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飞翔公关室·01

努力加载中...

纪录短片和CM都因为对象是你,所以才交给你的。

“因为这件事情怪罪稻叶,根本就是搞错对象了。先别说部门不同了,像稻叶那种菜鸟,当然不可能左右电视台是否道歉的决定吧。”

空井说出这句话的瞬间,理香脸上的表情立刻崩溃了。

空井像是要甩开柚木的逼问似地逃跑了。当他穿过公关室的时候,在场所有的人员都注视着他;看样子,刚刚拒绝抽木的声音似乎比想像中大很多。虽然有点害怕,但是他必须在其中任何一个人和自己搭话之前离开。空井冲下阶梯,跑过了好几层楼,最后找到一个没有人的休息处。

难得柚木帮忙推动的诱爆,最后也以未爆作结。空井心想至少也要寄封邮件过去,于是打开了电子邮件软体,可是写完后发现自己想说的东西太多,结果变成一篇郁闷到不能再郁闷的文章。不管重新写过多少次都一样写不好,所以空井最后只能送出一封制式的道歉信。

而且,自己说出来的话根本就只是迁怒而已。

稻叶小姐自己也是。

反正理香只是露出了快哭的表情,又不一定会真的哭出来啦——这种说法摆明了是自欺欺人。明白这点的空井,感觉像是再次挨了重重的一击。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明确感受到,自己用言语伤人伤得有多深。

空井从来不曾看过一个人脸上的血色可以消失得如此之快。虽然自己是在明知说出口之后一定会伤人的情况下刻意说出这句话的,但是空井还是没办法直视理香苍白的脸,别过头去。

理香离席的时候似乎说了些什么,但是空井已经不记得了。他唯一记得的,就是映在自己眼角余光中,她快步离去时飘蕩起来的裙摆。

我本来就想伤害你,可是不想伤到这种程度?

对不起,我把无处宣洩的怒气全部发洩在你身上,可是我没想到会伤你这么深?

“……没什么。”

看到连招呼语都没说好、满心愤怒的理香,空井心中出现了扭曲的想法。

对着原本是驾驶员的我,肆无忌惮说出“战斗机是杀人用机械”的你,和那个践踏了籐川士长真心的代表,到底有哪里不一样?

为什么稻叶小姐明明在,却什么忙也不帮呢?

过了一阵子之后,他重新再拨打,不过这次却是直接转进了语音信箱。看样子,她似乎把手机关机了。

你难道不也跟他们一样吗?

因为后悔,所以空井没有看向柚木。他躲开了理香的视线,也躲开了柚木的视线。现在的空井完全无法好好注视任何一个人的眼睛。

过了好一阵子之后,柚木走进接待室。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是也说过战斗机是用来杀人的机械吗?

“请不要管我好吗!”

理香在播放之后过了两天才姗姗前来,对空井来说已经太迟了。当航空自卫队对帝都电视台提出抗议时,事实上空井已经大致了解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不过空井还是在见到理香之后,才发觉自己最听见的,还是理香口中对于这件事情的答覆。

从那则让空井觉得根本没道理的专栏文章出现开始,在电视上目中无人发表意见的代表、不分对错只管附和的女艺人,还有自己一心祈祷、但是最后仍然没出现的节目製作单位道歉……可以不必到道歉的程度,但至少也要提出一点订正吧?

难不成!空井连忙拿出来一看,发现原来只是单纯的广告简讯。刚刚才发生了那种事情,现在自己到底是在抱持着什么奢望?

空井一次又一次地开启手机电话簿,选出那个名字,但是却一直提不起勇气拨号,液晶萤幕的背光也因此消失了无数次。

“为了让你们有办法自由行动,我们才会努力成为防波堤的。你不能因为被那些无药可救的家伙讲了几句坏话,就像个娘儿们一样畏畏缩缩;要是你还不小心让难得的贵重理解者减少的话,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唷!”

