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飞翔公关室·11

努力加载中...

“欸——真的吗!”

“我想他们应该正忙着排掉耳中的压力,没有余力做这个吧。”

“一定会。顶多只会有从上面比较容易出来,或是下面比较容易出来的差异吧。”

“差不多吧,说不定会更贵一点。”

“宙”的成员们也只有在一开始的时候还会大声嚷嚷着“呜哇,放出来了!”之类的话,随后立刻安静下来,任凭屁声连环放。

而空井最受人称讚的一点,就是他绝对不会做出逾越本分的事情。事实上那一天,他把所有事情都放手交给了基地公关班去处理,结果反而进展得更加顺利。

“实际上是多少呢?”高柳询问的对象是正在帮他繫上座椅安全带的教官。

接下来,就在教官正在说明气压变化的时候,

“会到无法忍耐的程度吗?”

“果然对于偶像明星来说,放屁实在不是一件理想的事啊。”入间公关班对此感到相当遗憾。航空生理训练虽然多由上午的讲习画面所构成,但是航空医疗实验队最大的亮点,毕竟还是全日本最大的低压训练装置;这一段被全部剪掉,肯定让他们非常扼腕吧。

教官立刻打断了团员之间的交头接耳。

“那是一定会放出来的东西吗?”

举办讲习的地点航空医学实验队厅捨里,来了两个摄影班。

“以综艺节目的角度来说,他们应该要继续大闹才有意思啊。”阿久津似乎有点不满。

“这是真的实物吗?”

“下午各位就要进入低压舱,亲自体验高度急速上升而气压急速下降的状态。不过,要请各位绝对不要试图忍住放屁或打嗝。”

训练室里有一名团员举手要求暂停,随后教官立刻帮他点了鼻药。

话说回来,片山属于那种所有事情都要事必躬亲的类型,因此容易强出头,和现场的冲突也多;所以当他进行大型企划时,比嘉总是必须中途出面帮忙,其原因也正在于此。

《宙色综艺秀》的公关行程,是由负责接收人员的入间基地主导;至于从公关室前来支援的空井,则是负责对应贴身採访的理香。

“就算对偶像来说相当不妙,也请绝对不要忍耐。”

两小时左右的训练结束后,就会当场立刻发给受训者低压训练完成证明书。拍下了接过证明书的状况,以及大家互想讨论关于训练的感想之后,外景拍摄便顺利结束了。

“因为这不是模型,是实物啊!平常根本没有机会坐,而且现在甚至还可以拉弹射把手呢!”

“实际数字化之后,冲击还真不是普通的大耶!”

然后,空井说出正确答案:

入间基地的安排似乎也相当合“宙”的胃口,只见他们一边兴奋地打闹,一边走进更衣室。

“为什么前提会变成是我必须进入低压舱啊!”理香像是相当生气似地嘟起嘴巴。玩笑可能有点开过头了吧?空井暗自心想。

进入水槽形状的低压舱内,还要经过一段关于氧气面罩和氧气调节器的操作方式,以及如何排除耳中压力的说明,其后就会开始进行在十分钟内急速上升至三万六千英尺高的训练,换算成公尺的话就是大约一万一千公尺。除了来不及排除耳中压力的情况下会稍微暂停之外,基本上是完全不中断的急速减压。

教官说明了在飞行前摄取水分,可以有效增加对抗缺氧以及加速度的耐力之后,又补充了一点警告,那就是不可以喝果汁。

看着这片光景,空井忍不住偷笑起来。一旁的理香开口询问:“怎么了吗?”空井回答说:“因为我也听过这个故事很多次了……由于更新驾驶员资格的时候一定要接受低压舱训练,所以驾驶员在退休之前,实在不知道要听多少次啊。”

听得一愣一愣的理香小声地询问空井,“会放出来吗?”而空井也回答说,“会放出来呢。”

后来讲习真正开始的时候,团员们一改开始前互相嬉闹的态度,变得十分安静。对于教官的讲解,他们的反应都相当良好;虽然频繁发问的情况和上电视的时候差不多,不过并没有出现离题或是不正经的徵兆。

“大概多少钱啊?”这个意外的问题忽然冒出来,让高柳侧着头思索了一下。

平常总是坐满了需要装置运作两次、将近三十名受训者的航空生理训练教室里,今天的受训者只有“宙”的五名成员,取代而之的是电视台和经纪公司的工作人员也跟着进来,所以人口密度和平常差不了多少。

讲台上的教官也正好说出同样的话吓唬“宙”,让他们发出“耶——!”的夸张惨叫声。他们应该是为了节目效果,才故意表现得更加搞笑有趣的吧。

“不过,之后还会有更让他们吓一跳的事情喔。”

当空井开始表现怀疑时,理香帮忙回答:“我想应该不会有问题的。这家经纪公司的艺人们似乎都有针对这一部分进行严格的教育训练。像他们刚刚过来的时候,不也和所有人都好好打过招呼了吗?”

