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夏日庆典·06

努力加载中...

空井虽然拚命动脑筋想着有没有什么能够冰释误会的方法,可是却想不到任何好主意。

“我一直以为片山一尉是因为太喜欢室长,所以才会对比嘉一曹抱持着对抗意识,不过现在看来,他其实也很喜欢比嘉一曹吧?”

片山愈是为了将来能和比嘉竞争而刻苦自励,之后再次相会时发现比嘉的阶级一直没变的遗憾自然也就愈大。而且他又听说了比嘉没有晋陞的意愿;正因如此,片山大概会觉得比嘉是怠惰不负责任的人吧!虽然事情的起因他太容易钻牛角尖,不过这也表示了他对比嘉的祟拜有多强烈。

“欸~那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在必须与民间进行交涉这一层面上,公关室可说是自卫队之中独一无二的特异部门。优秀的自卫官,不一定能够成为优秀的公关官;像空井在刚入队时,也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跟媒体相关人士进行种种交涉。他曾想过万一(结果变成了事实)自己遭受到F转或是P免处分会如何,但是空井的想像当中,从来不曾出现类似广告公司的新职务。毕竟,自卫队员原本就是和民间的折冲妥协完全隔绝开来的。

如同过去片山接受了比嘉的教育一般,空井也正在接受比嘉的教育。至今像这样接受比嘉辅佐的公关干部,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了。

“啊,所以他是不喜欢调职吗?”

“看样子,片山一尉似乎常常把滨松那边的暂定回答随意曲解成正式答覆,然后便自行向音乐祭主办单位做出承诺。刚刚那边的人还相当生气地说,『不要再随便自作主张了!』”

空井瞬间意会过来;因为空井自己也曾抱持着疑问,怀疑那个人为什么至今都没有成为干部。

“……真令人敬佩。”

空井无论如何都想问这个问题。

再三叮嘱空井之后,鹭阪露出了迫不及待想要马上说出口的表情。

“如果身边有一个像比嘉这样的士官在,就会觉得在很多方面都受益,对吧?尤其公关又是自卫队当中极度特殊的职务,这种工作原本应该由自卫队範畴之外的人来负责才对的。”

“应该想办法让片山一尉知道这点吧……”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

“可是总觉得看不下去啊~~~~~”

“一般来说,就算碰到不得不中途放弃的遗憾状况,只要能够确实交接给下一棒的接班者,应该也就能够安心了吧?士官不像干部,并不会那么频繁地调动,比嘉之前在入间也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啊。”

不过亲眼见到两人的志向就这样毫无意义地擦身而过,实在很难让人保持平常心。

“那家伙对于工作就是太性急而且行事粗略啊,怎么都改不过来呢?”

“比嘉自己是不会说的喔。”

“第一线人员又没有提出要求,我也不能随便擅自做出决定啊。”

的确,如果这番话是出自鹭阪口中,相信只会让片山愈来愈钻牛角尖而已;他大概只会觉得鹭阪是在偏袒比嘉吧!

“就算你这么说,我们也没办法啊。”

原来如此。如果我的企划在下次调动之前都没能实现的话,那么我就必须中途放弃,由之后继任的某个新人来接手是吗……

“是没错啦,可是……”

“我是没有向本人确认过啦,不过片山他似乎相当期待能再次和比嘉一起进行公关工作的样子呢。”

“……片山先生真的这么讨厌比嘉先生吗?”

——啊,的确没错,自己的确“还是有点太肤浅了”。

“不、不,正好相反,是因为片山很仰慕他啊。”

“和滨松那边好像起了不少争执呢。”

“就是因为对象是比嘉,所以他才会这么逞强啊。”

“所以就由室长您来……”

“咦?”空井忍不住发出惊呼。对空井来说,这根本是做梦也想不到的神奇答案。

不管怎么样,目前的状况对片山来说就是“当初实在看走了眼”吧。

鹭阪的回答让空井不禁困惑起来。

“你应该不知道这件事吧,不过将公关的基础要领传授给片山的人,其实就是比嘉。那大概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吧?正像现在的你和比嘉一样,比嘉也教了他很多东西;那个时候,他们可是默契非常好的搭档喔。”

“成为干部之后不是需要经常调动吗?每隔两、三年就要换一次执勤地点。”

鹭阪像是把空井当成傻子似地哼了一声,感到不爽的空井也不甘示弱地回嘴问道:

“……的确,那样真的挺让人懊恼的。原来是这样吗,所以他才……”

对于接触公关活动还不到三个月的空井来说,这是完全陌生的视角。

这时他想起了自己的企划——让偶像明星坐上战斗机。

“你可不要跟别人说是我说的喔?”

