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重要的人·06

努力加载中...

虽然没有直接交谈,但是柚木还是知道了许多事。

“叫他们给我慢慢走!”柚木发出怒吼。

为什么当时就做不到呢?柚木有点不太高兴。不过,恐怕正是因为準尉当时和柚木曾经起过纠纷,所以现在才会变成这样吧!

“知道了。这必须公布才行,把记者们集合起来吧。”

记者的摄影机朝着这片光景扑了过去,柚木和基地内的公关人员不停向他们喊着“禁止摄影、禁止进入”,喊到嗓子都哑了。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有没有听进去,总之,看到那些大剌剌地拿着照相机走进禁止进入区域的记者,柚木他们也只能客客气气地将人请出去。现在绝不可以让参加训练的队员们感受到多余的压力。

一看到那个出声招呼、同时毕恭毕敬地行礼的年长准尉,柚木忍不住倒抽一口气。那是隔了十多年之后再次见面,当时和柚木闹得相当不愉快的那名准尉。他的年纪应该已经超过五十,所以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衰老。

守候在车站前的是一张不认识的面孔。虽然就此鬆一口气实在让人不甘心,但柚木还是不自觉鬆了一口气。

在基地厅捨里,有高射队长和射击小队长各两名正等待着。有关向媒体告知採访的先后顺序、以及提问的类型等事项,理应是由负责公关事务的人员来加以分担,不过对于可能在空闲时间或是被人包围的时候遭到直接问话的单位,则需要事先讨论好如何应对媒体的策略。

“发射器就是用来发射飞弹的东西对吧!?”

——我真的好想让你看看我心中的结完全打开、彻底解放的那一瞬间啊。

“小队长接受询问的时间再五分钟就要结束!之后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将由公关班接手回答!烦请大家配合!”

那个小队长并没有像当年的柚木一样,被人当成没用的女性;而那名准尉也把小队长当成上司,确实表现出他的敬意。

“好像时间有点过长了呢。”公关人员似乎相当担心地向柚木低声提出了建议。“我们必须让小队长回到工作岗位上才行。”

一直纠结在心里的团块,逐渐融化消失。

以模拟问题集为基础的媒体应对课程结束后,接着就是为这群想在出发前访问部队的媒体相关人员实际进行小队介绍了。

请媒体记者聚集到公关本部后,柚木马上开始发表。由于其他基地的高射队都移动得相当顺利,如果拖太久的话,不敢保证发表途中会不会有其中任何一队人马先行抵达。

“马上打电话连络春日部队,要他们调整速度!在摄影準备完成之前,不准进入现场!”

“首先,我在此先为预定抵达时间将有所延误向各位致歉。”说完之后,柚木向在场的记者们行了一礼。

由于机动展开训练是在深夜到破晓这段时间内举行,所以媒体採访团前往基地或训练场所的时间相当晚。负责对应的柚木,也是在将近傍晚的时候才进入芦屋基地。

从博多车站搭乘在来线前往距离芦屋基地最近的JR远贺川车站,只需要不到一小时。这么一丁点时间,其实和柚木每天从位在郊区的宿舍前往防卫省上班的通勤时间差不了多少。

“擦撞事故!?”

有个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家伙混进来了——柚木的脸开始因为烦躁而抽搐起来。连发射器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表示他连事前发下去的说明资料都没看过。

抢在二十二点三十分出发的高射队之前,柚木先行离开了芦屋基地。

各种不必要的东西都已经如流水般消逝了,之后只要完成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柚木重重拍了拍自己的两边脸颊,让自己打起精神。

训练地点是在面对玄界滩的海之中道滨海公园。柚木和从芦屋基地出发的高射队一样,都是从国道四九五号进入福冈市内,再前往滨海公园。

“会议準备已经完成了。”

“在博多港附近。车队因为走错路而误入了港湾地区,当準备掉头回到正确路线上时,不小心发生了轻微的前后车辆擦撞意外。”

相当清楚地,准尉其实并不是在催促长官,而是针对媒体记者们做出婉转的牵制。搞不好他之所以会过来找人,也是为了让长官能够顺利回到工作岗位上吧!柚木在心里如此想着。

自己为了多少牵制一下媒体而把嗓音硬是压低,结果使得最后那句“烦请大家配合”变成了“环请大家配合”,感觉有点不太庄重,以公关用语来说可能也不太讨喜吧!

