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长盛赌坊

上一章:第16章妾室危机 下一章:第18章夫唱妇随

努力加载中...

老高恍然大悟,方知是前阵子醉花楼看上了他的羊肉秘法,想要独佔来做招牌菜,派人来谈过几次,都被严词拒绝后,便使了这阴招来陷害他儿子。

陆爷咬着牙关道,“继续!”然后朝荷官使了个眼色,让他下去,然后亲身上阵。

第二把,三四十一二点,豹子通杀。

荷官开始发抖。

摆局者说:“陆爷最烦赖账的人,最厌输不起的人,你要玩,就要按足规矩来,一盘三个子!下五盘才准走!”

陆爷气得浑身发抖,硬声道:“长盛赌坊今日没钱,不赌了!”

其余赌徒见这边场面有趣,都聚集过来,他们都是赌惯了的人,此时同心协力,死死盯着荷官的手,一起吆喝着要开盅。

他看着手痒,想加入棋局。

陆爷见状,额上沁出冷汗:“郡王……这……这玩得也太大了吧?”

他有个儿子叫高天翔,五短身材,满脸麻子,算是个三棍子都打不出个屁来的老实人,就是有点棋瘾,每次看见人家下棋就管不住手,也会赌十来个钱的输赢。昨天他给灶上羊肉拔完毛去买香料,相熟的小二子约他去玩,一起经过长盛赌坊旁巷道时,见里面围着几个人在下棋,吆三喝五地叫着,水平却是非一般臭,旁边还摆着几个铜板做赌注。

是宫中传来来报太后召见旨意。

夏玉瑾收起银票,冷冷地问:“你留本王下来玩,便要陪本王玩到底!继续赌!”

高天翔觉得输上五盘也不过十五文,算不得什么,便应了,待排在他前面的汉子下完离开后,匆忙开了局。

陆爷不停赔笑:“自然的,郡王大驾光临,蓬荜生辉。”

夏玉瑾是不管是半夜三更还是狂风暴雨,老高都会亲自迎接招待的熟客中的熟客。

夏玉瑾“犹豫”许久,决然道:“算了,本王今天财运好,也不怕挨骂。见你这赌坊有意思,就留下来玩几手!”

小小羊肉店给砸得一片混乱,老高的独子带着满脸的血,躺在地上呻吟,他的独眼媳妇披头散髮,趴地上嚎啕大哭,隔壁厨房还有磨刀声,过了一会,他那丑闺女提着菜刀冲出来,叫嚣着,“老娘和他们拼了!”吓得老高扑过去死命地拦。

他媳妇和女儿又开始嚎叫。

“住……住手,有话好好说,有屁好好放!老子又不是青天大老爷给你们做得哪门子主啊?!”夏玉瑾在六只铁箍中挣扎着,死命地把他们往外踹,“该死的!别哭了,不准弄髒我的衣服!再哭老子就走了!”

高天翔吓得浑身发抖,赶紧跳起来道:“我弄错了,我不赌了。”

苦着脸的长随上前掀开帘幕,里面是张美玉无瑕般的贵公子,穿着四爪游龙滚边白蟒服,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捧着小暖炉,优哉游哉地走入赌坊内。

陆爷吐了唾沫:“自然是一百两一个子。”

众人齐声喝彩。

老高做羊肉有几十年手艺功夫了,味道一等一的香,只因店舖偏僻,老闆懒惰,老闆娘凶悍,人手不足等种种原因,平时都是将做好羊肉卖给各大酒楼,自家的小店则长年闭门,只招待熟客,所以来者甚少。

这时,和陆爷一块儿设局赌博的几个家伙都围了过来,狠狠一拳将他砸倒在地,口里还骂骂咧咧道:“说了一盘三个子,下足五盘才准走!你小子敢入我的局,还敢逃不成?你他妈的继续给我赌!把输了的钱统统给我掏出来,否则爷就打断你的手脚去!别和爷提什么王法,没眼睛的小子,去长盛赌坊打听打听陆爷的名字,陆爷的话就是王法!”

