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宛若初识

上一章:第34章茶肆私语 下一章:第36章疑惑丛生

努力加载中...

天下谁不知南平郡王的纨裤德性?狗男子这段话简直是反讽打脸,偏偏还摆出一副“我是外国人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堵得夏玉瑾连吐血都不知道从何吐起。

桥头处,夏玉瑾抱着膝头,呆呆地看着石板地面。

夸男人是绵羊,是耻辱。

伊诺皇子摸摸鼻子,似乎不好意思道:“老实说,我自从知道叶将军是女儿身后,便存了三分倾慕之意,奈何两国有别,明珠有主,可心里总有不平,好歹让我知道自己输了什么。”

伊诺皇子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弄巧成拙,做了傻事,赶紧哈哈大笑几声带过,闹着要回去喝酒。

从没人知道……

最后他做了个纨裤。

“也是,”伊诺皇子被她提起往事,有些丢脸,赶紧自嘲道,“咱们都是叶将军的手下败将,都差不多,好歹他比我美貌。”

叶昭也不满地皱皱眉,只是身份问题,不好对他多加谴责。

他是所有人眼里的窝囊!弃子!纨裤!混蛋!百无一用的大废物!

他曾渴望过行侠仗义,江湖侠客。

伊诺皇子不依不饶:“愿闻其详,总得让我输得心服口服。”

叶昭斩钉截铁:“他的不好,我统统都喜欢。”

没想到,叶昭面不改色心不跳,点头应道:“没错。”

他曾幻想过清正廉明,朝廷大员。

夸女人像绵羊,是讚美。

“别生气,”伊诺皇子左右张望,确认夏玉瑾还躲得像只耗子似的,应该没被发现,又观察叶昭表情,似乎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赶紧安慰道,“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他现在是只没褪去绒毛的雏鹰,可是雏鹰终归会张开翅膀,像所有雄鹰般冲上蓝天。”叶昭不理他,彷彿发洩似地,连绵不断说道,“他很聪明,能在两天内就融会贯通七八本……深奥书籍的内容,并全部记住,準确複述。他身居高位,却很善良,从来不欺负贫穷百姓,时时关心身边的人,在力所能及範围内行侠仗义。他有毅力,能忍受十几年的枯燥无味,反反覆覆研究同一样事情,直到做得最好。他有勇气,从不为对手的强大屈服,他机灵善变,能不用寻常手段处理事情,他积极向上,长年病痛,生死徘徊,却从未让他的心少过半分阳光……你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可是或许会有一个人,他的每一个缺点在你眼里都是那么可爱,便构成了完美。

随着年岁增长,现实将梦想一点一滴磨灭。

伊诺皇子膛目结舌:“他难道就没有不好吗?”

这世界上永远找不到真正完美的情人。

“看,那个就是纨裤小王爷,他那个貌美和那个没用的对比啊,嗤嗤……”

不要哭,不要哭……

秦河岸,灯如昼,游人喧喧扰扰。

成亲后三个月零七天,夏玉瑾对叶昭,宛若初识。

从小体弱,荒废了功课,浪费了时光,被像女孩子般娇惯养在深宅,长大后已经和同龄人拉开老大一截距离了,文才武略,他样样都不如人,身体好些后,又被花花世界迷了眼,耽误了下去。

夏玉瑾狠狠地唾了口,彷彿要将刚刚的事情统统忘掉。可是鼻子却在阵阵发酸,眼泪轻轻滑过脸颊,不争气地掉了下来,他赶紧摀住脸,低下头,儘可能藏在角落里,不让人发现这丢人现眼的一幕,可是白皙的指尖依旧沁出水痕来,怎么擦都擦不净。

叶昭反唇相讥:“确实,他武艺在我之下,怕是走不出三招,皇子好歹能走上一百招,相比之下,确实差远了。”

这死女人,说得太夸张了!

