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夏日庆典·11

努力加载中...

“还满有意思的不是吗?”就连个性古板的木暮,也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伴随着快板节奏的曲子,PV画面一幕一幕流畅无碍地展现着年轻人的希望与挫折。

“……什么啊……”不知是谁发出了这句无力的低语。

仔细一看,在原先预定好的位置上,一串半透明的浮水印文字,正薄薄地映在萤幕里。

在歌曲进入主旋律之前,鹭阪作出了他的预言。比嘉笑着回应说“又来了啊”;而空井也点头说道“毕竟之前也说中了MAYA啊。”

要是他发现自己说了什么,可能会撒腿狂奔也说不定。

“不过再怎么说,只要看到那个画面,自然就会知道有空自的协助。如果机体是陆自和海自也有的救难直升机或运输直升机的话就很难办到这一点了。而且PV映像是用来当成限定版单曲的附赠特典,我们只要在它的包装上加注协助者的名称就行了,不是吗?”比嘉这样劝说着。

“我还待在公关室的这段期间,绝对要做一个比这更成功的企划!”

原来是拍摄PV的导演坚持表示协助这名字会破坏画面,不希望文字太过醒目,所以就进行了透明处理。委託着名的拍摄导演,反而变成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对航空自卫队来说更是如此)。

“片山一尉,务必冷静啊!”

片山快要气炸了,空井也气得直说“这样实在太过分了”,不过鹭阪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安慰着两个年轻人说:“哎,这种事情也是会有的啦。”

“这怎么可能看得到啊!”空井放声大叫。片山则是一语不发地冲出接待室。想也知道,他一定是準备打电话去向对方抗议。

听到比嘉从背后传来的声音,片山怒吼着回应:“那要看对方的回答是什么!”

五人紧紧贴在电视机前,用单格画面重新播放。

面对完全把怒气宣洩在别人身上的片山,比嘉一边苦笑,一边轻轻带过他的怒火。

在“SS”的滨松音乐祭差不多快要开始的时候,“炽天使”的PV展示片送来了。

“如果生气可以让事情出现转机,那我也会生气的。我的个性就是不会去做平白无故让自己累得半死的事情啊。”

结果,“炽天使”的经纪人在电话的另一头不断道歉。——正因如此,片山也无法紧咬不放,反而凭空增添了不少压力。

“大可不必这么坚持啊,我觉得这次的结果并没有你想的这么糟糕呢。”

“喔喔,这些家伙好像会红喔!”

“欸!?”

“不行,还差一点画龙点睛的效果!我和你合作的这段期间内,一定要完成一个比『芙丽露』更完美的企画,否我绝不罢休!”

如果鹭阪的预言成真,一定又会自吹自擂到部下的耳朵里长出好几个厚茧,所以其实有点烦人,不过预言对像要是换成了“炽天使”,没猜中反而让人有点困扰。

这时,片山忽然不由自主地大喊起来。

到了结尾副歌时,T—4编队就会从“炽天使”的正上方飞越过去。当初依照不同角度準备了多台摄影机,不过最后採用的是由“炽天使”脚下往正上方拍摄的T—4画面。最有看头的这一幕被稍微剪辑,只能看到三架飞机的机腹;不过在目送T—4远去的画面中,还是可以确认共有五架飞机,虽然只有豆粒般的大小。

一行人马上在接待室内召开鑒赏大会。除了相关三名人员之外,还追加了鹭阪和木暮。

“难道你都无所谓吗!”

“不准说是平白无故!”

片山像根烟囱似地,从口中大口大口喷吐出香烟的白雾。埋怨的话只能在吸烟处这里说;就连平常不太抽烟的空井也跟了过来,不断碎碎念着“太过分,真的太过分了。”

“是不是没有标出协助者啊?”

画面的右下方明明应该要有一串“协助╱航空自卫队”的字样才对,可是却没出现。“怎么可能!”比嘉连忙倒带重看。

完全没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的片山从吸烟处的沙发上站了起来,丢下一句“我先回去了”便朝着公关室走去。

另一方面,比嘉也是老神在在组的人。

“可恶——!”

“就算这么做,充其量也不过只是亡羊补牢而已。可恶!”片山边骂边把香烟捻熄在烟灰缸里。

“事情既然已经变成这样,我们也莫可奈何了啊。再说,我们当初也没有告诉他们不可以对协助者名单进行透明处理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