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神风,然后逆风·05

努力加载中...

“一想到如果我现在必须留下孩子死掉,我就忍不住想哭啊;不行了,真的要哭了!她老爸肯定也觉得相当遗憾吧,没能看到自己的女儿长大成人的样子~!”

“将来也请您继续守护我喔,爸爸。”

另外,因为这次也同样希望能有一般民众进行检视,所以大家决定再请理香帮忙看看。理香是在分镜表完成的隔天来到防卫省的。

空井偷偷观察着正在翻阅分镜表的理香。

现在她的工作是负责已逝父亲的座机——C—1运输机(注39)的维修,以纪录短片来说,实在是好到不能再好的故事内容。(注39:日本战后第一种国产军用运输机,满载可以搭载六十名士兵。)

由于这是公务,所以时间选在操课时间,採访地点则是在维修小队的休息室。

“怎么样,稻叶小姐?”

如此回答之后,籐川士长稍微沉吟了一下,最后终于说出“爸爸他……”,然后又慌慌张张地连忙更正过来说“父亲他”;这种不小心表现出来的粗心大意,让进行採访的两人不由得会心一笑。

製作成纪录短篇形式的CM搭配上真正的纪录短片,效果肯定倍增。片山用突袭手段硬拗别人答应的能力,果然不可小觑。

“请您继续努力。”说完这句话后,空井一行人便结束了採访,可是在走向停车场的半路上,片山突然发起疯来:

接着再把焦点放在她以维修士身份进行工作的模样,中途插入遭受长官责骂的画面。

扫墓结束后,籐川士长站起身来望向天空。这时镜头从下往上仰拍,让背景变成一整片的天空,带到站在天空前方的籐川士长。最后,籐川士长的旁白声再次出现:

由于在她小时候就因病身亡的父亲是在入间基地担任运输机驾驶,所以籐川士长长大后便立志成为和父亲一样的航空自卫官,并因此加入了自卫队。

“请问有没有任何建议呢?”

理香的要求让空井有些疑惑。

看样子,他似乎跟那位去世的父亲同调过头了。

这可是求之不得的事。

“你说什么!”片山立刻站了起来,然后两人便开始叽哩呱啦吵了起来。这已经是司空见惯的状况了。

“请问你有什么身为自卫队队员想要达成的目标吗?”

“没有啦,只是你刚刚的发言根本就是个色老头啊。”

“没问题。”

既然想要我帮忙,坦白说出口不就得了?不过就算这么告诉片山,大概也只像是在青蛙脸上泼水一样不痛不痒,所以空井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乖乖听令。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喂!”

“可是……”

“因为上相的关係,所以入间基地的公关班也常让她担任向採访记者进行介绍的工作喔。我也曾和她碰过几次面。”

“她应该可以吧?而且也挺上相的,看起来有点像女演员菜菜子呢。”

“因为你常常提出一些意外的好点子,所以就让你过来帮忙吧。”

片山的长女现在应该是小学二年级,而籐川士长是在小学四年级时失去了父亲。

随后,片山注意到空井一直盯着自己看,于是向他扬起了下巴问道:“干嘛?”空井紧闭着嘴巴,只用嘴角微微偷笑。

实际见面之前明明还说了潜力如何如何之类的,像个彻头彻尾的大叔的说……虽然心中默默感到无奈,不过这应该是身为父亲的良心改过了邪恶思想的关係吧?最后,空井决定採用这个充满善意的解释。

“以纪录短片来说,她志愿入队动机的确让人印象深刻;不过,她本人真的愿意在CM上说出自己的志愿动机吗?”

空井他们向关东附近的基地公关班提出了推荐队员成为CM主角的要求,结果报名人数出乎意料地多,所以他们被迫突然做起了筛选履历表的工作。

“由于父亲去世,导致我们不得不搬离公务员宿舍,不过母亲一直不愿意离开父亲最后执勤的地点入间。而且父亲的墓也在市内,因此放假回家的时候,我常常会顺便去扫墓。”

“她刚刚不是说她的父亲是在一尉这个阶级去世的吗?跟我同一个阶级啊!去世时的年龄也只比我稍微大一点而已!而且她是在和我女儿差不多大的时候和父亲生离死别了啊,这样真的很辛苦的!”

