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尴尬往事

上一章:第53章要媳妇吗 下一章:第55章赠君鲜花

努力加载中...

今生今世怕是看不到那么好玩的事情了。

胡青饶有兴致地搬了个凳子过来,慢悠悠坐下,喝了口浓茶醒酒:“你继续说。”

叶昭沉重地点头。

他就继续小心眼地搬着板凳,磕点瓜子、喝几杯香茶,一边欢欢喜喜地看南平郡王家热闹,一边找个什么机会火上浇油一把好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叶昭很镇定的眼珠子都开始向左边微微倾斜,躲避对方的直视。

“你真是乱来……”胡青扶额,“当时和你关係好的都是群只知吃喝玩乐,欺行霸市,然后奉承你的混蛋吧?这主意简直没脑子。”

胡青想了想,问:“没别的了?”

胡青愣了愣,眼睛很快笑成了一条缝,他温柔地低头道:“将军说得是,可惜狐狸心眼就是小。”

叶昭又大大咧咧地说:“也就你这家伙喜欢唠叨当年的陈穀子烂芝麻了。”

叶昭知道他收集情报的能力,有心要调查肯定瞒不住,只好支支吾吾开口道:“那事绝对得怪我没脑子,和她没关係,又是年幼时做的,你万万不要因此看轻了她。”

胡青:“你坏了人家闺誉?”

胡青琢磨半晌,大概也想通了,正欲开口。

叶昭:“父亲让我跪下受罚,我爬墙跑了。”

胡青将要说的话嚥了下去,含笑道:“没错,我最喜欢回忆你当年欺负我的事了。”

好汉不提当年耻。

能给叶昭和夏玉瑾两个混蛋添堵的机会,放过多可惜啊?

叶昭是宁愿丢脸,宁可不要名声,不顾姐妹声誉也不愿妥协的混蛋,所以叶家死活要将她的女儿身份给掩住,就是怕给其他姐妹丢脸。只打算等她长大后赶出去游蕩江湖,挂个道士、和尚的名头,单身一辈子。至于后面被皇上赐婚,由夏玉瑾这个冤大头娶了她,那是意外之喜,叶家长辈都快从坟墓里笑醒了。

叶昭怒道:“他要是拿个水火棍或是板子来,我就乖乖跪下给他打一顿出气也罢了,可他气势汹汹地提着把鬼头刀冲过来,我是傻子才不跑呢!”

大秦风气虽开放,但女子也不是毫无禁忌的。优伶舞乐都属贱籍,不是用来陪客的家妓,就是青楼卖身的女子,是玩物,不管再被达官贵人受追捧,都不能改变被人歧视的地位。所以但凡正经人家,都忌讳让子女沾上这些青楼的技艺,常见的乐器里只有琴与萧被文人墨客誉为君子之乐,可用以修身养性来学习,就连琵琶都因为是海外传来胡乐而略嫌轻浮,多数在青楼与市井坊间演奏。至于跳舞这种展现身体的技艺,更是只有出来卖的女人才会去学习的。

叶昭看着这个最佳表妹夫人选,狠了狠心肠,终于开口说道:“惜音痴迷舞艺,极有天赋。”

胡青感叹:“多不要脸啊。”

“舞是将天地万物融汇其中,黄鹂啼鸣、孔雀开屏、杨柳迎风、水波涟漪,红叶飘落的美和感动,统统展现在身体的动作与节奏中。年仅七岁的柳惜音领悟到这点,她天赋异稟,又是个认真的性子,在没有师父的教导下,只靠观摩,刻苦钻研,融会贯通,跳出来的舞姿虽嫌稚嫩,却能感到用心之美,风味别緻,”叶昭感叹道,“我那时十三岁,正是无法无天的时候,恰逢惜音父亲在雍关城附近的金阳县做县令,她时不时来我家寄住,我觉得她容易害羞、容易落泪,长得也挺水灵可爱,便经常捉弄,比如弄条菜花蛇吓唬什么的。她脾气甚好,极少动怒,关係也渐渐好起来了。有天她偷偷躲房间里学跳舞,给我看到,很是惊艳,便鼓励了几句,她挺高兴的,也挺伤感为何天下不能容许普通人家的女子跳舞,无论再怎么努力也无人观赏,这句话触动了我心弦,便拍着胸脯保证,给她找几个不会乱说话的观众来,她虽然不愿,却耐不住我硬磨……”

