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那一天的松岛·02

努力加载中...

根据同样的道理,空幕公关室里也经常配属有几名驾驶员。不过,由于无法从各个地区基地里拉出现役驾驶员来担任公关工作,所以就轮到了前驾驶员登场。

“总有一天,”

此刻的新闻部正因错综複杂的庞大情报,陷入负荷过量的危险边缘。原本预定播放的节目全部暂停,于是在时间未定而特别节目又已经确定的情况下,情报部也加入支援新闻部。跨越部门的藩篱,每一个相关机构都派出了工作人员。仙台和其他的东北支局应该也採取了相同的动作才对。

几乎在同一时刻,理香也从新闻部调职到了情报部。由于她在《帝都夜线》发起的单元“妈妈和我的社会科”获得良好评价,所以便被拔擢为电视台新开的儿童教育节目製作小组的首席导播。

阪神·淡路大地震发生时,理香还只是个学生。当时出现在新闻画面里,满目疮痍到不像现实世界的神户街景,理香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第一封简讯里只有这句话。

在这部纪录影片完成后一年,空井也即将调离空幕公关室。

“那位班长为什么会离开驾驶工作呢?”

“一定会的啦!”

“该不会是关东大地震又爆发了吧?”

最终测量的结果是芮氏规模9·0。这个数字让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这场地震毫无疑问地轻鬆改写了战后最大规模的阪神·淡路大地震的观测纪录。

浑浊的水流吞噬着街道。被水流带动的大量瓦砾有如铁锤一般袭击着街道,随后化为一堆瓦砾的街道又再被浊流吞没,增加了铁锤的质量,然后再朝着下一条街道伸出魔掌……

这时,理香眼前突然蹦出了这则新闻。

说不出“请务必前来採访松岛基地”,就表示空井推动公关的能力还是不够;如果是比嘉或片山,一定会这么说的吧。

所有的声响彷彿都在一瞬之间远去。理香尽力完成了手边的原稿之后,暂时离开座位。

虽然不能继续飞行的理由各不相同,但他们并没有连自己身为驾驶员的知识与经验都一併失去。就有效利用人才这一点来说,这实在称得上是一步好棋。

“是!”

“在我有生之年,居然发生了比阪神大地震还要惨烈的震灾,这到底是……”

空井就像是小狗拚命摇尾巴一样拚命点头。

“像现在松岛的公关班长,以前也是乘坐鹰式战机(F—15)的。我以前当驾驶员时曾经见过几次面,所以感觉还挺轻鬆的。”

“稻叶,你会写原稿对吧!”

即使是人在东京的理香,也感觉得出相当长时间的剧烈摇晃。

『我没事。』

“这个嘛,毕竟是蓝色冲击小队的母基地呀。小朋友们应该也会喜欢的吧。”

“一样是公关职。”

“妈妈和我的社会科”由其他导播接手製作,而理香也同时被调离了自卫队採访窗口一职。

“据说前驾驶员成为公关官的例子其实相当多,因为如果有个可以针对飞机进行技术性说明的人,在各方面都相当方便。而且如果是由有驾驶员经验的人来进行说明,还可以让人感觉到更有说服力。”

“真希望稻叶小姐製作的新节目,可以来採访松岛基地呢。”

“这会超越阪神大地震啊。”

那个时候也是第一时间一直没有出现死伤者数目;等到数字开始一点一点地增加时,眨眼之间便突破了百位数,直接跳到千位。

理香拿出手机,发现里面已经收到了好几封简讯。在家人与朋友互相确认平安的简讯当中——

说话的是刚刚那位男性工作人员。他代为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怎么可能,居然发生了比当时还要更加严重的灾难?——只要是人,都不会希望发生比当时更加严重的灾难,然而这个理所当然的愿望,却被无情地粉碎了。

等到差不多该回去的时候,空井像是迴避着理香的视线一样,望着别处轻声说道:

理香的简讯也只回了一句话。然后她满怀感激地收下F—2全被海啸吞没的情报,将之上呈给新闻部。

空井也传来了两封简讯。

于是,两人走进了一家正好经过的小酒吧,再开始了一场小小的续摊。不过就算是这样,彼此间的对话也没有什么特别进展,只是不断聊着公关室内的回忆,和自己对于下一个工作的理想抱负。

在《宙色综艺秀》的蓝色冲击企划完成半年后,理香也将空幕公关室的纪录影片剪辑完成。

现场明明有几十个人围绕着萤幕,但是却静寂得像是时间完全冻结一样。

不管怎么说,理香也曾是个记者。她冲进了新闻部,开始为了一条又一条传进来的新闻编写原稿。虽然有些消息的优先度较低,不过还是可以用在填补空档上。

“总有一天,我们会在松岛见面的。”

走出店外,众人三三两两地散去,而空井和理香总是会在不知不觉中,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通常走一阵子之后,空井就会开口说:“我送你回去。”

“不可能就这样结束的。”

其中某个人颤慄地说出这句话。从这段画面可以确定的是,不只地震规模,就连灾害规模也绝对超越了阪神·淡路大地震。

空井下一个赴任地是松岛基地。据说是担任第四航空团(注47)司令部监理部涉外室的职务。(注47:隶属航空教育集团的训练单位,以战斗机操纵技能的训练为主,属于高阶训练课程,主要使用的机种是国产双座战机F—2。)

理香打算回电时,却因为电话线路爆满而无法联繫上空井。不过既然他还有办法为了被沖走的F—2加上哭脸,那就表示他一定没事。

“如果能拍下和小朋友站在一起的画面,应该也比较容易导入吧。那么等到新节目要介绍航空自卫队的时候,就考虑一下蓝色冲击好啰。”

“到时候我一定会负责介绍的!”

