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夏日庆典·04

努力加载中...

对于自卫队内唯一必须“涉外”的公关部门来说,这样的想法是极为稀有的。难怪鹭阪会常常被外调至公关单位。

比嘉负责支援那个叫做空井的新人。二尉和一曹的组合,简直就像是当年还在百里时的比嘉和自己。

比嘉只是回答“没能回应你的期待真是对不起”,然后再次露出了伤脑筋似的笑容。而这种轻飘飘的态度,只让片山觉得更加火大。

“年轻人的脑袋果然比较灵活啊;之前我也曾经跟一个年纪跟你差不多的家伙相当聊得来呢。”

片山说了句“陪我抽烟”,硬是把比嘉拉了出去,朝着楼下的休息处前进。

所以片山认为鹭阪一定有过民间进修经验,因此提出了这个问题,然而鹭阪却回答说:

“真希望将来还有机会一起进行公关活动”,不知道比嘉还记不记得当年离开百里时两人的对话?下次一定要站在相同的立场上一起竞争——正是为了实现这个愿望,片山才不断激励自己,努力积累更多的经验。

——我不想成为他的拍档,而是想成为他的对手啊。不过片山也知道自己的想法相当孩子气,所以完全说不出口。

片山立刻与主办音乐祭的当地电视台连络,得知了活动公司的名字,随后立刻带着企划书前去拜访。活动公司似乎也正在寻找尽可能华丽的开幕式活动,所以反应非常热络。就这样,这份企划被送进了“SS”所属的经纪公司,最后连团长多田也被钓上来了。

“如何,有什么感想呢?”

这意想不到的名字,瞬间唤醒了片山的记忆。在“芙丽露”的PV大功告成之后,便分道扬镳的两人——

对方毫不犹豫的否定,让片山有点沮丧。自己纠结了一整年才好不容易发现的道理,竟然有人光是待在队里就有办法察觉到……

比嘉笑着说出来的这番话,同时也让片山大受打击。“那,你难道不会生气吗?”儘管片山这样询问,比嘉还是笑着回答说:“是有警告过他们,可是不管我们再怎么生气,也没有意义啊。”

“其实,我并不打算接受干部选拔。”

——我当然会让它实现的!听到鹭阪的话,片山只有这样一个念头。

因为阶级较高,所以对外发表是以片山的名字进行,不过若是没有比嘉的帮忙,这个企划根本不可能实现。好比说试图说服司令部时,不管是究竟该从哪里开始切入、或是该怎样进行折冲斡旋,全都是仰赖比嘉的指导。

“为什么?”

“当我听说片山二尉……”不小心脱口说出昔日阶级的比嘉举手道歉。“听说片山一尉比我早一步进入公关室的时候,我心里就在想着约定成真了呢。”

“真的吗!”

“报纸上面不是都会刊登畅销书广告之类的东西吗?一般大打广告宣传的书,大抵都会,写上『销售量突破多少万册!』或是『秒杀再版!』之类具有煽动效果的文字,册数也好,销售速度也好,这些也都是将人气指标以数字方式呈现的手法。”

自从知道了自卫队外存在着超乎人类想像的时间观念以后,以往总是为了女友约会迟到而大发雷霆的片山,如今似乎也能轻鬆以对了。约会迟到五分钟、十分钟,算得了什么?这世上可是有着有办法和公家单位约好时间后迟到两小时、甚至还放了别人鸽子的强者存在啊!

身处自卫队当中,是很难察觉这样的逻辑的——不,相信不只自卫队,所有的公家机关应该都是这样吧,因为预算是由国家决定后发放,所以队员们几乎没有机会了解何谓真正的资金运用。

虽然片山认为自己已经累积了相当程度的公关经验,但是自卫队和民间企业,果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虽然只是前来进修,却发挥出耀眼的才能,获得週遭众人大为讚赏——片山并没有抱持着这么令人害羞的梦想,不过既然被选为一年只有一个名额的研修人员,那就表示队上已经肯定了自己的能力;然而,这些能力到了这里,却显得完全无用武之地。

“我知道。以前曾经在百里的公关室一起共事过,当时承蒙他帮了许多忙。”

