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重要的人·05

努力加载中...

这时,她发现了一件事。

啊,说得也是;这么说来,时候也差不多该到了呢。现在已经是自己在公关室里迎接的第二个秋天了,明年就是第三年;一旦离开公关室,自己可能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和槙再次一起坐在隔壁桌了。高射队和航空管制在部队方面的连繫其实相当紧密,因此如果被分在同一个基地的话,或许多少还有机会见到面,但是不管再怎样,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子天天面对面了。

顺着鹭阪的话一想,可以感觉出槙似乎已经知道这件事了。鹭阪偷笑了一下说道:

槙行了一个礼之后,朝着自己的宿舍走去。他的背影彷彿诉说着拒绝之意;直到最后的最后,柚木依然什么也说不出口。

“机动训练我一个人就够了,你就在这里留守、专心看你的实况转播吧!”

直到前几天,这个想法才被槙颠覆了。现在回头想想,鹭阪当时那句话,其实包含着某种截然不同的含意也说不定。

西部航空方面队是第一次举行地对空飞弹的机动展开训练,这次训练由春日、芦屋、筑城、高良台四个基地共同举办,规模相当庞大。

“不过呢,以前我一开始就说过『随便你想怎么做都行』,现在我也不打算收回这句话。”

就在几个小时前,自己才刚被空井批评成“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然而当对像换成鹭阪的时候,自己就不能虚张声势地说对方乱讲话了。

看到槙一脸惊讶地抬起头来,柚木微微扬了一下自己的下巴。

“跟这种僵硬的气氛比起来,争执反而比较健康啊!而且,柚木三佐自己也觉得不对劲吧?最近这几天,您看起来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你这臭小鬼,少在那里乱讲话啦!”

上一次和槙牵手,是自己毕业前,在道场和他一起跳土风舞的时候。

“怎么了?”

“班长!机动训练的报导应对,就由我来负责!”

“这里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你,所以随便你想怎么做都行。”初次见面时,鹭阪就只对她说了这句话。

“因为柚木的心思很好猜呀。大家没有因为你萎靡不振而担心你吗?”

“当时的曹长似乎在芦屋的射击小队里,不过现在已经升成准尉了。”

空井八成是想表示担心之意,不过这也实在太得意忘形了。

明明知道,但是却不说由自己负责前往芦屋,而是说如果需要辅佐的话就由他担任。这就和当年槙在自主练习时遭受柚木斥责之后,就再也没有手下留情的做法一模一样。

鹭阪的言外之意是,如果知道过去如何,那又另当别论了;也就是说,鹭阪自己也觉得柚木看起来让人心痛。

鹭阪没有把名字说出来,不过柚木马上知道他指的是谁。那是当时最初任官的部队中,和柚木对立的中心人物。

这件事情柚木已经从天海那里听说过了,而高射部队出身的柚木也已经预定前往芦屋基地支援。

如果是平常,柚木一定会反唇相讥说:“你说萎靡不振,是什么意思啊!”但今天就是没那个心情。

“如果是你惹他生气的话,我可以陪你一起向他道歉。”

如果这样大喊的话,那个背影就会回过头来吗?

完全不知道柚木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激动的天海,像是被她的气势压过似地用力点了点头。

“槙说他想以辅佐的身份随行,不过那是如果你需要辅佐的话啦。”

“如果我只是熟悉现在的柚木,就不会产生多余的违和感,所以还好。”

“由于主要电视台也都会前来採访,所以公关室也会派出几位参与要员。”

等到柚木离开鹭阪的部队时,她已经让所有对她抱持着一丁点女性方面期待的人,彻彻底底的失望了。

鹭阪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即又点头回应道:“啊,你是说槙吗?”

“当然有关係,因为我们是同事啊。同一个房间里出现了两个正在冷战的人,感觉很尴尬呢。”

“哎,是说你快点习惯没人在身边盯着的状态或许也是件好事,毕竟你明年可能随时都会异动嘛。”

当时自己还是个可爱的恋爱中少女,不过现在真的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呢——柚木回头审视着自己。

——不要把我和那些人拿来相提并论!

怎么可以重蹈覆辙!柚木拚命地努力。前一个部队里就是因为被人当成大小姐才打乱了所有的一切,这次就算是误会,也不能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大小姐!

心思很好猜,这个评价让柚木突然不自在起来。被槙拉着手回到宿舍的那一天,槙在居酒屋里曾说,他一看到柚木这个样子就觉得非常心痛,还说看起来很假。

有鑒于最近这些年来某个国家(注33)频繁地进行挑衅性的飞弹发射试验,所以高射队也针对拦截飞弹的状况不断进行机动展开演练,同时也顺应潮流邀请媒体进行採访。由于国内不能进行实弹演习,所以每年高射队都会前往美国艾尔帕索(注34)接受射击训练;不过机动展开训练如果不在国内进行的话,熟练度就无法提升,毕竟美国和日本的交通法规以及交通状况都大不相同。(注33:指北韩。注34:EL Paso,位于德州的重要工业城市;当地的白沙导弹靶场(Whtie Sands Missile Range)被称为“美国飞弹的摇篮”。)

看在其他人眼里,我也是这样子的吗?