“一旦频繁地调动,就会常常碰上不得不中途放弃自己经手的企划的状况啊。毕竟,不是所有的企划都能立刻看见结果,有很多都是经过长期耐心的推销,才总算得以见天日的啊。”

干部有定期接受调动的义务。因此在这个基本性质之上,自卫队当中培育新人材的工作,自然是由士官,也就是曹来负责。比起刚从防大毕业的三尉,经验老道的三曹在自卫队里的地位更高,毕竟新人干部都是由老鸟士官培养出来的。

“他好像因为比嘉的阶级始终没变而感到大受打击。如果是比嘉的话,只要他愿意参加考试,肯定能够成为干部,不过遗憾的是当事人本身就是没那个意愿。他似乎打算当一辈子的士官了。”

“咦——可、可是,为什么片山一尉一直没有发现这一点呢?”

虽然刚刚空井向片山说对方“用力强调”,不过和他讲电话的滨松基地相关人士们,说话的语气其实都相当强烈,说是抗议也不为过。儘管自己不太喜欢这种像是打小报告一样的行为,但空井还是觉得应该让鹭阪知道这件事比较好。

“这样太冷淡了吧!”

“为什么片山一尉会对比嘉一曹如此排拒呢?明明只要老实地对他说声『帮帮我』就行了呀!企划案和逞强,到底哪一个比较重要啊?”

只要成为干部,薪资和其他待遇当然都会变得比较高;因此,考虑到自己的将来,大多数队员应该都会认为自己如果够资格的话,当然就要成为干部吧!然而,比嘉却在这种情况下找出了身为士官的意义,而且坚持保持自己士官的身份。空井不禁心想,他真的是为了自卫队而鞠躬尽痒。

“原因好像在于,片山以为再次见面的时候,两人就可以站在干部的立场上同等竞争了。”

“你这样想就太肤浅了喔~”

鹭阪又再次摆出了把人当傻子的态度,让人微妙地有点不爽。“请用正常的方式说啦!”空井忍不住向鹭阪发出了抗议之声。

“感觉事情好像发展得不太顺利。”

“一直以来,比嘉都认为为了长期性的计划着想,一名熟练的士官是有其存在必要的。比嘉如果当上干部之后,也一定能够做好他的工作,可是不管周围的人怎么劝,他就是不愿意点头。”

“还~是有点太肤浅了啊。”

确实,如果这件事是发生在学生社团活动当中的话,的确是个让人会心一笑的故事,但是现在所有相关人士都是一把年纪的大叔,感觉就有点让人发毛了。

“难道没有办法再请比嘉一曹出马协助吗?”

“这样一来反而更让人想问,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面对空井的催促,鹭阪只是回答“嗯,该怎么说好呢~”,故意吊他胃口。等到空井再次央求说“请不要这样欺负人啦!”之后,鹭阪才总算正经回答。

“你啊,不要说这么噁心的话啦。”

“你要我怎么开口?『片山啊片山,你虽然对比嘉很不满,不过他其实是有非常深刻的用意,才不愿成为干部的喔。』这种话真的能说吗?那家伙的逞强啊,可是异常聚焦在从我这里得到比比嘉还要优秀的评价喔。”

当自己不得不放下投入无数心力的企划案离开时,若是能有像比嘉一样的士官留下的话,那么自己也能毫无挂念地安心踏上新旅程了。

平常的模式是第一线人员提出协调的要求,然后鹭阪才会让比嘉加入,但是,现在第一线方面还没有表示任何类似的请求。只是,空井认为要是等到他们开始抱怨之后才反应的话,可能就太迟了。

要求具备另一种和身为自卫官所需完全迥异的能力,那就是公关官。

“不过,为什么比嘉一曹始终不愿意晋陞呢?”

等到满心不悦的片山外出之后,空井来到鹭阪的室长室里。

“因为片山是个容易钻牛角尖的家伙啊。”

“毕竟,当我们招募队员时,不会去考虑到底适不适合做公关嘛;基本上都是事后才在现有的人员之中,硬是挑出适合公关工作的家伙来,所以公关室总是人才不足啊。因为必须挑出完全没经验的菜鸟丢进这个圈子里,所以有个能够培养新人的士官在,实在是帮了大忙啊。”

深深歎了一口气的鹭阪似乎很想接着说,“要是能改掉这一点就好了哪……”

“这样解释我听不懂啦。”

“你不也一样没发现吗?”

在这群士官之中,擅长公关这项特意能力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对于队上来说,比嘉以士官身份持续担任公关工作,的确是有其意义存在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