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约法三章

上一章:第38章惊弓之鸟 下一章:第40章明察秋毫

努力加载中...

他媳妇也不是全身上下都像男人嘛……

所有将士都用嫉妒羡慕的恐怖目光盯着她看。

他暗暗发誓,等烦心事情了解后,就亲手办了叶昭!让她彻底认清自己是女人,是媳妇的身份,看她在自己身下,还装什么大男人气势!

没关係。

叶昭轻轻躺下,盯着黑漆漆的床顶,重新整理一下未来的棋局的变化,然后浅浅睡了。

“喂?”叶昭试探着唤了声。

夏玉瑾惊醒,惊叫:“你凭什么擅作决定!”

奈何大秦的正经女子绝不在丈夫面前露出脸和手以外的肌肤,叶昭虽然性格叛逆,个性爷们,但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点点女人的自觉,她对和兄弟们光膀子喝酒或者跳下河洗澡都没兴趣,也不喜欢随便给人看到自己的身体。

闺阁之事,她不擅长。

其余将士为了将秋老虎翘起来的尾巴踩下去,也跟着起鬨。

“女人应该睡里面!”夏玉瑾虽然很睏,对原则还是很坚持,他抱着被子爬过叶昭身上,翻去大床外侧方躺下。迷迷糊糊间,耳边传来叶昭的笑声,她似乎对自己说了什么话,可是他实在太累了,随便“嗯嗯嗯”应了几声,就进入梦乡。

叶昭对大家的想像力由衷佩服。

夏玉瑾想起昨夜睡迷糊的时候,她是在耳边小声说了什么,便嘀咕道,“谁知道你是不是问我吃夜宵的事呢……”可他转念一想,危险还没过去,留下来也好,何况有对很惹火的腿在晃蕩,还是自家媳妇的,不摸白不摸,要把以前被吃的豆腐统统吃回去。于是他爽快地点头同意,并把叶昭拉回房里,约法三章:“第一,你不准调戏我!只准我调戏你!”

做恶霸,她懂。

叶昭犹豫了好一会:“也好,免得不小心砸到你的脚。”

夏玉瑾又翻了个身,抱住她的腰蹭了蹭。

“叶将军威武!横扫青楼四大美人!”

夏玉瑾嗅着枕头上淡淡的香气,绷紧的心脏慢慢放鬆下来,害怕消散,倦意袭来,眼皮不停地上下哆嗦。他抱着被子,刚蜷缩成一团,就看叶昭挥袖熄灭烛火,解了外袍,利索地上了床来,对他说:“把被子还我。”

叶昭差点给羊肉活活噎死,待喘过气来,胡青早已把事情说得活灵活现,造谣成功。

夏玉瑾悄悄嚥了下口水,死死盯着叶昭,忽觉心头有些闷燥,空气好像也热了起来,他有点怀疑对方是在色诱自己,开始琢磨要不要理直气壮地去邀请媳妇共浴,好好研究一下那双腿到底有多长。

沉默片刻,夏玉瑾忽然又傻笑起来:“美貌小娘子,来,给爷香一个。”

夏玉瑾得叶昭允许,立刻脱了衣服,爬去她的紫檀木床上,打了两个滚,确认床铺宽敞舒适,然后东摸摸西碰碰,发现除了在枕头下有匕首外,床内侧还塞了把细剑,被子四角各坠了枚精巧可爱的铁莲子,武装齐备,万无一失。

要学习啊……

叶昭很有男人自觉,觉得堂堂大将军是个雏,在兄弟面前很丢面子,她又不想撒谎,便含糊道:“这点小事不放心上,忘了。”

叶昭问:“就那么多?”

夏玉瑾觉得自己说得可能是过分了些,补充道:“马马虎虎也看得过去。”

叶昭:“好。”

叶昭守着睡得满床乱滚的小白貂,觉得自己想太远了,赶紧收回鸡皮疙瘩,开始认真反省——无论是打仗还是上床,不能夸夸其谈,也不能纸上谈兵,需要在实战中摸索,虚心学习,努力练习,才能获得成功。可惜最近事务繁多,玉瑾心情不好,实在不是学习的好时机,还是押后再说吧。

叶昭观察许久,果断出手,在他脸上戳了戳,雪白的肌肤果然和想像中那样细腻润滑,还带着点凉意,然后用指头轻轻抓起他面颊,捏上一把,入手弹性十足,感觉极好。

因为没人评价,所以她对衣服下隐藏的身材好不好看根本没自觉。

她可以为对方收敛,却不愿遮掩欺骗。

正陶醉于驯服猛虎的快感中的夏玉瑾,听见这话,看着叶昭满脸宠溺似乎在疼什么东西的表情,就好像大猫在护着心爱的小老鼠,顿时鼻子都快气歪了。明明是对方答应百依百顺,为什么他还是有被郁闷,被堵心的感觉?

