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神风,然后逆风·06

努力加载中...

“现在是随时都有办法前来扫墓……不过调离入间之后,我应该还是会觉得有些寂寞吧。因为父亲的存在,果然还是我的内心支柱。”

鹭阪面带微笑,看着滔滔不绝说着的片山。

鹭阪望向比嘉的方向,而比嘉也笑着点头。

比嘉的公关经验较长,所以似乎有过好几次类似经验,而片山则是露出了有点懊恼的表情。

喷射引擎的声音从远方渐渐逼近,空井抬头一看,眼睛立刻瞪得大大的。

“你竟然会认为我没想到这一点?真让人意外哪!”

理香故意装出严肃的表情,然后两人同时笑了出来。

“帝都电视台的特别单元取材也就算了,我们虽然作成了纪录片形式,但是再怎么说都还是CM;我们绝不能把那种真挚的泪水,当成戏剧演出效果来使用!”

合十祷告的侧脸,配上“虽然还是经常失败,不过我现在终于可以动手维修爸爸曾经坐过的飞机了”这句旁白。然后,籐川士长站起身来仰望天空——

“片山的分镜表就算没有那架C—1也已经很好了,不过因为你们的努力不懈,所以神明才帮了你们一点小忙吧;搞不好是籐川士长在天国的爸爸的杰作也说不定呢!”

“如果有这种神风,那也不错吧。”鹭阪点点头,回应片山的问题。

“可以请你给籐川士长一份特别单元的录影DVD吗?”

“因为稻叶小姐在《帝都夜线》里加进了籐川士长的特辑……所以我们要先等他们播放节目再说。拍摄CM的过程决定放在特辑的最后压轴,届时应该也会加入CM的公开情报吧。”

空井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口说道。

“那台C—1真的只能说是奇迹啊。虽然依照航线来看的确有可能从墓园上方掠过,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在拍摄的时间点,刚好经过墓地正上方。”

言外之意是她们扫墓的次数相当频繁,不过这也是家人根据经验所下的小工夫吧。

“快点拍那个!”空井立刻叫了起来。

“有时候会碰上线香受潮,那时候就会省略点香这个步骤了呢。”

是C—1。而且——从进行方向来看,它应该会直接飞过墓园正上方。

“第一支CM被否决的时候,我可是担心得要命呢。”

片山一边说着这么了不起的话,却又一边骄傲地表示“就算不靠眼泪,我的分镜表也够有看头了啦!”来掩饰自己的害羞,不过空井和比嘉两人都认为,他说这话至少有一半是认真的。

这时CM摄影队才好不容易察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群人急急忙忙地动了起来。

和摄影队、取材班一同抵达的籐川士长习惯性地走到洗手台附近,拿了共用的打扫工具过来,不过她似乎立刻发现墓前已经打扫乾净了。

她耀眼的笑容,让空井忍不住看呆了。用“饯别礼”这个词来形容现在这个状况,的确再适合不过了。

饯别的C—1。再也没有比这更适合发生在航空自卫队身上的奇迹了。

最后交涉的结果,拍摄CM时帝都电视台将会加入一同採访。看样子,他们似乎是把“在自卫队CM当中演出”这个要素当成了特别单元的卖点。

她向先抵达的两人道谢,而两人也紧张地直说“没关係没关係”;这一幕全被帝都电视台的取材班拍了下来,所以之后也有可能会用在特别单元里吧。

站在取材班那边的理香询问说:“这是?”籐川士长回答道:“为了让家人能够随时过来扫墓,所以就把扫墓会用到的工具放在这里了。”

籐川士长从墓碑后方拿出了某个塑胶盒子。刚刚空井和比嘉在打扫的时候也有注意到它,但是他们也猜不透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公关这一行做久了,偶尔就是会发生这种事情啊;所有好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情况,全都集合在一起发生了。你说是吧?”

听到理香的问题,空井用力摇头回答说:“怎么可能呢!”

“当所有工作人员为了获得好结果而努力又努力、努力再努力,使出浑身解数执行企划的时候,神明就会突然吹来一阵风,帮忙拉一把。”

片山的抗议被鹭阪当成了耳边风,一旁的空井和比嘉互看一眼,同时笑了出来。

籐川士长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仰望着天空。

“的确偶尔会碰上呢。”

由于最后一幕的背景是天空,所以拍摄扫墓画面的时候碰到雨天就得顺延。顺道一提的是,知道这件事情后,入间基地的气象队便使出了浑身解数帮忙观测气象。

打开后,可以看到里面装的是花剪、线香和打火机。

用接待室的电视看完CM完成品之后,鹭阪低声说道。

籐川士长做出动作,然后工作人员开始调整摄影机位置和打光板的角度。

“这就是所谓的神风吗?”

最后,帝都电视台的摄影机移动到籐川士长的身边。低着头的籐川士长正在擦拭眼角的泪水。以取材班的立场来说,应该是绝对不愿意错过的表情吧。

片山虽然用粗鲁的口气开骂,不过大家都看的出来他在害羞。

籐川士长正在插花,而理香像是在聊天一般,若无其事地在空档之间进行访问。她问问题的技巧真是出乎意料的好啊……空井一边这么想一边从旁观察。不过,这个感想对于不管怎么说都是前记者的理香而言,可能相当失礼也说不定。

完成后的CM正如一开始的概念设计,以纪录短片的形式加以编辑,製作成相当引人入胜的内容。籐川士长本人的旁白虽然有点生硬,但是这反而变成了让人感受到真实感的要素之一。

“……神风都吹起来了,搞不好我再也没办法做出超越这支CM的企划了哪。”

“那是爸爸坐过的运输机!”

