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飞翔公关室·06

努力加载中...

“叫我空井就好了啦。驾驶员章不是也已经还回去了吗?”

鹭阪曾说如果会被否决的话,第一关就会被否决,不过这个案子却没有当场被驳回。

空井报备SKY这个代号的时候,岛崎也在场。当时觉得太帅气而有点犹豫不决的人就是岛崎,而空井则是一边提心吊胆地想着到底能不能通过,一边注视着整个决定的过程。

空井虽然这样谦逊地说着,但对方原本是个极为严厉的前辈,所以能听到他开口称讚自己,其实真的满开心的。除此之外,还有——

自己理应是以蓝色冲击驾驶的身份前来松岛的;空井根本没想过,将来会有以公关官身份前来的一天。胸口虽然有点抽痛,但是却没有想像中那么悲伤。

“可是并没有连代号一起还回来吧!有关係吗?”

“虽然我现在才有办法说出口,不过你其实真的很有天分啊。三十岁之前就被选拔到蓝色冲击,那可是相当少见的事呢。”

只要想起自己终于有办法放下的契机,理香的面孔一定会浮现在脑海里。至于胸口隐隐出现的疼痛,肯定是因为自己对她说出那种过分的话而必须承受的处罚吧!

对空井来说,那可是他从小就深深憧憬的蓝色冲击。绝对不会让他们用廉价的方式利用——正当空井这么想的时候,一旁的岛崎说话了。

“SKY!”

这个问题让空井挺直了背脊。回想起比嘉过去的失败经验——他想让战斗机出现在搞笑艺人的外景节目里,可是却让驾驶员勃然大怒“让搞笑艺人坐上飞机?少把人当白癡耍了!”总务班长大概比空井年长二十岁,所以一看到是电视节目企划的时候,可能就已经产生某种程度的抗拒感了吧。

一听到这个已经很久没有被人喊过的名字,空井觉得时光彷彿一瞬间倒流了,彷彿又回到自己如愿以偿地拿到梦想中的代号、深信自己将来一定可以坐上蓝色冲击的那个时候。

“而且幕长也说了,『如果做得到的话就放手去做』喔。只要让第一线人员站到我们这边,相信就有办法突破,所以就由你去稍微拜託他们一下吧。”

空井发生事故时,岛崎虽然在别的基地,不过他似乎知道空井在两年前,已经接到蓝色冲击小队内定的入队命令了。

会面结束后,回程正好可以一起搭乘回入间基地的C—1。如果是陆路的话,就算顺利转车也要花上四小时,所以空井感到相当感激。

“被人用代号称呼的话,我又会想要坐上飞机的,这样会有点困扰啦。”

这个策略当中,蓝色冲击小队的存在佔了相当重要的一部分。

“我已经充分了解这件事的效益之高了。想请问公关室方面又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所代表的意义呢?”

这时,飞行队长插嘴说道:

“嗯,那我们就来听听这件事吧。飞行队长和总务班长都在等你。”

既然如此,那剩下的工作就只剩撬开道路前进了。

“那大概是因为我从入队那天起就一直嚷嚷着蓝色冲击,所以凭着热情胜出了吧?”

空井还是驾驶员的时候,平日总是可以在基地外围看到拿着长距离镜头拍照的战机迷,而且航空祭等活动也有非常多人前来参加,所以他一直相信战斗机在一般大众之间也非常受欢迎;然而,对于没有兴趣的人来说,所有高机动性的飞机,似乎都是大同小异。

“我也是为了梦想能够坐上蓝色冲击,才努力成为战斗机驾驶。以现在的情况来说,如果不去参加航空祭的话就没有办法看到蓝色冲击的飞行表演,然而,我认为更广泛让一般民众观赏到飞行表演,其实是相当具有意义的。如果是『宙』的电视节目的话,一定会有许多观众。”

以前的自己看起来像是这样的人吗?空井不禁苦笑。

现在的蓝色冲击小队驾驶当中,也有好几位空井认识的驾驶员;特别是今年首次参加飞行表演、编队位置五号的岛崎三佐,正是空井刚成为菜鸟驾驶员时的资深前辈,当时空井常常挨他的骂。

“事实上,志愿成为空自驾驶员的人数也有逐年减少的倾向。再这样下去,将来一般大众的认知程度一定会每况愈下。然而,空自的本分毕竟还是航空业务。所以我认为必须更积极地进行公关宣传,让人更加认识到航空自卫队的『航空』部分。”

