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神风,然后逆风·01

努力加载中...

看到片山有办法一边哼歌一边画出这种东西,空井连吐他槽的力气都没有了。

“咦?”听到理香出乎意料的自白,空井发出了高八度的惊呼声。

然后,她也是在那个时候说出了“战斗机不就是杀人的机械吗”这句伤人的话。理香的表情突然变得尴尬起来,可见她也想起了同样的事。“那个时候……”看着理香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空井忍不住笑了出来,对她说了声:“没关係啦。”

“那时候,我把你教的东西写在笔记本上,结果后来被那位导播前辈看到了;当时他还取笑说,『难道你想做自卫队儿童新闻吗』?不过我突然想到,搞不好一般民众真的出乎意料地不懂这些知识也说不定,像我因为工作关係经常接触警察,所以一直以为很多东西是常识,不过对一般人来说,还是有很多不懂就是不懂的东西,于是才想出了这个企划。”

“因为我小学的时候想当漫画家啊。这世上还没有我画不出来的假面骑士喔!”

理香听到问题之后,微微低下了头。

“会在什么地方播放呢?印象中,我好像没在电视上看过自卫队的CM呢。”

“可是让我注意到大家其实都出乎意料不了解的人是空井先生呀。”

“好像还蛮帅气的。”首先表现出好感的人是理香,可是比嘉和片山都还在沉思。

眼见从两侧包夹的空井和片山再次逼近理香,一旁的比嘉出手制止了他们。

“拍摄CM的时候,我可以再过来取材吗?”

“两位都是纯粹以装备为主角进行讨论,感觉有点违和呢;在我想来,应该还有其他更需要考虑的要素才对呢。”

刚开始是一群年轻人正在飞镖酒吧玩闹的场面。接着救难警报响起,除了一个年轻人之外,其他人全部冲到了外面去。有一台救难直升机正在外面待机,跑出去的人们一个接着一个坐了上去,最后只剩下唯一一个被留下来的年轻民众,呆若木鸡地目送直升机起飞远去。

由于今年开工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製作下个年度的新CM,为了徵求电视业界人士的意见,于是空井他们便邀请了理香一起参加会议。

“刚才空井的提议,帅气程度的确是非常之高。如果只是公关影片的话,说不定真有可能这样做,但是像这种可能会在电视上播放的CM,影响毕竟要大得多。况且我们是第一次製作分镜表,有很多不知道该怎么拿捏分寸的地方,所以尽可能迴避掉诸如此类的问题,应该比较安全。”

“嗯,好不容易有点样子了。不过近期内可能会再找各位讨论一下。”

“……谢谢你的夸奖,我很高兴。”

虽然画出来的线条相当潦草,但是却能让人清楚了解画中所要表达的含义,可见片山是真的很擅长画图,而且构图也相当完美。

“一定会选印象比较好的救难吧!?”

“CM会议真的很有意思。他果然还是需要独特的考量与思维吧?”

理香瞪大了眼睛。

“那比嘉你又是怎么想的?你也快来加入讨论啊!”

接下来,话题再次回到分镜表。

以空井的立场来说,第一回不是自卫队题材让他感到有点遗憾,不过他也很清楚自卫队这个组织,并没有普通到可以登上新单元的第一集。

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啊,稻叶小姐只是给我面子而已!空井虽然在心里这样告诫自己,不过脸上的表情却难以控制地露出了喜悦的神色。

“他在作战途中,因为某种操作失误而发生意外死掉了。”空井老实地回答。

“下星期一。因为那是每天不一样的单元。”

“就这样装成没事的样子开始画,实在太奸诈了!”

