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后记

努力加载中...

其实本书真正的预定发售日期,应该是在二〇一一年的夏天。

鹭阪一佐(化名)至今仍然坚持“我才不是那样的角色呢”,不过前几天见面时,他还是马上对我说“前阵子,您出版了和caramelbox剧团企划合作的小说对吧!”不愧是霹雳无敌的追星族风範。

在这半年左右的取材期间,我真的受到了公关室内所有成员的许多照顾。虽然其中也有许多人已经调职离开,不过我所听到的故事全部都活在这部作品当中。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清廉无比的他们并不希望那一天的自己变成什么戏剧化的角色,所以“那一日的松岛”当中,稻叶理香也只选择了从旁默默注视他们。

比嘉一曹(化名)则是苦笑着对我说,“现在同事们都叫我『小比嘉』了啦!”

可是他们绝对不会表现出一副当事者的模样。因为只是从旁参与,没有资格表现悲伤,所以他们才会为了自己的眼泪道歉。

他们全是非常开朗的普通人,和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意外发生时,他们拥有面对意外的觉悟。

取材途中,不只一位受访对像一边说着“不好意思”表达歉意一边落泪;根据他们的说法是“其实我并不觉得悲伤,应该没事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

那一年三月发生了什么事情,相信大家都非常清楚。

我希望自己能够永远记得,就是这份觉悟,一直默默支持着我们的日常生活。

因为他们代替了我们,向受灾地伸出了救援之手。

为了完成“那一日的松岛”,我造访了松岛基地,同时也再次造访了防卫省的航空幕僚监部公关室。

至于后来在松岛基地取材时碰上了当初调职离开的人,则是令人高兴的意外惊喜。从我们再会的那一刻起,我心中就浮现了“那一日的松岛”里,空井被调动到松岛基地的设定。

我们到底是在多么清廉无私的人的保护之下啊?我忍不住这么想。

本书是以航空自卫队的公关活动为题材写成的。书中也有提到关于蓝色冲击小队的种种。

他们直接奔向涌出最多悲伤的地方,亲身参与了那片土地上无数的悲伤。

《飞翔公关室》这篇故事之所以诞生,是因为某一天,鹭阪一佐(化名)突然向我建议,“想不想写以航空自卫队为主题的小说呢?”

当时,我听到了许多有趣的故事;不过我个人认为最有趣的,还是某一天突然跑来造访小说家,向我进行推销的公关室长所属的航空幕僚监部公关室。

蓝色冲击小队的母基地——航空自卫队松岛基地,在那场震灾当中也遭受到巨大的打击。我在当下研判,本书不能在没有提及松岛基地、也没有触及空自公关在3·11地震时处境的情况下出版。

出版社方面也认同我的意愿,因此最后本书延后至二〇一二年夏天才正式出版。

我由衷希望本书能把原原本本的他们,传达给各位知晓。

至今我以自卫队为範本写了许多不同的故事,不过从未像这次一样明确感受到他们在平时和发生事故时的巨大落差。

由于对方向我表示,“里面有很多有趣的部门,能否麻烦您先来了解看看呢?”所以我就接受了对方的邀请,悠悠哉哉地前往防卫省。

此外,还有一位虽然未能当成範本人物在书中登场,但是提供的公关题材却比任何人都多的二尉。真的非常感谢您的众多协助。

我觉得他们应该不可能不觉的悲伤、应该不可能没事才对。至今他们仍然会突然流下眼泪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在最艰困的时候,代替我们奔向了最艰困的地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