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巡城御史

上一章:第20章浪子回头 下一章:第22章争风吃醋

努力加载中...

“这次看在你对太后的孝心份上,算了,”皇上正气凛然地将银票递给随身太监,让他收起,算是将此事按下,然后愤愤道,“现在京城那些家伙闹得越来越不像话了,祈王的封地已经足够富裕,他还将捞钱的手伸到京城,背后开赌坊青楼,欺行霸市,实在太不知足!还有那长平公主,为修消暑别院夺地,竟纵豪奴活活逼死一家四口,还被言官一状告上,真是想气死朕也。”

两年前,皇上发过一次狠,将夏玉瑾拖去打二十廷杖以作教训,纵使已叮嘱太监下手要轻些,还是没打两下就晕死过去。然后太后拄着枴杖,哭着冲过来,抱着玉瑾眼泪鼻涕横流,只哭他那短命的父亲名字,闹得他最后去慈安宫给母亲乖乖地赔礼请罪,对天发誓再也不乱揍那头病猫了。

夏玉瑾讚美:“陛下实在太英明了。”

皇上觉得不妥,赶紧收起喜滋滋的表情,痛斥:“玉瑾!你的所作所为太荒唐了!堂堂南平郡王在赌场里鬼混,丢人现眼!”

至于钱的来源,也算乾净。赌场本是经官府批准,光明正大开门做生意的地方,只要不是作姦犯科,也没有欺压百姓,赢钱输钱各凭本事,至于砸一两个黑心赌场,打一两个流氓,只要没闹出人命,被言官捲袖子轮流痛骂,也不算什么大事。他甚至恨不得夏玉瑾去多扫蕩几家赌场,让那些富得流油的地主老财狠狠出点血,拿钱给他填上西南赈灾的缺口。

如今夏玉瑾雪中送炭,纵使一万两不算多,蚊子肉也是肉,孝心可嘉。

夏玉瑾看伯父的脑子不像出毛病的样子,狐疑问:“什么官?”

皇上坐在御书房,对着银票眉开眼笑。

皇上随手抄起桌上一把纸扇,狠狠砸去这不要脸的脑袋上。

皇上很满意,连带着对夏玉瑾也欢喜了。

皇上看了眼他收入怀中的扇子,淡定地安慰,“这点小事别放在心上,反正你还有媳妇撑腰呢。”

皇上看见他这番无耻德性,气得想亲自捲袖子揍人。

夏玉瑾哭丧着脸道:“要是大家不服我管怎么办?”

夏玉瑾垂首受教。

夏玉瑾抱着侥倖问:“万一干砸了……直接革职可以吗?”

夏玉瑾犹无自觉,蹦跶着问:“陛下,我先去太后那里请安了?”

夏玉瑾试图推卸道:“不干成不?”

“慢着,”皇上今日心情甚好,连带看废物也觉得不一般,他唤住夏玉瑾,琢磨许久,忽然露出个慈祥的笑容,“玉瑾,你被封南平郡王也几个月了,这辈子总玩闹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朕给你封个官做做?也算是为大秦社稷出点力。”

皇上轻描淡写道:“反正你每天没事都上街溜跶,做巡城御史还不是一样溜跶?不过是多了个名儿,马马虎虎过得去就好?反正连祈王你都敢整了,再收拾其他人也不在话下了。”

何况夏玉瑾虽有混世魔王的名声,严格追查下来,也没发现什么罪大恶极之事,就是鸡皮蒜毛的混账事多不胜数,隔三差五就能听到几宗,平日尽和三教九流的流氓混混胡闹,丢皇家脸面无数,惹出的烂摊子怎么收都收不完。

“胡道子的仕女真迹?!妙!太妙了!”夏玉瑾打开纸扇,看了一眼,大喜过望,赶紧收起,“谢陛下赏!”

经此一事,皇上觉悟了。

夏玉瑾就是天上那朵飘忽的白云啊……

连年战乱,百废俱兴,造就国库空虚,宫中为做表率,处处节衣缩食,皇上带头穿打补丁的衣服,皇后三年没敢添新首饰,直到叶昭带战利品凯旋后,后宫女人们的脑袋上才算稍微光鲜了些。如今皇太后六十大寿,虽已下旨简办,可是也不能闹得太不像话。

皇上坚持:“不要说丧气话,你绝对做得到的,何况朕也不忍让吏部查办你啊。”

夏玉瑾感到天空有道雷光劈过,炸得他耳朵嗡嗡作响。待回过神来,开始怀疑伯父是不是给狐狸精迷惑,想亡国了。他支支吾吾答道:“陛下,你也知道我的破水平。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会,龙学士断断续续教了我那么多年,顶多是看得通文章,对治国安邦道理一概不通,让我做官,会害死人的。”

夏玉瑾差点喷了。

这巡城御史听着威风,其实是个六品小官,带百来个手下,负责京城内的街道治安管理和缉捕盗贼,还有三姑六婆吵架,流氓打架,混混吃霸王餐,隔壁家恶狗伤人,庸医害人,逛青楼不给钱等等鸡皮蒜毛的投诉。总而言之就是管大街的。

皇上笑得更和蔼可亲了,他走过来,拍拍夏玉瑾的肩膀道:“不要妄自菲薄,这个官职我思来想去,倒没有比你更适合担任的了?”

有几次他已差点想下狠手教训,可是想起老安王是自己的同胞弟弟,两人感情甚好,对自己登基立有大功,却因积劳成疾,英年早逝。留下的两个儿子,一个是残疾,一个是病猫,都是不能成材的东西。安王夏玉阙是个规规矩矩的老实人,倒也罢了,夏玉瑾长得讨喜,说话嘴甜,再加上天生体弱,有几分前安王的影子。所以全后宫都知道,太后除太子外,最心疼的孙子就是他。

只要当他不存在,就不会堵心了。

从此以后,他将所有参夏玉瑾的奏摺都随便扫两眼,确认不是天怒人怨的大事,统统压下不理。而逢年过节各种赏赐和爵位官职晋陞,也统统将他漠视。就连他在外闹事,被人揍了几拳,也装不知道。直到将军凯旋,太后提出要将叶昭嫁与夏玉瑾时,皇上才将这家伙想起,幸灾乐祸地附和太后下了旨意,期望彪悍的叶将军能帮他好好收拾这混蛋。

皇上正色道:“上京巡城御史。”

京城的大街不好管,落一片树叶都能砸到两三个贵人,高官汇聚,宗室贵族的豪僕如云,各大店舖关係网盘根错节,巡城御史官小言微,动则得罪人,不是挨整就是挨罚,要不就是不敢动。导致一年能换三任御史,谁也不愿意干这倒霉职业。

“是啊!”夏玉瑾打蛇随棍上,一边附和,一边吹嘘:“还是我最老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