刚开始空井的提议是让民众看看蓝色冲击,不过去年的CM已经用过这个题材了,因此马上被否决了,因此空井才退而求其次,坚持一定要使用F—15。如果把自己想要展示F—15的概念,和“人”搭配在一起的话——

空井的肩膀整个垂了下去。因为自己觉得这个点子很棒,所以沮丧感也变得愈发深刻。

“不好意思,没能提出什么专业意见……”

“因为紧急出动,是会让人露骨意识到周边有事(注36)的行动……如果是由谈话性节目进行帅气的介绍倒还可以,但是自己让自己製作的CM出现这么帅气的演出,可能会引来歌颂战争的批评也说不定。”(注36:自卫队所谓“周边有事”,意指和邻国发生武力冲突的危急状况。为了界定自卫队的武力使用时机,日本制定有《周边有事法》,做为最高指导原则。)

“啊,这样的确比较好呢。”

“放弃实在太可惜了,就用在我的提案里吧!”

“每年都像这样吗?从讨论分镜表开始就是大家一起做?”

“呃,我想应该是那位前辈的吐槽立了大功才对吧……”

“不过那有一点负面的感觉存在,而且如果要做成母亲和孩子一起学习的单元,似乎也有点格格不入。我当初的提案,大概就只有留下基本概念而已吧。”

这个工作属于自卫队公关活动的一环,目的是透过CM提升一般民众的认知度,让他们更加深入理解自卫队。

比嘉收起了已经冷掉的咖啡离席而去,会议暂时陷入了胶着的状态。

“这样、这样、然后这样……最后再这样。”

“如果是紧急出动,甚至没办法解释成只是模拟训练。因为飞机『飞行』的印象较为强烈,所以很容易和攻击其他地方连想在一起,最后被人挑三拣四。你以前也是驾驶员,应该能够了解这一点吧。”

结果,CM内容决定採用片山的分镜表,就连直接起用救难团队员担任演员之类的事情,也都瞬间讨论完毕。

“没问题的,能够得到一般民众的意见,就已经算是帮了我们大忙呢。”

“嗯,感觉的确满不错的。有故事性,而且若是紧急救难,也可以成功避免战斗的印象呢。”

“不过紧急出动的点子很不错。真的很不错。”

“记得以前的飞机电影里,也有出现过这种很会画图的角色。不过那个角色是驾驶员就是了。”

“可恶~明明报告的内容每次都写得乱七八糟的说……”听到空井的碎碎念,原本得意洋洋的片山立刻瞪大了眼睛说:“你说什么啊!”空井连忙转过头去,假装认真看着分镜表。

互相瞪视的两人都毫不退缩,然后同时转头看向理香。

“虽然是最重要的商品,不过最难推销出去的也是战斗机啊!现在的主流果然还是救难,而且还有救人一命的附带正面印象,一般人比较容易接受。救难才是最热销的商品,不趁这个时候把最好的东西端出来是想怎样!”

随后,空井便目送着理香远去。

比嘉的说明告一段落后,空井趁隙开口发问:

片山拿起堆放在旁边的废纸,开始在背面沙沙地画出类似分镜表的东西。

“下次播放是什么时候?”

“以宣传映像来说,有时的确需要做到这种地步。”比嘉代为说明。

这一点大家都同意,但是话却说得吞吞吐吐。

“这么说来你在我们这里取材也已经做了很久了。构想已经整理成形了吗?”

“话说回来,稻叶小姐的企划好像被採用了对吧?”

“欸~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既然大家都觉得帅气,那还有什么问题呢?这样不是可以让别人看到驾驶员的觉悟和认真吗?”

理香也表示同意。片山随即露出了被人踩到痛脚的表情。

“那当然。我们恭候大驾。”

空井大力表态,不过片山也不输他。

“第一回是警察题材对吧?”

听到她这么说,让空井不禁觉得自己一味认为点子被人抢走的想法实在太狭隘,同时也感到颇难为情。早知道就不要说这种闹彆扭似的话了——想到这里,空井不禁更加沮丧了起来。

“是呀,每一年我们三幕都会各做一支三十秒的CM。”

“片山一尉和空井二尉似乎都有点太激动了,就休息一下吧。我去泡新的茶过来。”

“绝对、绝对是战斗机好吗!因为我们是空自啊!而且大家不是每次都说F—15是空自最重要的商品吗!既然如此,那就把重心放在F—15上,而且要从编队起飞开始,这样才够帅气啦!”

