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夏日庆典·08

努力加载中...

“咦?”

“到底是为什么会……”

片山心中涌出了一股想要详细追问鹭阪到底是怎么说的的冲动,但他的自尊心硬是把冲动给压了下来;自己怎么能向这么嚣张的后辈开口哀求说“告诉我详情”呢!

接下来的好一阵子,空井一直偷偷观察着片山的动静,不过片山却假装没看见,继续自顾自地吞云吐雾。就在空井终于放弃、準备离开的时候,

难道出了什么差错吗?片山在脑中迅速地回顾自己至今所有的行动。不,没有任何问题。虽然片山曾和第一线人员闹得有点不愉快,不过再怎么说,那也只是发生在内部的纠纷罢了。

已经到极限了。

片山这么一回嘴,原本滔滔不绝的空井立刻狼狈了起来。

“如果比嘉在的话,可以帮忙叫他过来吗?”

“难得能和比嘉一曹再次共事,你们就一起并肩努力,不是很好吗?片山一尉,您自己应该也想再次和比嘉一曹携手进行公关工作吧?您这样一直逞强……”

至此片山才第一次发现,这份身为干部反而无法尽到的责任,比嘉一直自发性地扛了下来。

呻吟声同样也传进了话筒,不过对方似乎把它解释为片山受到了相当巨大的打击,甚至还出言安慰片山“你还好吧”;至于随后补上的那句“你该不会是哭了吧”,就是十分多余的玩笑话了。

“好久哪,大号吗?”

过了好一会儿,空井从洗手间里出来了。

“可以和自己想要再次合作的对象再度共事,你知道这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吗!你以为同样的幸运,还有可能出现第三次吗!”

“你知道比嘉一曹为什么不愿成为干部的理由吗?那是因为他想利用调动比较少的士官身份,来守护公关企划啊;是因为干部有时必须在进行的途中放弃企划、接受异动啊!如果能有一位熟练的士官负责协助自己的后继者,对我们来说是多大的助力啊?不只如此,在教育方面也一样……”

这一次据说是由当地的主办电视台主动喊停的。不过至少“SS”的团长多田宏平也表示非常遗憾,让片山多多少少有点安慰。

空井带着暧昧的笑容,消失在洗手间门前。片山心中想着要是继续坐下去的话,可能会带给其他同事麻烦,手上则是点起了第四根烟。这根抽完之后就回去吧?他为自己定下期限,设法提振起精神来。

“是室长说……你们以前在百里基地是非常好的搭档。”

“我知道了……这次真的很可惜,今后若是还有任何我们可以协助之处,还请务必惠予连络。”

“啊,说的也是呢~”

“可恶!”从他的喉咙深处,低声挤出了这样一句话。

空井出乎意料的答覆,让片山抬起了头。空井露出了像是小孩子生气似的表情,盯着片山说:

“我又没有说不行。”

“等等!”片山忽然出声,叫住了手足无措、正準备拔腿开溜的空井。“是!”

不管是主办单位还是“SS”,应该都比片山还要更积极想促成此事才对。既然如此,那为什么突然中止?

对面比嘉的目光迎面而来,片山连忙别开了脸。

片山的视线并没有放在回过头来的空井身上,而是彷彿自言自语般地低声说着:

“是谁告诉你这些的啊?”当片山这样询问慌乱不堪的空井的时候,只见他摆出一副耍帅过头的表情,然后义正辞严地说了一句和帅气完全沾不上边的蠢话:“因为有人叫我不可以说出去,所以我不会说的!”不过,就算他不说,片山也早就猜出到底是谁说的了。

朝向背对自己,用比平常高八度的声音回应的空井,片山开口说:

“不过这毕竟是参加人数极度庞大的活动,而且还要连办三天……光是从噪音和交通堵塞等状况,就已经可以想像附近居民会出现多大的反弹,现在又要加上飞机飞行,增加更多的噪音,就是这一点造成问题了。”

片山再也忍不下去,迅速拿起了话筒。直通公关室的电话立刻连上了对方的公关班长。片山说明完毕后,对方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片山一尉……”

片山沉默地站起身,离开座位。公关室内所有的人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份体贴虽然令人感激,但是却也沉重异常。

“你想不想做做看偶像团体的PV?”

“吵死了!”

被片山一瞪,空井立刻激动地否定说:“不是的!”

“你从哪里听来的?比嘉说的吗?”

片山心想,这对空井来说应该是个相当不错的提议吧!毕竟空井还没有经手过大规模的影像类产品企划,因此不只可以当作对外的实绩,也能借此累积不少经验。

现在唯一剩下的,就只剩模仿“芙丽露”的“炽天使”PV企划了。

我并不是只有强迫第一线人员勉强配合而已啊!当片山深吸一口气,準备开口的时候,

当片山放声大吼时,空井瞬间沉默下来,然而他随即用超越片山的激动语气吼了回去:

“是『奥黛特』他们打算力捧的团体『炽天使』。因为他们打算用非常庞大的方式宣传,所以这个企划的规模也不小喔。”

“片山一尉!”

