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以假乱真

上一章:第36章疑惑丛生 下一章:第38章惊弓之鸟

努力加载中...

叶昭微微皱眉,似乎不太乐意:“这事就这样了结?”

于是,他脸色阴沉地问:“你们看,此事如何了结?”

叶昭严肃道:“此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必要彻查。”

协助查案的刑部尚书和祈王关係不错,也跟着叹息:“那个草民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呢?连累了郡王的名声。”

安太妃坚定地认为是媳妇克了儿子。

长平公主抢先,撒娇道:“像父皇上次教训儿臣一样,罚他俸禄,再禁足三个月。”

京兆尹结结巴巴道:“他……他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谁会动用高手来对付啊?”

叶昭看着京兆尹的脖子,不高兴地瞇了瞇眼,她半开玩笑道:“何大人家似乎也养了不少狗吧?若我想半夜摸进你家,在你脖子上抹一刀,保管也不会留下半点痕迹,要不要试试?”

京兆尹惊愕道:“他从河西落户上京,官府发来的籍贯上有写……”

叶昭又问:“你为何不相信杀死李大师的也是高手呢?”

一个伪造大师,一件以假乱真的重要物品,能惹出什么事?

皇上觉得东夏使团尚在,传出宗室子弟杀人,始终是件丑事。他不想把事情弄得街知巷闻,便召集京兆尹及相关办案人员和夏玉瑾夫妇来书房审问,务必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夏玉瑾道:“李大师不是普通造假的下三滥,他是真正的伪造大师。当年他用白玉玲珑狮子球骗了我八千两银子,我都没恼,反而欣赏他是个人才,偶尔会在一起喝酒,算是朋友。而且他这个人不好钱财,生活朴素,只对伪造手艺着迷,叶昭的匕首价值不过五千余两,我和他争执的原因是因为识破匕首真伪的人不是叶昭,不符合他将东西还回去的原则,吵了半宿,我和他打赌,说李伯年的画最难造假,我将家里的《秋游图》拿来给他做一份赝品,他做好后将真假两张图放在一起猜,若猜对了,匕首之事就此作罢,如果我猜错了,便将《秋游图》送他。如今《秋游图》还没到手,他怎捨得去死?”

皇上问:“你想我打他板子吗?让他滚回去拿笔钱来安抚死者家属,务必让大家都满意,往后半年时间呆在家里,不准出门,好好学学圣贤书,懂点做人道理!等半年后,这件事自然就消散了。”

夏玉瑾觉得整个世界都诡异了。

夏玉瑾脑子里忽然闪过灵光,急切道:“若是有人让他伪造了一样重要的东西,然后杀人灭口?阿昭你不是说东夏使团可能在打什么鬼主意吗?如果他们打的主意就是这件伪造品,要拿来做坏事呢?”

京兆尹气急败坏道:“欺君枉法,此人该死!”

“家属?”夏玉瑾笑了,“李大师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连自己籍贯来历都闹不清,他醉心技艺,无妻无子,哪里来的家人?你们难道连这个都没查清楚吗?”

夏玉瑾用最坚定有力的声音道:“我要替他伸冤报仇!”

虽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可自古以来,除非是被皇上猜忌,存心要找藉口往死里整的王亲贵族外,根本没有因杀平民而偿命的案例。就连小说里,作者写素有廉名的清官,也只能让他杀杀驸马和外戚侯爷的儿子,哪敢真铡公主皇子的脑袋?

皇上顺了好几口气,吹着鬍子问:“你认为他是被杀的?那是谁杀的?”