他第一次接触公关工作的地点是在百里基地(注23)。当时他才刚升上二尉,年纪才刚刚二十五六岁出头。(注23:位在茨城县的空自航空基地,为关东地区唯一配属喷射战斗机的基地(入间基地只有部署直升机)。)

竟然是这么没志气的家伙——片山开始觉得自己为了和比嘉一较高下而努力学习,根本像傻子一样。

在各个基地不定期地从事公关工作的片山,总经历已经超过五年了。

如无头苍蝇般四处奔走的回忆,以及在进修期间开拓的人脉,片山就只带着这些东西回到队上,然后前往航空幕僚监部公关室赴任。

希望下一次自己不必再接受士官的辅佐,而是站在相同的立场一同竞争;在那个时刻来临之前,自己必须累积更多公关官的经验才行——片山怀抱着这样的想法,离开了百里基地。

背景虽然是虚构的,但是登场的战斗机却是彻底依照实际存在的机体绘製而成。据说其精緻的细节描述,正是让核心观众死忠支持的原因。

鹭阪的第一声招呼真的非常随和。

“其实我并不太在意薪水,毕竟我太太是老牌酿酒商的独生女啊。除了酿酒以外,我太太的娘家也有经营其他各种事业,已经内定为下任社长的她,赚得比我这个老公还多呢!虽然娘家那边也有问过我要不要以婿养子的身份来继承事业,不过他们也说,就算我继续当自卫官的话也没问题。既然可以不必担心家里的事,那么我就想要按照自己能够接受的方式工作。”

“到底为什么?升上干部薪水也会提高,而且权限也更大啊!”

关于晋陞,每个人都会有他们自己的想法——鹭阪也是这么说的,不过片山实在没办法接受。受到鹭阪的赏识,甚至不惜提出请愿也要把他调来空幕公关室的人,为什么会拒绝成为干部?

“鹭阪室长曾在民间企业进修过吗?”

顺带一提,片山在工作中学到的这份宽容,最后让他拖延了有点久的恋爱长跑画上休止符,成功地迈进结婚礼堂。据说他那天性有些散漫的女朋友正是因为一直对于自己能不能和超在意时间观念的片山在一起而感到不安,所以才迟迟不愿点头。

“我啊,一直以为再次见面的时候你也会成为干部。当时我希望再见面时,能够站在同样的立场竞争,而不是继续被老手士官照顾。——只是,为什么你还是一曹啊?”

对航空自卫官来说,若是提到滨松,就必定会联想到坐拥航空教育集团(注26)的滨松基地。片山努力思索能不能让空自和“SS”的滨松音乐祭携手合作,最后想出来的点子就是推销T—4。(注26:负责空自一般教育、术科教育、飞行教育等各方面的人材培养组织,总部位在静冈县的滨松。)

儘管比嘉这样安慰片山,但却只是更加激起他的反感而已。被鹭阪和比嘉用同样的评价标準来讚美,这实在让片山很不舒服。

“那我就不知道了哪。关于晋陞,每个人都会有他们自己的想法吧。就算有资格接受干部选拔试验,去不去参加也是个人自由。”

“不,没有啊。”

“不过呢,我这个人可是个追星族唷。”

“一曹。”

“既然是做公关的,那你应该也知道吧?就是入间的比嘉啦。”

“……你还记得我说过,希望将来还有机会一起进行公关活动吗?”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鹭阪边说边点头。“因为自卫队是不会破产的,所以也没有把时间换算成金钱的习惯。一下子跳进一个成本观念打从起点就不一样的世界,还有办法紧跟着他们一年,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

“能够抢在片山二尉异动之前完成,真是太好了。”

距离八月的音乐祭只剩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为了内外相关部门的说明与会议,片山每天都过得非常忙碌。

片山愈是拚命向前冲,就愈容易和第一线单位以及队外的各单位产生摩擦。由于他不能和队外人士发生冲突,所以总是不经意地将情绪发洩在公关室内,以及第一线的人员身上。

在这之前,片山对鹭阪这个名字仅是略有耳闻而已。据说他原本隶属操作对空飞弹的高射群(注25),但不知为何常常被拉到公关业务相关的部门去,是一个有点怪异的干部。他在前几年曾在内局公关室值勤,对于当时风波不断的自卫队,据说他在应付媒体报道这方面,也立下了汗马功劳。(注25:统辖各战区高射队的上级指挥部门,一般而言,一个高射群下辖有四个高射队。)

“下次一定要在比嘉出马之前解决才行!”片山每次都抱持着这样的心态进行工作,可是每次却都还是需要比嘉的协助。相同的事情一再发生,片山的内心也愈来愈感煎熬——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超越比嘉;该怎么做,才能让鹭阪对自己的评价更甚比嘉呢?

