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夏日庆典·03

努力加载中...

因为他们在福冈巡迴演唱时突然空出一段时间,当天的下午可以开会面谈;若是搭上防卫省起飞的定期航班的话就有办法赶上,时间非常紧迫,所以片山就这么飞也似地离开了公关室。虽然他也有点在意碓冰隆的参观访问,但是在时间所剩不多的情况下,实在不想再浪费时间说明,而且木暮应该会在三点结束会议回到公关室,所以片山觉得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然而事实是,木暮的会议时间却比预定计划要长,所以没能赶上参观访问。

“我问的不是这个啊。”

每次接受这类训斥的时候,鹭阪总会对片山说:“你一个人,就有可能把公关室好不容易累积下来的好感全都败光。”

“因为有写在预定表上,所以我以为木暮班长应该会帮忙处理……”

“我们的颜面根本无关紧要,重点是如果碓冰老师没办法参观记者招待会的话,就是害碓冰老师白跑一趟,也就是浪费了他的时间啊。就是因为你不把这件事情当成最大的问题,所以问题才大啊。浪费对方的时间,就等于是不把对方当一回事,明白了吗?”

虽然只是两条纹路,但却已经足够把片山打击到完全再起不能。

“那个……我觉得会让我们的颜面扫地。”

“我本来以为你虽然在内部会出现任性的行为,但是面对外部人士的时候,应该不需要我这样说教,也能处理得好啊。”

“要是天海没有在记者会开始前一秒拿到许可的话,你觉得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

“是的……”

“我的问题是『如果碓冰老师最后没办法参观记者会的话,你会怎么想』,而不是你的借口啊。”

如果答非所问的话,鹭阪的心情只会愈来愈差。片山自己也很清楚一个尽地道歉只会带来反效果,但想要尽快结束挨骂时间的想法,却让他忍不住一再地脱口说出借口。

鹭阪用指节敲了桌子一下。虽然只是用一根中指敲出来的声音,但是感觉就像是用拳头敲桌大骂似地刺进了片山的耳中,他的脖子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

“非常抱歉……”

鹭阪很少提高音量骂人,不过当他真的生气的时候,眉毛之间会出现两道像是画出来一样的深刻皱纹。由于他那发线有些退后的额头非常光亮而红润,所以上面那两条直线看起来更是加倍显眼。

迄今为止,片山已经接受过好几次类似的训斥了。——而,这也是鹭阪无法像信赖比嘉一样信赖片山的原因。

为了追逐比较稀奇的一方——也就是说鹭阪的弦外之音,其实是认同了片山虽然身为“SS”的粉丝,却并非挟带私情这一点吧。他是针对片山优先处理效果比较大的企划,却疏于处理其他事物加以斥责。虽然这点让人十分感激,但片山同时却也油然而生一股不满。

鹭阪像是在弹劾片山一样,配合着“!”的出现时机用力指了片山两次。

被鹭阪指责自己的工作态度相当乱来,让片山相当沮丧。他虽然还想开口辩解,但最后还是忍住没说。虽然自己真的没有这个意思,但是一旦说出口,肯定又会被斥责“这不是你自己主观的问题”吧!

“你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不把碓冰老师当成一回事,这样是绝对不行的。要是现在不承认自己的粗疏,以后不管几次,你还是会对其他人做出同样的事的。”

片山的颈子压低到都快要脱臼了。

“的确,对方是艺人所以很忙,一旦错失这个机会就可能再也见不到面,所以你会以那边为优先也是无可厚非。而且碓冰老师只是需要带路,任何人都办得到。但是啊,就算是这样,你也该确实指定一个人处理之后的事。只因为还有另一个家伙知道这件事,你就高枕无忧了吗?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乱来的事哪!”

“我绝对没有不把对方当一回事,只是不小心……”

“听说你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突然可以和『SS』的多田宏平进行面谈是吧?”

听了鹭阪的话,片山陷入了一片沉默不语之中。

“为了追逐比较稀奇的一方,而蔑视原来约定好的另一方,要是真的做出这种事情,很快就不会再有人愿意和空幕公关室打交道了。”

“就是这个!你不懂的就是这个!”

片山才刚再次企图辩解,鹭阪立刻大喝一声:“别找借口了!”

我并不只是衡量损益而已——但由于这句话才是借口中的借口,所以片山更加沉默了,因为他最不希望自己把这句话当成借口说出来。

好不容易获得认同的部分就此抵销,懊恼不已的片山更加低下了头。

自己的一举手一投足,都和航空自卫队给人的观感息息相关;不管在哪一个部门,这几乎都已经是老生常谈了。就算不这样特别提起,对于在社会大众眼中,原本印象就不怎么好的自卫队而言,这也是跟自卫队几乎同等重要的教育内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