“麻烦您付出这么多心力,真的非常抱歉。”

这阵笑声空虚到连片山自己都觉得悲惨。

他的手就这么维持着挂上话筒的动作,一动也不动。

如果能在二十万人规模的演唱会上让T—4翱翔天际,应该能够成为超越“芙丽露”的耀眼实绩吧。结果,到头来自己还是没能超越靠比嘉协助完成的“芙丽露”。

片山突然收到了来自音乐祭活动公司的通知。

“不要太难过了啊。”

“……中止!?”

“比嘉有过经验,让他协助你就好了。”

“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我们不管再怎么幸运,都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待超过三年啊!”

“……我说你啊,这么伟大的意见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

这句安慰之语等于是在伤口上洒盐。片山以僵硬的声音结束了电话对谈。

如果空井有长尾的话,现在肯定高速摇摆到快断了吧?只见他以惊人的气势,在走廊上奔跑了起来。

过去的自己也是一样——也是连公关两个字该怎么写都不知道而彷徨无助的新人,而比嘉培养指导了自己。如果不是士官的话,以比嘉的年纪来说,根本不可能累积超过十年以上的公关经历。透过这份经验,比嘉辅佐了片山、辅佐了空井,将来应该也会继续辅佐其他无数的干部吧。

他有意识地压低了音量,再次问道:

察觉有人靠近的片山抬起头,发现是空井来了。他说道“不好意思,我要去洗手间……”,而洗手间就在吸烟处之前。

“那个……”

“说到这个,得要连络滨松基地那边才行哪。”

感觉空井的情绪似乎燃烧得愈来愈炽烈,但片山却说不出任何一句反驳的话。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这个企划是因为片山一尉,所以才找上门来的吧?因为之前有过『芙丽露』的经验。”

“……不好意思,让您担心了。之后如果有新的计划,请容我再次向您请益。”

“哎呀~伤脑筋伤脑筋啊!他说因为担心噪音,所以主办单位自己喊卡了。我都已经这样硬逼滨松基地配合了,真是太难看了啊,哈哈哈!”

片山反驳的声音失去了力气。比嘉是士官,所以理应不可能比自己更早异动才是,然而自己却不一样。——究竟,我留在公关室里的时间还剩多少呢?

“吵死人了。”

“其实我们也觉得非常遗憾,可是……”活动公司的负责人像是很难启齿似地解释着。

“我们这么尽心竭力推动计划,结果居然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泡汤了;明明我们也已经硬着头皮,拚命在配合了啊……”

抢在片山开口骂回去之前,比嘉的声音尖锐地响了起来。片山瞬间把一口气吞了回去,停顿不语。看到比嘉无言地微微摇头,片山深深吸入肺中的空气,变成了溃不成声的呻吟。

如同空井所说,这次调动之后,自己大概再也没有机会和比嘉一起进行公关工作了吧。更别说在自卫队当中,公关是一项定义不清的领域,没人敢保证接下来的新职位一定还是续任公关方面的职务,就算自己曾经接受过过民间企业的研修也一样。所以,纵使赴任地点相同,也还是有很大的可能遇上其中一人被排除在公关领域之外的状况。

“才不是咧~!”空井先大声抗议,然后连忙又说了声“不是啦”,修正刚刚的说话态度。如果是平日,片山一定会拿来大做文章,吐槽说“真是太嚣张了”之类的,可是现在他连这样都嫌麻烦。

“那个……我、我就先回去了。”

事情发生在T—4的待机地点和飞行路径都已经定案,只剩下等待飞行计划出炉的时候。

公关班长也相当沮丧似地回答。

百里基地的黄金拍档应该会复活吧——如果片山自己也抱持着同样期待的话。

比起空井的激昂语气,他说的内容才是真正命中了片山的要害。片山来到公关室已经第二年了,快的话明年就会收到调动命令。像无根浮萍一样辗转漂蕩于全国各地,这是身为干部当然的宿命。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赫然发现公关室内所有的人都注视着自己。随着片山抬起头来,大家也纷纷移开了视线。片山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居然发出了这么大的声音。

“……好的!”

片山甚至连自己在听对方解释时做出了什么回应都记不太清楚,最后好不容易说出这句话之后,就挂上了电话。

“……说到有经验,难道片山一尉您就不能一起参与吗?”

小心翼翼地出声搭话的人是空井。片山抬头一看,发现公关班的其他成员也都一脸担心地偷看着自己。

“如果没有经验丰富的士官在,就没有办法培育干部,不是吗?公关工作更是如此啊,因为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几个有经验的人。我接受了比嘉一曹的指导,就像当初他指导片山一尉你一样,而且在我之后,他也一定还会继续指导下去,指导那些从完全不相干的领域调过来的、连公关两个字怎么写都不知道而彷徨无助的新人!”

这番话应该只是毫无恶意的普通抱怨而已,但是听在现在的片山耳中,就像是巨大的讽刺一样。

片山在吸烟室里把三根香烟化成了灰,每次吞云吐雾之后都不断地歎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