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红颜弱柳

上一章:第49章鸿雁来书 下一章:第51章电闪雷鸣

努力加载中...

柳惜音掩唇笑道:“是阿昭成熟了。”

她有着完美的面孔,完美的眼睛,完美的鼻子,完美的嘴巴,完美的身材,从头髮到指尖,没有一个地方不美。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红颜祸水……古今往来,所有形容美女的词语都能放去她身上而不显突兀,就算为她点烽火戏诸侯,建酒池肉林以博一笑也值得。

眉娘素来自持貌美,如今强敌出现,心中恐慌,先死死地盯着她,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翻来覆去几遍,自知不敌,气得扭断了指甲,揉碎了手帕,脸色难看得连胭脂都盖不住。

夏玉瑾好奇:“也是个喜欢舞枪弄棒的女人吧?”

两辆装东西的车,并一顶蓝呢素帷小轿晃悠悠地来到南平郡王府门口,由僕役们帮忙卸下东西,送入準备好的院落,几个婆子上前抬轿,从边门入,直到正屋的院门外方停下。

临行前,柳惜音悄悄朝夏玉瑾抬了一眼,波光流转,嘴角挂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转瞬即逝。

是外头服侍的小童看得太入迷,不小心打翻了装糕点的碟子,惊醒众人。

“少胡扯,”夏玉瑾嘀咕,“就凭阿昭的爷们做派,她带出来的女人,名声能比我强?”

南平郡王府,女主人形同虚设,只能由杨氏做主,带着几个管事娘子出来相迎。

杨氏舒了口气,正想上前相迎。

青纱帐,碧橱窗,百宝阁、玲珑架,她还兴致勃勃地在库中翻翻捡捡,什么精巧有趣就拿什么,一股脑送进房间,毫不心疼,只管丢得满满噹噹,看得人直摇头。还是夏玉瑾实在受不了她乱七八糟的眼光,亲自动手,指挥人重新收拾了一番,将房间布置得错落有致,丢掉金玉玩意,换上纸墨笔砚和名人书画,总算有了上京大家闺秀的气息。

夏玉瑾赏了半响美人,同样是武将的女儿,看看人家的优雅和女人味,再看看自家媳妇的粗鲁和男人味,不胜唏嘘。琢磨着将来若不幸生了女儿,万万不能让她和母亲学坏,得好好亲近这个小姨子,只要学得两三分,他也能含笑九泉了。

秋水想了想,答:“打战的时候,叶将军有时候会给舅老爷写家书,有时候缴获了战利品,也会挑几件出来,随信附送给表少爷小姐们,给惜音表妹的似乎都是上上份,两人关係大概不错吧。”

“都是自家人,有什么打扰不打扰,惜音表妹太见外了!”叶昭人未至声先到,她身上穿着朝服,来不及换下,兴沖沖地直奔过来,身后还带着想看热闹的夏玉瑾,“上次见时,你还不到我胸口呢。现在个头高不了不少。”

叶昭丢下感慨中的夏玉瑾,亲手牵起表妹,慇勤领她去安排好的院落。

休息时,夏玉瑾想起叶昭这段时间来心情甚好,问陪他练武的两个女亲兵:“她和表妹关係很好?”

蓝呢轿中,轻轻伸出一只手,搭上了小美人的肩头。

若是连那么乖巧懂事的美人儿都嫁不上品貌兼备的好郎君,全天下的女人都该诅咒月老挨雷劈了。

每个女人都在抚心自问:“天下间的男人看了这等美色,还想看别人吗?”

这位就是表小姐吧?看着不难相处。

夏玉瑾迟钝地回过味来,感动得不能自已。

秋华快嘴道:“谁知道?将军不太喜欢在人前提私事,信件什么都是胡军师帮忙处理的,你可以问问他。”

“不必了,”夏玉瑾揉着痠痛的胳膊,不以为意,“我也就好奇问问,不过是个快出阁黄毛丫头,再难相处也用不着我这表姐夫和她相处,应该翻不了天去。”

秋水点头:“也是,将军不会让表小姐和你在一起的。”

杨氏在心里默念了十八遍“表小姐来暂住是準备嫁别人家去的”,总算将混乱的心情压制下来,赔笑道:“将军听见表小姐要来,很是高兴,她说马上就回来,一路奔波,我先带你去安顿?”