片山到任之后一个月,比嘉也到任了。

片山对于公关的初步理解与认识,可以说全都是由比嘉一手教出来的。对于一向只知自卫队内部的片山来说,告诉自己民间和自卫队感受不同之处的人同样也是比嘉。另外比嘉也教导了片山,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遵循“凡事提早五分钟行动”的原则,而媒体相关人士(特别是电视业界)的时间观念更是和一般人完全不同,他们对于约定时间的宽容程度之大,是自卫官完全无法想像的。

“你原本是我的目标啊!”说出这句话实在太让人懊恼了,所以片山硬是没说出口。

“芙丽露”的PV拍摄,是片山在百里基地的最后一项工作。

这是片山发自内心的话语。毕竟自己能在短短两年之间彻底喜欢上公关活动,全者是托了比嘉的福。

虽然在片山逐渐习惯公关工作之后就一直想要进行其他更大的企划,因此也经常对第一线人员做出无理要求而履履遭致反弹,但是比嘉还是有办法巧妙地补救回来。

片山在看报纸广告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好久不见。”

这样想来,这位室长肯定是个极为精明干练的人吧?刚到任的片山带着紧张的心情,前去拜会自己的新长官。从室长室里出来迎接的人,是一个发线微微向后倒退的中年男子。其中最让片山印象深刻的,是那片与其说光秃一片,还不如说是泛着红光的光亮额头。

到底是为什么?片山心中莫名地燃起一股怒意。我增加了许多经验,也拿到了在外进修的名额,连阶级也升上去了——为什么你还是跟那个时候一样?

“我几乎都只是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而已,队上的经验完全派不上用场……为了避免被当成局外人,光是紧追在他们后面,就已经费尽全力了。”

“百里基地的黄金拍档应该会复活吧。”

“这真的是非常宝贵的经验呢。”

当片山第一次在协助拍摄节目时碰上摄影队迟到一小时的时候,他真的遭受了有如天翻地覆一般的打击。一小时!迟到一小时这种事情竟然真的会出现在虚构世界以外的地方吗!连续剧当中经常可以看到迟到好几个小时的情节,但是片山一直以为那只是为了让故事更有趣而演出的夸张表现而已。

“是什么样的人呢?”

“你就是片山吗?我听说过你的事了。研修辛苦了。”

再说,片山真正想要的并不是比嘉的讚美,而是想让比嘉感到懊恼;他虽然想得到鹭阪的讚美,但是那也只是为了让比嘉懊恼不已罢了。比嘉那不带私心的讚赏,只让片山觉得那根本是对方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证据。

片山心想,当两人将来在某处再次见面时,比嘉一定也已经晋陞成干部了吧!以士官班学生身份入队的人,可以在升上三曹并服勤四年之后,获得升任军官班的内部选拔试验资格。如果是比嘉,片山相信他一定很快就能成为和自己一样的尉官。

“是吗?那家伙也快要到这里来了喔。”

“我想自卫队当中,应该没有多少人了解这个道理。——像我如果没有出去进修的话……”

原本片山打算斟酌一下遣词用句,但最后还是忍不住,以最毫无保留的方式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比嘉除了髮型稍微有点变化以外,其他都和在百里基地道别时没什么分别。应对的态度也还是—样,就是士官面对干部的态度。

比嘉像是有点伤脑筋似地微微一笑。

“如此一来,我就开始觉得数字实在是个有趣的东西。能用数字表现的东西,就是一种价值与力量吧?例如金钱、时间、收视率和销售册数等等……仔细想想,我们自卫队不也是这样吗?”

