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飞翔公关室·08

努力加载中...

鹭阪就要离开了,理香也会跟着离开。彷彿被人遗弃的感觉一再上演,让空井不由得感到心焦。自卫官本来就是必须不断异动的工作,现在怎么能说出这种像小孩子撒娇的话?可是,自己内心的某个角落的确像是被人撕开一样疼痛不止,完全无发掩饰。

听完这番话的理香也稍微犹豫了一阵子,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似地发问:

然而,这样热心的人绝对不是社会中的多数派。

“我想他可能没有考虑得这么深入吧?”理香露出了有点怀疑的表情。“搞不好就只是因为蓝色冲击小队的数量正好够『宙』搭乘这样的单纯想法而已唷。”

理香一脸紧张地望着空井。空井知道如果自己不愿回答,她一定会立刻把摄影机关掉。

——不过,既然对象是理香,应该就没有关係吧。

“阿久津在很多地方的人面都很广,在公司里也是相当擅于交涉的人,我相信一定能够成功的。”

“等到这次《宙色综艺秀》的企划开始动作、取材完毕之后,我想把目前针对公关室的贴身採访作个结束。”

儘管明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但是真的听到她说出口时,空井还是有种深深的寂寞感。

“让蓝色冲击参与一般活动的意图是?”

“那我就非得让《宙色综艺秀》成功不可了。一定要让最后的工作华丽地结束才行!”

确实,现在也只能期待阿久津的协调手腕了。

“如果是蓝色冲击的话,的确是可能实现的事情啊。因为所有飞机都是复座规格,驾驶员也会让之后可能正式登场表演的受训驾驶员一起乘坐,所以也很习惯双人飞行。刚开始我还一直被束缚在体验搭乘战斗机的企划里,完全没想到这点……果然电视业界相关人士的想法真的都很灵活呢。和战斗机相比,给人华丽印象的蓝色冲击小队的确比较不会让人产生排斥感,而且也非常适合循序渐进地介绍给大众理解。”

“不过该告一段落的事情,还是要告一段落对吧。”

这时,理香突然抬起头说:

“是的。他原本是综艺娱乐部门的人,然而之前《帝都夜线》的收视率滑落时,上面的人想在情报单元之类的地方增加一些想法灵活的新血,所以就把他调过来了。帮忙想出『妈妈和我的社会科』这个点子的人也是阿久津喔。”

因为是在摄影机面前,所以空井有点犹豫该不该说下去,不过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其实我们现在也有新的方针,是让蓝色冲击小队不只参与航空祭等队内活动,同时也能在其他一般活动中进行飞行表演。目前这方面预定是由我负责推销,所以如果《宙色综艺秀》能够成功的话,之后要往这个方向推进也一定会比较容易,在这方面真的要致上深刻的感谢之意。”

理香迅速拿起了放在手边的笔记本。

当空井让理香在接待室坐下,走到茶水间泡茶时,片山和柚木跑过来碎念着说:“你害我们担心死了!”唯独这次空井无法做出任何反驳,只能心甘情愿承受。

空井有点尴尬地搔了搔头,而理香只是默默地摇头。她一边轻轻抚摸着搁在一旁的摄影机,一边轻声回答说:“我就诚心收下这段话了。”

“阿久津先生真的是位擅长髮掘综艺娱乐点子的人呢。像这次让『宙』的全体成员坐上蓝色冲击的点子,也是阿久津先生提供的。他似乎是从我的战斗机试乘企划书找到灵感的。他非常认真地说服我说,讲到『宙』就会想到蓝色,所以最适合让他们坐上『蓝色』冲击。”

“我们帝都电视台也同样非常期待《宙色综艺秀》这个节目。阿久津先生也是在调回综艺娱乐部门没多久立刻接到这种大案子,所以我相信他也一定卯足了全力。”

“基本上,蓝色冲击小队几乎只有在航空祭和自卫队相关活动时才会进行表演。不过会来参加这些活动的人们,连同航空迷在内,都是一开始就对自卫队感兴趣的人,也就是类似支持者之类的……因为我们是不太讨人喜欢的组织,所以真的非常感谢他们。”

“不过我并没有调离原本负责自卫队的工作,所以贴身採访结束后,应该还是会需要各位照顾的。”

公关室的贴身採访结束之后,理香就不会像现在一样频繁地造访公关室了吧。这次因为彼此的误会,导致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见到她,不过其实也只有短短两星期。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理香是多么频繁细腻地关心着公关室。

“据说在你因事故而离开驾驶员职务之前,已经收到了转任蓝色冲击小队的内定命令;如今再以公关官身份进行与蓝色冲击小队有关的工作,请问你的心情如何?”

昨天空井也已经向阿久津报告过了。当时他报告的情况是“几乎定案”,而今天就正式发出GO指令,相言阿久津也已经立刻在着手进行电视台内部的协调沟通了吧!

