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十全大补

上一章:第44章真相大白 下一章:第46章识情识趣

努力加载中...

于是,大家很尽力地给夏玉瑾说好话,因为不把将军当女人看,随便惯了,话题荤素不忌。

夏玉瑾琢磨着媳妇酒醉后表现轻浮,也比较好说话,他自己酒醉后容易起色心,等两个人天雷勾动地火,顺理成章爬到床上后,一个是雏,一个是老手,怎么算都是自己佔优。

叶昭在军营里口述,让胡青给柳将军写信布置边防事务时,嘴角一直挂着笑意。虽说她在办事上,不会因私误公,奈何积威过深,大家都害怕她那张随时想杀人的黑脸,如今见她情绪甚好,雨过天晴,集体鬆了口气,聪明的也隐约猜到了什么。都在心里默默向有牺牲精神的南平郡王道谢。决定以后少嘲笑几句,毕竟男人都会互相理解,对上活阎王很不容易,死道友好过死贫道,他收了将军,将军就不用祸害别人了,那是天大的善举。

“不信?”胡青笑了两声,再道:“你想想我们以前聊的荤话,秋老虎和吴参将那么猛的汉子,床上就是喜欢给女人压,就连刘校尉那么瘦弱的家伙,也是喜欢生猛主动的美人,再不信你去青楼打听一下,看看床上功夫哪种最受欢迎。各位兄弟,你们说是吗?”

叶昭若有所思。

夏玉瑾想想也是道理,轻敌说不準就要丢脸丢大了,赶紧下筷,把这些平时不太爱吃的菜吃得一乾二净,又喝了三杯鹿鞭酒,心里很是妥帖。

骨骰盘算后,谨慎问:“让人在水榭挂上纱帘,点些檀香?”

男人们思及自身,附和着点头:“也是,就算不喜欢,至少不讨厌,比呆板无趣强多了。”

杨氏心思灵活,听闻郡王今夜要和将军把酒言欢,还要遣开周围的人,顿时猜到一二。当下大喜,断定是南阁寺的菩萨灵验,让她心想事成,保住富贵,将军和郡王都做老爷,她可长长远远地在主母位置上呆下去,不用换人,要知道叶昭默许她在一定範围内存私房钱,而宣武侯和南平郡王两个爵位带来的收入,再加上安王的富贵和安太妃的偏心,随便刮刮油水都不少呢。

夏玉瑾很悲愤,悄悄问骨骰:“我平时表现有那么差吗?”

叶昭在军营忙碌,说略晚些回来,不在家用饭,让郡王先吃,然后等她。

然后他让人準备了八十多样下酒的小果子,还有两罈子刚开封的杏花酒,统统送去东院。东院正屋倚水而建,东西摆在正屋旁的水榭里,正好赏花赏月,旁边还有棵高大的榕树,垂下长鬚落入水中,映着满湖月色,甚是迷人。

“娶哪个女人不是一样过日子?再大的笑话笑个几年就该腻了吧?”夏玉瑾自言自语地安慰自己,“好歹别人家媳妇没那么不善妒,没那么听话,也不能帮忙打架抓杀人犯,更没那么长的腿……”他想到这里,嚥了一下口水,叶昭是难得的女英雄,身居朝堂高位,却品行皆优,让人身不能至心神嚮往,不少女人对她崇拜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有传闻说青楼名妓们私下立了规矩,谁接待南平郡王,让将军不痛快,谁就别在这个行当混下去。再加上和家里妾室闹彆扭,让他素了好长一段时间,不担憋得难受,还让着名纨裤的脸面有些挂不住。

自从那天偷听完叶昭的话,他也有些心软,觉得她算是个上得厅房,打得流氓的媳妇,和离书的事就不太愿意去想了,等发现媳妇的身材有可取之处后,他更不愿意去想了。只盘算着把东西丢在自己房里,等对方太过分的时候再拿出来威胁一下,也算是把尚方宝剑。

“觉得还差什么?”夏玉瑾满意地问。

胡青那吃打不吃记性的家伙,继续嘲弄:“你那男人的身子骨经得起你折腾吗?手脚轻点,别三下两下给弄断了骨头。听说孟兴德那里有上好的助兴药,摆不平的话来找我,我给你骗两颗去。”

骨骰想了想,婉转道:“不是你差,是将军看起来太强啊,她战场打仗勇猛无敌,换个地方打战怕是也勇猛无敌啊,郡王,你要提高十二分精神,不可轻敌……”

他是容易喜形于色的人。

萱儿则是看见杨氏和眉娘在欢天喜地,琢磨半响,也懂得了其中真相,想着以后可以继续照料家里,也开心得要命,赶紧回房里将太上老君像再狠狠拜了三回,感谢庇佑。并期望以后的生活越来越好。

夏玉瑾摸着下巴,不停点头:“如此甚好,如此甚好。”他层层思虑,又担心自己摆不平将军丢大脸,叮嘱所有人到时都滚出东院二十丈外,听见什么声音都不准进来,只留了个哑僕烧水用。

万事俱备,只欠将军。

叶昭对荤话很习惯,并不会羞涩扭捏,只觉得说得不像样,顺手给他脑袋一下。

叶昭满脸不信的表情。

杨氏安排内务,夏玉瑾发现餐桌上是火爆腰子、韭菜鸡蛋炒海虾、炖鹌鹑、炸肾球、红烧乳鸽等壮阳菜式,过了不多时,眉娘遣人送来瓶鹿鞭酒,说正是春天适合的饮品,而萱儿的丫鬟则送来了一碗十全大补汤,说是孝顺的心意,让郡王补补身子。言下之意都是,你要让将军满意啊。

既然决定不和离了,和媳妇圆房是天经地义的事。

眉娘断定是灵山寺的宝签灵验,将军回来后,顺手赏了她一条珍珠链,上面颗颗珍珠都有指头那么大,光泽圆润,价值不菲,可见心情极好,表示两人关係有进展,只要将军不和离,她在内比千金小姐还娇贵,在外仗势欺人的生活算是保住了,就算老了后,以将军那么护短的性子,也不会不管她的。以后狭路相逢,可以继续摆现,让那些被主母压迫得苦哈哈的妾室通房们嫉妒得眼红。

胡青被打惯了,丝毫不恼,继续道:“上次去画舫,无意听人提起,说你家男人最喜欢对方主动,不过也是,大部分男人都喜欢主动的女人。”

从前有个傻子,挖了一个坑,然后自己跳下去了。

他觉得大男人等媳妇回来办事不像话,乾脆出门闲逛,吩咐下人们等将军回来就叫他,下人们对郡王和将军晚上会做的事情好奇极了,应得乾脆,奈何有封口禁令,只敢两三好友偷偷议论两句,猜测郡王究竟要用什么手段征服彪悍堪比男人中翘楚的将军,然后一个个心痒得想挠墙。

是这样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