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那一天的松岛·01

努力加载中...

不过话又说回来——理香一边想,一边眺望车站西口的行人走道;这条上班族和购物人潮川流不息的走道,的确和震灾发生之前一样热闹非凡。电视新闻上经常出现的毕竟还是以站前和商店街为主的画面,所以那些不了解当地情况的一般人会出现安心感,也是无可厚非的。

如果想要撤走这艘横躺在乾燥土地上的船只,肯定需要起重机和大型卡车吧。能把这种东西轻易搬到此处的猛烈力量曾经袭捲过这片土地,事到如今,理香才真正亲身体会到这一点。

站前也是——除了内设淳久堂书店的大楼高度彻底矮了一截之外,绝大部分都已经恢复成理香记忆中的震灾前模样了。只不过,拥有海岸线的宫城县东部至今仍然满目疮痍,复兴活动也没有想像中顺利,所以自己也不可以因为眼前这片光景就放下心来。和灾区算是相当集中的阪神·淡路大地震不同,这场震灾还包括了海啸所带来的影响,所以灾区的分布範围非常广,全面性的复兴活动也因此相当困难。对重灾区的居民而言,最害怕的就是一般社会大众一看到其他已经复兴完成的区域后就放下心来。就算是在同一个灾区内,受灾程度的差异也相当之大;就连同为灾民的人们之间,也有着剧烈的认知落差。这就是东日本大震灾的特徵。

就在理香完全因为平静的窗外景物而彻底鬆懈下来的时候,眼角突然闪过一幕难以置信的光景,让全身僵硬的理香不由自主地回头看向后面的车窗。

由于机会难得,所以理香决定吃点当地名产。她在车站内的牛舌美食街上随便走进了一间店。虽然似乎只是连锁店,但是味道还是相当不错。

过去距离松岛基地最近的车站是连繫仙台和石卷的JR仙石线矢本站,但是在东日本大震灾发生后十个月的如今,仙石线仍然没有恢复全线通车,所以是由临时接驳巴士负责连繫松岛海岸站和矢本站。

从东京搭乘东北新干线抵达仙台站时,时间正好是上午十一点。

车站西口距离仙石线的搭乘地点相当遥远,以致于理香为了赶上预定列车而在车站内狂奔,这当然是题外话了。这里的车辆是以乘客自行按下车门开关按钮的方式进行操作的;在东京虽然相当罕见,但是在寒冷地区里则是再正常不过的式样,毕竟要是停车时车门一直保持敞开的话,里面的乘客也会结冻的。

虽然时间还有点早,但是一旦错过现在的话,可能就没有其他时间了。于是理香决定先在站前吃好午餐。松岛车站内部已经完全整修完毕了。

接驳巴士的所需时间,大概要将近一小时。虽然从东北本线松岛站搭乘计程车顶多只需要三十分钟,但稻叶理香早就已经决定去程一定要尽可能地搭乘大众交通工具,所以她买下了坐到松岛海岸站的车票。

远方铁轨旁躺着一艘翻过来的船。全长大概有五公尺以上吧?然而附近却完全没有可供船只进入的水路。从地图上来看,沿着铁轨跨越国道之后距离约数百公尺到一公里左右的地方,理论上应该就是海岸线没错,但是以这里的地形来说,从车窗根本无法直接望到大海。

记得应该是意大利的报纸吧,在上面有篇报导说,他们非常惊讶这片散落着石块瓦砾的广大土地,竟然能在短短数月之内清扫完毕。真的发生事故时,日本人的勤奋果然还是派上了用场吧?理香心想。

不过就算是如此,理香还是姑且拿起了携带式摄影机对準窗外,心想会不会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风景;然而在列车的左摇右晃之下,原本的期待也跟着慢慢消失。

关于这一点,那些公布情报时经常出现偏颇的电视台实在应该要负上绝大部分的责任;同样身为电视业界相关人士的理香,实在为他们感到羞愧。

列车开始发动。乘客稀稀落落,密度不高。车上的所有乘客都有座位可坐,而且甚至还有空位。同样时间带的东京列车上,根本没办法想像这种状况。

街上的风景在车窗外急速消逝。那是一片没有丝毫异样的乡下都市光景。除了几栋建筑物的外墙上还留着裂痕之外,实在没有留下太多显而易见的伤痕。

那是被冲过来的。理香花了好一段时间,才真正接受了这个事实。相信一定是在清理瓦砾的时候,独独留下了这艘船没搬走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