如果你现在在这里就好了。柚木的脑海中,浮现出因为自己斥骂“给我乖乖留守”,而被自己抛下的学弟面孔。

相较于咄咄逼问的柚木,负责报告的队员则是显得语带含糊:

“请尽可能快一点。”

当柚木说出“有什么问题吗?”之后,立刻有人举手。

周围记者的表情全都变得相当难看;刚刚柚木说了车队马上就要抵达,所以他们应该也很想为了拍摄车队画面而尽快解散离开吧。

其中一位小队长是女性干部。柚木任官后的第一个单位也是射击小队。

“是的。如果真有飞弹朝着日本发射过来的话,这就是用来发射地对空飞弹的迎击用设备。”

小队长的声音里没有自负也不见僵硬,只是单纯地听取部下的报告而做出回答,就只是这样毫无任何特殊含义的对话。

“把我当成实验案例吗……”

等到发问时间结束后,那个准尉便带着小队长离开现场,而柚木也集合了所有採访记者,前往报导準备室。

由于当然没有时间製作书面资料,所以柚木刻意缓慢地念着原稿,让记者们方便用笔记录下来。

说不定,我当时其实也用了很难让人听进去的方式在告诉他吧……柚木在心底深思着。那个时候,两人都已经把对方逼进了就算想妥协也妥协不了的地步。

“发射器被撞到了不是吗!”

“啥!?”

“接受採访的小队是哪一个?”

“在规划训练时间的时候已经将类似的意外情况考量进去,时间安排相当充裕,所以不必担心。”

女性干部一边为採访记者们进行介绍,一边回答了几个问题;她的应对态度相当沉着冷静。原本的计划是如果出现麻烦状况就由柚木接手,不过几乎没有柚木登场的机会。

由于有媒体提出要求说,“希望能採访一下开始训练前的高射队”,所以拥有两支高射队的芦屋基地,便理所当然成为接受媒体採访的代表。也因为这样,柚木前往支援的地点就是芦屋基地。

“擦撞事故的现场是在?”

“了解。”

也就是说,这只是队内的自撞事故而已,柚木忍不住鬆了一口气。如果不小心捲入一般车辆的话,事情就严重了。

周围的记者一齐发出哄笑,而该名记者则是被柚木的气势给吓得缩了回去。

对方似乎也一眼看出了自己是谁。他吓了一跳,眼神瞬间游移了一下。不过他似乎已经下定决心完全无视柚木,只见他把视线集中在小队长身上,开口说道:

公关人员仓皇地奔向无线电设备。

就在一来一往之际,传来了自春日基地出发的指挥所运用队即将抵达的消息。

对柚木来说,自己差点崩溃这件事已然成为心灵创伤,然而,对方也有可能因为自己差点把人逼到崩溃这件事而受到伤害也说不定。说穿了,这大概就只是柚木和那位准尉之间,没有和睦相处的缘分吧!

一行人走到外面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各式车辆也都已经从维修车库里被拖曳出来,队员们正匆匆忙忙地进行出发前的準备。

在远贺川车站步下电车,柚木走向出口闸门的脚步十分沉重。昨天晚上柚木整夜都没睡好,一想到前来迎接自己的可能是当年的士官,柚木的心情就无可避免地低落到极点。到底要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呢?儘管明明知道碰上这种事情,只能彼此装作没发生过,但是柚木总是会忍不住想像对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根本无法保持平常心。

“既然撞到了这么危险的设备,直接拿来进行训练难道不会发生问题吗?”

既然柚木自己很明显还在纠结这件事情,那么对方应该也差不多吧!

——那家伙铁定没在听。

“详细情况和规模大小如何?”

