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重要的人·02

努力加载中...

“我知道了。”空幕长一板正经地点了点头。

紧接着,就连準确提出资讯的鹭阪也被挑出了毛病,主要是针对他在记者丢出住宅区传出灾情的情报时所作的回应。

模拟召开紧急记者招待会是最常见的训练,但是完成所有安排,最少也要花掉数十万圆。就算是经常必须面对媒体的大企业等组织,也才刚开始採用这种训练方式,要想变成一般普遍的讲习,可能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其实是因为我们刚好拿到一笔媒体应对训练的预算啦。”

“因为机会难得,所以我们就决定办一场大规模的记者招待会训练;毕竟俗话说得好,『大事可以兼作小用』嘛!”

看到天海有些顾虑的模样,鹭阪挥着手回答说:

媒体训练师首先指摘了空幕长一开始讲错情报内容的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毕竟报导班是公关室的核心所在啊。就算多花一点预算,也要让你们做好面对媒体的準备,这是必须的。”

听到理香的话,天海不禁点了点头。

于是,公关室就设定了一场运输直升机失事坠毁、连带引发森林火灾的大规模事故;记者和摄影师全都是承办媒体训练的公司内部职员。

“就算话是这么说没错……”

“也就是说,公关班的成果都是托了我们的福嘛~!”

“嗯,真的。”空幕长也点头表示同意。“再给我一个吧。”

“正因如此,报导班才是核心所在。如果报导班散漫不经,公关室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呢,既然能让小跳跳彻底上当,应该就表示我们完成了一场非常写实的模拟训练吧!”

“非常抱歉,因为我的肤质比较乾燥,所以内裤鬆紧带勒住的地方有点痒。”

“鹭阪先生马上进行订正是好事,但是只要说过一次暧昧不清的内容,现场就会陷入混乱,所以请尽量以在过程中基本上不须订正为努力目标。”

“柚木小姐也可以在途中跟我说明呀!”

鹭阪拿出来的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便宜盒装饼乾。空幕长满脸遗憾地拿起一个,鹭阪也拿了一个起来,转头看向理香。

“不行。空幕长的份已经没有了。之后请拿这里的。”

“先前我们曾经嘱咐过您『念稿的时候不要语气僵硬、照本宣科』,不过这意思并不是要求您完全不看稿子。资料是为了确认情报才拿在手边的,当您记不清楚的时候,请一定要进行确认。一边确认重点,然后尽可能地看着前方说话,如此一来照本宣科的僵硬感觉自然就会消失了。”

理香也一起旁听了媒体训练课程的讲评。他们的进行方式是一边对照摄影师拍下来的记者会画面,一边讲解。

结果柚木一脸严肃地转头看向空幕长。

理香转移了发洩怨气的目标,但柚木完全不觉得自己理亏,振振有词地回答说:

“请不要追加这种更丢脸的说明!”

一场聚集了数十名记者的正式记者招待会就在自己眼前展开,会觉得这是模拟训练的人反而比较少见吧!

所谓媒体应对训练,是预设某项丑闻或意外事故发生时如何应对媒体的模拟训练,主要都是在企业内进行。目的是透过假想的记者会或是专访,针对现实生活当中必须真正发表讯息的董事和高级干部等,进行相关应对的训练。

“影像已经準备好了。”

“话说回来,只要在我一开始打电话知会您的时候,就可以告诉我了呀!”理香又接着质问鹭阪。

“可是你不是说,只要三十分钟左右就会到了吗?既然如此,那你到的时间就会是在训练开始前,所以我想说大可等到你来了之后,再叫空井负责接待就好了,可是你却没来啊。”

“就说我已经在反省啦!所以才会不想浪费时间和稻叶说明,直接冲回来不是吗!”

要是发生在平常,现在差不多是槙完全放弃用敬语和年资较长的柚木说话的时候了;不过今天因为空幕长在场,所以他一直没有跨越最后这一条界线。正因如此,不管谁在都一样任性妄为的柚木似乎明显佔了上风。

“我来就好了!”空井慌慌张张地想要代替他,不过槙却回答说“反正我也要顺便去趟厕所”,之后便拿着托盘走出了会议室。

“这位是帝都电视台的稻叶导播。因为她的姓是『稻叶』,刚好跟『因幡的白兔』同音,所以从此以后,『小跳跳』就成为她的固定通称了。您看,兔子不都是会蹦蹦跳跳的吗!”

