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恶战再战

上一章:第47章短兵交接 下一章:第49章鸿雁来书

努力加载中...

夏玉瑾瞪着她:“起来。”

洞房初夜的大清晨,又不是慾求不满,还练什么武?这不是纯给丈夫找不自在吗?

将军个头高,体型虽瘦却肌肉结实,腰里还带了把三十斤的大刀,份量很是可观。

看见他那么生气,觉得自己体力比绝大多数男人强很多的叶昭犹豫了。

郡王哪里还顾得上位置问题?

夏玉瑾幽幽问:“你见过很多?”

结束后,夏玉瑾也累狠了,什么都懒得干,搂着打得过流氓,上得了大床的媳妇,迷迷糊糊地睡了。

“来了。”侍女捧着金盆急急走了进来,想起刚刚打扫时,见到将军的裤子和郡王的腰带在树下,其他衣物在内室,还有几件给撕开,东西一片狼藉,又想起将军刚刚的表情似乎很满意,心情也很好,料想是郡王雄风大展,战况激烈,不由春情蕩漾,钦佩与敬佩下,悄悄多看了他好几眼。

叶昭是初次,她虽不怕痛,但不代表不会痛,所以做起事来也不会很痛快,只是看着他做得高兴,自己有种征服的快感,心里很舒服。如今两人再次相见,她也有一点点不好意思,赶紧开始回忆海夫人教导的事后工作,试图靠过去,想依偎着对方说几句甜言蜜语。

为了男人的尊严,夏玉瑾继续拍着床板叫嚣:“再战!再战!老子让你看看体力到底好不好!”

夏玉瑾气得七窍生烟,他咬着牙,森森问:“你在上面好像挺开心啊?”

夏玉瑾怒道:“让她回来服侍我梳洗!”

“嗯,”叶昭正在高兴,犹未察觉他语气中的不满,她回首昨夜,满意地舔舔唇,“反正我体力比较好,这个姿势挺合适的。”

叶昭俯身,虚心问:“夫君,觉得如何?”

下有强烈攻势,上有淫、声浪、语,甭说那些只会小意慇勤的妾室通房们,就连青楼花魁,有他媳妇胆量的没有他媳妇专注,有他媳妇专注的没他媳妇体力,有他媳妇体力的,还没出生……

叶昭立刻抓住他的腰,猛烈起伏,让原本已白灼化的战况愈发激烈。

小小差错不成问题,叶昭开始照本宣科来夸奖对方:“夫君粮草充沛,真是勇猛。”

“干!”夏玉瑾彻底崩溃,咆哮着问,“谁他妈说老子体力不好了?”

叶昭倒是没想那么多,她从不睡懒觉,每天雄鸡打鸣就起床,练半个时辰武,然后梳洗,风吹不改,雷打不动。如今她正在练武场抡大刀,听见男人在传唤,赶紧回来,推门入房,见他难得早起,便走过去问,“再睡会不?”

夏玉瑾忿忿不平地想着。

想当年,格勒斯罕木草原,蛮金名将哈尔帖自持悍勇无双,军前叫阵,叶忠问何人出阵,趁众将犹豫之际,年仅十六的叶昭应声而出,当即拍踏雪马,持蟠龙刀,直捣黄龙,一刀砍下敌将头颅,一战成名。

次日清晨,他悠悠醒来,因为消耗体力不大,并没有特别腰酸背痛,只觉得脑子阵阵空白,忽然想起这是夫妻初次同房,赶紧翻过身,想抱着媳妇再说几句亲热话。没想到枕边空蕩蕩的,叶昭早就起来了。

这爷们的表情,爷们的做派,爷们的问题,到底谁是嫖人的?谁是被嫖的?

海夫人教导,男人要叫出来才是满意。

“人呢?”他左右四顾,在床上摸了又摸。

叶昭被刺激得本能发作,眼都红了。

记性不好,她就应该问海夫人要小抄的。

“军营那么多老粗,大家都是爷们,经常有裸奔的……不过我没多看,”叶昭先是老实地点头,看他表情不对,赶紧又摇头,她想起自己可能背书背错了,赶紧纠正,“是很销魂,不对,是我很猛,让你销魂?”

夏玉瑾见她不怎么出声,自己也不好呻吟,正想抗议,低头见叶昭绝世无双的美腿慢慢搭上自己肩头,身下慾望更起,摸了两把,千言万语立刻在喉间汇聚成一个“干”字,除此再无表达能力了。

夏玉瑾抬头看去,媳妇已经很可恶地穿戴整齐了,更可恶地的是穿了一身男装,梳着男人的髮髻,大刺刺地坐在他床边。他却刚从被子探出来,头髮凌乱,身无寸缕,光溜溜的,总觉得这样的情景让人有些异样,又想起昨夜疯狂的情景,有些讪讪的说不出话来。

叶昭见他咬着唇不做声,有些不解,赶紧将教学资料翻来覆去想了两通,终于想起声色处有所遗漏,便扭着腰肢,低低地呻吟起来,时不时轻轻叫声“夫君——你好厉害。”

一靠之下,郡王应声而倒。

他可耻地爽了。

忘记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了。

她当即按下在这个时候还想挣扎的白貂,直接扶着他的下身,坐上坚硬,纵使被撕裂的剧痛袭来,依旧面不改色,就连哼都没哼,倒是夏玉瑾被快感刺激得呻吟了一声,他不停想翻身,却被压制得动弹不得,这种被禁锢,慾望不得发洩的感觉,全集中在下面,只能利用腰部,不停地慢慢抽、插着。

将军不管是上战场还是上床,都要所向披靡。

夏玉瑾的汗水从额间流下,他抓住绣花被单的指尖紧得发白,不停颤抖着,无论再欲/仙/欲死,早登极乐,也不肯丢盔弃甲,认输投降。

叶昭哑了半响,继续道:“是我见过最猛的。”

夏玉瑾开始还动弹几下,后面彻底不动了,脑海里只反反覆覆翻滚着一句话:“妈的!见过猛的,没见过那么猛的!”

叶昭痛心疾首,试图自由发挥:“我很爽,你爽了吗?”

“好!”叶昭再次回忆一下海夫人教导的各种姿势,确认夫君所需,当即把他往床上一推,翻身跨坐,豪迈无比道,“你要上面,就上面。”

如今夏玉瑾的小小叫阵,何足畏?

“练武去了。”侍女脆生生地回答。

夏玉瑾见她理解错误,气急败坏地想纠正:“是——”

话音未落,一个狂野的吻已经落了上来。不是往日的软玉温香,而是赤裸裸的侵略,不容抗拒,不容退缩,让他想起皇家狩猎场里见过的猛兽按住猎物肆虐的场景,带着血腥味的刺激,让心脏无一刻平静,激发着原始慾望,每一寸肌肤都在疯狂吶喊着想要,下身早已绷得不行,只恨不得不管不顾,马上进行禽兽之事。

反正他持续的水準超越了往常任何一次房事,搁哪里都不算丢脸。

两人趴在床上,面面相觑。

他每根骨头都在前所未有的叫爽,爽得眼泪都快飙了。

夏玉瑾习惯被人服侍,懒懒地撑起身,再问:“将军呢?”

他揽住叶昭的腰肢,揉了又揉,试图翻身坐起,狠狠咬上了她的肩头。

叶昭很快就适应了这种感觉,她素来喜欢将作战节奏掌控手心,便自己动了起来,先是和风细雨,后是狂风骤雨,她不知疲倦,体力强横,彷彿可以战到地老天荒。

侍女后知后觉地想到了这点,眼里的春情收敛了几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