胡青很体贴:“哎呀,你以前是什么德性,作为一个被弄断过骨头、打伤过鼻樑的苦主,非常清楚,就不要遮遮掩掩了,你到底做过什么对不起惜音表妹的事情?说来听听。”

叶昭挠挠头:“害她挨打就这一回,应该没别的大事了吧?她那么多年都没提,哪有那么小的心眼?应该也放下了,否则从军途中怎会给我送寒衣?厚厚的几层料子,缝得可结实暖和了!”

叶昭摇头:“不知道,我在外头游蕩了两个多月,等父亲出门才回去的。家里人禁止我见惜音表妹,我偶尔还会溜去找她玩,但是出去同游就再没有过了。她是喜欢把话藏心里的人,就算恼了也看不出,不过那么多年都没提此事,哪有那么小的心眼?应该也放下了吧?”

市井鬼混,几句口角把人的耳朵割了,喝醉酒打断人骨头,为私怨半夜去弄断人家的腿,砍过人胳膊,逼死过人……若不是她改过自新态度极好,又将功赎罪,不少漠北人恨不得把这恶贯满盈的家伙拖去就地正法。

叶昭郁闷道:“我那时确实没脑子,惜音年纪太小,两人都犯了混,没分轻重就胡来了。用轻功把她带出院子,跑去郊外跳舞野宴什么的经过就不提了,反正是有大嘴巴的家伙喝醉酒将这件事捅了出去,纵使我将他打掉了五颗牙齿,这件事还是被叶家及柳家的长辈都知道了惜音被父亲狠狠打了一顿板子,躺床上半个月下不来,还被罚去佛前抄经,关了半年禁闭。”

叶昭重重地点头。

胡青问:“和闺誉有关?我好像听人议论过几句。”

胡青问:“你这个罪魁祸首呢?”

叶昭做过的那些混账事,简直是,嗤嗤……人神共愤。

胡青看着她心有余悸的脸,沉默良久,再问:“后来呢?她恼上你了?”

叶昭果断道:“男人不能太小心眼,要大度点!”

年幼的她痴痴地看着,偷偷地在袖子里跟着比划,回家后关上门,在无人处悄悄练习。对着水面,对着镜子,认真地跳着一辈子都不会有人喝彩的舞。

柳家是军门世家,柳惜音的父亲虽是旁支,也是个小官,若让人知道她喜欢跳舞,简直丢人现眼,若留下个风流名声,不止是自己找不到好亲事,就连姐妹们都会被怀疑家教问题。

柳惜音门第不够,没资格被赐婚,只能靠德容言功来找个好相公,所以万万不能行差踏错。偏偏她六岁时第一次被叶昭偷偷带出去玩,遇到正在表演剑舞的公孙娘子,就好像着了魔般爱上了。水袖翩翩,彷彿能揽下天上明月,裙裾飘飘,彷彿在烟波浩渺的海面上行走,手中宝剑就是活着的游龙,在天海之间翱翔,让她仿若堕入另一个世界,美得就和做梦一样。接着下来的是凌波舞、团扇舞、霓裳舞,舞姬们仿若天女下凡,举手投足间都是化不去的美丽。

胡青摸着下巴,半瞇着眼打量她许久,叹息道:“好歹是你要说给我的女人啊,总得多了解点吧?咱们又是掏心说话的兄弟,既然不是什么大事,你遮遮掩掩倒像心里有鬼,就算瞒得了一时,难道瞒得了一世?稍微下就知道了。”

胡青的眼皮抽了抽,再喝了杯浓茶,有点明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