不是给他媳妇的,是给他的?

这等美人,就连照惯镜子的夏玉瑾,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匡当”一声脆响。

叶昭看见她容貌,原本想大大咧咧地揽住她的双手停在空中,不好意思地缩回,过了好久拍拍她肩膀,柔声道:“女大十八变,我差点认不出了。”

是秋波?久别重逢的秋波?

杨氏愣了会,赔笑迎上前去。

萱儿虽迟钝,看见这等艳压群芳的尤物,也有点紧张,拉扯着眉娘的袖子道:“这个……惜音表小姐好像比郡王爷还好看?”

所以,为求顺利推倒媳妇,翻云覆雨。他不再挑食,除狂吃杨氏準备的食物外,每天没事就泡在练武场,挥汗如雨,刻苦练习。脸色比以前好了许多,喜得安太妃情不自禁,不但免了他三不五时回去请安,还派人送了不少补品来。就连秋华秋水两个对他横挑眉毛竖挑眼的人,也感动于这番毅力,不由高看了几眼,把他从废物拉到可造废物行列,态度也没那么恶劣了。

“何止好看?她比两个郡王加起来都好看。”眉娘只恨不得把柳惜音的脸皮剥了安自己身上,说话的声音都是从齿缝里憋出来的, “哪有女人能长成这等狐狸精模样?可恨!”

看着耳目一新的房间,叶昭尴尬解释:“我从不摆弄这些。”

叶昭的表妹好!不但人好、心好、眼光也好啊!

这世上,有些人喜欢在心里用惩罚性许愿来增强信心,比如看不完这本书就不睡觉;写不出满意的文章就不出门;考不上秀才就不娶媳妇;赚不到二十两银子就不吃肉等等。

柳惜音的身形轻轻顿了一下,然后迅速回身,低头拜见,领子处露出像天鹅般修长、优雅的脖子,她垂下眼,含笑道:“阿昭……”

柳惜音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羞涩道:“是惜音打扰了。”

夏玉瑾绝望地拍拍她肩膀,长长地叹了口气,摇着头继续去练武场了。

柳惜音缓缓从轿中走下,枝头红艳的杏花顿时失了光彩。

未料,小美人回身行礼,恭敬地打起轿帘,俏生生地道:“姑娘,到了。”

杏花树下,轿帘轻轻掀开,走出个乾净俏丽的小美人,梳着乌双髻,穿蓝绸衣,插着几根时兴的金钗银饰,圆圆的脸上虽有几点雀斑,眼睛笑得如新月弯弯,嘴角一对活泼可爱的梨涡,看着就讨喜。

夏玉瑾也是这类人,平时喜欢偷偷许些骰子摇不出连续三个豹子就不吃晚饭;摆不平某个混蛋就一个月不上青楼等等愿望,如今,他的最新许愿是,没做好征服媳妇的準备前,绝不行房!

她穿着淡绿色的纱裙,素白色的罗衫,通身上下没有任何装饰,只在如云的秀髮旁斜斜插着根简单的小玉簪,上面吊着颗小指节大,熠熠生辉的金刚石,随着她微微摇晃,像蜻蜓点水,如弱柳迎风。缓步行来,不卑不亢地对杨氏行了个半礼,说话的声音里彷彿带着特别的音律,动作优雅如舞姿。

一个多月后,车船转顿,表小姐终于抵达上京,叶昭在军营得到消息,连忙派人去接。

因表小姐驾到,叶昭总算有了亲手布置女孩子闺房的难得机会。

叶昭苦笑:“八年了,也长大了,哪能和以前一样?”

过了一会,在亲兵们横眉怒眼的镇压下,练武场重归和平。

戏文里形容的“手如柔荑,肌若凝脂”“春葱玉指如兰花”展现在所有人面前,光凭这只白皙、细腻、柔软,完美无瑕的手,就美得让人屏息失神。

秋华附和:“免得带坏人家名声。”

眉娘和萱儿给将军惯得胆大,也在不远处悄悄看热闹。

柳惜音道:“阿昭却没变多少,还是和我记忆中一模一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