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神风,然后逆风·08

努力加载中...

经济的衰退创造出压搾弱者的社会结构。其他还有……

然而前几天来了一个难以想像的征才单位,竟然是那个自卫队。

柚木微微一笑,看起来真的可爱得不像是比空井大上十岁左右的人。由于最近她的残念程度有逐渐减少的倾向,所以看起来像是正常美女的时候也跟着变多了。

“所以我才这么早来呀,很了不起对吧?”

“至少也要说成减肥吧!”

空井读完了一次,但是内容完全没有读进脑袋里,所以又读了第二次。这篇专栏文章是由一位在东京都内组织了无家可归者就职支援团体的人写出来的。

而且还说什么捏造!

“怎么了?”

“女人是愈夸奖愈会成长的喔!”

空井本来想要回答些什么,但是他嘶哑的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空井知道这股像是有某种坚硬物体卡在喉咙里的闷痛是什么;这是哭泣声一直哽在喉咙里发不出来的时候会出现的——

“牛奶和砂糖怎么加?”

正在工作桌上翻着报纸的柚木轻轻举手致意。她的手上还握着剪刀,大概是找到了和自卫队有关的报道吧?最近某国的飞弹发射实验相当频繁,因此相关报道也多,譬如说隐约透露出即将发射的态度,但是却有没发射;上一次则是发表声明说如果不解除经济制裁的话就真的要发射,几乎已经是“飞弹发射欺诈”的状态了。

“啊,请两种都加。”

希望她千万不要看到这篇无情的文章,空井只能这样祈祷。

主角是选择与亡父走上相同道路而加入自卫队的女性。它用简直像是在描述一段佳话般的方式介绍这位女性加入自卫队的前因后果,内容只让人联想到讚美战争。

就在两人一边聊这种话题一边找报纸的时候,第三个抵达的人来了。是槙。

“难道说,你本来是想来帮忙的吗~?”

空井知道这世上的确有人和自卫队水火不容,他也知道甚至有人光因为“自卫队”这三个字就无条件地感到嫌恶。

好不容易挤出这句话之后,空井立刻离开了工作桌。他就像是逃跑一样离开房间、走向厕所,然后躲进马桶间里。

虽然他们在招募负责人面前说了一大堆好听的话,例如入队之后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并取得证照,可是实在让人忍不住怀疑他们到底可以实践到什么程度。

“最近状况如何?”

太多管闲事了!正当空井心里这么想的时候,一旁的槙开口吐槽:

空井在柚木对面的工作区坐了下来,拿起她还没有检查过的报纸,开始翻找有没有和自卫队相关的报道。

“果然还是有比较严苛的意见吗?”

既然他们都已经来了,那么我们也不能把人赶回去,所以姑且还是发出了说明会许可。可是,在我看到他们播放给收容者看的招募CM内容后,又是一阵愕然。

空井一回答,柚木立刻开心地取笑说:“哇~小朋友耶!”

“和女孩子约会的时候会很不好看喔~”

“是什么内容很长的报导吗?”

这一天,空井是第二个到的人。最早到的通常都是报导班的某个人;为了在室长抵达之前先把剪报工作完成,所以轮值的人都会一大早就来。

他们的动作,说是军队强迫徵召经济弱势者也不为过。在我感觉,现在这个社会上似乎传来了阵阵军靴迈步的声音。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你之所以不加牛奶和砂糖,其实是为了预防成人病吧?”

可能是因为空井僵在那边一动不动的时间太久了吧,柚木讶异地望向他。

……本团体的主要工作是收容那些因派遣工作到期而居无定所的失业者,进而支援他们的就职活动。拜大家的支持所赐,我们在都内的知名度正在逐渐提升,最近也有相当数量的工作机会涌入,实在不胜感激。除此之外,也有许多企业前来召开就职说明会。

“是没错啦,因为你剪报的动作很慢啊。”

柚木的眉头出现了好几道明显的皱纹。

“不过嘛,比起受人忽略,还是被人拿出来讨论比较好啊。毕竟提高国防意识,也不是什么坏事嘛。”

为什么只因为对象是自卫队,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说出那么过分的话?

现在这句不好意思,在心情上包含了两种不同的含义。

柚木发起飙来,而空井则是忍不住噗哧一笑。槙实在是异常擅长戳柚木的痛处啊。

“这有什么关係!反正我就是喜欢甜的嘛。”

可是,难道就因为是自卫官,所以连籐川士长的成长过程,都必须接受“可能是捏造”这般的譭谤吗?

“这实在不算是公平公正的意见,可是一想到别人可能会认为『既然文章有办法在新闻和出版媒体上刊登,就表示有相当的可信度』,就觉得实在有点难受啊……”

“啊,好的。不好意思。”

在美国等地曾出现过因为贫困而没有选择余地的人无奈地接受军队招募的实例,想不到日本也要开始出现同样的状况了吗?我忍不住颤慄起来。

眼泪并没有真的掉下来,但是眼睛就像是起火燃烧似地灼热不已。为什么——

“啊,什么嘛~。”

“嗯~果然国防论一旦被人频繁地提出来讨论时,和自卫队相关的报道也会跟着变多啊。只不过当然不可能全是好话就是了。”

空井没有办法回答她的问题,只一语不发地将报纸推到柚木眼前。这是一份全国性报纸。柚木接过去之后开始看着内容,槙也跟着凑过来看。

空井的手彻底停住、僵硬起来。明明自己连一秒钟都不愿意继续看到这种文章,但是视线却紧紧钉在上面,完全离不开,甚至连翻页都办不到。

“媒体是用何种态度在报道自卫队的相关新闻?”这是一种需要长期观察方能获得的资料,所以剪报是项非常重要的作业。

看着柚木全力表现出“快夸奖我快夸奖我”的样子,槙只若无其事地回了一句“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就轻轻带过。

“唷,来得真早呢。”

“我是知道这位笔者相当讨厌自卫队,不过这也太……”槙也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空井一边啜饮甜滋滋的咖啡,一边继续检查新闻报导。随后,那则专栏就突然在空井的眼前蹦了出来。

空井从自己的生理现象逆向推算之后赫然察觉到这点,然后瞬间动摇起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仔细询问之后发现,电视新闻似乎也曾介绍过这支CM。一想到自卫队的卑鄙战略竟然把媒体也玩弄于股掌之间,我的心情就开始沉重起来。再说根本没有证据足以证明这个故事不是捏造出来的,电视台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谢谢。”

“我来帮忙吧?”

槙把随身物品放在自己坐位上,然后朝着茶水间走去。

啊,我好像快哭出来了。

在早上的招呼之前,槙先说出了似乎相当失望的低语。“怎么了吗?”正当空井小心翼翼地反问时,柚木一边面露邪恶的微笑一边取笑着槙:

自己和父亲的回忆能被队上选中,实在令人高兴——空井脑中清楚浮现出当初答应演出CM时,籐川士长的面容。

“空井也要来一杯咖啡吗?”

可恶……!

柚木有点气呼呼的,不过实际上要是自己不在场的话,事情应该就会发展成槙老实夸奖她的情况了吧?想不到自己竟然意外成了电灯泡……如此心想的空井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一名女性在少女时代为了悼念亡父而选择相同的道路,如果这个故事是发生在其他职种的话,肯定会被当成亲子之爱的展现,并成为广受社会大众认同的佳话吧。然而,为什么只因为是自卫官,就不得不被人说成像是社会毒瘤、或者恶质的政治宣传吗?

今天是轮到柚木负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