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飞翔公关室·09

努力加载中...

“如果对方的行程真的除了把我们的训练日接收一天过去之外,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腾出时间来的话,那我们也没办法;不过还是希望可以在转告入间基地之前,把事情彻底问清楚。”

比起承受强大的正G力,意外地有很多人认为G力较轻的负G力所产生的漂浮感,反而比较容易让人觉得噁心。空井还是航校学生时,也因此吐过好几次。

“主要是经纪公司的要求,不过我们电视台这边也倾向这样处理。”

“是高柳良毅。据说他好像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是蓝色冲击小队的粉丝。”

“呃,这个嘛……因为之后才要决定由哪一位乘坐哪一架飞机,所以并非不可能,只是……”

公关室内部首要警戒的事项是对方要求省略低压舱训练,所以早就已经将让步条件决定为尽量配合对方的行程,而这个决定是因为之前设计阿桐的试乘计划时,电视台导播曾经相当在意低压舱训练训练是否能配合阿桐的行程之故。

“经纪公司方面是想请问,能不能让『宙』包场进行那项训练?”

“我们一定会确实指导所有队员不要这么做……因为大家都是自卫官,所以命令是一定会遵守的。”

他该不会说,“宙”不想接受低压舱训练吧?不对,之前应该已经说明过这个步骤是绝对不能省略的。

“关于晕机这一点没问题吗?”

“本来还觉得一次接受五人试乘真的很麻烦,不过碰到这种状况的时候可以这样应变,其实还挺不错的。”

空井不由得哑口无言。

“不过呢,就算他真的吐了,也只要把那一段画面剪掉就好。下机时就算摇摇晃晃站不住脚,也可以靠着其他成员掩饰过去吧。”

看来他们针对的不是参与者的水準高低,而是只要有留下任何一点可能性就不行;而且从阿久津的口气可以清楚听出,这是他们绝对不会让步的条件。硬要说的话,这或许是电视台为了向经纪公司表示他们在照顾艺人这方面,一定会做好万全準备也说不定。

电话另一头的阿久津发出了有点惶恐的声音。电视业界相关人士会抢先一步用这种方式开口,就表示他们即将提出相当困难的要求。

“我知道了,既然如此应该没问题。不过之后他若是因为噁心而呕吐的时候,希望各位不要因此取消播放。”

“喔,很有胆识嘛。”

“而且地点又是在入间。”

“呃,请问理由是……”

空井用力缩起了小腹等待。——来吧,这次你们想丢什么难题过来?

阿久津如此说道。

蓝色冲击那边也有什么要求吗?

片山像是十分佩服似地瞪大了眼睛。

阿久津那边的协调工作似乎也进行的相当顺利。

在鹭阪的薰陶之下,公关室的室员们几乎都已经清楚掌握了“宙”的每一个成员,而空井有点感兴趣,究竟是哪一个人提出这个要求。

“然后,另一个要求是有关蓝色冲击小队的。”

“不过,经纪公司那边提出了几个要求……”

“截至目前为止,其他要求大概就只有成员之一的高柳先生想要搭乘单机领队机而已吧。据说他本来就是蓝色冲击的粉丝喔。”

“只是,单机领队是倒飞动作最多的位置,可能需要先评估对于搭乘飞机的适应程度如何才能判断……请问这一点没问题吗?”

“其实我有点担心,因为小型航空器比较容易感受到较强的负G力啊。”

“这意思是说,要我们为了区区五人就启动低压舱吗!”片山立刻开始抱怨。

“JJ企划”是以严格保护艺人隐私闻名的经纪公司。要是真的出现这种状况,就算整部影片都已经拍摄剪接完成,还是有可能全部废弃不使用的。

这又是一个出乎意料的要求,空井再次哑口无言。

挂上电话后,空井立刻找了比嘉和片山商量有关包下低压舱的事。

“对方的优先顺位是日期还是包下一天?”