京兆尹观颜察色,体恤上意,知道自己若说此案兇手不是夏玉瑾,定会被皇上逼着破案,破不了就脑袋上乌纱帽不保,倒不如拿着现有的重大嫌疑人,迅速结案。而且上次假药事件,他被小小巡城御史逼着秉公办理,回家给宠妾闹腾了半个月,心里憋着不少火,如今见他倒霉,难免暗暗欢喜。

夏玉瑾冷冷地看着他:“伪造官府文书,按律法确实应该处死。可是他应该死在菜市口,而不是被人杀死在家中!这依旧是起兇案!”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还引出了许多夏玉瑾以前的胡闹事蹟,除了没出人命,那是花样百出,应有尽有。

夏玉瑾只好将那夜发生的事情都描述了番,并解释他确实有痛骂过李大师,还威逼利诱过他,抢了东西跑路,惹得他很生气,但绝对没有杀害对方。

长平公主迟疑问:“堂弟,此事,你打算……”

叶昭不动声色地站去了他身边。

皇上衡量利弊,也準备装个糊涂,顺手推舟,将事情轻描淡写掉,便道,“玉瑾,你实在太乱来了。”然后他又瞪了叶昭一眼,“做媳妇的也不好好管管!还让自己男人在外面胡闹,不像话!”

奉太后之命,来帮堂弟讨情的长平公主撇撇嘴,笑道:“就算杀了又怎么了?不过是个平头百姓,大不了多给点烧埋银子,谅他家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京兆尹道:“给死者家属和邻舍点甜头,尽快将众人之口堵住。”

夏玉瑾摇头:“但我知道他不是会自杀的。”

夏玉瑾一时语塞。

听得皇上直皱眉头,连骂他荒唐,然后又向京兆尹等问话。

昨天他弄把刀去找媳妇示好,今天就被传杀了人,被黄鼠狼抓去问话,这乱七八糟的到底算什么事?

叶昭很淡定地说:“看开点,反正你一直很倒霉。”

眉娘说是流年不利。

同样是太后派来的刘嬷嬷听完结论,扶着胸口道:“阿弥陀佛,此人心胸狭窄,死了都要害人,实在可恨。”

萱儿很肯定地说是郡王爷最近拜拜的时候心不诚,菩萨不保佑了。

夏玉瑾摇头:“那份官府籍贯是假的!他十几岁的时候住在洛东,以造假骗人为生,得罪过厉害角色,怕被人追查,便伪造了份洛东官府的籍贯文书,改名换姓,落户上京。”

杨氏觉得是天将大任于斯人也。

刑部尚书道:“郡王也是无心之失,私下训斥训斥就算了,勿伤了太后的心。”

闹到最后,就连皇上都有点相信是夏玉瑾这次做得太过分,又遇到个小心眼的苦主,闹出个含恨自尽来了。

一直沉默着夏玉瑾忽然开口:“不!我不服!”

大家想着想着,忽然有点毛骨悚然了。

他沉思后,斟字酌词道:“李大师的死因是一刀毙命,凶器是把短匕首,丢在旁边,身体没有挣扎的迹象,捕头查访左邻右里,虽说除南平郡王来访,与受害人产生争执,却并无南平郡王直接杀害被害者的证据。据微臣斗胆猜测,怕是李大师因琐事争执而嫉恨郡王,一时想不开,所以自尽了。”

皇上气得口不择言道:“你这混球还想怎么样?!”

夏玉瑾彻底崩溃了:“干!你是打算用活活气死我来谋杀亲夫吗?”

不管夏玉瑾是没杀人,逼死人还是真杀人。顶多就是给私下抓去狠狠训斥顿,罚银子,关禁闭罢了。只要他认罪,案子可以立刻了结,向所有人都有交代,受害者家属得到厚重赔偿,除了死了的倒霉鬼可怜点外,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

大家皆道:“皇上判案圣明,让人心服口服。”

京兆尹赶紧道:“郡王爷,你别乱说话,若他不是自尽的,现场可没有别人痕迹了。要知道周围人家还养着七八条狗呢。”

刑部尚书问:“凭何断言?”

京兆尹顿时觉得脖子凉飙飙的,他苦笑道:“那个……叶将军身手高强,不必试了,下官相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