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飞翔公关室·02

努力加载中...

“说穿了其实就是『我好怕她是不是讨厌我』、『我好怕他是不是讨厌我』而已吧。”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后,理香已经有将近十天左右不见人影了。连房间被区隔开来的鹭阪都有办法在短短十天之内发现状况不对劲,可见理香真的是相当频繁地出入公关室。

在接待室里和空井说话的理香,似乎发生了什么事;她匆忙离开时的脸色之苍白,连週遭的人都能一眼看出来。不过真相现在还隐藏在迷雾之中。

“所以呢?空井有道歉吗?”

“正好相反,应该是你太滥情了。若是工作上的问题那就另当别论,但如果只是个人行为上的小误会,那就是他们自己的问题。”

“话说回来,这种微妙的吵架方式为什么会用电子邮件来道歉啊!就算直接见面的难度太高,也应该要用电话来讲比较容易讲清楚吧!”

柚木一边皱眉,一边搔着头说道。

“不过啊,大致上的状况倒是可以想像得出来啦。”

“话是没错啦,”比嘉边说边搔头。“虽然的确轮不到周围的人操心……不过还是会在意啊。”

“空井好像没有那个力气了。再怎么说,这都只是个人行为所产生的误会,而且要说解决,好像也已经用电子邮件解决了;现在的他,多半是害怕自己不小心说错话、把事情搞砸吧。”

“不过我有告诉他,要好好道歉就是了。”

“可是,既然空井自己知道自己做错的话,修复的速度应该也会比较快吧?”

“所以啊,我到底要跟室长说什么才好?”

“被柚木三佐念过之后,他好像有写了一封邮件过去。”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稻叶早就已经过来露脸啦!如果只是固执爱面子的话,那事情还比较好解决呢,至少周围的人还可以帮忙打圆场。”

如果当事人早有自觉、却因为受到严重打击而沮丧万分的话,週遭的人反而很难出手帮忙。倒是那种坚持自己没错的人,只要明确指出问题的癥结为何,反而比较容易说服;再不然,甚至可以直接骂他“这是工作!少在那边啰哩啰嗦,快点去跟人家道歉和好!”

向柚木发问的槙当天并不在场。

在柚木大暴走之前,片山和比嘉就先笑了起来,让她的怒气更是火上加油,随即立刻发生了现在已是司空见惯的打情骂俏事件。

比嘉回答时的表情充满犹豫。

如果双方对于争执一事已经达成了形式上的和解,就算心中的不满依然存在,之后彼此恐怕也很难再去试着提起了。

“发生大事了。”

“你是笨蛋啊!”柚木毫不留情地劈头骂了回去。

柚木询问的对象是比嘉。因为他是空井刚就任时的指导者,而且直到现在空井也依然相当仰赖他,算是最适合深入试探这种微妙问题的人。

柚木摆出一副教训别人的样子,不过她自己也把人家称呼成“那个”。

“还不只是如此而已喔。稻叶是这样没错,但是空井的脸色也是惊人地难看啊,一眼就可以看出是那种『不小心搞砸了』的懊恼表情。”

“是的。”

“我懂我懂啦~尤其是稻叶小姐。”片山用力点头。“该怎么说呢……感觉就像是不小心狠狠打到一只好不容易才开始亲近自己的野猫那样吧?”

“毕竟稻叶小姐整张脸都变得苍白了啊。”

“你所谓的『大事』是以室长为基準判定的吗?”柚木一边挥手一边吐槽。“明明一直都不是很在意那两个人的问题的说~”

所有人瞬间一起看向片山。无言的压力让片山身体微微后仰,开始含糊地说了起来。

“就说了我也不知道啊!”柚木扬起了下巴。“我也只被空井顶了一句『不要管我』而已啊。”

“反正一定是空井说了『明明有稻叶小姐在,为什么没有帮上忙』之类任性的话吧。而且看他当时那副气到沖昏头的样子,肯定还说了什么很过分的话啦。”

比嘉点头附和,而柚木继续挥了挥手说道:

听到比嘉的回答,片山沉吟起来。

“结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之后不是立刻过去看看情况了吗?”

“如果她是在生气的话,反而比较好解决啊。”比嘉轻声说道。

所有的人一同歎了口气。

“还不如直接归类成打情骂俏比较快,实在是烦死人了啦~!”

“你就只在意那个是吗!”

既然这不是小孩子吵架,所以众人当然也没办法直接凑过去逼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别担心,你们两个在我心中,差不多是同等级的。”

“她是打来询问当初为了编辑纪录片而借去的CM影像资料要怎么归还……我有问她要不要把电话转给空井,结果她用惊人的气势迅速拒绝了。”

“而稻叶小姐也有回信,所以道歉这件事本身应该已经算成立了。”

“不,没这回事。”

“你也太无情了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稻叶真的经常出入我们这里呢。”

柚木开始发飙,片山也点头附和。

看着槙一点也不觉得理亏的模样,柚木怒气沖沖地别过头去。

“也就是说,现在陷入最麻烦不过的情况了啊。”

槙再次表情严肃地否认。

槙趁着空井为了参与一场小型採访而外出不在的这一天,在休息时间时一脸严肃地这么说。“室长很在意为什么最近稻叶小姐都没有露面。我姑且先改变话题搪塞过去了,不过下次室长问起的时候,该怎么回答比较好啊?”

“啊~真是够了!那两个家伙乾脆交往算了啦!搞出这种国中生等级的误会是想怎样啦!”

“因为她就算去了其他公关室採访,最后总是会顺便绕到我们这里来啊。一个礼拜至少会来一次,不是吗?如果是密集取材的话,甚至会天天过来。”

“你说什么~~~~!”

“稻叶像是在生气吗?”

这时,好一阵子一直默默听着众人说话的片山举手说道:“其实……”

“反正啦,你就是把室长放在第一位就对了!”

在那之后,这件事情就变得像肿瘤一样没人敢碰。

“感觉起来反而比较像是害怕吧。”

“那就打去公司啊!”

在场所有人同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不过这时片山提出了异议:

“这感想还真是没礼貌啊;再怎么说,那个也算是有人豢养的猫吧。”

“其实四、五天前,稻叶小姐有打电话到公关室来。”

“他有打了好几次手机,但是都没有打通。”

柚木毫不修饰地作出结论,而槙一脸严肃地向她发问:

“这样的人,竟然会间隔这么长一段时间不出现啊。”

“因为不管再怎么说,稻叶小姐都是空井该负责的问题吧?空井应该要自行解决才是啊。”

稻叶小姐还在生气,你再去道一次歉啦——如果可以这样推着空井前进,那事情就简单多了;但问题是,现在双方对彼此都有所顾虑。如果是在同一个职场里,周围的人还可以稍微点醒他们一下,但是目前的情况是其中一方为外部人士,所以情况相当棘手。再加上形式上的道歉已经成立,所以如果第三者选在这个时候出面仲裁,也只会变成像是炒冷饭一样。

在理香离开之后,大家立刻互相推脱到底该由谁去打听状况;最后导出的结论是,既然空井是和女性起了争执,所以由女性来发问,应该比较能够探出一点端倪,于是便由柚木前去探望空井,只是没想到他逃跑的速度居然这么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