阿久津似乎把空井的反应解释成难度过高,所以又问了一次。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

为了考虑“宙”的行程以及摄影安排方便,帝都电视台从一开始就指定了入间基地为拍摄地点。入间的低压舱可以一次接受十四名训练生,设备也是全国最新。也正因此,那边的受训者非常之多,想要一次包下一整天,势必会带来相当大的负担。

“就算找遍全国,我们空自也不过只有区区四架而已啊!而且行程都已经排得满满的了!”

包含低压舱训练的在内航空生理学实习,通常都是直接用低压舱训练装置的名称“chamber”来称呼的。

“不好意思,那我马上问。”

“低压舱训练是要花上一整天的训练课程对吧?让偶像明星跟普通人相处这么长时间,要是发生什么问题的话会很伤脑筋的。”

“我知道了,我们会检讨看看。不过希望您也能事先想好让步对策。”

“『宙』的其中一位成员希望能指定搭乘五号机……”

之前以阿桐为对像时,因为他本人的体质是一定会晕车晕机,所以企划的推动才会受挫;而现在的“宙”则是有五名成员,所以这一点算是相当轻鬆。

“嗯,如果真的碰上这种状况,我们会立刻把画面转到其他成员身上的。”

这本来就是队员必须接受的训练,所以实施得相当频繁。一般来说应该是列出尚有参加名额的实施日让对方挑选的,不过事关“宙”的行程,所以空井已经取得了各相关部门的请解,就算是已经没有名额的日子,也会把队内参加者安排到其他实施日去,好让“宙”能够参加。

空井作好迎战準备,而阿久津对他说:

如果能够针对日期作出让步来取代包下一整天,例如在预定使用日以外的日子或假日进行低压舱训练,那么就可以省去变更练习生预定时程的麻烦。虽然变更预定和追加新的训练日到底哪一个比较麻烦,必须由负责训练的航空医学实验队来判断,不过选项的有无,能让基地方面产生截然不同的反应。

之后,空井为了确认比嘉所指出来的问题点,而再次拨打电话给阿久津。

“请问可能吗?”

五号机就是前辈“艾菈”岛崎所乘坐的单机领队(注45)座机。(注45:原文为“lead solo”,指的是表演双机单独飞行方阵(solo)的时候,担任领队的飞机。在蓝色冲击小队中,通常是以五号机为长机,六号机为僚机,平时分别位于队伍的左翼和右翼。)

日本国内拥有低压舱的单位,只有航空自卫队的入间、松岛、滨松,筑城四个基地,以及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而已。由于全国总计仅有五架,因此低压舱几乎是随时满档运转的;不只是自卫队内,就连航空科学和医疗相关的实验,也必须要用到低压舱来进行。

只是空井真的没想到,对方竟然希望包下整个低压舱。

“那个,之前你曾提过低压舱训练对吧?”

“就是说啊。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只要那个人一出局,整个企划本身也会跟着出局呀。像阿桐就是这样。”

由于不能直接将对方的要求照单全收,所以空井只能尽力表示这个要求的难度相当高。

“那么,可以请问是哪一位吗?”

喔!空井心中擅自涌出了亲近感。既然他是可以明确掌握蓝色冲击编队位置的粉丝,那么还真想帮忙实现他的愿望呢。空井仔细询问之后,得知高柳本人似乎也很少晕车晕机。

“要是一不小心出现哪位队员在自己的部落格里公开什么幕后花絮或偷拍照片的话……”

“以帝都电视台的立场来说,一旦发生问题,和经纪公司之间的关係也会恶化,所以……”

这又是另一件让人意外的事。

因为被包下整个低压舱的条件吓到,导致空井没有留意到这一点。“你果然还是太嫩了啊。”片山洋洋得意地落井下石,不过空井还是只回了一句“不好意思”,便迅速将他的话给抛在脑后。

“是的,他本人也是知道这一点才提出要求的。”

自卫官被唤成“普通人”实在很新鲜,空井用电话收不到的音量偷偷笑了起来。自卫官这个职业在一般社会大众的眼中很少被视为“普通人”,这同时也是自卫官长久以来相当苦恼的一点。像这样毫不犹豫地把自卫官当成普通人看待的例子,还真的相当罕见。

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是比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