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夏日庆典·05

努力加载中...

“是有关滨松音乐祭的事啦。你觉得T—4的飞行路径和待机地点该怎么设置比较好?”

“既然这样,那直接问第一航空团(注27)也行吧?如果只是推测的话,他们是会告诉我们的呀。”(注27:配属于航空教育集团底下,专门负责航空驾驶中阶训练的航空团。值得一提的是,本故事中的诈欺师鹭阪,目前正是滨松基地司令兼第一航空团司令,据说他在当地除了作育英才外,仍然热心于空自公关业务的推广。)

“真是的……”

“您好,我是空幕公关室的空井……啊啊,是,好久不见了!托您的福,我在这里做得还可以。”

“拜託别人帮忙,应该还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吧……”

空井的嘀咕让片山不禁啧了一声。这小子刚到任的时候不知是人太好还是太迟钝,总是愣愣地发呆,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会乖乖照办,可是最近却突然变得嚣张起来了。

“呃,如果会场是在滨名湖花园公园的话,那么待机地点应该就是在海上了吧?依照行进方向飞过滨名湖上……是,我原本也是驾驶员。如果可以的话,能麻烦转接给航空团吗?主办单位希望能事先了解一下飞行路径和待机地点的位置,就算只是预测的也行。……啊,好的,请稍等一下。”

打从一开始,片山就用了相当强硬的手段硬是让这份企划过关,之后又依照活动公司和主办单位方面的意见追加了不少条件,到最后甚至开出了滨松方面在规定上必须拒绝的争议性条件,因此滨松基地现在一提到片山都有点感冒。

再也忍不下去的片山高声怒吼了起来。空井的话听在他耳中,简直就像是在说“如果没有比嘉的帮忙,你不管什么时候都成不了事”一样,让他不禁火冒三丈。

“……嗯,那是当然的。我们绝对不会说这就是最终答覆。”

片山忿忿地丢出这句话之后,便起身离开了座位。

“他们希望了解,为什么主办单位想知道路径和待机地点?”

听到空井一直唠叨个没完,片山的心情真的差到了顶点;可是航空相关事项又是前驾驶员空井的专门领域,因此自己也没办法随便打混过去,实在是有够麻烦的。

(如果可以这样想问就问的话,我打从一开始就不会问你了吧!)眼见片山一时语塞,空井像是了然于心似地瞇起了眼睛说:

电话的另一头似乎是公关班的人,不过对方只是回应说“还没有收到航空团方面的答覆”,给了空井一个软钉子碰,就跟片山先前遇到的情况一样。

他现在已经能用轻鬆的语气提起自己因交通事故而遭受P免处分的事情,看样子似乎已经渐渐走出过往的阴霾了。趁着谈话的空档,空井写好了便条,挂上电话。

看着老大不高兴地接过便条的片山,空井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一般来说这点小问题,只要开口询问他们就会说的啊。而且因为可供飞行的区域有限,所以连候补区域都会一併告诉你。竟然吵到连问都不敢问,你到底是吵得多凶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嘛!如果这样也要恼羞成怒的话,我就不再帮忙了喔!”

“哦哦~你又和他们起了什么争执对吧?”

“喂,空井!你是前驾驶员吧?过来帮忙一下!”

“吵死了啦!我只不过是催促得稍微急了点,让他们觉得有点烦而已啦!”

儘管如此,他最后还是会回答“有什么事”,然后离开座位走过来,所以勉强还是有点可爱之处啦……片山在心里暗自想着。

空井按下电话保留键,回头看向片山。

“他们告诉了我目前暂定的路线情报……”空井说着,将便条递给片山。

“你就去跟帝都的美女好好相处吧!”

紧接着,空井便开始和对方讨论起待机高度以及进入路径等各式各样的问题。

“请比嘉一曹过来帮忙沟通协调,会不会比较好啊?毕竟这次这个企划的规模很大,不是吗?要是因为逞强,结果害企划本身报废掉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与其等到有问题的时后才拜託比嘉一曹,不如从一开始就……”

正中红心。大概是比嘉教得太好了吧?这家伙对于讨厌的事情,似乎洞察力特别敏锐。

“您好,我是空幕公关室的空井。有关滨松音乐祭的事情承蒙您照顾了……我们有些航空方面的问题想要请教……啊,路线还没有决定是吗?”

“原来如此,舞台是面向大海的啊。如果是从舞台后方飞越过去的话,待机地点就是在滨名湖上了呢。要避开市街的话,就只剩下这个选择了……不,我当然多少有猜到,不过我已经不是驾驶员了,所以也不能随便乱说话,造成你们的困扰。”

随后,电话似乎就被转接到了航空团去。

“我会小心的。”

看样子,接电话的人似乎是空井的熟人,大概是驾驶员时期的朋友吧?

“不是跟你说了我会小心的吗!”

“要不然你帮我问吧?既然曾经是驾驶员的话,应该可以更快谈个清楚吧?活动公司那边可是要我下午就回报消息喔。”

“咦?这种事情怎么能要我随便决定呢!和滨松基地讨论一下如何?”

“滨松基地还没有做出回复啊。不过活动公司跟我说,因为他们觉得还是先推演一下状况比较好,所以想知道飞行区域大概会在什么地方,尤其是待机地点的所在地。你先帮我挑出哪些地方看起来比较有可能啦,当让我会郑重提醒对方这只是推测,滨松基地的回答才算是正式答案。”

“主办单位说他们想要大致掌握必须向哪些地点的居民进行说明。”

“是的,就是滨松音乐祭……不好意思麻烦了。”

“只能问到大概而已喔!”空井再三确认之后重新接通了电话,向对方说出了刚刚片山的理由。

空井虽然嘴里不停碎碎念着,但是心里似乎还是很担心音乐祭方面的问题。只见他拿起了电话,开口问道:

“不过,他们也相当用力地再三强调,绝对不能把这个当成是官方回答喔。”

片山用背影弹开了空井紧追而来的声音,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