“行程安排上面可能相当赶,但是对于介绍蓝色冲击小队这一点而言,可说是绝无仅有的最佳条件。首先,『宙』是经纪公司全力捧红的团体,而帝都电视台也为了他们的第一个冠名节目非常热心;此外,『宙』的粉丝年龄层分布得相当广,在一般家庭之间的好感度也相当高,所以提供协助这件事情,相信应该可以有效提升空自的形象……”

“我一定会让这次的协助拍摄成真,所以还请多多指教了,艾菈。”

当空井走到第四航空团的厅捨前时,岛崎从玄关迎了上来。

“我相信在电视上演出过后,将蓝色冲击小队推荐给一般活动,肯定也会变得非常顺利的。”

岛崎的代号叫做艾菈,这个代号是由岛崎的“岛”字的英文“Island”转写而成,拼法则是AILA。由于这完全是外国女人的名字,所以和他本人的落差也大得吓人。岛崎是个满身肌肉、脖子粗短,长相吓人的大汉,就算用上显微镜,也绝对找不到任何一丝一毫女性的成分。

每当自己拿着战斗机的体验搭乘企划前往电视台推销的时候,就会深切体会一回这样的感受。因为时常有人一边看着企划书一边对自己说:“这个战斗机,就是像蓝色冲击那一类的吗?”

“读幼稚园的时候”这句话带来的冲击似乎相当大。只见岛崎喃喃说着“原来已经是这么久以前的东西了啊”,而飞行队长和总务班长的表情也变了。

“不过托您的福,现在已经释怀不少了。”

边听边点头的总务班长把头抬了起来。

“虽然只要我们下令就能飞,但是拜託你千万别让电视台的人随意乱来啊。”

岛崎边说边带着空井穿过简报室,前往楼上。在飞行队长的安排下,岛崎也参加了会议,于是空井把带过来的企划书分发给三人。

被人说成异常,实在让空井有点不甘心,但是他也了解这是岛崎在用自己的方式帮忙推上一把,所以他也没有开口多说什么。

“老实说,以前鹭阪一佐也曾经找我商量过,希望能让蓝色冲击小队在航空祭以外的活动进行飞行表演。虽然我有点惊讶第一个出线的企划竟然就是电视,不过往后应该可以期待更好的发展吧!”

听到空井唤出这个代号,岛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两人握手道别后,空井便搭上了C—1。

岛崎也一起跟着走到停机坪。

“过去还是战斗机驾驶员的时候,我一直深信战斗机非常帅气又受众人喜爱,而驾驶员也同样是人气超高的职业……不过真的试着面对外界之后,我才发现,残酷的现实是社会大众对这方面的认知程度一点也不高,把注意力放在这里的人也相当少,因此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其实有相当多的人都以为蓝色冲击的用机就是战斗机;此外,认为T—4和F—15或F—2看起来都一样的人也不在少数。”

还有,现在自己能够说出这句话,让空井觉得相当自豪。

“这次,我想试着站在公关的立场上介绍蓝色冲击。”

“我一定会让蓝色冲击成为节目重点的。”

就算如此,自己也不能让曾经对公关室表现出兴趣的她颜面扫地——现在空井的目标就只有这个。

“可能吧,因为那时真的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不过后来也发生了很多事。”

“这次不像阿桐那个时候一样,所以进行方向不必因为大臣发不发许可而改变。再说,因为不需要和其他幕僚监部或内局进行交涉,所以轻鬆得很呢。”鹭阪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说着。虽然有些人对于过去几乎没有体验搭乘蓝色冲击的前例、而且一趟飞行就让五人搭乘的大动作表现出不太赞成的慎重意见,但是对鹭阪来说这些都只是小问题。

关于鹭阪早就想过让蓝色冲击小队参加其他一般活动这件事,空井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鹭阪那样的人会想到这个点子,真的一点也不意外。

空井收到这个简直像是叫人跑个腿一样轻鬆随便的指令后,便前往蓝色冲击小队的主要据点松岛基地。

“原来如此。”总务班长点点头。

“我在製作体验搭乘的企划书时也相当惊讶,因为现在想和一般民众提起战斗机的形象时,正面的宣传手法竟然还是只有《捍卫战士》可用。那是我读幼稚园时的电影,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以战斗机为主角的帅气作品出现了。”

“也是啦,不过话说回来实在很可惜啊。”

“看到你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以前筑城那边的人可是很认真地担心你会不会上吊自杀之类的呢。”

“这小子从以前开始,就对蓝色冲击有着异常的执着啊。我想他一定会用最大的热心去推动整个计划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