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赠君鲜花

上一章:第54章尴尬往事 下一章:第56章大红嫁衣

努力加载中...

夏玉瑾看着她的榆木脑袋,怒了:“老子睡觉是要女人服侍的!”

叶昭想了想,继续威胁:“不要打我男人主意,否则老子把你吊城楼上去!”

胡青笑得更灿烂了:“将军太见外了,我喜欢粗鲁点的男人。”

所以叶昭很着紧。

胡青点头:“或许将来会逼着娶个穷人家的媳妇,留点血脉再出家吧,但是你表妹……”

过了几日,绵绵细雨依旧不停,路上都是泥泞,让人懒洋洋的不想出去。

鉴于胡青劣迹斑斑,叶昭对他说的话心里存疑,想起以前去青楼画舫,胡青对美人相陪都是兴致缺缺,哪方面可能真有点问题,心里也信了个三成,若让惜音嫁过去守活寡,岂不是恨死自己一辈子?

叶昭完全没反应过来:“我和你讨论过军事话题?”

夏玉瑾恨铁不成钢,只好再提示:“关于行军打仗什么的。”

“哦……”叶昭了然,大度挥手道,“今晚让眉娘去服侍你。”低头继续青年俊杰们的花名册,认真研究要挑哪几个去和惜音商量。

叶昭茫然摇头。

夏玉瑾闻着甚好,便让人拿去放好,然后对她道:“今晚将军有事,不过去表小姐那边了。”

“服侍!我今晚就服侍!别丢了,这是手稿,很贵重的,”叶昭吓得上蹿下跳,接下满天乱飞的竹卷,总算明白他在闹什么彆扭,心里一喜,扑过去,在耳边倾述,“莫恼,是我不好,晚上保管服侍得你军粮耗尽,兴尽而归。”

胡青笑瞇瞇:“不敢不敢。”

红莺道:“这是曼华草,最宜放在床头,做梦都是甜丝丝的。”

“你还真他妈的贤惠啊!”夏玉瑾连续俏媚眼都抛给了瞎子看,气得浑身发抖,当场抄起卷竹册,狠狠往她头上砸去,也顾不得身份,口不择言骂道,“干你娘的!连拈酸吃醋都不会!还等男人主动倒贴你不成?!是真傻还是真不知道老子憋了多少天?!你心里面到底有没有我这个相公,做正室的带头躲懒不乖乖爬上床来服侍!还想推给妾室……老子要不要妾室服侍轮得到你安排吗?好,明天我就去纳上七八个小妾,再休了你这不懂事的混账!”

叶昭从文件堆里抬头,茫然:“什么私话?”

他媳妇说话是不要脸的爽啊!

叶昭痛心疾首:“你不留点血脉,愧对胡家列祖列宗啊!”

“不是!”胡青克制住掐死她的冲动,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好男风,对女人实在提不起兴致。”

夏玉瑾见障碍扫平,大喜。

夏玉瑾天天吃补品,补得满腹邪火都钻脑子里去了,他晚上抱着被子回味细腰长腿勾魂滋味,心里万分想要,奈何枕边人完全不懂怎么讨丈夫欢心,天天陪表妹睡觉,恨得他直咬牙。直到去安王府请安时,被安太妃问什么时候可以抱孙后,他终于憋不住,决定主动出击,回家趁柳惜音不在,跑去叶昭的书房里,先往书架上装模作样地东摸西摸一会,然后淡定开口,暗示:“媳妇啊,咱们好像很久没晚上在一起说私话了吧?”

夏玉瑾更无赖地反击:“老子是皇帝的亲侄子,做的是天下第一昏官,想干就干,还管国法干什么?”

娇滴滴的声音再道:“我奉表小姐之命,给将军送花来的。”

“叶将军可在——”娇滴滴的声音从廊外传来

夏玉瑾在路边救下柳惜音之事,很是得意,从没瞒过叶昭,如今见她给谢礼,沉吟片刻,就让随身小厮收下了,捧到面前,见其中有盆开着纍纍红色花朵的小盆栽,特别别緻,而且芬芳扑鼻,有安神之感,颇为喜爱。

叶昭一个激灵:“莫非你不能人道?我……给你请太医看看?”

“谁!”夏玉瑾蓄势待发,惨遭打断,恨得想将没长眼的王八蛋统统拖去巡察院关起来,再打个一百大板以儆傚尤。

缠绵喘息间……

奈何胡青是个油盐不进的主,说东就扯西,说南就往北,逼到最后他居然蹦出句:“叶将军,认识那么久,你难道还不懂我吗?”

红莺察觉情况不对,脸上活泼可爱的表情也黯淡下来,双眼涌出层淡淡薄雾,奉上盆开得艳丽的碧纱草,赔笑道:“将军上次夸我们小姐养的碧纱开得好,所以她让奴婢给将军送来一盆,还有几盆从西夏带来的奇珍异草,虽是山野粗鄙玩物,开花时香气浓郁,摆在桌上很是别緻,待会送给郡王爷和夫人赏玩。”

暗暗发誓,若今晚再有死娘皮破坏他性致,非得将对方拖过来泻火!然后卖出家门去!

夏玉瑾气愤稍平,翻身推了她一把,按在书架侧,揽住细腰,用力地揉了揉,然后缓缓往下,狠狠掐了几把发洩,然后看着她那双淡淡的眸子在闪耀着野兽般的光芒,心下不忿,顺手拔去她髮间银簪,让柔软的卷髮徐徐绕下,然后按着她的肩膀,粗鲁地吻了上去,在唇上疯狂地咬了口,彷彿要将这个混蛋拆吃入腹,却招到对方的反击,被大力回吻。两人纠缠许久,他单膝顶入她双腿间,同时手不停歇地蹂躏着大腿根部,喘着粗气道:“我恨不得现在就把你这无耻流氓捉拿归案,就地正法。”

“巡察御史要捉拿小人,自不敢违命。”叶昭倚着书架,抬起一条腿,勾上他,挑逗道,“少不得要往御史大人的床上走一遭,让你细细审讯,就地正法。”

胡青“为难”道:“这……实在不好启齿,你想想,我那么多年都不怎么近女色?”

夏玉瑾眼睛都给勾出火了。

迟疑间,已被叶昭按去椅子上,单腿架在他身上,不停吻着双唇,轻轻在他下身处拂过,握了一把,低低地问:“御史大人雄风大振,可是想白日与犯妇宣淫?罔顾国法,真是太流氓了。”

柳惜音也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再不嫁就来不及了。

红莺低头道:“我们小姐说,打扰了那么多天,她也认床了,晚上不必再打扰将军。”

叶昭道:“她费心了。”

叶昭回过神来,知道是柳惜音身边那个叫红莺的侍女,赶紧将爬在身上纠缠的夏玉瑾推开,迅速挽起长髮,整整衣襟,再整整他的衣襟,使了个不要乱来的眼色,重重地咳了声:“进来吧。”

叶昭眼皮抽了几抽,气得半死,终归是拿他没办法,怏怏离去,回家继续翻朝廷青年俊杰名册,派杨氏四处打听,努力给表妹挑相公。

红莺扭着裙角,怯生生道:“我们小姐说谢谢郡王和将军这阵子都替她费心了,还帮她收拾了闯祸的乱摊子,很是感激。”

于是她拍拍胡青的肩膀,威胁道:“别让我发现你在耍我,后果自负。”

 

夏玉瑾委屈至极,狠狠朝红莺剐了几十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