夏玉瑾低下头,手里却是不紧不慢地玩着几张大额银票,待骰子落盅后,随手将两千两银子都推向“大”处,想了想还觉得不够,在身上翻出两百多两零散银票,也压了上去。

夏玉瑾迟迟不动,让他略微鬆了口气,正準备开盅,夏玉瑾叫了声“慢”,迅速将四千五百多两银子,统统堆在了大的上面。

一盘下来,他险险输了,心里不忿,于是再来,没想到第二盘又输了,紧接着第三盘,第四盘……盘盘皆输。

“愿赌服输嘛,”夏玉瑾拍拍他肩膀,安慰道,“押大小的规矩,压上去的东西就不能反悔,总归是有输有赢的,你这把运气不好。不过输太惨怕你心里难受,本王见好就收,就玩到这里如何?”

三个骰子转出二、二、四,合计八点,正是一个小。

“哭丧啊?!”夏玉瑾人逢喜事精神爽,听着人家哀嚎觉得很添堵,正準备进去教训几句,当他看见屋内的情况,不禁愣住了。

街上,夏玉瑾因不清楚叶昭口味,站在酒楼外犹豫许久,最后逼随身的两个小厮一个抱了坛杏花楼的射洪春,一个捧了壶望江楼的女儿红先送回,自个儿穿着便服,熟练地穿街过巷,偷偷摸摸往老高开的羊肉店去。

他就不信这小子的运气真的那么好!

陆爷急忙招呼人端茶递水,又暗自吩咐将坊内最厉害的荷官换来,亲自在旁边坐镇。

给钱与接钱的人连声称是,嘴角不停窃笑。

旁人又是一阵哄笑。

陆爷怒道:“我没钱你还逼我赌?!”

老高回过神来,立刻一巴掌打去女儿的脑袋上,眉开眼笑道:“嚎个毛!没听见郡王说待会要来取羊肉?!还不快去把火烧起来,咱们慢慢地炖,慢慢地等。”

可是今天,老高没有迎接他。

夏玉瑾没心没肺道:“不怕不怕,本王就喜欢刺激,全部的钱一次砸下去,砸得越刺激越好,喂!你这荷官拖拖拉拉不开盅,该不是要作弊吧?”

高天翔窥见银票数额,每张皆是一百两,这时才察觉不妙,讪笑着问:“这……一个子是?”

屋里只传来他指天骂地和媳妇嚎啕大哭的声音。

夏玉瑾淡淡道:“没钱便打借条吧,卖儿卖女总能还得上。”

夏玉瑾笑瞇瞇地问:“你真的留我玩?”

“好运气,好运气。”夏玉瑾数着银票,笑得人畜无害,“昨天晚上神仙託梦,说我今天赌运旺,看来是真的。”

叶昭将此事交侍卫们转告安亲王府众人,然后急急更衣进宫。

荷官赶紧拿出五十两银票,恭恭敬敬要递给夏玉瑾。

第一把,三六一十八点,豹子通杀。

这时,那个离开的汉子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叠银票,塞给摆局者,陪笑道:“陆爷好手段,我输了八个子。”

寒冷初春,长盛赌坊的大门左边贴着招财进宝,右边贴着辞旧迎新,里面人流如潮,个个都是兴奋得满额大汗,中间夹杂着骰子的碰撞声,高兴与哀痛的吶喊声,混杂着各种说不清的市井味道。

夏玉瑾没压。

远处大张旗鼓抬来一顶银顶黄盖红帏舆轿,缓缓停在赌坊门口。

老高垂头丧气道:“就这样认了?”