空井的低语似乎让片山相当开心,连忙问道:“那个角色的表现很棒吗?”

“哎,等等、等等,就像这个样子……”

理香似乎也还停留在接受前辈指导的阶段。我可不能输给她啊!空井一下子涌出了干劲。

片山满心欢喜地说着,比嘉也跟着点头称是。

“就算到现在,你也还是把画图当成兴趣吗?”

“不对,应该要把重心放在民众接受度!就算是救难直升机也是很有画面的!”

然后比嘉转头看向理香。

“其实也是有在一般民营电视台播放啦,只不过经费只够买地方电视台的便宜时段就是了。其他还会在街头广告电视墙或电车的车内电视之类的地方播放。”

“反过来想,正因为有空井先生的点子,所以才催生了片山先生的救难提案不是吗?成员们进行热烈的意见交换,最后诞生出一项好成果,这可是相当刺激的纪录画面呢!”

“关于刚刚您的说要让民众看见『人』这一块……用紧急出动的场面如何?”

“哎呀,没这回事喔。”

片山把空井的抗议当成耳边风,轻巧地画着他的分镜,而且技巧还相当不错。

“我觉得那也不错呀。”

理香露出了佩服不已的表情,比嘉则是点头回答说:

“正因为是这个时候,才更应该彰显空自最根本的任务其实是防空吧!?”

“而且,我其实更想把长期取材这一部分做成一篇完整的特别报导。”

“只是未免有点太过帅气了。”

“现在我已经完美学会画所有口袋怪兽了喔,因为被孩子要求了啊。”

就是来了个猖狂的女人、害得所有室员都战战兢兢的那个时候。从那个时候到现在,也已经过了将近一年。

空井转换了话题,可能是为了逃避自己尴尬的心情吧。

“连这么小的细节都得注意吗?”

“我知道了。”

“真会说啊你。”片山的气焰有点浇熄了下来。“那就发表你的高论给我们听听看吧。其他更需要考虑的要素是什么?”

《帝都夜线》最近新开的迷你专题,是用“妈妈和我的社会科”这个标题介绍警察、自卫队、消防、救护等相关小知识,每週播放一次。以母亲和子女做为贯串节目的主轴,设计成适合小孩观赏的教育性节目,集合了种种让人轻鬆入门的节目製作手法,就连第一次看的空井也觉得相当有趣。

“为什么每次稻叶小姐进行取材的时候,我都碰不到好事呢?”

虽然并没有特别交换意见,但是比嘉和片山却得出了相同的结论。相信这应该就是经验值高低的问题吧?果然还是没办法胜过两位前辈啊,空井在心里这样想着。

“好厉害啊,可恶……”

片山近乎夸张的讚美,让空井肉麻得抖了一下身体。如果他只是帮自己找台阶下的话,那也实在有点太过露骨了。

片山的话让空井不禁发出抗议之声:“哪有这样的!”

看到理香老实表现佩服之意的样子,片山不禁骄傲了起来。

理香眨了眨眼。

“有啊,就是我第一次来公关室的那个时候。”

“是的,都是托你的福。”

“超帅气的!”理香这样回答之后,像是有点畏缩似地缩了缩肩膀。

“我有给过这么了不起的建议吗?”

空井战战兢兢地偷偷观察两位前辈的反应。虽然是即兴想出来的点子,不过他自己倒还挺有自信的。

“你们两个冷静一点,没看到稻叶小姐也是一副困扰的样子吗?”

