,现在竟然能让飞机进行飞行表演……这么豪华的演出,真的很少见呢。”

“因为他昨天放了人家鸽子,现在正在被室长说教中呢。”

比嘉用带着苦笑的语气插进来说着。

“因为片山一尉每次都很容易热衷过头啊。”

“你自己也没那资格摆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随便对人品头论足吧?如果公关班的捣蛋鬼是片山,那报导班就是柚木你了啦!”

“原来还有发生这种事啊?”

“咦?所以他这次出差是为了『SS』吗?”

常有过度要求他人变通倾向的片山,以及比一般人还要更不知变通的木暮,这样的两人搭档,会产生疏失自然也不足为奇。

据说片山从年轻时候开始就是“SS”的超级粉丝,他的执着从推销企划阶段开始就已经展露无遗,因此,现在既然好不容易能够一手策划自己最喜爱的乐团的相关企划,他当然不想借助假想对手比嘉的协助。说起来,空井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他的想法。

“比嘉你不也总是为了片山伤透脑筋吗~?”

“这也难怪,毕竟SS这个乐团的名称,也是直接用了飞机的名字呀。”

“这个嘛,那是因为……”

“咦?是常识吧?这不就像是不知道福克(注21)或梅塞施密特(注22)一样丢脸的事情吗?”(注21:空井所指的是福克—沃尔夫(Focke-Wulf)公司,二次大战德军着名的飞机製造商,代表机种为FW—190。注22:Messerschmitt,二次大战期间德国着名的飞机製造商,代表机种为Bf—109,以及世界第一种实用喷射战斗机Me—262。)

“据说企划内容是要在二十万人左右的户外音乐祭开幕式上,让T—4(注19)进行飞行表演。”(注19:日本航空自卫队开发的国产喷射教练机,同时也是蓝色冲击小队使用的机种。)

“木暮班长都已经这个年纪了;现在要求他改变个性也不太可能啦;所以说,只能小心谨记他是个老顽固,然后想办法配合他啰~!”

“怎、怎么这样说呢!以前和驾驶同伴们聊天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呀!”

“感觉上就是两个人磨合的不够好吧?”

“啊,难怪……”

这时离开座位的木暮回来了,于是这个话题就这样虎头蛇尾地结束了。

报导班有人同时兼任吐槽与监护人的角色,不过公关班却没有类似的人物,这应该就是两者的差异吧?不过说到底,这边其实还是有个监护人啊……空井擅自把比嘉安插进了这个位子,不过要是真的被对方知道自己心中的角色安排,他搞不好真的会动手揍人也说不定。

“公关室的名声差点就在一夕之间彻底扫地呢。”

理香对于装备的相关知识还是一样相当不足;不过女性本来就对机械方面不太感兴趣,所以这或许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也说不定。然而她之所以会说出“战斗机”这个词,大概是因为一听到“T—4”,就想到了它的喷射机外型之故。虽然实际上的性能与机体大小都相差甚远,不过看在外行人的眼中都是一样的,空井也能理解这一点。这就表示理香的确有在努力学习,所以现在至少有办法模模糊糊地掌握住公关室里频繁提及的装备型号了吧。

“听说对方突然空出了行程,所以变成可以和他们直接见面。”

空井和比嘉同时指了指通往室长室的门。

看到理香一脸懊恼的神情,空井不禁有点不爽地噘起了嘴。对公关室来说,这可不是“有趣的事”这么简单啊……

“喔,真的是直接套用呢。”

“这在粉丝之间也是相当有名的轶闻喔。”比嘉从旁又补充了一句。

比嘉一派轻鬆地补上了这句理应有点难以启齿的说明。“不晓得结束后,能不能问他几个问题呢?”理香一边偷偷望着室长室,一边说着。

“原来如此,的确是磨合不佳呢。”理香恍然大悟似地点头。

“木暮班长也是啊,如果是预定之内的事情就能完美达成,不过预定之外的事情,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呢。”

“因为他很喜欢『SS』吧。”

“我想片山一尉应该不太希望我帮忙,特别是这一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