负责媒体训练的工作人员过来招呼了一声,于是大家慢吞吞地结束了休息时间。这时,槙开始收集大家用过的杯子。

“真的有在反省的话,就请你不要一边抓屁股一边回答!现在可是在幕长面前啊!”

“再说,从小跳跳打电话过来短短一个钟头时间里面,根本不可能安排好这么大规模的记者招待会啊。你该多运用一点推理能力才行哪。”

“当您被问到如何应对受灾居民时,回答听起来有点太制式化了。运用『还没确认之前无法回答』的否定形式来迴避问题,反而容易招致反感。”

“如果公关班负责的是主动推销自卫队好的一面、也就是负责『攻击』的话,那么报导班就是危机管理、负责应付媒体的『防守』部门。虽说攻防必须融为一体,才有办法让公关室发挥真正的功能,不过如果没有坚实的防守,自然不可能发动攻击吧?”

“原来如此。”鹭阪边点头边写下笔记。“那么换成『请待我们向相关部门确认后再回答各位』,这样可以吗?”

身为外部人士的理香,以往一直隐约觉得这里既然是公关室,那么当然是以公关班为主,可是仔细想想可能被人责怪为“不谨慎”吧。

看到鹭阪伸手在头顶上模拟起兔子耳朵,理香不禁用力反驳:“才不是固定通称呢!”

只有在发生了影响社会至关重大的事件时,才会在防卫省内召开临时记者招待会;至于影响层面只限于队内的意外或队员伤亡事件,则还不到需要如此处理的程度。

“因为就危机管理层面来说,如何对应媒体,今后理应会成为愈发重要的关键问题;不过这会花上一笔预算,所以一直没办法实现……”

“那是当然会生气的吧!报导班成员怎么可以把会见资料和进行流程表全都忘了带来呢!如果是公关班也就算了,报导班的人在没有资料的情况下参加媒体应对训练,到底是想要训练什么?”

“像这样豪迈地砸下预算,对我们报导班来说或许还是头一遭呢。”

“嗯,这样应该会比较好吧。”

一边大嚼布丁蛋糕,一边用他那毫无意义的美声进行说明的人,是报导班班长天海。

“早知道就不买慰劳品了……”理香撇开了头低声抱怨。这时,因为挨了巴掌而获得玛德莲蛋糕优先选择权的空井,体贴地说出了“这个很好吃呢!”的评论。

“话说回来,我一直以为媒体训练还不是这么普及的活动,没想到各位也会这么积极採用这种先进做法呢。”

公关室的成员们全都露出了严肃的表情聆听、纪录,不过还是以报导班最为热心。

看着不住自顾自地包揽功劳的鹭阪,一旁嚼着玛德莲蛋糕的空幕长开口向他询问:“小跳跳是什么?”

之后还加入了其他区像是表情、视线,动作等细节部分的检讨,整段讲评花了将近两个钟头的时间;等委託公司完成委託离开时,已经相当接近防卫省的下班时间了。

“可是,可是啊,当时我也很急呀!因为必须在训练开始的前一刻赶回去拿东西嘛。要是不快点回去的话,槙一定又会气到眼珠凸出来的啦!”

这句出乎意料的话,让理香忍不住发问:“报导班是核心所在吗?”

航空自卫队实际举行临时记者招待会的例子非常少,就连现任空幕长也没有相关经验。由于组织全体都缺乏经验,所以之前媒体训练的实施必要性便再三被提出强调,而如今终于得以实现了。

只有柚木表现出一副骄傲的态度,不过一看就知道她的态度只是为了掩饰害羞,所以也没有人挑她毛病。

照鹭阪的说法,报导班必须先“防守”航空自卫队,使其避免收到无谓的报道伤害,然后公关班才有机会採取行动。“的确,我们都很依赖他们。”空幕长也点头附和着,令天海以下的所有报导班成员都露出了腼腆的表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