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礼部相会

上一章:第30章埋葬真相 下一章:第32章东夏使团

努力加载中...

夏玉瑾打着哈欠,带着不耐烦的心情,被迫去礼部开会。

将军来找胡青,其实是为东夏使者来访的正事,至于兴师问罪,不过是附带的。

天濛濛亮的时候,他总算瞇上眼,浅浅入眠。

叶昭为此心情大坏,虽然她自制力强,不会迁怒他人,可上京军营里的士兵们看见自家将军恐怖的脸色,想起她过去的所作所为,心里很是不安。有好几个认识夏玉瑾的军官,受众兄弟所托,找他不停明示暗示,传授各种哄媳妇的方法,只盼着他有点牺牲奉献精神,快点从了将军,让军营雨过天晴,不要让大家再看活阎王的臭脸了。

叶昭若有所思。

她想,或许是醉酒调戏的行为实在太猴急了?还记得小时候强吻了亲戚家小姑娘的脸蛋,害人家梨花带雨地哭个不停,她唯恐被父母责骂,只好上树摘花,装猴子耍把戏,买糖葫芦杏花糕……答应这个答应那个,整整哄了三天,才让对方回转过来。

或许是因为她对别人和对自己的态度,比较之下,确实算不错。

叶昭趁没人看见,抓着他脖子问要不要尝尝最新的东夏摔跤招式?

媳妇对男人耍流氓绝对要不得!

夏玉瑾忙点头应下,转头跑得比兔子还快。

叶昭黯然看胡青,问:“喂?”

另一方,夏玉瑾昨天给媳妇调戏,他很不甘心,躺在床上想将讨厌的东西忘记,可是人的记忆很犯贱,那种充满侵略性的刺激,惊慌下的快感,彷彿还留在身上。他碾转反侧,脑子里全是对方恶魔般的笑容,怎么忘也忘不掉,怎么睡也睡不着,只好暗暗将叶昭这混蛋诅咒了一百次。

进攻太快,会吓跑猎物的。

夏玉瑾像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夏玉瑾顿悟:“我回去亲自监督老杨头,让老杨头亲自监督扫大街。”

夏玉瑾继续鸡啄米点头,过了一会,瞌睡醒了,拉着他问:“你是让我去扫大街?”

要用诱饵一步步将他引出来,徐徐图之。

叶昭大部分时候都很冷静,她迅速重做部署,按下再去调戏一回的冲动,想找夏玉瑾重新培养感情。

夏玉瑾却在烦恼中,他以前在小倌馆给大鬍子海客调戏时,只觉想吐,每每想起,都觉得是场噩梦。可是被叶昭调戏的时候,那个带着淡淡香甜的吻没有任何噁心的感觉,只让他觉得刺激和震惊。

叶昭感受到他的“热情”视线,微愣,大喜,低声问胡青:“我男人……是在给我送秋波?”

夏玉瑾还在卖力地瞪媳妇,忽见叶昭扭头,朝他微微一笑。冰冷冷的眸子里就好像冰雪融化,眼角还弯了弯,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看得他整个人都傻了,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都那么凶了,她还那么好脾气?

叶昭急忙派人上来传话:“请郡王留步,等将军一起走。”

胡闹归胡闹,叶昭觉得夏玉瑾闹彆扭的时候实在可爱,亲起来的感觉也真不错,尤其是那双因惊吓而徬徨无措的眼睛,和狩猎追的雪貂一模一样。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怨气虽多,却不好意思在这里继续发作,便灰溜溜地想走。

“如此甚好。”礼部尚书终于放下心来,不再担心混世魔王将事情弄砸,牵连自己的饭碗了。

乱糟糟的家庭、忙碌碌的工作,眨眨眼半个月就过去了。

礼部尚书再安排:“使团会经过玄武街和顺天街,道路必须保持乾净整洁,不要出现垃圾杂物,请南平郡王监督清理。”

夏玉瑾接完差事,正想回巡察院补觉,路上不小心瞄了眼花厅,却见红木太师椅上端坐着两条人影,正在商议着什么。左边的将军面容冷峻,端得是忠孝节义、正气凌然,话虽不多,但每个字都斩钉截铁,让人信服。右边的军师不卑不亢,端得是温润如玉、超尘拔俗。出起点子口若悬河,风趣幽默,妙语连珠。

胡青听完后,沉默片刻,淡定地表示:“滚你妈的!”

于是夏玉瑾不理会叶昭的讨好,每天扑去巡察院,上午打瞌睡睡觉,下午抓鸡鸣狗盗的家伙来训话,盯老杨头带人扫大街,然后检查三四次,直到半夜才回家,折腾得所有人眼泪汪汪,天天烧香求菩萨让皇上快点撤他乌纱帽,让他回家吃媳妇的去。

大秦是堂堂礼仪之邦,皇上下令,要对蛮夷国度显示出天朝气势,礼部已敲定招待东夏皇子一行的规格待遇,接着要深入细节。可惜东夏靠近蛮金,以前甚少邦交,两国习俗与语言大不相同,临时找个精通此事的人来,时间有些紧张。

真是一对道貌岸然,狼狈为奸的好搭档!

胡青不等她说完,解释:“他在害羞。”

胡青立即改口:“哪有男人被女人调戏会高兴的?”

夏玉瑾儘可能用最犀利的眼神看着这对无耻混蛋,想让叶昭明白他心里的愤怒。

胡青认真端详了两眼,想了想,肯定道:“没错。”

但这一切都不能构成让他犯贱去原谅对方的理由。

或许是因为叶昭是个女人,还是他媳妇。

没想到圣上在早朝上发旨要求礼部尚书领京兆尹、巡察御史等各个部门共同完成接待东夏使团任务,礼部尚书特派亲随来巡察院请御史,老杨头接到命令。左等夏玉瑾不来,右等夏玉瑾不来,忍无可忍之下,直冲南平郡王府,未果,再奔安王府,在安太妃的帮助下,将赖在床上装死的巡城御史给拖了起来。

胡青天资聪颖,八年行军下来,漠北附近七八个国家的方言倒是学得精通,对他们的历史变迁、风土人情和习俗禁忌也了如指掌。所以礼部特派叶昭来请胡青军师过去商讨此事。

可是,夏玉瑾不是良家妇女,不是青楼花魁,而是她相公,是大男人,就算推倒就地正法也是光明正大的事情,没必要为小小闺房情调来闹彆扭吧?

东夏皇子带使团一百四十三人,明日进京。

或许是因为叶昭虽然爷们,却长得不错。

礼部尚书睁着比老鼠大不了几分的小眼睛,摸着三缕山羊鬍,笑瞇瞇地给他安排了任务:“东夏使者下月中旬来访,停留约十五天,这段时间里,希望地痞流氓闹事和小偷小摸事件少些,还请南平郡王多多费神。”

叶昭很快给出答案:“青楼?”

礼部尚书否决:“郡王此言差矣,不是让您亲自扫,而是监督扫大街。而且……圣上也不希望自家侄子那么劳累。”

胡青分析:“他觉得你以前流氓的对象不是他,所以吃醋了。”

夏玉瑾的自尊心很强,夫妻相处,决不能太过强势,总归是要双方心甘情愿才行。情场如战场,总会出现无法控制的意外,最重要的是将局势重新控制回掌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