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飞翔公关室·07

努力加载中...

果然,事到如今根本来不及了吧。空井无力地切断通话,结果就在这时,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被吓了一跳的空井赶紧望了液晶画面一眼,发现来电号码是理香的手机。

“比较敏锐的人应该都已经隐约察觉到了吧,不过真正做出决定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所以你算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就像是牢牢抓着“既然伤害了人家,那就只能说老老实实对不起”这个指示一样。

身为援助社会弱势族群的组织代表者,却发表了如此一意孤行的偏颇意见,实在令人不胜唏嘘……

某日批评航空自卫队CM的专栏内容,我认为那实在是太过一意孤行的偏颇意见。儘管笔者的立场十分明确,但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直接怀疑女性自卫官的故事是捏造出来的,这种作法只能说是譭谤他人名誉。

投稿者的笔名是“因幡的白兔”。直接引用了鹭阪的同音字笑话。

他的称呼方式不是平常的“小跳跳”,而是“稻叶小姐”,所以空井知道鹭阪问这个问题是非常严肃的。

空井没有握住手机的右手在虚空中不住地挥舞着,想要安慰理香。

电话的保留键音乐响起。心脏就像是快要裂开一样疼痛。

到了第三次,空井才好不容易加上了理由。

空井把所有罪名都推到鹭阪身上,用力说出自己难以启齿的理由。

公关人员必须了解,自卫队遭人恶意攻击的原因,正是由于自己的努力不够——空井也是在同一时间,学到这个道理的。

“可是,我到底该说什么才好……”

因为那一天打手机没通让空井相当灰心,所以这次他是打给帝都电视台,请他们帮忙转接。

“是!”

啊,要是你现在在我眼前就好了——拚命压低的哭泣声明明传进了自己的耳中,但是伸出的手却碰不到她,就连递出一条手帕也办不到。

理香用充满苦闷的声音表达了拒绝之意,然后突然喀擦一声挂断电话。空井整个人呆滞地听着电话挂断后,反覆迴响的嘟嘟声。

“怎么可能啦!”理香再次哽咽起来。

“而且前几天,我们也从阿久津先生那里拿到一个很大的案子,想要趁机顺便向你报告一下。”

“你不觉得在各方面都得到了救赎吗?小跳跳的心意当然让人高兴,不过同时也有愿意把这篇投书刊登出来的人在啊。”

“真是笨啊。”鹭阪一脚将空井的烦恼踢到一边。“既然你伤害了人家,那就只能老老实实说声对不起了,不是吗?”

“我才在担心你会不会这样呢!”

“——我今年春天就要异动了。”

“为什么用公司的电话讲那种东西啊!”

当空井急急忙忙地準备回到座位上时,鹭阪叫住了他。“不过话说啊……”

“所以呢,万一小跳跳的心情还是很差,你就向她哭诉说,『看在鹭阪大叔很担心的份上,可怜可怜我,和我和好吧!』这样就行啦。”

“既然已经获得第一线单位的支持,那么几乎算是笃定可以实现了吧。你可以回报帝都电视台了。”

其实,最后还是我自己想要见你——当他正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再次回到一开始的理由时,一阵柔和的声音回答道:

不管心里觉得多么没道理,也只能严正冷静地做出抗议,自卫队能做的就只有这个。

“快去快去。”鹭阪出声催着空井快走,于是空井便从室长室里走了出来,躲到走廊角落拿出手机。

一听到那个拚命压抑住内心动摇、努力保持冷静的声音时,

空井已经把手里的牌全都丢出去了,连一张也没剩下。

鹭阪的话直接戳中了空井的痛处。

反射性地道歉之后空井才发现,理香骂完之后,就这么开始啜泣了起来。看样子,她似乎是逃出办公室打这通电话的。

“对不起,请你别再哭了啦。”

这颗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炸弹,让空井忍不住喊了起来:“咦!”

“我一直以为你在稻叶小姐面前,可以成为一个好公关官的呢。”

“对不起!”

“虽然挺洁身自爱的,但却是相当自我中心的负责方式啊。”

“那篇专栏刊登出来之后,同一家报社在几天后的晚报上登了这个。因为是晚报而且又是读者投稿,所以我们剪报的时候不小心没剪到,不过前几天海幕的公关室长拿给我了。”

“你有把这件事情好好告诉稻叶小姐吗?”

空井像是被恐怖的长官叫住一样全身僵硬地接起电话之后,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了一阵声音:

“电话已经转接过来了,我是稻叶。”

“唉——”像是刻意要让空井听见般,鹭阪重重歎息了一声。

“所以、那个……我可以过去向你道歉吗……?”