理香像是飞扑上去一样迅速打开。

“请务必这么做!”

摇晃持续了十多分钟之后终于逐渐停止,关于地震的情报也开始接二连三地送进新闻部。

『请你一定要继续保持平安。』

在两人还在聊天的时候,居酒屋喝到饱的时间便结束了。这次的餐会还是跟往常一样节俭。

『F—2全被沖走了』,后面还加了一个哭脸的表情符号。

当时的死者数目为六四三四人。——那,这次到底会有多少呢?

“我们约好了喔。总有一天,一定要在松岛见面。”

“大概是因为把心脏搞坏了吧……”

“小朋友会喜欢吗?”

压倒性的破坏不断扩大连锁。

只因为当地有一个自己认识的人,原本几乎让人丧失现实感的巨大震灾,彷彿忽然急遽地朝自己袭捲而来。

空井回答完毕之后,连忙又慌慌张张地加上一句:“不过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啦!”在他说这话的同时,理香的表情已经反射性地笼上一层阴霾。

这时,那场大地震袭击了东北。

一位年长的男性工作人员紧紧皱着眉头。他是曾经採访过阪神·淡路大地震的人员。

“只是因为当地过于混乱,所以才没有情报传出来。之后一定会爆增的……”

要是再相处久一点,应该就会有些不同的发展吧?理香心想。但是她同时也觉得,明明就要离别了,却不管再怎么努力,还是只说得出和工作有关的约定,这其实倒也挺有两人的风格的。

空井就在松岛基地里。

搭配画面加以佐证之后,隔天这个消息就被报导出来了。

空井有点愤愤不平地回头看向理香。

“如果可以的话,要不要再去另一家?”

松岛基地算是相当接近海岸,所谓“淹没”,具体来说到底是几公尺高?袭击松岛的海啸高度大概是多少?理香拼了命地回想当时採访《宙色综艺秀》时,自己曾经造访过的松岛基地的模样。里面有好几栋高大的厅捨,而且也有航空管制塔台。只要能在那些地方避难,应该就不会有事才对。

航空自卫队松岛基地被水淹没。基地内音讯不通。

当理香也伸手勾住小指的时候,空井还兴致勃勃地唱完了整首“不守约定就要吞一千支针”的儿歌。

“像基地开放日的时候,蓝色冲击的驾驶们可是非常受小朋友喜爱的喔!总是被要求籤一大堆签名呢!”

在车站道别的时候,空井也朝着剪票口方向用力挥手。

“下一个职务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呢?”

理香被叫来参加空井的送别会,而这似乎也同时是理香的送别会。

由于战斗机飞行时的最大G力高达9G,所以才不得不将标準订得严苛。

和鹭阪还在的时候相比,那时的成员面孔已经变了相当多。除了空井以外的干部自卫官几乎都已经换人,留下来的就只有槙而已。柚木的近况可以从槙的口中问出来,看样子他们两人即使变成了远距离恋爱,还是相当甜蜜。

震央在宫城县牡鹿半岛外海一三〇公里处,震源区则是从巖手县海岸至茨城县海岸,绵延数百公里。此外更发布了海啸警报。

“毕竟干部自卫官一定伴随着调动啊。”比嘉笑着说。为了能够长久待在同一个地方进行公关工作而拒绝晋陞的比嘉,似乎还会在公关室里待上好一段时间。

然而,今天他却说了不一样的话。

开口回答的空井喝了一点酒,所以脸色微微泛红。根据他的说明,基地的涉外室拥有相当于公关的机能。

开到第二封时,理香忍不住破颜而笑。第二通简讯写下的是这样一句话。

等到空井前往松岛之后半年,理香製作出名为《我们的未来》的新节目,立场顿时转换成背负收视率成败的责任者,每天都忙得手忙脚乱。

理香灵机一动,想到说不定可以找空幕公关室的人询问详情。相信公关室现在应该也正被一大堆询问电话给淹没之中,不过理香知道比嘉的手机号码和邮件地址。打电话多半会打扰到他,不过如果是传简讯的话,他应该会在有空的时候回信吧。

“我会等你的!一定!”

“是因为战斗机驾驶的健康检查标準比较严格一点的关係啦。”

事发当时,理香正在帝都电视台总公司大楼里开会。彷彿永不停歇的长时间摇晃,让一位年轻女性工作人员哭了出来。

因为空井实在太专注了,让理香越看越觉得他像只可怜的小狗,最后忍俊不住笑了出来。

“喂!现在有人可以整理报导内容吗!”

然而,当地的情报却一直没有送进来。虽然曾经一度传出死者和失蹤者的数量可能有数百人,但是后来就再也一直没有出现新消息。

“笨蛋!”另一位男性工作人员出言斥责。“如果真是那样,就不会只是这点程度而已了啦!”

依照当初的约定,纪录片的架构基本上是以空井为中心,所以空井觉得相当不好意思。虽然片山和柚木发出一片不满之声,嚷嚷着说“把空井拍得太帅气了!”不过比嘉则是相当不吝惜地讚美。据说在千岁基地的鹭阪也非常开心。

接着,他把右手小指伸到理香眼前。理香讶异地望向空井的脸,发现空井正努力睁大他那已经快要睁不开的眼睛,凝视着自己。

终于,当地的影像开始传出来了。那是一些散乱到根本看不出原来模样的办公室与店舖的画面。员工们像是失了魂似地回答着记者的问题。虽然众人同时监控着其他多家电视台的报导内容,不过每一家都大同小异。

啊啊,如果只是这样,那么灾情应该不算太严重吧——就在大家鬆了一口气时,彷彿像是在刻意攻击这份安心感所造成的轻忽一般,一段恐怖的画面传了进来。那是NHK拍下的画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