本来说这话有一大半是为了模糊焦点而改变话题,想不到理香却率直地对着空井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这反而让他觉得更不好意思了;想到这里,空井有点愧疚地缩了缩脖子。

“不过他死了之后,其他人找出了他画有同袍画像的素描本,是个让人有点感动的故事喔。而且那也变成了之后让同袍团结起来的契机。”

“是很帅气啦……”、“的确是很帅气没错啦……”

片山把自己画在两张废纸背面的分镜表转过来给另外三人看。

“不过真正催生这个单元的人,其实是空井先生喔。”

“没错没错。然后空井先生教了我许多不同的自卫队用语……”

“趁这个机会该展示给一般民众看的东西,应该是『人』才对吧?若是我个人的话,会想把在航空自卫队工作的『人』的身影全面展现出来。”

“如果着重于轻鬆入门这一点的话,最理想的果然还是警察先生吧,所以就这么决定了。而且当初我还是记者的时候也是专跑警视厅,算是我的拿手领域,所以以警察为主的内容大概还会持续一阵子喔。”

“看,怎么样?”

那个时候空井脑袋里所想到的,就只有要在理香眼中成为一个真正的公关官而已。如果可以把理香的企划视为自己这项行动的成果的话,那真的是不胜光荣。

空井在心中暗自祈祷,要是可以不放进太多自己手忙脚乱的画面就好了;不过这当然没告诉她。

“原来自卫队也会製作CM之类的东西啊?”

因为理香也在场,所以一行人是在接待室的小隔间里开会。比嘉刚开始端出来的纸杯装咖啡,早就已经冷透了。

“像这样把灯光调暗,然后製造一点烟雾;等到大门碰地一声打开时,光线就会像探照灯一样打进来,然后救难队员们就像是朝着光线之中奔去一样,这种感觉应该不错吧?”

“一开始的画面是正在待机警戒的驾驶员们,然后紧急起飞的警报声响起……接下来再捕捉朝着F—15奔去的驾驶员背影,最后则是起飞的F—15。这样如何?”

“稻叶小姐,你会选哪边!?”

“那其实是导播前辈给的建议。我本来是打算做成像是学校上课一样的感觉,不过前辈说,『既然想要平易近人的话,乾脆做成这样好了!』标题也是那位前辈想出来的,我原本的标题是『如今不敢再问别人的社会科』……”

其他日子播放的是烹饪或是健康等不同的迷你专题。如果收视率够高的话,或许可以成为独立单元,但是理香说“这个企划不够亮眼,所以应该很难吧”,看起来就是一副没自信的样子。

看着迁怒到自己头上的片山,比嘉微微沉吟了一下。

“其实这还是第一次由我们公关室自己製作分镜表,所以才会希望稻叶小姐提出一点建议……迄今为止,我们一直都是全权委任给广告公司,但是今年难得有在民间接受过公关研修训练的片山一尉在,增加一些能够自己动手的部分,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像刚刚我想出来的点子,也被片山一尉抢去用了呀。”

“原来你是在打这个主意啊!!”

“稻叶小姐的感觉如何?”

整张脸皱成一团的片山一边回答一边搔着头。这时比嘉开口帮忙补充:

“就是你说出『自卫队空军』的那个时候吧?”

“稻叶小姐!!”

“啊,是吗……”

“明明是新闻情报节目,可是却突然出现『和妈妈一起』这样的单元,真的完全是超乎我的想像呢。那是稻叶小姐的点子吗?”

“这图画的真好呢。”

“想把我的死当成垫脚石吗?你的画像就是长这个样子啦!”片山画在废纸背面的空井画像变成了一张滴着鼻涕的呆脸,不过还是巧妙地掌握住了他的脸部特徵。“拜託你画得帅气一点好吗!”当空井这么抱怨之后,片山就在头顶加了一个不知道是郁金香还是小旗子似的东西,结果看起来更蠢了。

“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啦~!”

就算遭到如此挑衅,比嘉也完全没有展现出被激怒的样子。

两位前辈离席之后向空井表达了以上感想的理香,在回忆途中也是不时拿出摄影机拍个不停。一想到这些画面将来可能会变成特辑节目的素材,空井的心情多少就有点五味杂陈。

“不要把那种不吉利的角色套在我身上啦!”想当然耳地,他被片山臭骂了一顿。

两人同时逼近,理香像是被他们的气势压倒似地,身子微微往后退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