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神风,然后逆风·12

努力加载中...

她一低下头,就再也没有办法把头抬起来了。因为实在没有辩解的余地,所以理香也无法注视他们的脸。

当时的理香,甚至对于有人居然敢站在自己不断挥舞的拳头面前感到不满。都是因为你们站在那里,才害得我变成了加害人!

片山之所以恶形恶状地批评那段採访,应该是希望能用他自己的毒舌方式,来缓和此刻的凝重气氛吧!

理香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了解国防理论,不过她想起了比嘉之前曾经说过的话。

航空自卫队之所以会提出抗议,应该也是为了这个吧。

接着,她几乎像是逃跑一般地离开了公关室。

“……为什么没有在节目里进行道歉呢?”

比嘉多半是为了她着想,所以故意用轻快的口气询问与事件较无关的问题。

“稻叶小姐自己也是一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是也说过『战斗机是用来杀人的机械』吗?”

“就是说啊,”空井点点头。“因为是稻叶小姐製作的企划,所以当然会觉得不愉快啊。就像是被人从背后偷偷捅一刀的感觉吧!”

谈话性单元播出后两天,理香才得知了这件事。

一看到这张最为熟悉的面孔,理香的心情立刻放鬆了下来。

他在说到“稻叶小姐製作的”这点时,似乎刻意加重了力道,让理香有点在意。

空井的表情相当平静,但是身上却散发出一股将人拒于千里之外的冷硬气息。

理香口中说着断断续续的低语,迅速拿起了自己的皮包。

他那甚至隐含笑意的平静声音,让理香像是被大声喝斥一般,不禁瑟缩起了身子。

“那么除此之外,为什么稻叶小姐会生气呢?”

直到见到了空井,自己一个人怀抱的愤怒之情才终于获得解放。

一见到空井的那一瞬间,自己就忍不住鬆懈下来了。心里只想着终于可以和人一同分享自己从电视台里就一直独自承受的愤慨,所以道歉的话也说得随随便便。

当时的自己,和这次的代表又有什么不一样?那个时候,自己的确是心不甘情不愿地道歉了,但是心里却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歉意。

“就算失业,也不会有人想要因此加入自卫队的啦~”访问者的这句附和话语,实在是糟糕透顶了。

“不好意思,我之后再来。”

明明自己才是从正面直接刺伤空井的人啊!

她看过了节目录影。受访者的意见完全是他个人单方面的偏颇意见,而且竟然还点名了同电视台的另一个节目,实在令人不敢置信。

“你去了什么地方出差吗?”

“这次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非常抱歉。”

“室长可是当着我们的面说,『那个女艺人不适合那种节目』喔。把她调离第一线工作如何?毕竟她脑袋的空洞程度,已经跟她的口无遮拦成正比了。”

理香脑中的记忆迅速倒带回到至去年初夏时分。就在这个房间里,自己对着原本身为战斗机驾驶的空井,说出了“战斗机是用来杀人的机械”这句话。

阿久津苦闷的表情,充分说明了他认为还是应该要道歉才对的心声。

在走出办公大楼之前,理香一直紧咬着嘴唇,咬到唇间传来阵阵刺痛。之后,在她快步走向正门时,眼泪终于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自卫队——空井就是经常遭受如此对待的存在。

“可是,至少也该为了访问者的言论表示歉意吧!”

就因为空井没有追究这件事,所以自己也假装不曾说过那句过分的话,甚至还在不知不觉当中,以为自己是他们的知音。

“事实上,我们内部也有讨论到底该不该发出道歉声明;可是发言者是邀请来的来宾,所以最后的判断还是倾向『不可以否定来宾的意见害他丢脸』那边。”

另外最大的问题就是,採访者身为节目工作人员,却轻易地附和对方的意见。如果採访者没有表示赞成的话,至少还可以把这个当成是受访者的个人意见来处理,可是现在却变成了因为节目本身赞同这样的想法,所以才透过这段评论来表示节目的立场。

因为力量不足,所以理香的语气也自然而然充满了自贬的意味。

“因为这样也可能会变成是用委婉的形式否定来宾的发言,所以就什么也没做了。而且也因为被批评的节目同是自家的节目,所以变成了委曲自己人吃点亏的状况。”

理香只留下这句话,随后立刻离开电视台。

理香咬紧了嘴唇。真正吃亏的其实并不是被人批评的节目,也不是製作纪录片的理香,而是被当成拍摄对象的自卫队。

当理香走进空幕公关室时,空井正好不在座位上。不过片山和比嘉都在,所以她先和他们两人道歉。

就连台内还算是保持着公正立场的阿久津,也没有想到这个层面。既然对象是自卫队,应该没什么关係;反正原本就是不受欢迎的组织,应该不会变成什么大问题吧——恐怕所有人都是在毫无自觉的情况下,将这件事情束诸高阁、置之不理的吧!

儘管事到如今已经没有意义,但是理香还是姑且说明了电视台内曾经讨论过到底该不该在节目里提出道歉这件事。

为什么不能像是和比嘉、片山他们道歉一样和空井道歉呢?口中说着“这样真是过分、这样真是恶劣”,简直是把自己当成了能和他们分担痛苦的人一样。

“当然那也是原因之一,不过不只是因为这样……”

“我外出一下。”

对如此辛勤不懈的他们,这是多么令人心寒的一种回应啊!

“我是今天才得知这件事,所以才会这么慢联络各位。”

空井撇开头去不再看理香,而理香也把视线投向了自己的膝盖。放在膝盖上的手正在微微颤抖。比起刚刚向片山与比嘉道歉的时候还要——还要更加抬不起头来。

不只是自己经手的企划遭人非议,而且这种大麻烦还是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发生,理香的声音不禁发抖了起来。自己和採访对像之间的信赖关係经这一击,肯定会出现致命的裂痕。

“对不起,我、没有考虑到大家的心情……”

理香觉得自己实在非常非常丢脸,丢脸到如果有个地洞,真想一头钻进去的程度。

理香被带到接待室等候,过没多久空井便出现了。

“我也快要气到不行了啊!虽然知道那个代表曾经在报纸里写过那篇专栏文章,可是我压根没想到帝都电视台的节目竟然也会这样堕落!他只不过是了解到美国社会问题的一点皮毛,就想拿出来炫耀而已啊!”

“是的,去了没有帝都电视台相关频道的县市……虽然就算我在场,可能也帮不上什么忙就是了。”

如果没有受灾的前例就无法出动,这样实在太令人悲伤了。他们是为了不让被害者成为自己的功绩,所以才持续进行公关活动的。

当时她正好出差前往其他地区,而那个县市并没有播放帝都电视台相关的节目,所以一直到回来之后,她才知道这件事。

理香从前辈阿久津口中,得知航空自卫队方面也提出了抗议。

“真是对不起,发生这种事情……那样真的很过分对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