“蓝色冲击小队方面展现了配合的意愿。另外总务班长也相当期待将来能在一般活动上进行飞行表演。”

“你到底想道歉几次啊?”理香的声音变成了破涕而笑。

嘻擦一声,电话似乎已经转接过去了。旋律停止,话筒对面传来了轻微的呼吸声。

从松岛基地回来的隔天,空井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向鹭阪报告情况。

虽然是透过吐槽的形式,不过理香的声音终于不再哽咽而是笑声了。空井不由得鬆了一口气。

“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们没有权利对任何恶劣的批评发动攻击。”

“而且,大家也都为稻叶小姐一直没来而担心呢。”

空井的头也在无意识之间跟着用力低了下去。想说的话在脑海中不断盘旋,最后实在选不出来该说什么,所以空井又重複了一次“对不起!”

“……我记得。所以才没办法面对她。”

一直因为误会你而见不到面,实在很痛苦——这话毕竟还是说不出口,所以空井就拿出了公关室的同伴来当挡箭牌:

“对不起。”空井又再次一成不变地道歉。

“我才不会哭诉呢!”

“如果你愿意过来就太好了。其实室长马上就要异动了,他说觉得很寂寞,很想见你一面。”

鹭阪若无其事说出来的感想又刺中了空井,令他不由得垂下了头。“哪,我就把这个给你吧。”

“对不起!——我因为迁怒,对你说了很过分的话!”

“我知道了!”

“我可以过去找你道歉吗?”

“其他人都知道了吗?”

“因为我说了那种话,所以很怕你是不是讨厌我、会不会根本不想接我的电话了……”

鹭阪在抽屉里翻找了一下,拿出一张纸片。那是一张新闻剪报。

明明就算面对做出不当批评的本人,也不允许对他发洩怒气,但是自己却对着甚至不是节目相关人士的理香,说出充满狂怒的话,这是空井最无法原谅自己的地方。

“可以!”空井的回答声,洩露出了他此刻的心情。将刚刚异常高亢的音调努力调整回来后,空井说了声“恭候你的来访”,然后便依依不捨地挂断了电话。

“那个……”空井一边思考该怎么说,一边不断游移着视线。

说出口之后,空井才慌张了起来。

标题是“一意孤行的偏颇意见”,内容则是针对该专栏的反对与批驳。

“怎么会……”空井喃喃自语的声音有些嘶哑。虽然明白干部的异动相当频繁,但是自己真的很想在鹭阪手下再工作久一点。

因为空井紧咬着嘴唇,所以回答有点虚弱无力。

“既然这样,就变成我不去不行了吧?”

“在稻叶小姐原谅我之前,我会一直道歉的。”

空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默默注视着那篇剪报。这篇一一点出了空井他们绝对不能问出口的质疑的文章,可以清楚看出她并不是因为自己的纪录片被人批评,而是纯粹为了籐川士长这位女性自卫官受到伤害、感到发怒才写的。

“的确是这样没错啦。所以,我帮你找个理由吧?”鹭阪点点头,然后开口说道:

笔者是否认为因为对方是自卫官,所以自己就拥有无条件贬低他们的权利呢?自卫官也是人,他们也有人权,用臆测的心态来贬低他们,绝对是不可允许的行为。

“这篇投稿刊登的时间,是在那个代表上电视之前。她并不是在帝都的节目被人贬抑之后才知道的,而是一开始就知道,而且马上就为我们抱不平。”

“可是我想见你。”

“那么,明天下午过去打扰可以吗?”

“对不起!”

“我是那种需要别人反覆道歉的女人吗?”

“本来以为可以再待上一阵子的,不过算一算也已经两年了啊。”

“很好很好。这会变成往后空幕公关的主要方针,所以请他放心吧。然后这项推销工作也要交给你啰;要推销飞机,当然还是由驾驶员出面最好,对吧?”

当初第一次和理香起冲突的时候,自己曾经对她说“如果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问我”;也曾经用强求理香接受的方式,对她表达说“因为让稻叶小姐理解,就是我的工作。”

可是,自己后来却被出现在眼前的打击耍得团团转,最后忘了起始的初衷。

空井当然不会拒绝。他有自信,自己比任何人都更了解飞机的魅力所在;在已经无法再次乘上飞机的现在,这样的感情变得更加深厚浓烈了。

“对不起,因为我实在没什么自信,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手机……”

“……不好意思。”

“由我来转告可能有点困难,但是她一定会知道的。”

“——这样一来,我反而更没脸见她了啊。”

“那个,只是既然和好的话,就想要看看对方的脸安心一下这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