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重要的人·03

努力加载中...

“那个!”理香突然举手喊了起来。“我觉得我好像可以理解柚木小姐的心情耶。”

“以前有个笑话,内容是在记者招待会上幕长说错话时,三幕会如何对应。”

理香如此反问,于是鹭阪回答道:

“咦,好过份喔!”

不过是个女人、女人就是这样;不管有没有拿出成果,自己身为女人这件事就是会被当成瑕疵看待;这到底是多么没有道理、多么让人觉得懊恼的状况啊!现场能够真正理解柚木到底有多痛苦的人,可能就只有理香一个而已。

“不过要是真的变成这种大叔,会很惹人厌的吧?尤其女性不是都会说,那种大叔『真是超恶烂的』吗?”

这副景象对理香来说,就像是把帝都电视台的社长抓过来闲聊,然后再把便宜饼乾塞给他一样,实在难以想像。

“像我们这么开放的自卫队,跟大公司的头头可是不一样的唷!”

“主动找人吵架的可是槙哪~!”

“或许她扮大叔已经扮得很习惯了,不过我认为她的本质还是非常细心的喔。例如她在剪报的时候,总是会顺便剪下我喜欢的偶像相关报导给我,能够做到这种工作以外的小小服务,你不觉得她非常细心吗?”

空井赶紧向气得鼓涨了脸颊的理香解释说:

“儘管如此,感觉起来却是位相当随和的人。我本来还以为应该会比较难以亲近的说……”

天海的发言还算是比较客气的,至于其他同事那些“我一直以为她是打从娘胎起就被大叔附身了”之类的发言,就一点也不留情了。

虽然说是要表达歉意,但是他们可是一贯禁止进行招待的自卫队,所以总是各付各的。既然他们不请客,那又怎么能算是表达歉意?理香有点难以接受,不过最后还是被一句“别这么死板嘛”给说服了。

“大叔拥有的东西是什么?”

“又不是高中女生,还要一起上厕所是怎样啦~!”

“幕僚长先生似乎是个没什么架子的人呢。”

“换成是我就不可能和帝都电视台的老闆进行那样的交流,所以真的很惊讶。”

周围的人之所以大吃一惊,不是因为槙的暴跳如雷,而是因为正在听他说话的柚木,露出了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不过她随即狠狠盯着槙顶了回去:

“柚木小姐,一起去洗手间……”

还是新人记者的时候,展现出完全不像新人、一往无前特工气势的理香经常听到“女中豪杰”这句讚美,另外还有“不让鬚眉”之类的。

同为女性的理香单方面地帮柚木说话,可能让他觉得不舒服吧。

“鲔鱼肚和秃头对年轻人来说是弱点,不过对大叔来说就是一项相当常见的要素,对吧?不管职场的上司再怎么粗神经、厚脸皮又爱说人坏话,只要他是大叔的话,就可以用一句『因为是大叔所以也没办法』,全部一笔带过啦。”

“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那是因为你没有遭人反弹过,所以啦!”

陆幕会由随行人员偷偷递出纸条指出错误,而陆幕长也会若无其事地加以订正。

柚木骄傲地笑了起来,而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我先回去了。”

“就是说啊。要是你不出来说几句的话,他们两个搞不好就会在这居酒屋里互相揪住对方,当场演起全武行呢!”

空井的问题实在太过直接,不过也代为说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在幕长面前做出那么失礼的事啦!竟然在幕长面前抓屁股!”说完之后,槙嘲讽地哼了一声。

“另外,要是她真的认为不捨弃女人身份就没有办法在此工作的话,以一个组织来说实在有点丢脸,而我身为她的上司,也会觉得很懊恼啊。”

“你真是个意外的好人啊!”

听到鹭阪帮忙打圆场,空井也连忙跟着点头附和说:

理香进行确认之后,在场所有人都一起点头。

“因为有人站在我这边,所以那家伙闹彆扭了啦~!”

“什么嘛,幕长又没有说就算屁股痒也不许抓啊!”

“仔细想想,这应该不算讚美才对;这是在一开始就不把女性当成战力的前提下才会用的表现方式。不过我对成语是没什么偏见,听到有人对我这么说的时候,也不会觉得讨厌就是了啦。”

“那就叫他幕长先生吧。……他应该是航空自卫队的最高领导人对吧?”