从片山自己的角度来看,既然一切全是为了队上的利益,那么大家稍微忍耐一下也是应该的,所以他在推动企划时,总会不顾一切强压他人种种微小的不满,弄到最后几乎都得要鹭阪派比嘉出面负责斡旋才能了事,这几乎已经成为一种固定模式了。

怎么可能?片山不由自主地脱口说出“为什么”。为什么你还停在那个地方?

为了完成一项能够超越“芙丽露”PV的工作,片山到处投递企划案。虽然他总能定期获得一些像是流行杂誌模特儿摄影之类的小case,但却一直没有机会接获大型的企划。儘管他在模特儿摄影企划方面的创新思维曾受过鹭阪的讚赏,但是毕竟还是完全不及“芙丽露”。

停下来,不要再用这种方式说话了——不要再用这种想要协助比自己年轻不成熟的干部独立自主的口气跟我说话啊!

如今自己已经在外进修结束,得到了身为公关官的重要职场经历。——那你呢,比嘉?当年离开时你是一曹,现在晋陞到什么阶级了呢?

相对于此,以片山和比嘉为中心的公关班则是坚持主张应该要接受这项任务。毕竟,这可是“芙丽露”和《Checking six》,由艺能与次文化两大领域当中拥有顶尖知名度的代表共同演出,绝对不可能不受瞩目。

儘管鹭阪出言徵求意见,但是很遗憾的是,片山仍旧只有办法回答“是这样吗?”

片山只有帮忙别人做杂事跑腿的能耐,不过他还是拚命地奔走帮忙。就算只是跑腿,自己也应该能够学到一点东西才对;做杂事的时候要好好看着四周、看着四周,看着四周!窃取技巧、学习新知——不然的话,就太对不起让自己在外进修的自卫队,还有自己的同伴了。

鹭阪的口气相当轻鬆自在,但是听在片山耳中却像是五雷轰顶一般。

“当你切断对外联繫的管道时,就等于是以空自的身份切断了它们。如果是个人的私事那也就算了,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身上背负着自卫队的招牌时,就没办法这么轻易地一刀两断,毕竟不管怎么说,媒体的宣传效力都是不能小觑的。”

比嘉据说打从年轻时就立志从事公关工作,而且当时也已经是人称“百里公关班的大将比嘉”的重要人才了。在心态上,片山总是以比嘉为师事对象,只要有不懂之处就请教他,工作上的判断基準也总是以“若是比嘉会怎么做”来进行。只要是以比嘉为行动指针,片山就不曾犯过任何大失误。

就在片山在百里工作的第二年即将迈入尾声,差不多快要收到异动命令的时候,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庞大的企划。

“只是,我总是找不到对像聊这个哪。”

片山感觉,梦想实现之日似乎就在眼前。

“我是在多年前和他共事的,那个时候他也是一曹。难道他没有接受干部选拔吗?如果有接受则试,比嘉绝对不可能不及格的。”

“真希望将来还有机会一起进行公关活动呢。”

如果他不记得的话,自己就等于是在演一场超拙劣的独角戏了吧!不过比嘉马上点头回答说,“当然记得。”

“装备规格都是用数字测量的啊。像是最高时速、续航距离和射程距离等等。说得更明白一点,比方说主力战斗机的持有数量,你看,各国的持有数差距,不就等于是航空兵力的差距吗?”

“其实从前任公关室长开始就一直提出调用比嘉的要求,不过入间方面却一直不愿意点头答应;前任室长还一直向我抱怨说『努力交涉的人是我,可是得到比嘉的却是你』之类的呢!”

“你没有接受干部选拔吗?”

大概是片山丢出的这句话太过唐突了吧,只见比嘉眨了好几下眼睛。

对于立志成为公关官的片山来说,这可说是梦寐以求的事。到民间广告公司进行研修的名额一年只有一个,而那唯一的一个人就是自己,让他感到骄傲不已。

“自从发现了世界是被数字所支配之后,把各式各样的事物换算成数字,就变成了我的毕生事业。”

片山在民间企业磨练了一年,才好不容易理解了环绕着这个社会的数字逻辑,但鹭阪和比嘉光在自卫队当中就发现了这件事情在片山心中,化成了坚不可摧的自卑感。

女主角搭乘的机体範本是F—15,所以“芙丽露”的PV也想以F—15为主题;若是可能的话,最好可以加入飞行中的影像。此外,他们也希望能透过CG加工,製作出融合实际的F—15和动画中虚构机型的影片,毕竟如果成员们不需要真的坐上F—15的话,实践起来也会比较容易一点。