陆爷两眼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夏玉瑾看得目瞪口呆,眼看翠花要朝他冲过来,赶紧往旁边缩了缩,以免挡了人家去砍人的道,并小声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夏玉瑾听见这杀猪般的声音,捂着耳朵跳起来,怒道,“嚎个毛!老子还要给媳妇买羊肉呢!你去把火炖上,羊肉煮烂点,筋和带骨肉各要五斤,待会我派人来取!”然后转身就走了。

陆爷接过银票数了数,然后塞两张给他身后的男人道:“你赢了两个子,拿去吧。”

接下来的事就是逼债,陆爷带人砸了老高的店舖,任凭老高怎么求情都没用。逼到最后,翘起二郎腿,叼着银牙籤道:“算了,既然还不出,我陆爷也是个好心人,就便宜你了,给条活路你走。你家羊肉煮得还有几分意思,将配製秘方交出,就算抵了这一千五百两的债。”

荷官迫于无奈,只得开盅,里面是一个五,一个六,一个三,合计十四点,正是个大。

“郡王啊——”老高这才发现他的存在,立刻朝媳妇和闺女使了个眼色,三人一起扑过来,抱着夏玉瑾的大腿就拚命狂哭,“你要替我们做主啊!”

夏玉瑾还是没压。

夏玉瑾忽然惊讶地叫了一声,伸手从台上拾起那张丢下的银票,缓缓抚平皱摺,摊开给大家仔细观看,笑道:“本王不小心看错了银票,丢下去的竟是一千两!居然赢了,哈哈,真是好运气啊!”

带他来这里的小二子早就不知何时溜走了。

夏玉瑾架起二郎腿,笑容变得阴森狡诈:“老子今天就是来逼赌的!”

九千两银子,赌坊三个月的收益。

第四把,陆爷撑不住了,不敢再摇豹子,便开出两个三,一个五,合计十一点,大。

赌坊管事陆爷远远见这排场,以为闹事,急忙上前来迎,见来人是南平郡王夏玉瑾,出名的纨裤子弟,不免大大地鬆了口气,忽然又想起他好赌名声远飏,可是甚少那么大张旗鼓地逛赌坊,心里也有些纳闷,于是赔笑问:“郡王也来玩两手?”

陆爷的脸,一下子全白了。

夏玉瑾听完后,想了半响,“陆爷……我听过这个名字,他是给长盛赌坊干活的,手段相当卑劣。这家赌坊和醉花楼……不好办啊,都是祁亲王私下置办的产业,祁亲王和无所事事的我不同,他在朝廷中担了不少差事,很受器重,拍他马屁的官员也不少,你不过是个平头百姓,又是赌场上的纷争,闹起来只有死路一条。”

长盛赌坊是上京最大的赌场之一,许多败家子弟在里面一掷千金,所以五十两虽不算小数,陆爷还不把它放在眼里,笑道,“郡王来玩两把,自是欢迎的。”然后示意荷官开盅。

老高听他这般说话,瞬间停住哭声,脸上多云转晴,厉声喝住媳妇女儿的嚎啕,让她们去照顾儿子,自己从地上拾了条没缺腿的长凳,擦了又擦,请夏玉瑾坐下,气愤地述说起整件事来。

高天翔一阵头晕脑胀,才知落入陷阱,最后一盘也没心思下了,转瞬间背上一千五百两赌债,还被迫打了欠条。

夏玉瑾收起银票,高兴地吆喝着“继续。”

长盛赌坊是祁亲王的产业,两三百两的出入他还赔得起,一把输掉上千两银子就未免要被严厉呵斥,总得想法子把这些银子弄回来。陆爷的思绪转得飞快,他眼见夏玉瑾作势要走,赶紧过去拦下,笑着道:“哪有来赌坊才玩一把就走的?岂不是显得我经营不善,待客不周?郡王千万要再玩几把。”

“路过听见骰子声,手痒了,”夏玉瑾打了两个哈哈,跟着他从赌坊这头走到那头,到处看了番,然后停在一张赌大小台前,看了好几把,然后等骰子停定,快开盅时,随手从怀里掏出张皱巴巴的小纸片,看也不看,像丢破烂般丢去“小”处,欢乐道,“来,本王也玩两把,就压个五十两吧。”

夏玉瑾没压。

陆爷总算知道自己碰了个大铁板,郡王赌技非同寻常,怕是有不为人知的高招,自己今天是玩不过了。当即青着脸,赔礼道歉,请他离开。

第三把,三三九点,豹子通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