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神风,然后逆风·02

努力加载中...

“如果飞镖上面有主动式雷达的话,一定可以射中的!”

“这样会变成是价值好几亿圆的飞镖组啊。”比嘉也笑了,不过打从一开始,把手掷的飞镖拿来和雷达诱导飞弹相提并论就不是空井的本意,毕竟战斗机可是高科技的结晶啊。

其中最有名的桥段就是如果飞镖没有射中标靶、而是插在附近的墙壁或是地板上的话,就要把那个地方当成自己的得分位置写上名字。

鹭阪说着说着,从正在看的照片中抽出了一张。

“因为我这个人喜欢反差萌呀;只要看到平常一丝不苟的人突然做出蠢事,就会让我心动嘛。”

片山说的是让艺人挑战各种小游戏,最后再用飞镖决定奖品的一个热门节目。

“是的。现在片山一尉正和製作公司进行演出的细节检讨。”

“少啰嗦,当初是因为宿舍里的学长告诉我一定要把便服长裤的长度剪得和工作服一样短,还说那是『防卫大学的学生非遵守不可的服装规定』的缘故啦!”

“不然就另外拍吧!特写丢出飞镖的画面,正中红心的画面则是另外拍摄,然后再剪接。”

无视于闹彆扭的空井,拍摄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所有场景都已经拍摄完成。由于直升机起飞的画面必须在光线最强的时候拍摄,所以今天最后拍摄的画面是紧急警报响起的那一幕。

“记得你在学生时代的便服,也是惨不忍睹唷~!女生们可都说,『要是槙可以把剑道服直接当成便服穿就好了』喔!”

“原来我们队里的帅哥还真是不少嘛。”

公关室从年轻队员当中挑选出五、六名看起来很适合上电视的人,至于目送他们离去的一般民众,则是委託其他部门的年轻队员,因为救难教育队的队员经过充分训练,大多是体格壮硕的人,要演一般普通年轻人,身材可能有点勉强。

理香也带着摄影师前来取材,还是像往常一样对摄影师不停做出这个那个的指示。偶尔在一些小细节之处,她也会拿出平常惯用的携带式摄影机进行拍摄。

竟然被骗得这么彻底吗?这一点反而比较让空井惊讶。

“请不要管我啦!”

“喂,空井,你是前战斗机驾驶吧?这种东西应该挺擅长的吧?”

“烂死了!你该不会连飞弹都会打偏吧?”

虽然全国共有十个救难队,不过最后被选为CM拍摄地点的,是爱知县小牧基地的救难教育队(注37)。(注37:航空自卫队底下负责培训救难、搜索机的机组人员,以及其上所搭载救难人员的机构。)

因为这是航空自卫队第一次从製作阶段就开始参与的CM,所以公关班特别卯足了心力,像片山今天也为了开会而外出。

“如果可以的话,让我试试看吧?”

片山一边远眺着理香,一边低声说着。

说出辛辣意见的人是柚木。随后她不怀好意地看向槙。

用超级追星族的眼光一一审视着照片的鹭阪,自己的服装打扮也比实际的年纪要来得年轻许多,在部下眼中看来,唯一遗憾之处大概就是他那发线明显后退的额头了。

“等到三年级的时候,学长终于告诉我那其实是骗人的,原因是因为他觉得要是一直把我骗到毕业的话,会让他良心不安。”

紧盯着气象报告决定出来的摄影日是个大晴天。为了实现片山“朝着光芒奔去的救难队员”的想像画面,明亮的阳光是绝对不可或缺的。

参与演出的队员们虽然从一大早开始耗了一整天的时间协助拍摄,不过由于这是相当难得的体验,所以他们似乎相当乐在其中,同时也相当愉快地接受理香的访问。

空井一拍手,刚丢完飞镖的理香立刻腼腆地笑起来,朝着空井比了个胜利的V字。真是可爱呢——这样的想法突然涌现,空井连忙把它从脑海里给扫出去。

虽说是教育队,不过装备其实和正式的救难队相同,而且也彻底进行了严格的训练,真正紧急的时候,也会负责空中运输等任务。

“咦?防卫大学有这种规则吗?”

“大家都很期待,好好加油吧!”

“真的变得可爱多了呢,那个小姐。”

片山说完了最后的结语,拍摄现场便平安无事地解散了。

“如果这支CM全程都由演员进行拍摄的话,就会花上一笔庞大的预算。多亏有各位愿意接受挑战,所以成功省下了大幅的製作费用,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你还真是无趣的男人耶。像你这种人,就是那种即使有对象,也会一直线冲进晚婚路线的类型啦!”

他丢出去的飞镖只有三支是差一点点才能射中标靶,情况相当惨烈。

理香边说着便丢出飞镖,结果第一发就命中了红心附近。製作人赶紧把摄影机镜头转了过来,不久之后立刻累积了许多OK画面等待选择。

“稻叶小姐好厉害!”