“太阳大,别看马球,快回去歇歇。”

他以为自己早已死心,再也不会想起这些年少轻狂时做的梦。

脑海里却浮现出很久很久前,卖羊肉的老高说过的话。

“平白亏欠了他那么多年,就算在外面胡闹一点,只要没大事也算不得什么。”

从没人对他有过半点指望。

伊诺皇子不依不饶,豪爽笑道:“他文质彬彬,武艺怕是在将军之下吧?”

伊诺皇子也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赶紧再恭敬道:“不知夏郡王是文采出众还是武艺超群?可否让我偏远来客学习学习。”

【女人最重要是能掏心掏肺地对你好,真心真意地顾着你。】

叶昭终于愤怒了,一掌拍去身旁那棵双臂合抱的柳树上,震得柳树拚命乱摇,似乎就要倒下,吓坏了躲旁边的夏玉瑾。然后她吞了口气,厉声反驳:“他不是绵羊,是雄鹰。”

“你才美貌!死东夏野蛮王八蛋!”夏玉瑾恨别人夸自己美貌,更恨有断袖嫌疑的男人夸自己美貌,他气得直犯嘀咕,可惜被发现偷听实在不好看,所以死忍着没敢跳出去。

他曾梦想过沙场征战,勇猛将军。

男儿有泪不轻弹。

叶昭愣了愣,她想起夏玉瑾,脸上忽然转过丝不好意思,神情也没那么冷漠了。可是情情爱爱这些丢人的东西,哪能当众轻易说出口的?实在丢人现眼,于是她假装咳了声,试图将话题带开。

伊诺皇子又稍微朝桥边靠近两步,不动声色地遮挡住叶昭的视线,引她看向秦河画舫,聊了几句闲话后感叹:“三年前战场,叶将军神勇,乃真英雄。未料却是女儿身,若是你生在东夏,怕是提亲的好汉要踏破了门槛,如今你的夫君想必是大秦最出类拔萃的男人,才能得你青睐!”

夏玉瑾很阴暗地猜测这断袖的家伙是不是看上叶昭长得像男人,所以倾心相许。

叶昭轻描淡写道:“他的好处你学不来。”

叶昭虽不耐烦,却强撑着陪他渐行远去。

“总归是朕的亲侄子,就算没本事,还能亏着你不成?”

“名声?皇家宗室,还有人敢说三道四?”

她理清了他的优点,欣赏他的缺点,她还信誓旦旦地愿意相信他,可是一飞冲天,这种事……怎么可能做到?

伊诺皇子拉长音调,彷彿不敢置信道,“雄鹰?”然后低下头窃笑不已,“确实是只美貌的小鹰。”

他曾期待过才高八斗,饱学大儒。

他每一天都混混沌沌活着。

从没人知道他心里也有过梦想。

幸好大漠风沙乱,交流需要喊叫,所以伊诺皇子的声音特别大。叶昭长期战场厮杀,高声发号施令,嗓子虽比较低哑,却不比寻常男子声音小。何况夏玉瑾有听骰的功底,耳朵比常人更尖,所以他蹲在有些距离和吵杂的地方,还是能将对方的谈话尽数收入耳中。

奈何东夏民风豪迈,从来没有遮掩男女之间爱慕的习惯,再加上伊诺皇子心知夏玉瑾是什么货色,存了挑拨离间和看笑话的心,三番四次出口试探,甚至激将:“莫非夏郡王真那么糟糕,让叶将军拿不出,所以推三阻四,连他一句好话都说不出?唉,我听人家说夏郡王比较废物,原本还不信呢,如今看来……他大概是只乖巧可爱的小绵羊吧。”

“别学旁人那样站规矩,你经不起,快搬个凳子来。”

什么雄鹰不雄鹰,噁心巴拉的,哄得东夏来的傻子信以为真!

 

叶昭淡淡道:“也不全是美貌,他确实很好。”

“赏花能比身子重要吗?你还是去旁边的凉亭吧。”

要是搁别人耳中,真他妈像个笑话!

“身体刚好,别看太多书,小心伤眼。”

这句话对有夫之妇说,实在太过失礼。

“有鸟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叶昭动怒,脸上却不显,她一字一句地慢慢说,“莫欺少年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