做梦都记得要调戏良家妇女,相公实在很有流氓的潜质,只可惜胆量欠缺,技术青涩,火候不纯,比起她当年用媚眼就让漠北大姑娘小媳妇都害羞的水準,实在差太远。

“是。”夏玉瑾闷闷应下。

银色月光穿过灯影纱帐,淡淡投在美玉般的脸上,漆黑顺滑的长髮凌乱散开,就好像华丽的锦缎,睫毛很浓密,像蝴蝶般微微抖动,耳后有颗小小的红痣,精緻可爱,皮肤光滑,看起来很好摸。

叶昭锐利地看着他,逼问:“觉得怎样?”

与其后来瞒不下去,被发现真相,倒不如在最开始就将真实的一面暴露给对方看。正如开始夏玉瑾不喜欢她,她就算放低身段,做出十分好,在对方眼里只剩一分。倒不如先对夏玉瑾不理不睬,放任自由,甚至把他气得半死,彻底了解自己的本性,等逼到极点后,再开始怀柔,这时候的一分好,便能化作十分,

夏玉瑾觉得这媳妇太不要脸了,哪能公然问丈夫自己的腿长怎么样?他想起刚刚看到的美景,脸上有些发烧,为免被对方嘲笑,死要面子活受罪道:“也不怎么样。”

大家立刻对他肃然起敬,直夸是“真男人”“猛汉子”“大丈夫”,就连前阵子独自斩首二十余具的蓝副将都没得到那么高的评价。

叶昭碍于身份,百口莫辩,愤而出手,当晚揍得胡青眼泪都飙了。

叶昭:“好。”

叶昭沉默了。

“娘们见到将军,不用碰都软了!”

哪家大老爷会给媳妇压?

于是她俯身,轻轻吻上了夏玉瑾的睫毛,然后点了点鼻尖,最后落在有点湿润的唇上,浅浅尝了一圈,却怕惊醒对方,不好深入,于是轻轻抱着他,睡下来,然后叹了口气。

叶昭叹了口气,揉揉额头,掀开被子,往床下走去,发现腰带似乎被睡散了,由于隐瞒身份习惯了,在军营里很多私事都是亲力亲为,让她至今对下人服侍更衣沐浴很不习惯,便没有叫人,自行解开腰带,拿起昨夜侍準备好的衣服重新穿上去。脱衣时,忽然想起身后还有夏玉瑾,动作微微顿了一下,然后想起他是自己丈夫,看两眼也没什么打紧的,便很豪爽地迅速脱下衣服,闪电般换上常服。

夏玉瑾醒了,他揉揉眼睛,觉得自己所处的环境很陌生,不像书房,不像妾室房间,不像青楼,不像画舫,也不太像狐朋狗友家,身上沉甸甸的,似乎被重物缠着,过了好一会,他才想起自己和媳妇睡了一宿。

秋老虎吃瘪,颇不服气地求证:“将军,你一晚最多上几个?”

夏玉瑾用眼角余光偷偷扫去,见她背对着自己,赶紧趁更衣瞬间,惊鸿一窥,却见她背上似乎有几道长长的伤痕,却给垂至腿间的长髮遮盖,看不真确,再往下,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漂亮的腿,极度的修长,肌肤白皙,没有一寸的比例不完美无瑕。他还想再看两眼,可惜已被衣服遮盖,碧青绣双叶纹的腰带箍出纤细紧致的腰肢形状,让人联想起那双腿,更添诱惑。

无论是疤痕还是性格,都是真实的她。

可男人好像就喜欢女人饥渴得恐怖。

她见夏玉瑾呆呆地看着自己,下意识反手摸摸后背,那里有几道狰狞的疤痕,浅的几条是小时候胡闹,学艺未精,被人偷袭留的,最深的一条是打仗的时候背腹受敌,被对方抛来的武器砸中,穿过护心甲,留下的。以为夏玉瑾是娇生惯养,脂粉堆混惯的家伙,受不了那么难看的伤疤。

夏玉瑾赶紧转过身视线,不停摇头。

纨裤子弟人人都夸赛嫦娥的细腰长腿,美冠上京,叶昭和她比起来,好像也差不了多少,而长度还胜出不止一两筹,实在是好看得……

叶昭微瞇双目,舔了舔唇,决定将他好好回炉教育,明白什么是流氓的真谛。

叶昭俯身看去。

夏玉瑾皱着眉,扭扭身子,嘟囔道:“坏人,不要,不要……”

“干!将军武功盖世,怎么也能摆平七八个吧!”

