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飞翔公关室·12

努力加载中...

“这个人是艾菈!?”

“正因如此,我无论如何都想把他拖出来。”空井在接受理香採访时这么回答着。

可是,现在正牵连在一起。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一直觉得我跟你绝对无法相互理解,眼前全是一片漆黑。

——而且,这是最后一次了,不是吗?

摄影是从飞行前的简报工作开始的。穿着紧身飞行装的“宙”的五名成员和蓝色冲击的驾驶们,一起围着会议桌开始开会。

“啊、抱歉。”阿久津再次把香烟塞回口袋深处。

在这之后,理香似乎是去寻找鹭阪的下落了。站在停机坪一角的空井正丝毫不厌倦地继续抬头仰望即将进入中盘的特技飞行表演。这时,因为正在拍摄蓝色冲击而暂时有空的阿久津走了过来。

“大家绝对不可以放弃喔!”高柳对其他成员提出强烈要求后,下一步终于要登机了。

“宙”的成员终于全部坐进了蓝色冲击,开始进行滑行。一号机至四号机所採取的是钻石编队起飞。

一号机的飞行队长开始发表驾驶员和宙的团员组合。

随后大家便开始热烈讨论起各自的代号。驾驶们也开起了各式各样的玩笑,气氛变得相当和谐融洽。

啊,原来如此;空井想起了之前向理香报告《宙色综艺秀》时的情形。当空井以为这是阿久津的提案而大力讚赏的时候,理香则是犹疑地回答:“搞不好只是意外出现的单纯想法而已喔。”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公开表态自己是追星族的鹭阪;因此,自己在爆红之前就一直密切注意的“宙”能够协助完成自卫队公关活动,他不可能不会高兴的。事实上,当鹭阪看到进入松岛基地的“宙”本尊时,他其实也在背地里兴奋地说着“好厉害,本尊的脸蛋果然很小!”之类的话。

“多亏各位的帮忙,应该可以完成一集相当好的特别节目了。”

先在空中画出爱心然后再穿过它的“一箭穿心(Vertical cupid)”,是相当受欢迎的特技飞行科目。

“毕竟这是超大规模的企划嘛;如果能由室长口中说出『感谢松岛基地的全力配合』等感谢之语,一定很不错吧!”

“不好意思,这里是停机坪,所以不能有任何火星……”

“教导我公关的意义与成就感的人正是室长。我身为公关官虽然还不成熟,但是总算能在室长离开公关室前夕实现自己的企划,所以希望务必能让室长看到最后。”

之后空井再也没办法静下心来听,而阿久津做了一点说明之后,也回到摄影班那边去了。

“我打算拿那个来当成VTR的主轴。”

万里无云的蓝天上,憧憬的蓝色冲击画出了完美的一箭穿心,随后飞离。

“请多指教。”

“请问你现在的感想如何?”

主角是第一线的地方基地,向来抱持这个主张的鹭阪,原本不太想前来参与这个甚至不是他自己主导的企划案,不过空井拼了命地不断哀求,最后才把鹭阪成功拉了出来。

看到用低沉声音回答的岛崎本人,“宙”的成员们不禁掀起一阵骚动。

“而且『宙』和蓝色冲击的印象也很合啊。”

她就像是为了让空井一个人独处似地,带着摄影机悄悄离开。

其实空井本来还想加上一句“而且……”

他的态度相当轻鬆而且灵活,虽然同为电视业界相关人士,不过却和认真过头的理香大不相同;说不定理香那样反而比较异常。

失去驾驶员资格的时候,空井一直以为自己再也不可能和蓝色冲击有所关连了。

“咦?”空井一时语塞,而阿久津则是笑着说道:“很意外吧?”

“啊,那其实是稻叶想的点子喔。”

“所以我稍微和稻叶讨论了一下,不过最后得到的结论是,若是要动用高达五架的战斗机,恐怕很难实现。这时稻叶突然说了:『如果是蓝色冲击小队就会有六架飞机,搞不好行得通呢?』”

空井抬头望着以蓝天为背景,描绘出各式各样图案的蓝色冲击,这时理香开口问他说:

“……实在不胜感动。”

先别说这个,我比较想知道有关蓝色冲击的点子的事!正当空井要插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察觉到状况的阿久津开始说明起来。

“……接下来是高柳先生,搭乘的是五号机。”

原本就希望搭乘单机领队、也就是五号机的高柳立刻高举双手欢呼:“太棒了!”