空井眺望着液晶萤幕,沉思到底要不要由自己打电话给她;接下来的好长一段时间,他整个人就这样冻结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再说,你这次未免也太消沉了。只要想想我们报导班可是在随时随地遭人攻击都不奇怪的前提下,每天咬紧牙关进行守备工作,你就不该为了这点事情,沮丧成这个样子哪!”

当初她还浑身是刺的时候,会不会只是把自己自暴自弃的心情,发洩在刚好在场的空井身上呢?这样简直就像是心情不好的恶犬,朝着所有经过的人吠叫一样。

他在空沙发上坐下,里面的弹簧像是在抗议他用力过猛似地,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刺耳的话就像是为了报复当时的情景一般脱口而出;就像是把自己再也无法负担、自暴自弃的心情,一口气全部丢向对方。

那个时候的理香一定也是这样子吧;相信他一定也在心中反覆说着,“我并没有打算把对方伤得这么深啊!”因为空井现在也在反覆说着同样的话。

如果理香真的愿意接电话,自己到底该说什么才好?

“对不起。”她道歉的声音震颤不已。

就是此时、此刻——自己从没看过的理香哭泣表情浮现在空井脑海中,他连忙甩开那个画面。

空井无力地骂了自己一声。

自己愈是回顾起过去的点点滴滴,空井就愈觉得自己那句话实在过分到无法忍受。

“……我是白癡啊。”

“虽然我是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啦,不过你还是快点去道歉吧。”

本来一直相信,你会小心处理籐川士长的成长故事的。

这也不能怪她。空井像是自嘲似地小了。如果现在换成空井站在理香的立场上,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应该就是空井自己的声音吧。

“记得要去道歉啊!”再三叮嘱之后才回家的柚木,几乎是用命令的形式在施加压力。藉着这股压力的推动,空井终于拨出了从白天事发之后,一直拨不出去的理香的电话。

“欸。”

以前鹭阪曾经说过,专职守备的报导班是自卫队公关的核心所在。正因为报导班守住了媒体对于自卫队的印象,所以公关班才能到处推销自卫队的优点。

一次又一次地遭受背叛,对于媒体的不信任感一再积累,最后在看到理香的脸的那一瞬间,不满的情绪就像是找到宣洩口一般爆发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稻叶脸色苍白地回去了喔。”

在看见理香冻结似的表情之前,空井根本无法想像自己究竟丢出了多么沉重的东西。——或许,先前的理香也是抱持着同样的感觉吧?

和过去的理香比起来,现在的空井更加恶劣。因为那个时候理香才刚认识空井。可是和当初未经深思熟虑就开口讽刺根本不熟悉的人的理香相比,空井却是出言讥讽了已经熟识而且变得相当亲近的理香。

柚木一针见血地说出空井自己也很清楚的事情,听在耳中实在痛得刺耳。但是一想到这股疼痛是给与自己的惩罚,他心里也瞬间觉得舒坦许多了。

拨号音响了好几声,但是都没有人接。空井在手机转入语音信箱之前先挂断了电话,因为他没有把握自己能在这个状况下好好留言。

以前和理香最合不来的柚木,现在似乎也把她当成理解者看待了。空井开始再次回想刚来到这里时还若无其事地犯下“自卫队的空军”这种基本错误的理香,是如何和公关室内的室员们逐渐熟稔起来的。

看到眼前明显大受打击的理香,空井才第一次意会过来自己打击了她。自己丢出去的那句话到底有多么暴力,而自己竟然是在理香面前说出这句话,直到理解了这一点之后,空井才真正不寒而慄起来。

为什么到现在,什么也没对自己说呢?

直到看到了理香的模样,空井才发觉自己对她说的话已经暴力到连说一声“是我说得太过分了”安慰她都不行的地步;他的舌头就像是冻结一样,完全说不出半个字。

长裤口袋里,调成静音模式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给我等一下!你那可不是没什么的表情啊。”

柚木是在当天下班準备回家的时候找空井说话的。

刚开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也差不多是那个样子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