自制力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柚木就已经朝着该名记者扬起了下巴。惨了!她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现在若是退缩只会火上加油。于是柚木就这样顺势调整了自己的态度;她相信其他记者一定也和自己有着同样的心情,想要尽快结束话题。

先行抵达当地的採访记者们,已经展开争夺拍摄地点的大混战了。柚木一边试着釐清这片混乱,一边等待从四个基地前来的部队。

“好,也差不多该结束发问时间了。”

“不过进行检查花了一点时间,因此抵达时间可能会延后四十分钟。”

“可是要是看不见的部分出现故障……例如飞弹的引信断掉之类的,该怎么办才好?”

于是,柚木也趁这个机会喊了起来:

“就在二十三点三十分时,从高良台出发的高射队车辆之间,发生了轻微的擦撞事故,导致该车队为了进行检查而暂时停止移动。因此,高射队的抵达时间将会延迟四十分钟左右,训练行程也有可能随时出现延误。发生擦撞的发射器和电源车都没有出现损伤。”

柚木发出这个宣言的同时,所有摄影师都争先恐后地冲了出去。柚木猛地回头看向公关人员。

突然放声大喊的人,就是那个“没在听”的记者。看样子,他是从隔壁记者口中得到了慢半拍的讯息。

“您知道,就算我们想要发射飞弹也不能在国内发射,所以高射队才会每年千里迢迢地前往美国艾尔帕索进行发射训练吗?因为不会真的发射,所以不管是引信脱落还是弹头脱落都不会有任~~何影响,这样您还有疑问吗?”

“小队长。”

“那个,听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故……他们在这一带不小心走错了路,之后準备将车队掉头的时候,电源车不小心撞上了发射器。维修人员当下立刻进行了检查,确定只是稍微撞凹而已,没有任何重大损伤。”

“是我们。”举手的人是那位女性干部。由于机动展开会展现出训练严苛的那一面,所以基地方面的基本方针是让女性小队长站到第一线以缓和气氛。在这层意义上,空幕公关室派出的支援人员正好也是柚木,可说是相当理想。

“要是他们已经快到了该怎么办!?”

就在距离预计抵达时间深夜零时还有三十分钟的时候,正在移动中的高良台队传来讯息。

“这会造成训练时间不足的情况吗?”

啊,如果——

柚木忍不住苦笑。当年自己实在不知道说了多少次“需要帮忙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除此之外拜託你不要多管闲事”,到底是在柚木离开多久之后,他才真正将这句话听进去了呢?

人在临时搭建的公关本部帐篷里的柚木一听到消息,立刻倒竖起了她的柳眉。

“由于春日基地的部队即将抵达,在此先……”

“——好!”

虽然这里只是为了让声音能够传到最后面而临时架设起来的发言台,但是还是可以一眼望尽所有的记者。在採访记者群的中间位置,有个看似毫无干劲的记者正一脸疲惫地站着。他不断地向旁边的记者搭话,想必是正在询问自己刚刚没听见的内容吧;被他打扰到记录工作的记者,则是一脸厌烦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不会有任何问题。倒是现在车队即将抵达,您还有任何疑问吗?”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画面比较讨喜的缘故,摄影机镜头迟迟不愿放过小队长,而且问题也一直不断出现。

周围传出了忍俊不住的笑声,但对柚木而言这可不是好笑的状况。要是不赶快结束,结果害记者们没能拍到车队抵达的画面的话,到时候挨骂的可是自己这些公关人员。

就在柚木朝着记者们跨出一步的时候,

“说明到此结束!”

和基地司令打过招呼之后,柚木终于要在高射队员面前露脸了。芦屋有两个高射队,每一对是由总务班和设计、维修、管理三个小队编制而成,不过在训练时实际执行机动展开任务的则是射击小队;除此之外,为了预防装备出现故障状况,维修小队也会一起同行。按照计划,他们会和春日基地指挥所运用队派出的指挥车以及天线车,在演习现场会合。

前几天的媒体训练中,柚木才刚学过会见记者的要领。虽然柚木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站在发言人的立场上,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毕竟现在这个地方的负责人就只有她一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