“的确是那样没错……”

当时拥有超高人气的女性三人组偶像团体“芙丽露”即将拍摄音乐宣传短片(PV)。新歌是当时同样极受欢迎的科幻动画《Checking six》(注24)的主题歌,所以PV打算配合动画内容进行拍摄。动画本身是以异世界军队为背景的青春喜剧,内容主要环绕在第一位以女性驾驶身份,加入全是男性的战斗飞行队的女主角身边的恋爱过程。(注24:影射二〇〇三年播放的动画《STRATOS 4》(星空防卫队)。本片在拍摄过程中得到了航空自卫队的全力支援,在战机驾驶与航空管制方面皆有细腻描写,“Checking six”是其中一话的标题。)

“请问他现在的阶级是?”

不只如此,和士官相比,能做的事情一定也会更多才对啊!片山在心里如此吶喊着。

因愤怒而中止协助拍摄很简单,但是之后也不会再留下任何人脉。不能被对方轻易看扁,但是又不能摆出强硬的态度,只能透过说话技巧,委婉表达自己的不满。为什么自己非得做这么麻烦的事情不可?当片山表达如此强烈不满的时候,比嘉这么告诉他:

因为太忙,导致他在滨松音乐祭以外的工作上开始出现愈来愈多的小失误,不过论起致命的失误,倒是只有失约碓冰隆这一件而已。

片山觉得自己像是挨了一记当头棒喝。竟然有人会一边看着电视和报上的广告,一边思考着这种事情——而这个人就在自己眼前;不只如此,今后他就是自己的上司。

“——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这时,以室长身份欢迎片山的人就是鹭阪。

话虽如此,但是片山还是相当不满。当年分开时,希望下次能够与他同等竞争,而现在则是在空幕公关室再次相会,这原本应该是上天安排好的最佳舞台,不是吗?

一定无法理解这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

“都是因为有比嘉一曹的帮忙啊。”

除此之外,片山自己经手完成的最大企划,到现在仍旧还是百里基地的“芙丽露”,而且实际上比嘉对这个企划的贡献远大于自己。

一定要更加绷紧神经才行!经过鹭阪的训诫之后,片山的斗志燃烧得更加猛烈了。

企划内容是让教育飞行队的T—4机配合开幕仪式的倒数飞越会场上空。“SS”的团长多田宏平原本就是航空迷,粉丝们也都知道他常常参加空自举办的航空祭。片山认为只要让这份企划传进多田耳中,就有可能成功。

虽然鹭阪不曾开口要求片山多学学比嘉,但是每当鹭阪将比嘉派上气氛险恶的火线时,就已经充分显示出他看重比嘉的程度远胜于片山。

正因如此,所以才不接受干部选拔吗?我真的不懂,真的不明白啊——片山仍旧苦思着。这样只能解释成太太很会赚钱,自己不需要拚命工作,所以才可以用这么轻鬆的态度面对吧?

“我在家里的时候,会为了我喜欢的演员或歌手,不~断不断地看电视喔。然后我就发现了,在计算人气的时候不是总会出现数字吗?例如酬劳大概是多少、CD卖出多少万张之类的。还有报纸也是。”

虽然片山下定决心再也不借重比嘉的协助,但是实际情况却一直不如他所愿。

“『芙丽露』早就已经解散,那项工作也已经是过去式了,不是吗?而且提供拍摄外景地是至今不曾出现过的行销方式,我觉得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啊。”

那是片山在民间与自卫队的巨大差异当中挣扎了一整年才好不容易领悟出来的真理,而且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还没有办法明确地说出来。

自防卫大学毕业后,片山从事的业务多和总务相关,跟公关全然扯不上关係,对公关的知识也几乎等于是零;这时,前来辅佐片山的人就比嘉。他虽然比片山年长两岁,但却是在高中毕业后便以士官班学生的身份加入自卫队,当时的阶级也只是一曹而已。

