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流氓混蛋

上一章:第28章刨根问底 下一章:第30章埋葬真相

努力加载中...

“你认清了什么?”叶昭双手抱胸,笑瞇瞇地问。

夏玉瑾怒道:“你就算披着正气凛然的将军外皮,骨子里还是个无耻流氓!”

夏玉瑾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愤怒地一拳打向身边的榕树,然后抱着拳头,差点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夏玉瑾紧张道:“一点点吧……”

他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不知如何继续说下去。

“是吗?”叶昭又靠近了一点,双唇似乎不经意地擦过他的面颊,暧昧道,“夫君真是太好心了,好心得让人感动啊……”

夏玉瑾花了半刻钟才反应过来,他气得面红耳赤,瞪圆双眼,痛斥:“见过不要脸的女人,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

夏玉瑾见她站在原地沉思,忿忿不平道:“滚!”

夏玉瑾继续摇头。

夏玉瑾又摇头。

夏玉瑾急忙帮兄弟辩护:“我看胡青的神色不太像作假,你怎如此说他?”

叶昭很“好心”地提醒:“你要不要告诉别人,你的媳妇很流氓,你还被她强吻了?调戏了?”

叶昭用指尖点了点他的唇,问:“原来夫君还要脸?”

叶昭:“他说自己是和尚转世,要修行成佛,你信不信?”

叶昭反问:“你信?”

“这个,我……”夏玉瑾吓得额上沁出两滴冷汗,几次挣脱未果,眼珠子急得乱转,虽不敢直视对方,嘴上却试图辩解,“我只是希望你过上好日子罢了。”

叶昭正色道:“嗯,大概是调戏。”

她玩完自己就这样走了?!

叶昭像看失足孩子般看着他,过了一会,才长长叹了口气,哀痛道:“我万万没想到,狐狸说的话,居然还有人信……”

夏玉瑾怒道:“他说话的时候,神情不像作假!”

夏玉瑾见她愤怒的神情不似作假,不由信了几分,结结巴巴道:“可……可是……”

叶昭:“他说他喜欢寡妇,你信不信?”

夏玉瑾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不停自我安慰道,反正自己妾室通房都那么多,经常去青楼画舫吃女人豆腐,经验丰富,如今不过是反过来给媳妇吃个豆腐,算起来也不吃亏。

野兽似地眸子,还直直注视着被眼前被抓紧的人,不留躲避空间。

叶昭舔舔唇,怀念地说:“毕竟做过那么多年流氓,偶尔也想重温一下的。”

夏玉瑾赶紧解释:“他没有直接说,是我猜的。”

叶昭已牢牢封上了他的嘴,夹杂着酒气和湿热,飞快吻过,然后微微离开半寸,停留在鼻息间。

夏玉瑾还是摇头。

“是吗?”叶昭长长的睫毛下,琉璃色眸子在暗处变得漆黑,透着阴阴寒光,就像狩猎中的黑豹,她伸出锋利的爪子,将猎物拖入掌心。声音却变得越发温柔起来,她慢慢问:“三年期未到,你便急着要给我找接手的男人了?”

“等等!”酒意让头脑有些发烫,叶昭一把抓住他肩膀,稍微用力,拖了回来。然后再次凑近,细细地端详着他的脸,忽然,嘴角勾起一个阴险的弧度,露出两排雪亮的白牙,森森问,“狐狸喜欢我,你似乎很高兴?”

只要还有一丁点头脑的动物,都能听出这份温柔里藏的杀机。

叶昭痛心疾首地拍着他肩膀问:“为什么他说喜欢我,你就那么傻,信了呢?”

“上面他说的哪一样事像作假的?还骗得毛二虎在大冬天,傻乎乎地去洛水旁草丛呆了一晚上,要偷窥什么女神,回来病了半个月。”叶昭气急败坏道,“你以为『狐狸』绰号是怎么来的?这臭小子天生就是给人添堵的!撒谎连草稿都不用打,逮到谁就整谁!他八成是看你不顺眼,在耍你玩呢!”

“男人大丈夫,别为这点小事生气。”叶昭也自觉可能是喝了酒,行事有点缺乏判断,做得不够冷静。但事到如今,反正便宜也佔了,豆腐也吃了,流氓也耍了,结局也不能挽回了。虽然想抓他过来,再进一步也没什么,但对方似乎不喜欢被调戏,弄得太生气似乎也不好,毕竟还要相处的……

夏玉瑾站稳身形,指着她鼻尖骂道:“你这不知廉耻的家伙!天下谁家媳妇像你这般做派?干!老子总算认清了……”

呼吸声在耳边起伏。

“没有。”夏玉瑾有点不妙的预感,拔腿想溜。

这种事,哪个男人有脸提?

叶昭问:“他说他是断袖,你信不信?”

“你他妈的混蛋啊!调戏过多少人?!”夏玉瑾对自己媳妇老道的调戏技术简直想捶胸顿足,这显然经过多年磨练的成果,丝毫不逊色于自己,不知对付过多少人!更不知对付的是男人还是女人!

她的嘴角,依旧挂着阴森森的笑,就好像玩弄猎物似的,然后再次轻轻附耳问:“你要干我吗?来啊。”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

叶昭:“他说他喜欢洛水女神,你信不信?”

“没有可是!”叶昭想起往事,咬牙切齿道,“他喝醉就到处唱情歌,对我唱,对秋华秋水唱,对老虎唱,对煮饭老头也唱,调还乱跑,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闹得整个军营都不安稳。没醉就到处骗人玩,除了布置下去的任务,几乎都在撒谎,也就剩下几个傻瓜还相信他说的话了。”

夏玉瑾摇头。

“好,你也早点休息!”叶昭果断转过身,不再激怒对方,优哉游哉地晃回去睡觉了。

皎皎月光下,夏玉瑾整个人都傻眼了,他呆呆地站在原地,脑中一片空白,几经辛苦,才从喉咙里憋出四个字,“原来如此。”然后木然转身,想回房去。

“年少荒唐,以男人自居,捉弄过不少小丫头,小心,”叶昭终于鬆开了手,又扶了他一把,很淡定地说,“我现在就调戏调戏自家男人玩罢了。”

脸上滑过温热的触感,战慄中带来诡异的快感,那双勾魂的眼睛,让心跳开始加速,几乎要跃出胸腔。夏玉瑾觉得这种情景似曾相识,慌乱之下,他想找几句什么好听的来强硬反驳,话到嘴边,却嫌词穷,乾脆用粗话问候:“干你……”

“放手!”夏玉瑾恨不得咬死这混球,他深呼吸两口气,放缓心跳。然后看着对方一直坏笑着的脸,终于知道这表情在哪里见过了——这不是和自己带着狐朋狗友在街边调戏少女时一模一样吗?他醒悟过来,再次确认,“你这混账是在调戏?!”

“你还敢认?!”夏玉瑾更怒了,“信不信老子告……老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