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惊弓之鸟

上一章:第37章以假乱真 下一章:第39章约法三章

努力加载中...

许仵作道,“心脏前方有几根骨头,若是角度有偏差,很可能刺入骨头中。”他说到这里,茅塞顿开,兴奋道,“寻常人动手杀人,都是连续刀刺腹部,或者用重物砸颅。若选心脏下手,绝难一击毙命,冲动杀人,不会想得如此周全。”

叶昭量了下伤口长度,再问:“你确定凶器是这把匕首吗?”

叶昭俯身蹲下,认真研究伤口,还伸指探入,仔细量了量。

许仵作一边干活一边欢乐道:“反正他没家属苦主,而且是给他伸冤的大好事,想必他不会介意的啦。”

“也不全是,”叶昭道:“这种死因,不可能是你下的手。”

夏玉瑾焉了,继续蹲旁边看热闹。

许仵作和叶昭聊得兴起,听见夏玉瑾打岔,很不高兴,他不耐烦地挥手道:“郡王爷啊,匕首上面还有黄二麻子家的印记呢……何大人早就彻查了,是案发前,李大师自己买的。”

叶昭再问:“为何不选心脏?”

叶昭再问:“如果你将匕首刺入我心脏,你将往哪个方向转动?”

叶昭果断道:“我多安排几个人给你守夜吧。”

许仵作终于想起叶将军的传闻,勉勉强强地点了点头。

夏玉瑾考虑了许久,直到蟋蟀问了第三次。

叶昭连忙道:“你是负责验查死因的,并不经常杀人,对这些细节不了解也是正常的。其实我也只懂刀剑方面的事情,对其他的尸体检验一窍不通。”

片刻间,心脏内部损伤查明。

夏玉瑾生生打了个寒颤,讪讪笑道:“不会吧,我最近没得罪过什么人……”

仵作间臭味熏天,叶昭面不改色大步踏入,走了两步,见后面没人跟上,回过头去,见夏玉瑾白着脸,捂着鼻子,一副快吐出来的表情,叶昭便停下来一边装着欣赏旁边的风景,一边等他。

“你们有完没完?”夏玉瑾得到洗脱冤屈的证据,高兴之余,想起媳妇是杀人高手,自己连杀鸡都不行,心里又有点不平衡了,于是虎着脸,蹲在旁边想了很久,终于想起个可以证明自己本事的地方:“落在尸体旁边的匕首,是黄二麻子家打的!我认得他家的手艺!”

 

“什么有空没空的?”夏玉瑾鼓起勇气,摆起大老爷的架子道,“男人找自己媳妇睡觉天经地义!还要通报不成?!爷今夜就在这里歇下了!”

可是找谁呢?

叶昭:“高手都有自己习惯的武器,很少会用这种市面出售的垃圾,会不会杀完人后用来伪装,想将事情推卸给玉瑾的道具?比如先用顺手的细剑杀完人,再用这把匕首补一刀,造成凶器是匕首的假象。”

晚上回去,他想着杀死李大师那个神出鬼没的兇手,再想想今天看到的恐怖尸体,心有慼慼然,咬着被子,稍有风吹草动,就吓得跳起来,就连丫鬟小厮路过窗边的身影都很像那个恶鬼出现,要偷偷摸摸地来床边一刀了结自己。

夏玉瑾越想越怕,怎么睡也睡不着。他翻来覆去到第九十八次时,终于忍不住召来蟋蟀,强撑着恐惧道:“这个……爷有点睡不着。”

但皇上嗅到了这件事里的危险气味,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说准,也没说不準,只撤回了禁足令,由得夏玉瑾乱跑。京兆尹冰雪聪明,立即照办,将两人带去仵作间,让他们查看李大师的尸体。

叶昭果断道:“短剑。”

许仵作拍着尸体大腿道:“老夫居然看走眼了!里面有两道不同的伤痕,匕首是后来加上去的伪造痕迹!原来的凶器应该是……”

通常,没有嫌疑人自己跑去查案的道理。

“武器作假,外面可以相同,里面的刀口应该有些偏差,”许仵作沉吟片刻,转身拿来工具,兴奋道,“把心脏挖出来检查下吧。”

两人互相称讚,许仵作难得遇到懂行人,乐得差点想将其他案件的尸体都拖出来给叶昭看看。

叶昭挑挑眉,暧昧道:“好啊。”

夏玉瑾愤愤然:“看什么看!老子和狗没交情,人不是我杀的!”