“嗯嗯,你是说爱心形状的那个吧。”

“今天的云量很少,大气的状态也很不错,我想应该可以进行全套的飞行表演喔。不过途中要是有人觉得不舒服的话,就有可能中断了。”

“我一直以为绝对是这个人呢!”高柳伸手指着还没有被点名的六号机驾驶。

“从岛崎的『岛』字的英文『Island』缩写而来的。”

你知道吗,稻叶小姐?空井再次抬头看向蓝色冲击飞舞的天空。

躯干矮壮、脖子粗短、长相恐怖的大叔和代号之间的落差,似乎完美引爆了电视节目的效果。

这是公关室根据以往经验提出的建议。之前在协助拍摄“炽天使”的PV时,曾经在安全帽以及T—4机身上加入成员的名字,做成“炽天使专用”的演出而大受对方好评;这次蓝色冲击的机舱盖当然也在不影响视线範围的位置,贴上了成员的姓名贴纸,让“宙”和摄影班都惊喜不已。

由于有时会因为云量和风向等状态而决定不进行需要高度的特技飞行,所以他似乎相当在意这一点。

原来她并不是为了自己人表示谦虚,而是为了自己表示谦虚啊。

安全帽上各自贴了写有他们名字的透明贴纸。

高挑的身材,长相也相当柔和的六号机驾驶,就算拥有像“艾菈”这种女性化的代号,也的确没有违和感。

专业问题只在驾驶之间确认过后便轻轻带过,之后和“宙”的交谈内容都是回答他们的问题。

“今天会进行一些有高度的特技飞行吗?”

“当初我一直把她当成从记者转职过来的死脑筋大小姐,不过不知为什么,她的感性却是意外的好啊。像现在她手上的『妈妈和我的社会科』单元也是,虽然我最后有稍微修正一点,不过架构本身几乎全部都是她自己完成的。”

在装备室里穿好抗G衣和安全带后,“宙”的五名团员一接过安全帽,立刻发出一阵欢呼。

两天之后的飞行日,松岛基地週遭出现了一望无际的晴朗蓝天。对于现在这个时期就算下雪也毫不奇怪的东北地方来说,实在是非常幸运的天气。

“不不,我们才要感谢您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真的让我们获益匪浅。想不到竟然能把体验搭乘战斗机的企划延伸发展到蓝色冲击,我们根本想不到这样的点子。”

“以前稻叶曾经拿空井先生的企划书给我看,而我在寻找《宙色综艺秀》的特别企划时就想到了这个。”

“有做这个果然太好了,真是感谢各位的建议。”

高柳提出疑问时相当小心自己遣词用句,而岛崎则是对于男子气概这个用词感到相当满意。

“真厉害啊,果然一流的艺人都有惊人的好运气。”

其他成员似乎不知道应该问什么,不过高柳立刻举起了手。

等到《宙色综艺秀》第一集特别节目播出的时候,鹭阪就已经不在公关室里了。

一开始就出现如此高机动的演出项目,让地面上的电视工作人员全都大惊失色。坚持要求搭乘五号机的高柳肯定也已经吓破胆了。机舱内也架设了拍摄团员的模样的摄影机,相信他的表情一定很有看头。

空井的确经常把企划书当成採访用的资料交给理香,而且空井也记得自己确实曾经向她随口提过,“如果可以的话,就请帮忙拿去别的地方推销吧!”

之后五号机採取的是低角度古巴起飞(Low angle Cuban take off)。飞机离陆后便以超低空在跑道上直线飞翔前进,然后一边拖曳着烟雾一边朝着上空回转;回转到倒飞动作时再一边翻滚一边下降,最后再以水平飞行方式,从跑道上方三百英尺处横向通过。

“驾驶是岛崎三佐,无线电代号是艾菈。”

“那个,请问您为什么取名叫做艾菈呢?因为您实在相当有男子气概,所以落差有点……”

“你好,承蒙照顾了。”

“这难道是我们专用的吗!?”

“虽然很失礼,但是实在不像艾菈这名字的形象啊!”

阿久津边说边打算拿出香烟,空井伸手制止了他。

虽然知道摄影机现在正在拍摄自己,但是空井还是仰望着蓝色冲击,没有回过头来。

“后半部就会出现比较壮观的特技飞行喔。”

理香没有再提出任何问题。

但是在过了短短一年之后,现在又是如何呢?

负责公关室贴身採访的摄影师将这段对话给拍了下来。儘管没有错过任何一个“宙”和蓝色冲击的画面,但是贴身採访毕竟还是以追逐幕后的公关行动为主。

空井的胸口虽然紧紧揪在一起,但是并不痛。当初彼此误会时实在痛不可遏,但是后来她回到自己身边时,却又如此甜蜜。

发出感歎之语的人是鹭阪。这次空幕公关是派来送到基地参与拍摄的人是鹭阪和空井。

站在一旁的松岛基地公关班成员也对空井表达了他们的喜悦之情。

“不会,有帮上忙就够了。”

空井好不容易才挤出这样一句话。

因为自己製作的企划,所以蓝色冲击现在正在遨翔。而且是在万里无云的最佳条件之下。

最后的六号机在离陆之后立刻进入滚筒式翻转飞行(Roll on take off),以滚转爬升起飞(Barrel roll)。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