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回门之乐

上一章:第8章河东狮吼 下一章:第10章婆媳相争

努力加载中...

“对啊,我看这孩子心底也不坏,”黄氏不放心地再次叮嘱,“你力气那么大,他身子骨那么弱,要是不小心一拳揍死了怎么办?”

没有经历过屠城的人,永远无法想像出这种地狱般的恐怖。

叶家没有同辈,几大总管排列得整整齐齐来相迎。

叶昭赶紧伸手扶住,见他脸色有变黑趋势,当机立断,将他塞入舆轿,留下黄氏解释,自己叫众人回去。

叶昭犹豫片刻,简单“嗯”了一声。

夏玉瑾扭过头不看她。

夏玉瑾不明就里,插口问:“漠北?你爹不是已经?”

夏玉瑾看着自己腕上昨日给她抓出的数道乌青,更是气不从一处打来。转念想起胡青初次见面时曾偷偷告诉他,将军愿意嫁给他可能是因为他长得漂亮,没本事,窝囊,特别容易摆布。心下暗恨,原本有的一点点心软再次烟消云散。

叶昭叹了口气:“你还是别知道好。”

“千万不要,”夏玉瑾忍不住打断她们的对话,“那个叫王仁杰的家伙,学问虽好,却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光是外室就包了三四个,始乱终弃什么的事情也不是一两起,有些银钱来路也不太正当,只是他掩饰得好,寻常外人不得而知。请这种先生教小孩,也不怕教坏了他们?”

叶老太爷依旧拉着她索索叨叨:“你大哥在边关驻守,大嫂也辛苦了。我给他写了封信,让他过年的时候和二弟一起回来,咱们也过个团圆年,再叫上你三叔爷爷,他那不服老的老东西,最爱和我斗嘴,我也怪想他了。”

模模糊糊的记忆中,他想起六年前从漠北逃亡回来的流民述说的景象,叶家满门几乎被灭尽,叶家镇守的雍关城被屠,城里尸骨堆成山峰,头颅叠做宝塔,鲜血染红了街道,男人失去头颅,女人失去贞操,孩童不再哭泣,活着的人永远在噩梦里挣扎。

路上,两个人的气氛更沉闷了,尤其是夏玉瑾的脸,都快和锅底差不多了。

夏玉瑾忍不住偷偷看叶昭的脸,上面依旧是钢铁般的坚毅,她究竟是不再悲伤,还是已经麻木了感情?她是怎样长大?有没有温柔过?有没有淘气过?有没有爱过?恨过?思唸过?

“玉瑾?玉瑾?这是我大嫂和侄子。”

可是互相厌恶的两个人被迅速硬扯在一起……

夏玉瑾有些尴尬地撇撇嘴角道:“我经常在外头鬼混……虽然正经事干得少,但对上京的各家缺德鬼的消息是最灵通的……叶昭你从漠北迴来不久,地盘不熟,你大嫂又是个规规矩矩的女人家,有些东西不便打听,知道的自然没我多。要我说,若请先生,应请马荣春先生,他名气没有王仁杰大,但是学问好,教书细緻,人品端正,没有任何劣行。叶昭你回京时,他对你替父从军的行为极为推崇,还做过诗赋讚美,想必你下帖子去请,他必会答应上门教小侄子。”

叶昭身着单薄的莲青色云纹长袍,深色避雪靴,用雕虎纹的玉簪简单挽起长髮,手时不时按着腰间秋水长剑,正精神奕奕地盯对面那个不省心的家伙,她不信对方会乖乖妥协,却不知会玩什么花招?

谁又想了解谁?

黄氏很认真地劝道:“就算他再不好,你也万万别揍他。”

叶昭试图安慰道,“你的手腕还痛吗?”可惜她素不擅长关心体贴,语调听起来要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倒有些像讽刺。

黄氏道:“是,我準备请王仁杰先生,听说他学问好得很。”

夏玉瑾沉着脸下车后,环顾四周,脸上忽然绽放出一个比太阳更灿烂的笑容,态度端得斯文和蔼,若是不认识他的人,都会觉得这是个再善良不过的男人。

正厅内,满头白髮的叶老太爷手持龙头枴杖,端坐太师椅,见了他们进来,想起传言,一枴杖砸去叶昭头上,训斥道:“从小到大,就知道蛮横好斗!也不看看人家细皮嫩肉的,也捨得欺负!白活了你!”然后他亲切地对夏玉瑾道,“若是阿昭对你太凶,就来和太爷爷告状,看我不把她揍成猪头模样!”

“好!这才是叶家好男儿。”叶昭高兴地应下,“别只顾着练武,晚点也要请个先生来好好教学问。”

夏玉瑾的表情抽搐了好几下,终于保持住笑容,连连点头。

叶念北抢先扑入叶昭怀里,叫道:“阿昭叔叔!我可想你了!”

