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鸿雁来书

上一章:第48章恶战再战 下一章:第50章红颜弱柳

努力加载中...

信中,他对东夏的小股部队总是在边关附近徘徊也感到很不安,如今得知上京有异,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依叶昭所言,部下重军,重修城墙,将嘉兴关打造成水洩不通的天险,势必让东夏蛮子有来无回。

“就这样?”夏玉瑾总觉得她应该有更简单快捷的武学秘籍。

将军早朝,不愿恋战。

叶昭也不知是吃什么长大的,浑身蛮力,把他随便一推,就动弹不得,而且那腰……那腿的节奏……他不能再想下去了……反正这种情况下想反攻,是极艰难的事。

眉娘和萱儿不放过任何一个讨好的机会,趁将军在指导郡王,不约而同地端着果盘甜品,扑过来讨好,在门口嫌恶地看对方一眼,匆匆走了进去,脸上笑得比蜜糖还甜。

夏玉瑾看两个侍妾讨好地围在他媳妇身边,剥葡萄的剥葡萄,说笑话的说笑话,莺啼燕语,欢乐无限,自己却在火盆上蹲着,于是心生十二分不满,咆哮着问:“这像话吗?!”

眉娘鼓劲:“再坚持坚持,还有小半柱香了,撑过去后,给你揉揉腿。”

萱儿不等夏玉瑾开口,抢先问关键问题:“漂亮吗?”

春末夏至,太阳不算很猛烈,花园里鸟语花香,清风阵阵,还没到小半柱香的时候,他已腰酸腿软,把持不住。

叶昭心情倒是很好,她反反覆覆地将信看了几次,嘴角洋溢着按不住的笑意,“惜音妹子要来了,”然后叠声吩咐侍女,“给表小姐好好打扫客房,布置好人手,就在我院子旁边。”

眉娘越发觉得她不开窍,再比手画脚暗示:“笨,真是德才兼备的美人,又有将军做靠山,还用得着往下找门第吗?”

叶念北今年六岁多。

“习武之途应循序渐进,不可贪功求快,”叶先生负着手,开始训导,“腰腿力是最关键的,叶家功夫都是从三岁开始扎马步,每天练上五六个时辰得来的,没有捷径。”她是武痴,从小练武到疯狂地步,行军打仗不敢丢下,纵使现在工作繁忙,每天至少也要抽出一两个时辰来练习,休沐时更加泡在练武厅里,除和人切磋外,门都懒得出。

站在他身边监督的秋华阴阳怪气地安慰:“郡王别动怒,你体力那么弱,小心栽火盆里,这套衣服是上好的绫锦,很贵的。”

叶昭很有经验地在他屁股下放了个火盆撑着。

武将们学问都不是很好,漂亮点的文章皆由军师代笔。

今天,郡王心情不好,一如往常地没去巡察院,让人和老杨头布置工作后,躲在被窝里琢磨自己战术上的失败。被媳妇反压是很丢脸的事,更丢脸的是他还被压爽了、销魂了、痛快了……以后这样的情形决不能出现,必须保持男上女下的位置,维护男人的尊严和主控权。

秋水同情地感叹:“哎,将军对你要求太严格了,哪能让你上手就和叶念北的练习份量一样啊?好歹也得减半再减半。”

夏玉瑾职微言轻,不需上朝,平时能躲懒就躲懒,工作都靠老杨头。皇上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工作没出大错,没把巡察院拿去改作歌楼戏馆,都不找他麻烦。老杨头只好流着两行热泪,战战慄栗地工作,报答郡王“信任”之情,偶尔遇上解决不了的麻烦,就把他身份拿出来顶着,收拾起各路混混,倒也畅通无阻。

萱儿凑过去咬耳朵:“郡王爷就爱美人,万一他看上将军的远房表妹,入得门来,两方受宠,哪里还有我们的位置?”

