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设下圈套

上一章:第40章明察秋毫 下一章:第42章狼子野心

努力加载中...

叶昭拍拍他肩膀,笑道:“是好汉!有种!夫君这番好意我自当心领,”她想了想,又提醒,“不过我这阵子调查过,伊诺皇子确实玩过男宠,他身边侍卫长也有断袖之癖,你陪酒要小心点,别给灌醉佔了便宜。”

小乞丐描述的髮型身材和鼻子,都感觉像东夏人。

小乞丐被伙食鼓起勇气,吞吞口水,小声道:“那天晚上,月亮很圆,我吃了个馒头,肚子还是饿,所以半夜醒了,坐在树丫上啃骨头。然后我看到一个很高大的黑影,好像鸟儿般在屋檐上面飞,飞进了李大叔家。过了一小会,那个黑影从屋子里走出来,低着头,手里提着把剑,用东西擦了擦,剑就变得明晃晃了。我觉得不对劲,所以没做声,第二天听见李大师死了,官府到处问话,我很害怕,所以跑了……”

夏玉瑾:“喂!怎能用别人的钱做人情?”

夏玉瑾:“嗯,白饭。”

牛通判狠狠瞪夏玉瑾。

夏玉瑾噁心得脸都青了,他想问,现在反悔还来不来得及?

夏玉瑾:“说不準他在耍阴谋,要颠覆我大秦。”

而且就算搜查出他杀人,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头披着羊皮的狼,只要拿不出颠覆大秦国的阴谋证据,就不能随意处罚,否则会挑起两国之战,而刚刚经历完八年蛮金征讨,百业受创,尚未恢复元气的大秦君臣与百姓们,都万万不想看到这一幕的。

夏玉瑾想了想,鄙视:“老子请客都是燕窝鱼翅的,还能委屈了你不成?当然是有肉,管饱。”

叶昭急问:“长什么样?”

牛通判也劝:“郡王,别太勉强,你是何苦呢?反正天大事有将军撑着呢。”

夏玉瑾捂着鼻子:“拖下去。”

夏玉瑾脑子转了个弯,欢快道:“我去把杏花楼包下,叫几十个歌姬乐师,然后把他们统统请来,喝酒作乐,然后让乞丐穿上小厮的衣服,跟着我,到处走一圈,把兇手认出来!”

夏玉瑾更委屈:“谁知道他能吃半头乳猪三碗饭啊……”

夏玉瑾立刻将所有反悔的话都吞下肚,撑着笑容:“好说好说……”

小乞丐尖叫道:“我看到了!我不小心把正在啃的鸡骨头掉地上,他走过来,翻看地上的骨头,然后朝树上看了一眼!我赶紧学野猫叫春,他骂了句什么就走了。”

夏玉瑾咬咬牙,决定割肉餵鹰,拍拍胸脯道:“我陪!”

夏玉瑾得意地捅捅牛通判的腰:“怎样?还是我破案比较厉害吧?”

牛通判:“证据呢?”

“不行!”夏玉瑾想起伊诺那似乎对他媳妇有意思的东夏狗熊,还有媳妇的糟糕酒品,宴会中美丽的舞姬,头上很有危机感,“我媳妇是专门陪人喝花酒的吗?喝醉了怎么办?”

牛通判斥道:“大晚上,低着头,怎么可能看得清脸?”

牛通判嗤之以鼻:“这点苦头都吃不得,如何做大事?”

最后,孟御医兴沖沖地背着药箱子来巡察院,给小乞丐餵了三颗消食丸,开了几副治疗暴食的方子,委委屈屈地看了夏玉瑾一眼,灰溜溜地走了。

小乞丐在消食丸的帮助下,回过气来,弱弱问:“官老爷,我肚子好像没那么胀了,那个馒头,我才吃了一半……”

牛通判:“你要用什么理由请人家喝花酒?”