“不要因为是发生在别人身上就说这种幸灾乐祸的话啦,室长!”

接下来是工作中的场面。首先是她流着汗水挥舞工具、正在进行维修作业的模样,同时也出现了和同事一起用餐谈笑的情况;接下来则是被长官大声喝斥“籐川!”被人责骂的样子,随后再切换成她低下头来说着“对不起!”道歉的画面。

人在角落的片山边说“我已经不行了”,边靠在比嘉身上。看样子他又擅自移入感情,开始哽咽了。

旁白从“给爸爸。我成功当上和爸爸一样的航空自卫官了。”开始,搭配穿着制服的籐川室长敬礼的全身画面,旁边加进一排字幕:“籐川秋惠士长,二十二岁,维修队。”

为了拍摄CM,必须请她再合掌一次。另外,因为顾虑到拍摄时摄影机会靠得相当近,应该很难静下心来,所以决定等到扫墓结束之后,在另外拍摄CM用的画面。

“这真的拍得很不错喔。”

直到引擎的声音远去为止,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就像是在虔诚祈祷似地,所有人都不发一语。

“那么,”理香露出笑容。

轻声说着的籐川士长插好了花,接着点起线香,双手合十。这时取材班的摄影机稍稍向后退了一点,拍下她在墓前的身影。

製作公司虽然有拍下籐川士长目送着C—1远去时流下眼泪的表情,不过因为片山的一己之见而没有放进CM里。

“这阵神风要吹到什么地步啊!如果真的能和《帝都夜线》的纪录单元连动的话,一定会引爆话题的喔!”

CM的部分会由公关室负责交给她,相信她一定会想拿来供在佛坛前吧!

“今天是久违的外出日。”说完这句旁白后,出现身穿便服的籐川士长走在街道上的画面。她在路上的花店买了花,最后抵达的目的地是坟墓前。

像是为了细细咀嚼这句话似的,所有人都不再开口。

“所以,这支CM什么时候会公开?”

大家都笑着说,“要是这次气象预测不准的话,入间气象队的面子就要扫地了,所以他们是为了责任归属问题在拼老命”,不过当天果然放晴了。

“那么,那就是她爸爸的饯别礼了呢。”

迷彩色的庞大机身,从籐川士长的头顶上飞过。

片山似乎觉得自己因此大受感动实在有点难为情,只见他开玩笑似地搔了搔头。结果比嘉立刻笑着回应说:

“稻叶小姐也这么说,说那是籐川她爸爸的饯别礼。”

之前被打回票的CM是由製作公司提供服装,不过这次的风格是纪录短片形式,所以是由籐川士长自己準备便服;由于必须从下往上拍摄,所以唯一一个指定条件就是裤装。披着白色外套的籐川士长,她的服装非常年轻飒爽,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仔细一问,才知道鹭阪已经做好可能要拿去年的CM继续使用的觉悟了。

鹭阪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空井回答了鹭阪的疑问。

每个人都屏息以待。就在连一声咳嗽也不敢发出来的紧张气氛当中,C—1飞了过来。由于距离基地很近,所以运输机已经切换成降落模式,高度相当低。彷彿要将整片天空彻底覆盖住的庞大机身逐渐逼近。

“……飞机是你们安排的吗?”

沿途一边拍摄购买祭拜用花束之类的场景,籐川士长、CM製作公司的摄影队,以及帝都电视台的取材班在中午前便抵达了墓园,不过空井和比嘉早就已经更先一步到达了。由于摄影活动会在墓前吵吵闹闹的,因此至少要先诚心诚意地仔细打扫一下吧?于是两人就把接待工作交给了片山,事先过来打扫了一阵。由于墓园的管理公司也有定期派人整理,所以其实并不乱,不过这无关乱或不乱,而是心意问题。

喷射引擎的声音已经来到震耳欲聋的程度。然后——

几乎是整个人趴在地上的摄影师滑到籐川士长的前方,收音麦克风和打光板也全部在周围展开完成。帝都电视台的取材班也在不妨碍他们拍摄的角度下,迅速架起摄影机。

就在这时,奇迹突然发生了。

最后C—1飞过天空那一幕,除了说是压轴的高潮之外再无其他形容词。而这一幕的旁白也变动了一些,从原本的“将来也请您继续守护我喔,爸爸”变成了一句简单的“爸爸”。为了将意外拍到的C—1的画面活用到最大限度,所以才配合简化了旁白。

“才没有这回事呢。只要有片山一尉的热情,像这样的企划不管几次,一定都可以做得出来吧。”

“笨……笨蛋!这是谦虚、谦虚啦!应该要听出来吧!”

“如果发生危机就可以让你们发挥这么大的逆转力的话,那你们最好还是常常陷入危机吧。”

“连同籐川士长一起!快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