过没多久,比嘉也离开了百里的消息传至片山耳中。听说他下一个赴任地点是入间,片山相信,再过不久就能听到“入间公关班的大将比嘉”之类的评价了吧。

这又是另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片山忍不住整个人向前跨出一步。

他并不是採用强迫接受的说教方式,而是用了就算尚未习惯民间作风的片山也能轻易理解的表达方法。

如果实现的话,肯定能成为超越“芙丽露”PV的企划吧!片山强压住自己兴奋的心情和班长木暮讨论,得到了OK的答案。木暮对于演艺方面不感兴趣,所以反应不算很强烈,但是鹭阪知道了之后可是高兴非凡。“要是真能实现就太棒了!”

另一方面,他的军阶晋陞也相当顺利。当片山升上一尉的那一年,上层决定让他到民间的广告公司进行研修;等到一年进修期满,他就会被配属到航空幕僚监部公关室。

后来,公关室里来了一个新人,据说是个因为交通意外而无法再次飞翔的不幸驾驶员。

干部每隔几年就会异动一次,片山自然也不例外地转战全国各个基地。不过可能是他在百里的公关经历发挥了作用吧,他被分配到公关单位的次数逐渐增加。

这大剌剌的询问方式,让片山的紧张顿时缓解了不少。

虽然有许多机会能够接触当时红极一时的偶像团体,但是片山对“芙丽露”的印象却不太深刻。因为他必须解决一项又一项接踵而来的準备工作,根本没有时间为此感到兴奋雀跃。

“芙丽露”正式发表的新歌连续三周稳站日本公信榜第一名,而且在此之后也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一直持续在前十名。

一年的进修期转眼间就过去了。和自卫队相比,民间的广告公司就像是个分分秒秒都不可懈怠的世界,很遗憾的是,片山并没有在这个地方崭露头角。

比嘉说了这句引人落泪的话。

对于年轻的防大出身干部而言,士官的经验较为丰富其实相当常见。其中也有些士官会以经验为后盾,摆出一副高傲的态度,但是比嘉完全没有这样做,只是诚心地协助年轻的片山自立自强。

然而,鹭阪却只用一句“自卫队是不会破产的”,就明确说出了癥结所在。

由于航空自卫队的全力协助也是卖点之一,所以航空自卫队也获得了不少注目。宣传效果超乎想像,让片山一看到那些一开始不太赞成的高层,就有种“你们看吧”,扬眉吐气的感觉。

鹭阪这一番话,只让片山愈发觉得烦躁。为什么他明明得到如此优秀的评价,却一直不愿意成为干部?

况且,对战斗机这种难以透过赈灾救援之类正面活动进行介绍的装备而言,这项企划所安排的曝光形式,可以说相当的友善。毕竟空自最受瞩目的主力战斗机F—15,长期以来一直给人属于兵器範畴的强烈印象,因此在对外宣传上也属于非常困难的商品。

那两个人是同一种人,但自己并不是。自己再怎样也无法追上那两人。遥不可及。片山心中的焦躁不断扩大,导致工作也不断空转。

那跟这个有什么关係?看着在心里如此暗想的片山,鹭阪对他嘻嘻一笑后说道:

“报纸?”

提出这份企划的是空幕公关室,可是基地高层却因为跟动画有关而兴趣缺缺。问题大概是出在当时司令部的行事风格上,在司令部中,觉得协助动画这种次文化媒体实在不妥的意见佔了大多数。

“这和我自己的想法有关。”

由于公关班班长的年纪较长,对于偶像团体和动画方面的知识甚浅,所以负责阐述该企划价值之所在的主要人员,就变成了片山和比嘉。两人为了软化司令部的态度不断奔走,最后终于取得了“芙丽露”PV拍摄的协助许可。

“我曾经在等了两小时之后被人放鸽子喔。”

我怎么能输!片山开始愈来愈拚命。就在此时,片山得知他年轻时就一直喜欢的“Supermarine Spitfire”即将在滨松举办户外音乐祭;这个消息刊登在公关室为了搜集情报而订阅的十份报纸里,其中一份的艺文版上。这场连续举办三天的音乐祭,除了“SS”以外还有许多人气歌手参加,总计参加人数可能高达二十万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