叶昭点头:“李大师身高和我差不多,假设兇手身高也与我差不了太远,或者比我矮,要用匕首準确穿过骨头,刺入他心脏的话,手腕必须抬得比较高,此时握匕首的手背要朝上,向外侧绞动才会顺手。如今李大师的心脏碎裂方向,却是向内侧,所以我认为兇手可能是个惯使左手的人。”

夏玉瑾纯粹抱着侥倖心理来找蛛丝马迹的,被说得有点尴尬。

夏玉瑾扶住她的肩,强撑着脖子盯着,不露怯色,倒是让人刮目相看。

夏玉瑾也欢快道:“你就那么信任我?”

伪造大师的尸体上出现伪造的死因,有点讽刺。

叶昭起身:“一刀刺入心脏,果断有力,然后迅速旋转绞碎,这种死法绝非自杀。”

夏玉瑾怒道:“他奶奶的熊!这狗官就是想要老子顶罪结案!”

叶昭拍拍他肩膀,安慰:“嗯,我从一开始便断定,人绝不是你杀的。”

叶昭摸摸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忽而严肃道:“为什么兇手要嫁祸给你呢?是随便找的替死鬼?是为掩饰身份布的局,阴差阳错害了你?还是他对你心存敌意?”

夏玉瑾想想,觉得这个理由不错:“对!”

夏玉瑾额上沁出几滴冷汗。

叶昭从怀里摸出把短匕首,丢给他问:“假如你用这把刀来刺我,要从哪里下手?”

许仵作问:“何以见得?”

许仵作道:“尺寸是一样的。”

许仵作佩服:“谦虚了,将军真乃箇中高手!”

许仵作接过匕首,比划一下:“腹部,柔软易入,虽然死得可能没那么快,只要刺进去,稍微转动刀身,无论伤及哪个内脏,都会因出血致死的。”

许仵作“哼”了声。

杨氏自从主持中馈后,意气风发,她性格又最重名声,唯恐妾室掌权被别人说是狐媚惑主而看不起,所以越发谨慎小心,事事依着规矩,小小年纪弄得像个小老太婆般古板,还动不动就找将军告状,和她睡觉实在难受。眉娘是个吃里扒外的家伙,谁给好处谁是娘,每次见到将军那副恨不得摇尾巴的哈巴狗样子,实在让人看不上眼。萱儿倒还好,偏偏是个胆小鬼,还喜欢尖叫,和她睡一起,万一房间爬只蟑螂老鼠进来,不用等杀手进门,他就被她的尖叫声活活吓死了。

叶昭刚晾乾头髮,準备睡觉,见他进来,含笑问:“半夜三更怎么有空过来?”

许仵作看了眼他,意味深长道:“周围的狗见到熟人也不会叫嚷,或许何大人是不想将此事闹大。”

许仵作道:“对,人自杀的时候会犹豫,匕首刀口不会那么狠辣乾净,而且进入心脏后,双手无力,不可能做旋转绞碎的动作。我将此事告之何大人……可是他不让我说。”

叶昭却缓缓开口了:“许老伯的验尸技术绝对是大秦第一的,何大人说你只要一眼就能看出死亡时间和方式,从无出错。”

过了好一会,夏玉瑾喘过气来,他看两眼正优哉游哉地观察尸体的媳妇,觉得挂不住面子,立刻咬咬牙,端起男子气概,儘可能装得毫不畏惧地迈过门槛,走到尸体旁边,大声道:“总得看看死因,说不準查漏了什么。”

许仵作比划了一下:“右边。”

叶昭扳扳手指:“刘千、陈德海、陆老二、乌鸦……”

蟋蟀会意:“爷可是孤枕难眠?要找人侍寝?”

夏玉瑾总结:“我们要找个习惯用左手,习惯用剑,轻功很厉害的高手?”

果断抬脚,朝叶昭住的院子里走去。

夏玉瑾挣扎着问:“喂喂……对死者太不敬了吧?!”

叶昭连连点头。

“所以杀李大师的人,就算不是高手,也是个技术很强的杀人惯犯,不是夏郡王的能力能办到的。”许仵作给她说得心服口服,将原来的偏见抛下,连连讚叹,“将军心细如髮,高明。”

负责此案的仵作姓许,从事验尸已有三十五年,因职业卑贱,陞迁无望,媳妇也讨不着,所以全部心血都放在研究验尸上。他对夏玉瑾怀疑自己的专业,简直暴跳如雷,拖长声音,黑着脸道:“郡王慧眼如炬,必定能看出一击毙命以外的死因。”

有本事的人脾气都大,每天只和尸体打交道的人性格都怪。所以叶昭并不在意他的傲慢,再道:“我自幼武痴,杀的人也不少,对天下常见兵器有些研究,对刀剑杀人的方式和死法也很熟悉,愿与许老伯讨教一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