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真相大白

上一章:第43章抓获兇手 下一章:第45章十全大补

努力加载中...

想买兇杀人的中人见势不妙,或是想赖账,或是看见混乱,从头到尾都没出现。根据里拉的描述绘製出来的人像,是个普通的中年男子,大秦国人长相,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有点鬍子,身份无从考据。

夏玉瑾说:“说不準他是受指示才这样说的呢?”

“这才对!”夏玉瑾顺手揽过她肩膀,东夏的狗皇子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如今大事了结,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他很邪恶地笑了两声,义正词严地提出建议,“阿昭,今天大喜,值得庆祝。”

夏玉瑾卸下包裹,一身轻鬆,拉着媳妇一起去欢送狗熊滚蛋,看他的队伍在城门处被检查又检查,心里乐滋滋的,只恨被皇伯父千叮万嘱,不好在对方临走时再去欺负两下,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东夏苦寒,畜牧为生,皇室都不敢肆意浪费,普通人一年有七八个月是啃草根,吃兽皮的日子,家里能有口好铁锅已算不错的人家。所以他一路行来,见大秦地域宽广,风景秀美,土壤富饶,商舖里摆着琳瑯满目的货色,粮店里永远不缺食物,街上的人穿着绫罗绸缎,吃着山珍海味,宴会的食物大堆大堆的浪费,心里颇为惊叹。

伊诺皇子则很坦蕩地让城官检查行李,除皇上赏赐下的布匹、金银,还有自行购买的瓷器、铁器、茶叶等小玩意,并无特别之处,正待挥手放行时,有个在排队等候出城的商家小女孩,约莫五六岁大,正是乱蹦乱跳的年龄,和哥哥追逐吵闹,不小心跑过来没看路,撞到伊诺身上,手中糖葫芦掉落地上,自己也摔倒了。

可我们终归会回来,成为这里的主人。

夏玉瑾:“碍眼的混蛋滚了,李大师之死查明真相,我肩上担子也卸下来了,咱们回家喝杯小酒,庆祝一下。”

城官们赶紧上前驱逐。

“反正是自己家,不怕丢人,”夏玉瑾举爪发誓,“我就是想和你喝酒,欢喜一下,没别的!”除了摸摸媳妇漂亮的细腰长腿,他保证什么都不干!

杀人嫌犯得到了优待,以一介平民之身关入犯罪官员或叛国重犯呆的诏狱。刑部尚书、京兆尹、宰相三人奉命连夜密审,号称死人都能撬开口的尹千卫执刑,将他折磨得欲仙欲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连在外头包了几个外室,养了多少个私生子都说了出来。

伊诺皇子回头,依依不捨地看了眼繁华的街道,巍峨的宫城,城墙上,玄色披风翻滚,里面站着笔直的身影。是叶昭,这头大秦罕见的母狼,没有配上公狼,却配了只白白嫩嫩的小羔羊。想起他种种愚蠢幼稚的行为,伊诺皇子摇了摇头,有些忍不住发笑,他紧紧握住拳头,指甲深深掐入肉里,控制心里的渴望和热切,控制几乎要冲出喉咙的吶喊。

真相大白。

父皇啊,大秦无能的羔羊们正过着好日子,东夏勇敢的雄鹰们却饥寒交迫。

武官的责任是外敌入侵或动乱的时候,不顾性命去打仗。只要没下达特殊命令,她的工作是整理和操练军队,至于其他的,是皇上与众文官的责任,她是护国将军,已权高位重,更不能插手治国之事。晚点写封信给边关的柳将军,他能力出众,德高望重,手下精兵五万,训练有素,不会轻敌,料想东夏就算打来,也过不了嘉兴关的天险。

伊诺皇子丢开糖葫芦,笑笑:“不碍事的。”

小女孩抬头,看看对方高大的身材,凶悍的外表,“哇”地一声就哭了。

“最好无关,”叶昭用弱不可闻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如果真是他设计,事情就不简单了,大秦尚未恢复元气,国库空虚,不宜动兵。”

叶昭只能按下担忧,强笑着同意了他的观点,并上书皇上,奏请在东夏使团离开时严加搜查,并下令驻守大秦与东夏交界处的各军将领们勤加操练,巩固城墙,训练新兵,加强防守,有风吹草动便来汇报,决不让对方有可趁之机。

皇上一一准奏。

小女孩见这个凶巴巴的大叔挺温和的,也没那么害怕了,她双手背后,正儿八经地道:“嬷嬷说,东西掉在地上,就不能吃了。”

夏玉瑾欢快地说:“放心,天塌下来,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说不準根本没事,是你瞎操心。是皇上和官员们一起同意放走的人,就算出事也不是你的错。你现在想太多也没用,将来的事将来想,早做準备就好。”

原本早该动手,奈何秦河新来得粉头太温柔,拖了些日子,待东夏使团入京后,处处戒严,他唯恐官府严查,便顺手布置出假象,想混淆视线,嫁祸于人。没想到被嫁祸的纨裤居然是南平郡王,闹得满城风雨,也吓得他不轻,便和中人约定去太归楼对岸的柳树下拿尾款,準备逃跑,未料遇上来吃饭的夏玉瑾等人,轻功在将军的凶悍面前无用武之地,当场被打成猪头,逮捕归案。

夏玉瑾听着也没办法,郁闷道:“真和那头狗熊无关吗?”