“要相当用力喔。”高柳在教官的提醒用力拉起把手。喀擦一声,座椅滑动的恐怖声响立刻让正在猜拳的其他成员吓一大跳,然后一群人爆笑出来。

他开口询问正在讲台上準备投影机的二尉教官,而对方回答:“是真的喔。”

因为理香害怕的表情实在太有意思了,空井忍不住把自己的声音弄得愈来愈惊悚。

高柳出乎意料的快攻,让摄影班人员急忙开始运作摄影机。

“可以拉吗?”他毫不迟疑地握住了弹射把手,可见他的确对于战斗机的构造有一定程度的掌握。

“如果没有连续不断地排出去的话,马上就会堵住的,甚至可以一清二楚地感觉到凝固成团的空气塞住自己的耳朵。这也和放屁、打嗝一样,只要动作稍微慢一点,空气就会没办法从耳洞里面排出来……看。”

“气体会压迫到内脏,然后产生剧痛。”

“真的没办法忍住吗?”

“不过呢,实际上在低压舱里,所有人都会放屁放个不停,根本听不出来是谁放的,所以完全和丢不丢脸之类的问题无关,你大可放心喔。”

“一瓶五〇〇毫升的果汁,就相当于糖包十八包左右的糖分。如果驾驶在每次飞行时都喝果汁的话,往后可能会有罹患成人病的风险。”

“呜哇,我每次拍摄的时候都会喝的说!”“你完蛋了啦!”

“这个真有这么厉害吗?”其他成员询问者,而高柳则是一边在座位上坐下,一边点头回答说:

就在教官继续说着为了不让体内累积气体,所以午餐必须细嚼慢咽等注意事项中,讲习顺利继续进行下去。

其实训练时也是可以穿着便服的,不过为了让他们更有干劲,入间基地特地準备了飞行装和外套。

“这么说来也是啦。”空井回想起刚刚迎接团员时的状况。他们不只和介绍给自己的相关人士打招呼,就连其他部门只是刚好经过的队员,也都确实向对方出声打了招呼;反倒是被打招呼的队员有点困惑,为什么电视上出现的艺人会和自己打招呼?

然而之后播放的时候,低压训练室内的训练画面却被全部剪掉了。

繫好安全带的高柳兴奋地说:“这真的固定得很牢靠呢。”

原因是,经纪公司方面对放屁大合唱状态的训练光景发出了NG指示。

由于外耳道较为狭窄,比其他孔穴都要更容易塞住,所以疼痛也比较容易产生。不管怎么排出压力,耳朵都还是一样被空气塞住的感觉,要是没有习惯的话,可是相当恐怖的。

“对偶像来说相当不妙吧,那个!”

“记得一架飞机大概是七十亿到八十亿圆,所以这一张椅子应该也要一两百万吧?”

“这是把训练时坠海的F—15打捞上来时回收回来的东西。如果想要的话可以坐坐看喔,而且也可以拉弹射把手。”

“就说了我不会进去的!”

理香似乎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于是空井连忙打了圆场:“你可以不必这么在意,没关係的。”

至于入间基地之后向空幕公关室提出了“希望下次能找公开播放放屁也没关係的艺人过来”的要求,则又是另一段插曲了。

咦——!“宙”再次掀起一片大骚动。

低压舱内的声音会被播放到外面,所以当气压开始下降时,马上就响起了一连串的屁声,声音之大之快,几乎让正在训练室外进行拍摄的电视工作人员全部当场瞠目结舌。

放声爆笑的团员当中,有一人提出问题。

一个是《宙色综艺秀》,另一个则是理香的公关室贴身採访队伍。另外,进行蓝色冲击体验飞行的那一天,理香也会率领摄影班进入松岛基地。

“如果在强忍的状况下升到更高的高度、气压变得更低的时候,体内的气体就会膨胀得更大。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想把膨胀气体排出体外,也没办法从嘴巴或肛门这种小洞排出去了。然后,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吗?”

“所以,稻叶小姐也千万不要忍耐喔。”

虽然是有点模糊的回答,但是已经成功点燃成员的兴致了。只见他们纷纷说着“来坐来坐吧”,开始猜起拳决定先后顺序。

午餐过后,“宙”在下午的低压训练开始之前先行更换服装。

“常有女性因为害羞而企图忍耐,不过后来都发生了很严重的问题喔。”

“我以前接受低压舱训练的时候,曾经有人被救护车运走喔。”

“因为气压下降时,空气不是会膨胀吗?体内也会出现同样的状况。因为胃肠内的空气膨胀,所以会自动寻找出口排放出去。从上面的出口排放的话就是打嗝,从下面的出口排放就是放屁了。”

听到空井的说明,理香疑惑地问道:“原来这是这么忙碌的事吗?”

平均年龄二十三岁的“宙”在进入厅捨的时候表现得相当热闹,特别是原本就是航空迷的高柳,更是在看到教室里当做教材用的F—15弹射座椅的时候,当场冲过去大叫:“好棒——!”引起一阵大骚动。

“真的吗!?”团员们一片哗然。

空井在远方眺望着这副光景,苦笑着说:“还真是热闹啊。”

理香思索了一下之后回答说:“会变得很难过吗?”

“只要稍微分心,就会马上来不及排掉耳中的压力。感觉像是排出和阻塞两者不断互相追逐一样,一个不小心鼓膜就有可能破裂。而且戴着氧气面罩其实也很难排出耳中压力,所以我相信大家现在都是拼了命在努力的。”

“这样他们有办法乖乖上课吗?”

应该让公认最辛苦的第一线人员展现出最帅气的一面,这是鹭阪的一贯坚持。就算是有知名艺人前来也一样,举凡和艺人直接交涉、或是和电视工作人员之间的斡旋等,这些动作基本上都是让给基地公关班进行主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