叶昭赶紧鬆手,安慰:“不要就不要。”

没想到,在旁边喝闷酒的胡青从不忘落井下石的本分,立刻用无比讚叹的语气道:“将军当然厉害,十四岁开始下窑子,十六岁阅尽群芳,一晚上四五个不带停顿的,幸好现在玩腻收手,修身养性来练武,否则哪有你们混的份?”

夏玉瑾:“第三,不准在墙上挂斧头、狼牙棒等重兵器,也不准在衣柜里面装流星鎚,更不能在前朝人物青花瓶里插红缨枪!你这有眼无珠的败家子!知道那玩意有多贵吗?!都给你碰破了壶口了!以后除了床边武器和宝剑宝刀各一把外,统统都丢旁边的偏房去!好好放点正经摆设。”

叶昭抱着肩,悠悠道:“昨天晚上,我问过你,你答应了。”

夏玉瑾翻了个身。

夏玉瑾磨了磨牙。

后来,风声传出,越演越烈,漠北的寡妇们见了她,就好像见到肥肉的恶狼,眼里都是冒着绿光的,女人饥渴起来真他妈的恐怖,让她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夏玉瑾等了很久,实在很累,便爬了下来,坐起身。低头却见叶昭略略捲曲的长髮垂落在枕头上,遮住了凌厉的眉毛和刚硬脸型,看起来倒是有了点斯文德性。于是他无聊地抓起把头髮,在掌心揉了揉,只觉髮质幼细,手感柔软,好像动物的毛皮。于是他玩心大起,拿着她的长髮绕来绕去,还打了几个小辫子和绳结玩。

打仗之事,她擅长。

叶昭想了想,决定快刀斩乱麻,她果断问:“你看见了?”

启明星悄悄出现在天际,雄鸡破晓,第一缕阳光穿过窗户,让房间渐渐明亮起来。

夏玉瑾果断地从叶昭怀里挣脱出来,再将自己的脚搭去她身上,宣布主权。过了一会,还嫌不足,再将手伸过去,抱住叶昭,贯彻男上女下的正确位置,才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装睡。

叶昭终于撑不住了,翻身坐起,把头髮整理好,再狠狠瞪了他一眼:“混蛋不如!”

做妻子,她不太懂。

“将军出马!一个顶三!”

夏玉瑾:“第二,我是你男人,你要听我话,我说往东就不准往西。”

叶昭度量他的意思,语气在模稜两可间,虽然有点介意,却似有转圜余地,心里也鬆了口气,区区一两道疤痕,大不了以后少让他看见后背,慢慢就会习惯适应下来了。于是她丢下还在不知想什么的夏玉瑾,对在外服侍的丫鬟们吩咐:“晚点将郡王爷的东西全部搬回主屋,收拾收拾,他这段时候要住这边了。”

身边抱着自己的是叶昭?

王副将见不得他得意,语气泛酸:“别忘了,全军最猛的男人可是将军。”

叶昭正在专心啃羊腿,听见他们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愕然抬头。

叶昭握了握拳头。

“喂?!”叶昭稍稍提高声量,推了他一把。

天底下还有比媳妇更可靠、更贴身的保镖吗?

夏玉瑾迅速清醒过来,郁闷地发现自己被叶昭手脚并用抱在怀里,压在下面,她的嘴角似乎还挂着讽刺的笑容,让人看了就不爽。

又不是第一次爬女人的床,有什么好紧张的?

叶昭好像没醒?她是猪吗?

结婚前,黄氏曾教过她洞房花烛的事情,可是说得挺含糊,还不如以前在军中,大家喝酒吃肉时想女人时的荤段子说得深。还记得马参军说,女人在床上就是要主动,越猛烈越刺激。王副将说要把对方从头亲到脚,亲高兴了做事才高兴。大家都争着炫耀自己技术高明,秋老虎立刻脱下上衣,露出背上八道抓痕,昂首,傲慢道:“昨天晚上,窑姐儿抓的。”

夏玉瑾羞愧地眼观鼻,鼻观心,坐得很规矩,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