夏玉瑾被安慰得想坐火盆里了。

夏玉瑾无奈,硬着头皮练习。

夏玉瑾好不容易鼓到胸前的一口气,差点给这活宝的笑话冲散了。

情绪大好间,外头有侍女来报:“将军,舅老爷给你捎了信。”

叶昭道:“是我舅舅宗族的,是远房表妹,不算亲表妹。”

夏玉瑾就近取材,逮着叶昭就让她因材施教,好好教导自己本事。

夏玉瑾不安了:“该不是又一个和你差不多的吧?先说清楚,太粗鲁的话我要丢她去别院的。”

眉娘和萱儿娇滴滴地应了声,跑去夏玉瑾身边,一个打开湘妃扇,不停替他扇着香风,一个掏出绣帕,不停替他擦去额上汗珠。

就算叶昭天纵英才,也猜不出夫君习武背后的猥琐目的,只当他是想改善体质,大喜过望,趁他还没改变主意,立刻拖去花园里,传了他几句吐纳的法子,插上一炷香,让他开始蹲马步。

夏玉瑾吐着舌头,喘着粗气,趴在她身边,阴森森道:“我看到了。”

他不好退缩,只得想着昨夜败绩,咬着牙关硬撑,不多时便大汗淋漓,面红耳赤。

失败的原因主要在体力上。

信末有个他亲笔写的条子,歪歪斜斜地写着:“做女人要贤惠点,能忍就忍点,别动不动就喊打喊杀,像你娘那样,提刀追人家十几里,这次好歹嫁的是皇家,千万别被休回家了,就算他要休,也得先揍他一顿,再想办法求圣上弄个和离,将来再嫁容易——此条看后便烧,别给你男人看到了,至于你来信说的报答什么就不用了。过阵子你九表妹惜音进京,让她借在你哪里,顺便帮忙给她找门亲事,门第低点也无所谓,人品好就成。”

妾室们都鬆了口气。

哪有教唆外甥女揍自家相公的舅舅?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他娘的气人。

眉娘白了她一眼,觉得这丫头也太不开窍了,挤眉弄眼暗示:“就算表妹再漂亮,还能有郡王爷漂亮吗?”

萱儿也鼓励:“香快到头了,再撑撑就过去了,真的很无聊的话,要不……我给郡王爷说两个笑话听听?”

叶昭想了很久,摇头:“她有些孤僻,喜欢哭,容易害羞,但不爱打人。”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夏玉瑾越想越销魂。

满朝文武,叶昭的功夫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叶昭的母亲姓柳,军门世家,驻守嘉兴关的柳将军便是她的大舅舅。自叶家几乎覆灭后,大舅舅以为她是叶家儿子,蛮金战时很是照顾,战事略平后,还琢磨着给她娶妻生子,给叶家留点血脉,连对象都物色好了,才得知她是女儿身,气得差点没追上门用狼牙棒抽死这个欺君罔上、胡作非为的外甥女。只是见漠北军心稳定,团结一致,不敢妄动,每天提心吊胆,睡不安寝,头髮都白了好多,直到皇上开恩赦罪后,才重重地鬆了口气,所以叶昭对他也感恩。

加强体力就得习武。

杨氏她们听闻今早各项事宜,皆以为郡王昨夜表现失败,没让将军痛快,如今看他在勤奋练习腰腿力,种种猜测更是确定了一层,不由暗暗担忧。唯恐将军嫌郡王不能让人满意而找藉口和离,赶紧遣人寻上等虎鞭泡酒,又让厨房每顿都给安排乳鸽等壮阳菜式,好让他雄风大振,服务将军,造福群众。

夏玉瑾被忽略,很不爽:“你家表妹真不少,关係很好?”

叶昭只管蹲在旁边,看他憋红的脸,再想想昨夜的事,怎么看怎么可爱。

叶昭回忆良久,回答:“清清秀秀,瘦巴巴的,不丑。”

就算打败叶昭是绝无可能的事,至少不能逊色得太厉害。然后让她装装弱,让一让,滚个床单,大致上也差不多了。接着就把她扑倒按住,自己在上面为所欲为,做些满足征服感的事……

夏玉瑾最后做出结论:为维护床上和谐,先加强体力锻鍊。

蟋蟀与骨头对望一眼,都觉得自家主人脸上表情怪异,可能失心疯了。

大家都鬆了口气。

叶昭赶紧停下享乐,冲着两个侍妾正色道:“还不快去服侍你们爷练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