在这之后,片山又在不至于冒犯的範围内问了几个私人问题。

“不管怎么说,既然事情变成这样,我们也就只能全力做出最好的东西,来回应她愿意提供的心意了吧!”

“我知道了,那么就等到本人同意之后再进行吧。”

比嘉的问题让理香犹豫了半晌,然后再次从头翻起分镜表。

“目前我的目标,是努力提升自己身为维修人员的技术……”

“据说她本人已经答应了,还说她很高兴自己父亲的故事能够获选。”

鹭阪下了个彻头彻尾符合追星族风格的评论。

鹭阪这句话,为籐川士长的获选拍板定了案。

片山的视线变得有点迷濛,一旁的比嘉则是自豪地回应“我家的一定会说喔”。这是空井没办法加入的话题,他只觉得“原来女儿喜不喜欢自己是这么一件值得在意的事情啊”,至于同理心的话就很抱歉了。

“事实上,《帝都夜线》最近新开了一个十五分钟左右的单元,需要採访年轻的职业女性,所以我想要採访她。这个单元预计会播放十集,可是要找出各种不同职业的女性实在有点困难。”

片山为了完成CM分镜表而前往採访籐川士长的个人资料,同时空井也受命一起随行。

“原来如此。”比嘉写下了笔记,而片山则是用红笔在分镜表上注记。

“喔喔喔、我要哭了~~~!”

“如果可以的话,能让我採访一下那位女士长吗?”

鹭阪也一起参与了选拔,最后获得所有人一致支持的人选,是位在入间基地担任勤务的新人女性维修士。那是位二十二岁的士长(注38),名叫籐川秋惠。(注38:相当于我国国军的上等兵。)

这是空井提出的问题。

“……我觉得非常棒。”

很好!片山默默摆出了胜利的姿势。

听完比嘉的说明,片山也说出“虽然感觉还有点乳臭未乾,不过这一点最好,可以让人感受到她的潜力呢~”这种大叔心态表露无遗的感想。

“我女儿不知道会不会在我死掉之后说出这种话啊。”

“为什么突然大叫啊!”

“如果说我们想要拍摄你扫墓时的样子,你愿意接受吗?”

“据说你的老家也是在入间市是吗?”

然而片山并不是开玩笑的,他的眼里是真的有泪水。

“父亲他去世时的阶级是一尉,所以我希望自己也能晋陞到那个阶级。”

“我只是在想,自己过了三十岁之后一定要好好谨言慎行。”

“如果能徵得本人同意的话,务必请你进行採访。”就在空井如此回答的时候,片山忽然插嘴说道:“等一下!如果能够成功採访的话,也要稍微提一下这支CM喔!”

开头是由籐川士长自己念出旁白:“给爸爸。我成功当上和爸爸一样的航空自卫官了”,然后用字幕介绍籐川士长的阶级、年龄与所属部队。

片山一边抄笔记一边发问,而籐川士长点头回答道:“是,虽然是住在集合住宅。”

最后的字幕出现在天空中。“想要守护这片天空。——航空自卫队”。

旁边突然传来片山的吼叫声,被吓到的空井连忙转头盯着他看。

“虽然还是经常失败,不过我现在终于可以动手维修爸爸曾经坐过的飞机了。”

点燃了父性之火的片山,干劲真的非常惊人;一边讨论一边绘製完成的分镜表成品,可说是完全不输给之前禁止播放的前作。

鹭阪完全无视那两人的骚动,侧着头露出了沉思的神情。

“中途被人责骂的场面需要女士长掉下眼泪,不过要求外行人做出哭泣的演技可能有点困难,我觉得换成沮丧低头之类的动作或许比较好。还有,最好尽量朝着不会拍到脸的方向拍摄,因为别人看到硬装出来的表情有可能会失去兴趣。”

“我已经不行了,回去就换你开车吧。”

“今天是久违的外出日。”镜头跟在身穿便服走在市街上的籐川士长身后,跟着跟着,籐川士长走进墓园。然后配合她在墓前合十祷告的身影加上旁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