城门大开,城官恭请东夏使团踏上归程。

东夏使团马上就要回国,就算她有疑点不清,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证据。

别了,繁华的大秦。

叶昭淡淡地笑了笑:“也是。”

夺过来,统统都夺过来。

“喝酒?”叶昭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伊诺皇子蹲下,轻轻将她扶起,又拾起地上的糖葫芦,塞回去,脸上露出个笑容:“乖,不要乱跑,回去吃糖。”

小乞丐的指认,叶昭从招式、惯用武器、身材、体力上的专业判断很快锁定了兇手。

他站起身,看着这穿的是棉布衣,脚上绣花鞋,头上插着漂亮的小绢花,眼珠骨溜溜地转,吵着闹着要父亲给她买新玩意的小女孩,她应该不知道这样能吃饱穿暖的生活,已是绝大部分东夏孩子梦中的渴望。

于是他们将里拉丢回京兆尹的大牢,按律法宣判,留待秋后处斩。可惜他被叶昭打得太狠,又被尹千卫变本加厉地在伤上加伤,造成血流过多,奄奄一息。而官府发现不是谋逆案后,也不想浪费钱给人渣请大夫,就这么随便丢着,任由伤势恶化,第二天早上就去了。

“嗯?”叶昭正在愣愣地想东西出神,被叫了好几声才回过头来,重新听完他们的争论,低声道,“和他有关係又如何?没关係又如何?没有证据,还能用拳头逼他招供不成?如果事情的起因不是碧玉老虎,你知道李大师製作出来的赝品是什么吗?东夏使团是八天前到的上京,而里拉接受杀人任务却是在十五天前……”

负责审理此案的官员们将资料反反覆覆核对了三次,找秦河粉头问过话,确认他说的没半分漏洞,心里大感晦气——这种因利益纠葛产生的小小杀人案,哪配宰相大人亲自主持审判呢?

“孩子被宠溺惯了,望大人恕罪。”女孩的父亲赶紧冲过来,给乱说话的女儿的一巴掌,把她拖回去,并不停和达官贵人们赔礼道歉。

天色有些阴沉,叶昭看着东夏使团的车队渐行渐远,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夏玉瑾不服,试图拉拢媳妇做同盟:“阿昭,你说呢?”

叶昭摇头:“我找江湖上的朋友打听过,确认此人是草上飞无疑,他贪财好色,刻薄寡义,这样的混蛋,怎捨得为包庇幕后主使者忍受严刑拷打而死?”

夏玉瑾记仇,还对伊诺皇子不依不饶:“真和东夏使团没关係吗?这一切太巧合了吧!”

叶昭的心思还沉浸在军国大事中,一时没转过弯来:“有何庆祝之事?”

夏玉瑾见她担心成这样,反过头来安慰:“也不用太担心,李大师製作伪品是需要原作的,不管是兵符还是玉玺,真正重要的物品哪能去别人手上一呆几天还没发现?何况像我那么心胸宽广的人,在发现被骗时,也揍了那小子一顿,如果遇上个小鸡肠肚的家伙,还真能变成兇杀案。”

伊诺皇子微微愣了下。

他要带着雄鹰们展翅飞入中原,赶走这群养尊处优的羔羊,让他们沦为奴隶,去过吃草根的苦日子,而他东夏的百姓们接管这肥沃的土壤,富足的生活,让东夏的孩子们将穿上崭新的棉布衣,绣花鞋,抱着糖葫芦,过上比蜜糖还甜美的生活。

这名杀人嫌犯不是中土人,而是色目人,名叫里拉,他在大秦流连多年,习得一身好轻功,善使短刀,江湖人称“草上飞”,平日里专门做些收钱买命,打家劫舍,偷香窃玉的勾当。前阵子有个豪阔海客找到他,说是李大师上年用假的碧玉老虎换走了他的真货,怀恨在心,所以给了他一百两金子,要买对方的性命,还答应事成后再给一百两。

这样的生活不会永远继续下去的。

牛通判冷漠道:“树上住着目击证人,大晚上能看清杀人犯的脸,你倒和我说说看,路上遇到杀人犯算什么大不了的巧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