“帮忙就不必了,”夏玉瑾玩着手上的小暖炉,慢悠悠地说,“昨日母亲哭着对我说,外头的人都笑话她娶回来的媳妇架子大,不孝顺,害让她丢了好大面子,几乎连门都不敢出。所以你从明日便开始晨昏定省,跟在她身边按媳妇好好服侍,站站规矩,布布菜,聊聊家常什么的,堵了那些三姑六婆的嘴吧。”

叶思武在旁边撇撇嘴道:“明明是阿昭姑姑!那么大个人还撒娇,真丢脸。”

叶昭:“我会注意的。”

叶昭:“没有用,他不会听的。或许他认为只要忘记,就永远可以活在梦中的世界,永远不用醒来,那就不用痛苦了。”

夏玉瑾:“你们不告诉他?”

夏玉瑾给看得糊涂,趁去正厅的路上,悄悄问叶昭:“隔那么久才回门,他们那么担心我对你不好?”

叶念北对他做了个鬼脸,然后对夏玉瑾讨好笑道:“阿昭叔叔,你的男人好漂亮!”

叶昭:“一切都过去了。”

夏玉瑾白着脸问:“他们怎么传的?”

夏玉瑾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雪地上。

夏玉瑾打了几个喷嚏,他揉揉鼻子,继续和叶老太爷套家常。只要他没打算计人的坏主意,倒是哄人的一把老手,三言两语就乐得叶老太爷合不拢嘴,一个劲地喊不知是“贤婿”还是“贤媳”,恨不得留他下来多住几天,陪自己解闷。

“你又不认真唸书了,男人应该用『英俊』!”叶思武老气横秋道,“阿昭姑姑,你上次教我的剑法,我练会了,晚点给你看!”

完全不适合的夫妻。

“闭嘴,”叶昭赶紧喝住她,“以前对你们太过放任,导致越来越没规矩了?!”

“哪有的事?”快嘴的秋华却笑嘻嘻地抢着插话道:“他们一直在担心将军在新婚之夜把你揍得下不了床,紧张得要命。如今见你平安无事,终于放心了,哎……你都不知道大家是怎么传的……”

“自然,我们俩关係不好也就算了,别让长辈担心。只是……”夏玉瑾小心再问,“我给你家人面子,你也应该给我家人面子吧?”

他发现自己一点也不了解她。

“都死了,”叶昭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她轻轻耳语道,“只是太爷爷忘记了漠北破城,也忘记了父亲与两个哥哥战死的那个夜晚,他甚至忘记了我是女儿,现在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等他们回来。”

“老头子还不知道你这德性?!”叶老太爷又给了她一下子,气呼呼地说,“书读到狗肚子里去,整天除了打架还干过什么正经事?也不知谁能忍住跟你成家过日子,等你爹从漠北迴来!我就让他好好收拾你这皮痒的家伙!”

叶昭:“婚前你就说过无数次了。”

前来迎接的叶家众人都重重地鬆了口气,争先恐后地上前给姑爷问好,还顺便在他身上左右偷瞄,彷彿想看出点什么来,然后转头回去报告。

回去时,夏玉瑾的心态也好了许多,叶老太爷亲自将他送到门口,在大庭广众下,笑瞇瞇地对他说,“以后多回家看看啊。”然后挥着枴杖,凶神恶煞地对叶昭吼道,“不准再打你媳妇儿!否则我不认你这个曾孙!”

叶昭依旧牢牢盯着他的行动。

叶昭略略向后移了下,应道:“是,以后也当如此。”

叶昭想了想,再应:“应该的,有什么要帮忙的儘管开口。”

叶昭笑着连声应好。

叶昭低声开口道:“那个……你今天做得不错,我侄子的事,谢了。”

夏玉瑾沉默了。

叶昭问:“你从何得知?”

叶昭僵了一下。

次日清晨,夏玉瑾早早在叶昭的逼命催促下起来,被两个女土匪监视着穿上银白色狐裘,镶着珍珠纽扣,头上束着同色珍珠冠,冠旁垂下两条长长的红色丝绳,各吊着个白玉扣。然后抱着他的小暖炉,打着哈欠,踏银顶黄盖红帏舆轿后,就继续靠着软垫打瞌睡。

夏玉瑾:“你呢?”

心里掠过一丝酸涩,一丝不安。

他还与叶昭并肩而立,虽没有搀扶,看起来颇为亲密。

他抬头看向叶昭,露出笑容,眼睛亮晶晶的:“你要求我做的事,我已全部做到,给足了你家人面子吧?”

叶昭看一眼夏玉瑾,认真点头:“放心,我绝不揍他。”

舆轿停,夏玉瑾被拍了几下,自觉醒了,脸色依旧很难看。

叶昭的几声呼唤将他从沉思中拉了回来,夏玉瑾这才发现面前站着个温柔端庄的美妇人,手里牵着两个孩子,一个十岁,一个八岁,皆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然后又看看叶昭。叶昭急忙介绍,“大的是叶思武,小的是叶念北,正是一双皮猴儿。”

黄氏闻言大喜,千恩万谢。然后悄悄将叶昭拖去劝告:“阿昭,你从小性子暴,婚后要收敛点,别乱揍你男人。”

秋华扁扁嘴,不再开口。

夏玉瑾笑得像只阴谋得逞的小狐狸:“将军啊,我相信你做得到的。”

叶昭揉揉脑袋,无奈道:“我真没欺负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