空井因为感触太深而有点哽咽。理香也在这个时候放下了摄影机。

槙只遗憾地说“果然发生了吗?”片山也只像个小孩一样喊着“啊~啊~”表示不满。

“就算一开始的契机十分单纯,但是就结果来说却是影响深远的厉害发想啊。我真希望能向他好好看齐呢。”

在理香的催促之下,空井向前探出了身子。

“好厉害呢。”理香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是表情却依然保持着平静的微笑。或许,他早就已经从阿久津那里听说过详情了吧。

别再说了。空井几乎想伸手盖住自己的眼睛。

“心情还真好啊。”理香取笑着说道。

——说出这种话来弥补,只会让人觉得更寂寞啊。

“……对不起,我以为自己可以更冷静地说的。”

“愿闻其详。”

“让你久等了。”

“我已经找来了前途有望的人来接替我的工作,所以大可放心啦。”

当初我也是被她这样摸头的吧——空井一边注视着她温柔抚摸摄影机的手,一边回想起这件事,随后又自顾自地觉得害羞起来。

“我觉得,我应该是航空自卫队当中最喜欢蓝色冲击的自卫官了;我在明明伸手可及之际,骤然变成永远不可能抓住它,但却还是深爱着蓝色冲击。因为是我这种人成为公关官,所以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完美传达出蓝色冲击、以及坐在蓝色冲击上的驾驶员的魅力。”

“我们真正必须争取理解的对象,是那些对我们没有兴趣的人;我们不可以一直只依赖那些原本就围绕在我们身边的客人。正因如此,我们才会想让蓝色冲击在外界的活动上表演,想在那些对自卫队没有兴趣的人面前飞行,然后让他们产生『蓝色冲击好厉害啊!』的想法。毕竟产生兴趣,就是迈入理解的第一步啊。”

“推动蓝色冲击进行一般活动表演的工作也一起交接下去了,所以就拜託你啰。『宙色综艺秀』的拍摄应该可以成为推销工作的一大助力,所以你要好好加油。”

发现自己已经回复到可以一边说出这句话一边端茶给她,空井的脸上自然而然地露出笑容。

看到理香笑着聆听自己说话,空井的语调也变得越来越昂扬。

这时理香暂停不再作笔记,改拿起摄影机。然后她把摄影机移动到空井的斜前方,开始拍摄。大概她是觉得留下影像比较好,所以才切换了角度吧。空井也等到理香的準备全部结束之后,才继续开口说着:

空井之前就听理香说过,她原本的构想是“如今不敢再问别人的社会科”。以空井的角度来看,两边其实都不差,不过就一个迷你单元来说,做成儿童教育风格的“妈妈和我的社会科”相当受到大家欢迎,可见阿久津的想法更高一筹吧。

这样会变得很寂寞呢——空井没有说出这句话,而是使尽全力,让自己用平淡的口气说着:“我知道了。”

以前空井还在筑城飞行队的时候,当飞机在滑行道上滑行的途中,有个位置相当接近外面码头的栈桥。位于对岸的那道栈桥上,总是有许多航空迷守候在那里,拿着望远镜努力伸长脖子往里面看。这虽然是经常出现在铁道等地附近的光景,但是一想到自己也有这样的粉丝支持,实在很让人高兴,所以只要注意到他们,空井一定会向他们挥手致意。

面对理香一脸狐疑的质问,空井有点—地搔了搔头。可能讲得有点太夸张了吧。

虽然只和鹭阪简单讨论过,但是对于早在推销战斗机试乘企划时就已经感觉到寸步难行的空井来说,这个方针实在非常简单好接受,甚至可以不必详细说明。

听到空井这么说,理香的表情虽然还是一派谦逊,但似乎显得相当开心。虽然身为电视台相关人员必须保持谦虚,但是空自前阵子才对她们提出抗议,所以现在亲耳听到空井的正面言论,肯定让她鬆了一口气吧。

“不过,以那些原本就可以接受的人们为对像进行表演,是没有办法让认知扩大的。”

“至少他是确定有在担心的。”

“再来是小跳跳。虽然相处大概只剩不到一个月了,不过还是多多指教啦。”

觉得自己留给后任者一份大礼而沾沾自喜的鹭阪,看来在空井提出“宙”的企划的时候,就已经收到内定调职的命令了。

空井刻意提高了自己的音调。

“其实阿久津先生提出了希望在《宙色综艺秀》的第一集特别节目里,让『宙』的成员乘上蓝色冲击的委託。现在虽然还在协调当中,不过实现的可能性相当高。”

自己为了吹散沉闷气氛而刻意打起精神的声音,听在耳里实在既空虚又心痛。

当理香前来时,鹭阪即将异动的消息也已经公开了。不过空井以外的人似乎都已经隐约察觉到了,比方说鹭阪粉丝团的两大天王槙和片山,都没有出现太过惊讶的样子。

“我也非常希望如此。毕竟我们这里已经全部OK,之后就看电视台和『宙』这边如何安排了。”

“不不,因为终于可以向你报告许多事情了。”

“你说他很寂寞是真的吗?”

来到公关室的这一年,就是这么的充实。

“我相信蓝色冲击绝对拥有足够的魅力,因为我自己也是在小时候看见了蓝色冲击,然后彻底迷上了它,甚至着迷到愿意为了成为驾驶员而努力的程度。”

鹭阪朝着理香随便挥了一下手,便跑回室长室去。理香慌忙地向他鞠躬行礼,但是他已经没在看了。

鹭阪安慰了那两人之后,回头看向空井。

“阿久津先生是你在《帝都夜线》的前辈对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