牛通判的办事速度很快,手下也很精干,约莫过了大半天,夏玉瑾磕完三盘瓜子,喝掉两壶香茶后,就在桥洞下将那头髒得像泥猴的小乞丐抓了回来。

叶昭浅浅地笑了下,牛通判不再言语。

夏玉瑾想了半天,沉默许久的叶昭终于开口了:“当年战场相遇,他说不打不相识,也算有缘,想请我喝酒。我可以将漠北旧部找来,再叫上他整个使团的人,开盛大宴会,大家一起喝酒快活。”

牛通判忽然有点感动,连出了名的纨裤都懂得情深意重,不顾流言蜚语,不顾人言可畏,心甘情愿护着全大秦最凶悍的母老虎妻子,举案齐眉。他自己却忙于公务,对贤妻早已冷落许久,还经常抱怨对方,而她却无怨无尤,实在可敬。待会应顺路去买几支好首饰,带去正屋里找她说点贴心话,免得纨裤不如,糟蹋了夫妻情分。

伊诺皇子是东夏使团的领头人,为两国交好而来,这些日子里都表现很好,不但约束部下,禁止他们随便外出,对官员们无时无刻的陪同也表现得兴致勃勃,毫不在意,偶有对东夏当年帮助蛮金而不满的官员,讽刺他几句,他也挂着憨厚的笑容,从不回嘴,也不放在心上。这样的表现,实在很难找藉口污衊他犯事,要求搜查。

叶昭问:“你说怎么办?”

夏玉瑾气绝,把这有眼不识泰山的小子狠狠训斥了一番,最后气势汹汹地问:“你有看到那家伙的脸吗?要是没看到,以后吃饭不给肉!”

夏玉瑾不敢说出真正目的,只好义正词严地嚷嚷道:“阿昭再厉害也是我媳妇!男人大丈夫,就不能让媳妇在外头受委屈!否则我还算个爷们吗?!”

小乞丐吓得直点头:“是,夫人!”

看见两人感情融洽,气氛和睦。

夏玉瑾想了许久,拍手道:“既然那乞丐见过兇手的模样,就让他去看东夏使团的人,然后指认一番。”

小乞丐犹豫片刻,面露惧色:“他……他不像人,凶神恶煞的,头髮乱糟糟,梳着几条小辫子,眼睛冒着凶光,鼻子是勾的,像……像鬼!不,他肯定是鬼!所以才能在天上飞,到处去害人。”

牛通判立刻上前,慈祥道:“好孩子,莫要害怕,如果你四天前晚上,在大榕树上,看到李大师家发生了什么事。夏郡王菩萨心肠,定会让你吃一辈子饱饭。”

牛通判:“东西呢?”

夏玉瑾不管他,直接吩咐:“衣服换套厚实点的,告诉这小子,乖乖听话洗澡,就给他饭吃。”

夏玉瑾警觉,怒斥:“什么老爷?叫夫人!”

牛通判等得不耐烦,一把将他推后面去了。

牛通判讚道:“将军此计极妙。”

牛通判开始认真考虑是否要让媳妇替他去庙里好好拜几次,转转运。

小乞丐兴奋得肚子叫唤了声,赶紧问:“几碗?”

牛通判经过大半天相处,早已知道他的本性,再加上皇上不管事,叶昭不插话,对他的郡王身份也没多少顾忌,看见这二十出头的男人比他八岁的孙子还不靠谱,愤而斥道:“话没问,你急什么急?”

叶昭问:“黑影有多高?”

夏玉瑾:“李大师的伪造品,肯定很重要。”

叶昭劝道:“东夏人喜欢劝酒,个个都是海量,你身子骨撑不住。”

僕役们急忙上前,将小乞丐带下去沐浴吃饭。

小乞丐比量一下她:“似乎比官老爷高些。”

小乞丐逃亡数日,饿得前心贴后背,只觉做饱死鬼也比饿死鬼强,立刻抬起头:“白饭?”

夏玉瑾怒道:“你这婆婆妈妈的老古板,问话肯定要问半天,到时我鼻子都要熏掉了!快快先把他抓去,好好洗层皮下来!换套乾净衣服,再来回话。”

牛通判:“堂堂一国皇子,事关国体,说搜就给你搜吗?”

小乞丐瘦得只剩骨头,穿着臭气熏天的烂单衣,好像被风吹吹就能倒下去,全身上下只剩那对眼珠子黑白分明,还有几分活气。他侷促不安地站在可能很厉害的漂亮官老爷、黑脸官老爷和带杀气的官老爷面前,瑟瑟发抖,上下嘴皮直打颤,半个字都说不出,直到被身后捕快踹了脚,才晓得跪下,不停磕着头,眼泪在面颊上拖出两道长长的泥痕,不明真相的看见,八成以为他被严刑拷打了。

思及此,他不免对夏玉瑾刮目相看三分,讚道:“郡王重情重义,真男人,大丈夫,是我错怪了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