鹭阪的企图应该是让他们稍微分开冷静一下吧!领悟到这点的理香立刻站起身来。

“可是课长先生和部长先生都可以这样叫,所以我以为幕僚长也是这样称呼呢。”

“性质?”

“有常识的人才不会这样吐槽!”

听到这番话,理香不尽心想,要是鹭阪是自己的上司,搞不好自己真的会衷心景仰他呢——不过,这是在他不称呼自己“小跳跳”的前提下就是了……

“其实我也没有实际看过啦,只是同样待过管理飞弹的单位,所以稍微听过一点柚木以前的事情而已。”

柚木紧紧抱住了理香的肩膀,看来果然是喝醉了。

“哎,因为只有槙一个人知道还没变成那么残念之前是什么样子嘛,会觉得看不下去,也是情有可原吧。”

全员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让理香忍不住缩起了身子。我搞不好做得太超过了……她一边暗自想着,一边继续说下去。

“对不起,我好像说了多余的话……”

陆自是“準备周到·动脉硬化”,海自是“墨守成规·唯我独尊”;就算只是笑话,但也充分反映出了各队的不同性格。

“我觉得槙说的话是对的。不管表现得再怎么像大叔,也不可能得到大叔所拥有的东西。”

“可是因为这样就捨弃身为女人的身份,我倒觉得反而算是一种败北呢。”

“不小心让稻梁小姐受惊了,为了表达歉意,我们就一起去喝一杯吧?”

“称呼『幕僚长先生』有点太饶舌了吧?如果不想省略敬称的话,就叫他『幕长先生』也行喔。”

听到理香的问题,天海摇了摇头。

身为局外人的理香是无法理解的,毕竟她从来不曾深入採访柚木,而且打从初次见面时开始,柚木就已经是那个样子了。

“喂,槙喝第几杯了?”鹭阪小声询问,周围的人也跟着小声地向他报告,最后统计出来的结果是,他从一开始就用非常惊人的速度猛喝个不停。

这时,槙突然站了起来。

提出这个建议的人当然是鹭阪。

海幕则是会一路坚持“幕长的发言并没有错!”死硬支持幕长的发言到底。

他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往外走去。被槙这个举动吓到的同伴们只能眼睁睁地目送他离去,而理香不由得坐立难安起来。

“然后我们空幕的做法是,在记者面前大剌剌地指责说:『幕长,你刚刚说错了。』一般公认三幕当中最不尊敬幕僚长的,就是我们空幕了。”

“我啊,本来是待在高射部队的;要知道女人进了实战部队,那实在是有~够之惨的,因为根本没人想听女干部说的话嘛~!像是我明明发出了指示,却还要故意找老鸟士官确认之类的,更惨一点的时候,要是没有经过士官下令的话,还会被人无视呢~!”

面对空井提出的异议,鹭阪嗤之以鼻地回答说:“你还太嫩了啦。”

“就算被人讨厌,也不见得会变得难以生存吧?这就是大叔和女性之间决定性的不同之处啊。这个社会对于女性还是相当严苛的,特别是对于职业妇女。”

桌子另一头的天海也正在阻止槙,不过槙也挥开了天海的手说“不要阻止我!”

听到槙的吼叫声,周围瞬间静了下来。虽然槙常常因为柚木的行为举止而大发雷霆,不过今天的口气却比平常更险恶。没有注意到的柚木还是和平常一样对待他,但是槙整个人的身上,其实已经充满了一触即发的浓浓火药味。

“耶——????”鹭阪不经意的发言,让在场所有人同时发出了惊呼声。

看到片山脸上讶异的表情,鹭阪也露出了“你怎么会不知道?”的惊讶表情。

因为是女人所以被人看不起,而且还遭受了这种待遇;知道这一点之后,的确可以理解现在的柚木为什么会故意做出那种一点女人味都没有的举动了。

“啊——”男性们也纷纷露出理解的表情。

“对不起,我们称呼幕僚长是不加『先生』的,所以一下子有点听不习惯。”

“没错!就是这样啊!”

