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要媳妇吗

上一章:第52章色胆包天 下一章:第54章尴尬往事

努力加载中...

胡青:“这个……我是出家之人。”

胡青:“我是指你年少荒唐的时候。”

“不提伤心事了,我先找狐狸说几句话。”叶昭朝胡青招招手,把他叫去隐蔽处,从头到尾打量了好几次,嘴角露出个诡异的笑容。

“这……这……”面对绝色美女的示好,夏玉瑾不是柳下惠,怎会完全不心动?可是他也有点烦躁不安,就好像鸟巢附近隐藏了毒蛇,鼠穴门口有等待狩猎的猫咪,就算看不见危险,也能感到毛骨悚然的寒意,这种小动物的直觉曾帮他避开过好几次危险。可是这次,他自己也想不明白,这种危险感为何会出现在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子身上?莫非,是因为对方漂亮过头所以不安全?他琢磨许久,直到身边人又嘲弄了好几句,才支支吾吾给出个理由,“我和叶昭新婚不久,怎么也得先给她脸,就算要纳妾什么也是过两年的事,叶昭前阵子也说两通房好歹也服侍了那么多年,晚点给正式挂个名分,三个妾室不少了,要换也等她们人老珠黄再说,我身子不好,免得……那个……贪花好色,纵慾伤身。”

“美妾?好啊!我最喜欢美人了,”叶昭眼前一亮,“只要他高兴,别说一个,就算百八十个都给他纳回来,到时候大群漂亮姑娘们围着,吹拉弹唱,莺啼燕语,简直美景如画,”过了会,叹息道,“要不是婆婆不准……”

“家里有母老虎的就别想妾室了,再美的妾室也不行啊。”

夏玉瑾道:“这……这个以后再说。”

徐中郎侄子笑道:“择日不如撞日,你就回去和她说,要纳她表妹为妾好了。”

除非……

叶昭尴尬道:“那时……胡作非为得厉害,全漠北……还有我没得罪的人吗?”

常太僕的庶子道:“表姐表妹感情好,你娶了她哪能算糟蹋呢?”

孙校尉尚未开口,秋老虎已老实招供:“咱们在琢磨,如果郡王要风流,想纳个美妾,将军你会拦着吗?”

“叶大将军会让她表妹给你做妾室吗?小心抄大刀追你九条街!”

夏玉瑾愣了愣,身子却在寒风中莫名其妙地轻轻抖了一下。

他们揪着夏玉瑾,拖回酒楼,不停起鬨。

胡青有些狐疑,他抬眼看看努力给表妹说媒的叶昭,琢磨半晌,问:“喂……你有没有得罪过你家表妹?”

纨裤们都是情场高手,美人的眉目传情哪能瞒得过他们?

胡青是个光棍,他和丧妻未娶的老光棍秋老虎交情好,今天一起陪被媳妇用棍子抽出来的孙校尉喝酒,共同欣赏了这幕英雄救美的闹剧。

孙校尉忽然觉得自家婆娘的拈酸吃醋也比将军的“贤惠”强。

张侍郎儿子怂恿:“以郡王你的门第,家里收用的妾室加通房才三个,已是极少的了。寻常妻子过门,为表贤惠,都带上四个陪嫁丫鬟,将军过门那么多天,不但没带有点姿色的陪嫁丫鬟,连个普通通房都没给你,如今就算讨了她表妹来做滕妾,也是说得过去的事。反正以柳姑娘的身份也算高攀了,难得的绝色美人,性情看着也温顺可人,更难得对你有意思,不要多可惜啊?”

夏玉瑾除了脸皮长得好,门第比较高,实在没有让她看得上眼的地方吧?

胡青打了个冷颤,有点想转身逃跑的冲动。

夏玉瑾觉得面子都快给踩地上了,拍桌大吼:“谁怕媳妇了!”