接下来製作公司也有几个员工进行挑战,但是结果也都不尽理想。

听到空井的疑问,柚木大笑着回答说:“怎么可能会有啦!”空井是航校毕业后加入自卫队的,所以不清楚防卫大学的风俗。

飞镖酒吧的布景搭建在维修库里,拍摄工作就在这里进行。製作公司準备的衣服也都相当适合队员。

“如果是《东京梦公园》的话,就可以在这附近的墙壁上写满名字了呢。”

“不会,你帮了大忙啊!”

“对不起,因为我没有玩过飞镖……”

听到比嘉的回答,鹭阪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可以安心了。”

片山似乎是想用轻鬆的玩笑缓和紧张感,但是队员反而完全洩了气,一点效果也没有。

製作人的变通方法,似乎卸下了队员肩上的大石,他脸上鬆了一口气的表情,实在让人忍不住想要表示同情。不过就算是这样,仍然需要拍摄飞镖正中红心的画面。

“不过该怎么说呢,槙应该是特例吧?最近的年轻小伙子不是都很会打扮的吗?”

一边看着参与演出CM的队员照片一边做出评语的人是鹭阪。

“那时候你才慌慌张张地準备便服,还因此彷徨了好一阵子对吧?”

“你啊,觉得她变可爱之后如何呀?”片山不怀好意地笑着瞄了空井一眼。“你们不是相处得很~融洽吗?”

“不不不,自卫官这种人只要穿上制服就会增加三成魅力,不过一旦换上便服,那就很难说了啦。还不只如此,把牛仔裤的裤管改得跟工作服一样长、露出半条毛毛腿来的家伙,也是有的喔!”

“拍摄时间是在下星期吧?”

这算是打情骂俏吗?在内心这样默默吐槽的人似乎只有空井一个。毕竟在公关室里还是单身的人,除了柚木和槙之外就只剩下空井了。

理香退出了拍摄布景,再次开始拍摄起CM的製作过程。

鹭阪出言打气之后,便一边哼着歌一边走回室长室。柚木已经证实了槙是音癡,而且槙本人也坚持不愿在别人面前唱歌,但是鹭阪却相当擅长卡拉OK。而且最厉害的就是他选的都是当前最流行的歌,这部分让他和普通的大叔之间,画出一条非常明显的界线。

“好,再来一次!”

自卫官大多不是极度早婚,就是极度晚婚。像片山就是在二十五、六岁的时候和他从学生时代就已经开始交往的太太结婚,属于早婚的类型。

“有没有人对玩飞镖很有自信的?”

“这是工作,所以我没有夹带私情!”

片山的谢辞中,可以清楚看出鹭阪带来的影响;空井和比嘉花了一番工夫,才忍住没笑出来。

“原来面对不会动的目标也需要雷达诱导吗?真是惊人啊!”

这时,理香有点战战兢兢地举起了手。

由于CM的主打对象是年轻族群,所以研判起用教育队内的年轻队员,比较能够接近此次的目标。此外还有另一个理由,就是不需要实际出动的教育队,更能灵活地配合时间安排。

“这个孩子看起来有点像是『宙』的团长呢;五官长得高雅,感觉应该很适合英国传统绅士服。正式拍摄时会穿什么衣服呢?”

“公司里曾经流行过飞镖酒吧,当时我也玩过好一阵子……”

其中有一幕是队员用飞镖準确命中红心的场景,负责担任丢飞镖角色的人,就是鹭阪说有点像“宙”的团长的那名队员。然而,这时发生了相当意想不到的问题。

被片山赶鸭子上架的空井硬着头皮丢出飞镖,虽然有射中标靶,但是位置实在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真的都只记一些讨厌的事情耶,比方说我是音癡之类的。”

“才……才不是那么一回事呢!”极力反驳的空井,觉得自己的脸颊有点发热。

“完成之后的CM,将会在街头广告电视墙、电车内电视以及一般电视频道上播放。相信各位优异的演出,一定能为自卫队的形象提升贡献一份心力。今天真的辛苦大家了!”

“是啊,那个时候真的让人怀疑她到底会不会在我们面前露出笑容呢。”

“不过,身为採访者竟然自己参与了纪录内容,说不定已经失去採访资格了呢。”

“服装应该是由製作公司那边準备,所以我想大可不必担心;毕竟前阵子,他们才刚问过演出者的服装和鞋子尺寸。”

历经了十二次的重新拍摄,队员似乎已经快要心灰意冷了。

他们为了拍摄CM而找来了影像製作公司,至于内容则是由片山参与开会交涉,空井和比嘉负责现场协调。让不善协调的片山专心进行製作果然出现了效果,拍摄行程非常顺利地定下来了。

……话说回来,连偶像歌曲里饶舌副歌的部分都唱得超溜的大叔,大概根本就是稀有动物吧?

製作人开口徵求人选,但却没有哪个志愿者肯起身自告奋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