“你们两个吵架了吗?”

“唷。我听说你最近的状况不太好。”

明明不擅长紧迫盯人,不过空井说的话有时的确非常粗豪而无理;至少柚木自己从来没想过当着前辈的面,说出“萎靡不振”这种话。

“我知道了,我会负责留守。”

柚木重重哼了一声,走向天海的位子。

“怎么啦?一副萎靡不振的表情。”

几天后战战兢兢地跑来询问柚木的人,是空井。

“至今一直对你唠唠叨叨的,实在很抱歉。”

槙就坐在他自己的位子上。柚木对準了他视线可及的一张桌子,伸手在桌上用力一拍。

“只是我以为烦人的监视者变安静之后,应该会变得稍微轻鬆一点的……”

直到回宿舍为止,槙连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进入宿舍区範围之后,他鬆开了牵在一起的手,然后开口说了这样一句:

然而,一旦槙再也不向自己唠叨,而自己也已经不再需要特别在意他的言语,那些粗鲁的举止就变得像是在空转一样,让人静不下心来。

——对不起,我从没想过把你拿来和那些人相提并论啊!

“抱歉啊,大叔实在有点大嘴巴。”

有个烦人的监视者在身边,其实意外地十分舒服自在,这件事是在柚木再也听不见对方抱怨之后才发现的。

冷却的胸口紧紧纠结在一起,感觉就像是——就像是被遗弃了一样。

“我真的有这么萎靡吗?”

周围的人一阵紧张,全都在担心会不会爆发冲突,不过槙只是认真凝视了柚木一阵子之后,露出苦笑说:

听了鹭阪的话,柚木不禁有点疑惑。连需不需要辅佐都还没有决定,槙就抢着自告奋勇,是不是他刚好同时有什么事,必须前往福冈一趟啊?

“话说啊,”鹭阪改变了话题。“过一阵子不是要举行高射群的机动训练(注32)吗?在福冈那边。”(注32:所谓高射群机动训练,指的是在国内实地进行地对空飞弹的临时布署、撤收以及通信演练。)

在槙来到公关室之前,柚木的“残念系”评价早就已经无可撼动,所以不论槙爱不爱管闲事,自己平常的举止理应都没有必要受到他所左右才对。正因如此,柚木总觉得唠唠叨叨的槙实在烦人,也曾无数次用挑衅的口吻顶撞回去。

“并没有什么不好。”

柚木偶然经过吸烟处时,刚好碰上鹭阪在里面抽烟。

周围的气氛顿时也像洩了气的皮球一样鬆弛下来。

柚木三佐自己也觉得不对劲吧?明明只是个刚转职过来的菜鸟,不过空井这次是真的猜到了自己的痛脚。

从隔天开始,槙变得完全不再对柚木说出任何一句多余的话。

柚木是在将近十年前听到鹭阪这句话的。当时正是自己在任官之后第一次配属的部队里遭逢巨大打击,然后被鹭阪的部队接收的时候。鹭阪是少数几个知道当时柚木的状况糟糕到什么程度的人。

“我看起来,会让人觉得很心痛吗?”

“问这干嘛?跟你没关係吧?”

鹭阪一边嘿嘿奸笑着一边询问,而柚木瞪了他一眼。

看样子,他似乎是被其他人强迫接下了这个试探的工作;不过话说回来,他这种问话方式根本不算是试探,而是直球决胜负吧?

柚木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一瞬间,自己忽然不得不面对依然无法完全跨越过去的那个自己。洗头髮的指尖直接接触到没有头髮的圆形头皮,那样的触感简直就像是昨天刚发生一般历历在目。柚木忍不住厌恶起觉得害怕的自己,同时也感到好不甘心。

“为什么槙会……”

“我才没有凄惨到需要小鬼头的照顾啦!”

“往后我会小心,不再说出多余的话了。”

柚木毫不犹豫地重重捶了空井的头一下,不过这个动作应该多少混了一点迁怒在里面吧。

鹭阪到底是怎样看待这样的自己呢?当时的柚木实在没有余力多想。“随便怎么做都行”,柚木把这句话解读成只要能够把工作做得好,随便自己用什么手段都行,而且她也觉得自己做得很不错。

到目前为止,做出这些粗鲁的举动明明就很轻鬆,而且自己也深信队上的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自己的举止啊……

如果他没有因此回头的话,感觉自己或许就再也无法振作起来了;柚木在心里这样想着。

看着头上出现了五六块圆形秃,发量极度稀疏的柚木,鹭阪什么也没问。

“我们没有吵架啊,只是槙不会再来找我挑三拣四而已。你们也应该觉得室里的争执减少,变得安静多了才对吧?”

柚木的脸颊就像是着火一样发烫。——过去一直反唇相讥,说他“根本什么也不知道”的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情的?

“那就好。”鹭阪一边说一边转头吐烟,避免烟飘往柚木的方向。

如果对像不是鹭阪,柚木可能已经破口大骂“少瞧不起我”了吧!已经豁出去的柚木冲回了公关室。

至今。这两个字让柚木的胸口突然冷了下来。

“所以,你需要辅佐吗?”

“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