胡青给了大家一个“就是如此”的眼神。

孙校尉撑着迷濛醉眼,看了会,嗤道:“再水灵有什么用?我……我不过是去百花楼睡了半晚,我那媳妇就敢掀翻院子里的葡萄架,以咱们叶大将军的狠辣,她家漂亮小爷敢给她带绿帽?嘿嘿……葡萄架能从上京倒到漠北去。”

纨裤们闹出的动静不小,引周围酒楼上食客们纷纷望过来,色狼的口水越来越多。

夏玉瑾见势不妙,停下胡思乱想,急忙让蟋蟀去找个小轿,把柳惜音连人带丫鬟一起塞进去,让她们尽快回府,免得再生是非。

秋老虎问:“咋不会?”

秦河酒楼一家连着一家,大伙儿伸头探脑看热闹。

“算了,开口媳妇说,闭口媳妇说,”陈胖子酸溜溜地道:“话倒是叫得响亮,心里却是不敢吧?没事,怕媳妇也没什么丢脸的,咱们又不是不理解你难处。”

叶昭果断摇头:“没有。”

“郡王爷,你是有媳妇的人,你兄弟我可还没媳妇呢!”

胡青喝了口酒,摇头:“不会。”

她琢磨了好几天柳惜音亲事,把朝廷里比较年轻有为的未婚官员列了个名单,从头排下来,觉得大户人家婆媳艰难,倒不如把门第放低些。胡青虽然官位不高,但是才华横溢,虽然喜欢捉弄人,却没有特别大的恶习,只要稍微勤快点,也挺擅长赚钱的,更重要的是家里人口简单,过去就是当家主母,绝对没人添堵,自己和胡青又是过命的交情,看在兄弟面子上,怎么也不能薄待了她表妹。

夏玉瑾给气得阵阵胸闷,连喝了七八杯闷酒。

男人掩面受损,夏玉瑾气急败坏反驳:“我媳妇事事都听我的,别说纳一个妾,就算纳上四五个,她也会贤惠地给我张罗!”

“你这混账姐夫,莫非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真是下流无耻!”

秋老虎摸着下巴:“干,这娘们真他妈的水灵,咋和郡王搅合上了?”

可是,为什么懂事的姑娘,怎么会做出在大街上对表姐夫抛媚眼的行为呢?

胡青苦笑道:“将军对郡王爷自觉有亏,是捧在手心怕吹了,含口里怕化了的宠,哪捨得让他受半点委屈?她又不在乎内宅争宠,只要郡王爷开口,别说一个……”

宅斗?哪家经过大风大浪的爷们会在乎内院里的那点小弯弯道道?

柳惜音朝他轻轻福身,拭去眼角泪珠,轻身上轿,轿帘落下时,再情深款款地看了夏玉瑾一眼,嘴角露出个若有若无的笑容,笑得人心猿意马。

徐中郎侄子问:“她给你纳的妾呢?”

叶昭一巴掌重重拍去他肩膀上,拍得他打了个踉跄,然后兴奋道:“保证美得和仙子般,胸大腰细屁股翘!女红持家样样皆能,性情也温柔,从头到尾无可挑剔。怎样?兄弟够义气吧?!”

夏玉瑾怒道:“一群死不要脸的,怎么想得那么猥琐?!我媳妇说了,她表妹要找个正经人家做妻子的,那么好的姑娘,哪能糟蹋了?”

大家听得捧腹大笑,唯陈胖子唸着美人闺名,黯然伤神。

“就是,你乖乖在家相妻教子就好。”

叶昭问:“要媳妇吗?”

胡青想起刚刚和夏玉瑾呆一起的美人,再对照她前阵子说过自家表妹要来,心下了然。小时候住在一起,他也见过柳惜音几次,那时候她还没那么美艳,只是个文文静静,做事认真的乖孩子,经常被叶昭哄得团团转,跟在屁股后面跑。打战其间,他也帮忙寄过些礼物给柳惜音,也收过柳惜音送来的绣活回礼,还有她组织漠北的姑娘太太们一起缝製,送给将士们的御寒棉衣,觉得对方是个心灵手巧,端庄守礼的好姑娘。

常太僕的庶子大笑道:“你不怕,怎么不敢找将军要呢?过了这村可没下店了。”

“呸!还九条街?他没出闺房门口就给逮着了。”

“一个什么?”叶昭兴沖沖地从楼下跑来,也没听清他们刚刚在说什么,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招呼小二要了壶大红袍,“来晚了,刚刚在说什么,好像提了我名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