“我那个时候只是个跟你差不多的可爱小妹妹,所以才会被人看扁啦~!”

“原来她也曾经有过不那么残念的时代吗!?”

“大家似乎也都能轻鬆地跟他聊天,看起来真的有点不可思议呢。”

“自卫队虽然是以男性为主的组织,但其中还是有许多领域是女性表现得比较优秀,同时也有很多女性得以一展独特个性的所在。因此,我个人其实很想站在槙这边,但是这样一来,柚木肯定又会开始逞强了吧。”

“她好像是在一开始任职的部队,和士官之间产生了严重摩擦的样子;由于柚木本身也是相当强悍的人,所以就和对方正面槓上了。事情发展成这样,下属们果然还是会选择支持老鸟士官,而不是新人干部吧,所以她马上就被彻底孤立了。这时,身为女人这件事就变成了受人攻击的箭靶,然后就出现小跳跳刚刚说的那些话了。”

“意外两个字有点多余吧。”片山小声地吐槽。这的确称不上是什么讚美。

“只要待在公关室里,和幕长的接触机会无论如何都会增加,所以很容易熟稔起来,再加上现任的幕长是位个性比较亲和的人……最后,这跟空自本身的性质可能也有关係吧。”

“您觉得柚木小姐一直在逞强吗?”

几乎所有的公关室成员都出席参加,所以空井着实费了好大一番工夫,才临时预约到这么多人的位子——这当然也是题外话了。

“真不妙啊,小跳跳,能拜託你带柚木去一下厕所之类的地方吗?”

“对于职业妇女来说,自己的性别总是不时会变成一种沉重的负担。虽然大家都说男女平等,但是现在的社会仍然是重男轻女。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只会换来一句『不过是个女人』;只要稍微不小心扯了后腿,就会被说成『女人就是这样啦』。”

“再说,就算你不出面,槙三佐也不会放她在那里置之不管的啦。”片山也低声说道。

“你是真的可以不必太在意啦,小跳跳,毕竟那两个人都已经喝醉了嘛。”

当大家正在交换媒体训练的感想时,理香无意间说出的这句感想,让空井忍不住笑了出来。

柚木说着说着,也站了起来。

“每次看到你做得这么刻意,就让人很心痛啊!一看就知道,你根本是故意作出不像女生的举动的;不管你再怎么装出大叔的样子,你也不可能真的变成一个大叔啦!”

“就算是偏见好了,现在要让那个残念系的美女出现什么改变,大概很困难吧。”

鹭阪轻描淡写说出来的话,让理香浑身僵硬了起来。当自己身为女人这件事情在工作上成为阻碍时,理香也曾想过“要是自己是男人就好了”;只是,这样的想法,其实和贬低自己的性别并没有什么不同。

“报导班的各位知道这件事吗?”

“柚木三佐,”比嘉出言规劝。“这可是和稻叶小姐一起举办的恳亲会啊。”

“我之前是直升机驾驶,所以在来到公关室之前完全没有和她接触过。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确因为她的粗鲁而吓了一跳,但我想那应该是她天生的个性,所以觉得还是不要多管闲事比较好……”

“你们好像有什么意见,直接讲出来不行啊~?”

幕长在休息时的模样,让理香印象相当深刻。当他打算再拿一个玛德莲蛋糕时,被鹭阪顶了一句“幕长的份已经没了”,满脸遗憾的无奈样子,让人感觉若他身上穿的不是制服,就只是个单纯的好脾气大叔罢了。

从旁伸出援手的人是鹭阪。

柚木一把挥开了理香搭在肩膀上的手。惨了!周围的人表情全部变得难看起来。这边也已经醉到随时会做出反击的程度了……

就算你这么说也……理香目送着迅速收好东西追着槙离开的柚木,然后像是哀求协助似地望向空井。

“屁股痒所以没办法,这我就认了,可是你也应该要更加谨慎一点吧!每次、每次都这样,还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简直就像个中年大叔一样嘛!”

“这么说来,我记得表现空自性质的标语是『勇猛果敢·支离破碎』对吧?”

“我去哄他一下,稻叶你就别太在意了啦~!”

同时,这也表示她是多么注意週遭人们的行动,像现在追去找槙,肯定也是如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