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五月初五

上一章:第56章大红嫁衣 下一章:第58章杀伐决断

努力加载中...

胡青则嫌恶地丢开夏玉瑾的爪子:“嗯,看出他被你养得胖了圈。”

广平郡主崇拜地问:“叶将军,听说秋将军一次能杀上百人,你呢?杀过多少人?”

叶昭想了想:“她前阵子不甚烧了嫁衣,心情不好,在屋里做绣活,偶尔也过来,站在花厅外探望一下,给大家送点甜食。”想起表妹的贴心,她很是欢喜,脸上也带出些笑意。

有只纤细美丽的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却因力气不足,被硬拉着一同落入水中。冰冷的河水灌入口鼻,挤走胸前所有生气,数次被淹的记忆涌上心头。

“将军!郡王和表小姐落水了!”

胡青赏了赏古画,又替脸色难看的夏玉瑾把下脉,觉得还算平稳,然后在房间里溜跶了圈,发现床头那盆曼华花开得正盛,那种在漠边域罕见的小花,富贵人家若睡不着,也会寻两棵来放在床头,藉着香味入梦,虽然用久了不太好,但应该不至于到伤身或让人昏迷的地步。

“说得也是,”叶昭也嘱咐,“上次和你说的事也要放心上,替我再打听一下哪家有才貌兼优的公子未婚。”

胡青印象中的柳惜音是善良却有点懦弱的姑娘,不太起眼,做任何事都认认真真,经常被坏心眼的叶昭逗得直掉眼泪。可是漠北战役最艰难的时候,她却挺身而出,在后方动员闺阁中的夫人千金们慷慨解囊,还把自己的嫁妆变卖不少,为大军筹备粮草,让他留下了极佳的印象,所以他也不太相信柳惜音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只觉得是小姑娘被“表哥”骗久了,在闹彆扭,让她发洩完就过去了。

大家给他逗得捧腹大笑。

小人不与女子斗。

叶昭立刻抄刀子上。

他说:“削皮。”

夏玉瑾手脚并用,不管不顾地拉扯着身边的人,恐惧地挣扎着。

月余后,是五月初五,夏节。

叶昭解释:“当时已经没有粮食了,士兵都吃不饱肚子,更养不起俘虏。而且蛮金人狡猾,不讲信用,对大秦俘虏从来是格杀勿论,我若放虎归山,这些俘虏定会捲土重来,再次陷入恶战。”

宁平郡主羞得脸都红了,推着他,任性道:“堂哥太混账,快出去!我们不和你玩。”

叶昭本来觉得圆滚滚的雪貂也很好看,正打算努力养肥,听他这么一说,也犹豫起来。

叶昭一一应下,看着夏玉瑾满脸不耐烦,赶紧送军师离去。

叶昭期待问:“你也算半个军医,看得出什么吗?”

他立刻回府修书一封,让人快马送去漠北,彻查柳惜音的事情。

叶昭安抚一下他,担心道:“没事的话,好端端怎会晕倒呢?”

“你家夫子说得太对了,不愧是忠孝廉耻具备的正人君子,”夏玉瑾鼓掌讚道:“下次两军对垒,咱们找几千个读书人,一起站在阵前高声诵读圣人书,教化那群蛮子,让他们知耻知羞,认识自己做得不对,然后放下武器,鸣金息鼓,从此两国边境万年友好。“

叶昭听得直笑,惹得周围小姑娘纷纷红脸。

惠敏县主笑道:“将军一次杀过上万人,秋将军哪能比?”

“嗯嗯嗯……”胡青随便应下,脑子略动,觉得近年来漠北连连战乱,女多男少,柳惜音倾国倾城,才华出众,心灵手巧,纵使七八岁犯过错,但看在年幼无知的份上,后来行规守矩,也应抹消了,而且柳家门风端正,也不是趋炎附势,卖女求荣之徒。怎至于在当地找不到门当户对的好对像?要送来上京找?说不定柳将军为侄女瞒下了什么。

夏玉瑾果断道:“肯定是被你气晕的!”

事情发展得太出乎意料,已失去控制,里面可能有问题。

夏玉瑾被母亲和媳妇联手关在屋子里,正憋得不行,哪能错过这等盛事?便吵闹着非要去。叶昭见他身体已经好转,请孟太医来看过,也说只要再调养调养就不碍事了,于是鬆口,带着他和朋友们共同游河,顺便把柳惜音也带出去,让太太夫人和公子哥们看上两眼,方便以后说亲。

胡青趁热打铁道:“你表妹是客人,又烧了绣衣,正应重新赶製,哪能天天让她做下人的工作?就算做,也应该让她指点你家丫鬟们动手,别让外人说你南平郡王府连个厨娘都养不起,还让客人亲自动手。”

叶昭立刻捧着金碗银勺,守在旁边一口口餵他吃。

叶昭闷不做声地找把斧头在桌上劈,

而且他对南平郡王府里每天鸡飞狗跳是喜闻乐见的。

他说:“喂。”

夏玉瑾眼看堂妹就要生气,赶紧嘻嘻哈哈地跑出去,站在河边和花船上认识的纨裤们打招呼,顺便研究今年路过的姑娘妹子们的身材容貌,评论哪个最漂亮?奈何统统比不上站在绿柳旁的惜音,她穿着淡绿春衫,美目倩兮,举手投足间,夺尽百花风采。可惜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不好太过放肆,急得才俊们挠头搔耳,琢磨怎么上前搭话,或让母亲去南平郡王府提亲。

叶昭发动手下满大街找早熟的苹果。

两岸碧绿,岸边有不少荷塘,碧绿的荷叶打着露珠,娇嫩花朵红艳,正是入夏好光景。路上许多熟人,叶昭被宁王家的广平郡主和姐妹们扯住,被迫满足她们的好奇心,讲些在漠北行军打仗时的趣事。

年轻女孩纷纷携手走出闺阁,打扮得花枝招展,拿着团扇,带着薄薄的羃蓠,踏着满地落花,青春可人的容貌被番雨过天晴的初夏被衬得十分动人。未成亲的才俊或纨裤们,也穿着漂亮的衣服,蜂拥而出,手持摺扇,在船头吟唱诗歌,力图言谈出众,气质优雅,以博得佳人青睐。而成亲的男女,或坐着花船龙舟在河中游蕩,或在附近的凉亭茶寮休息,达官贵族则聚在河边被帷幕围起的草地上,一边赏夏,一边看哪家儿郎或闺女合适自家的孩子或亲戚。

所以胡青顶着夏玉瑾杀人的目光,上门探访。

夏玉瑾还没吃完,听见胡青到来,想起以前被骗的恨事,拍着床板大声喝道:“赶走!”

宁平郡主道:“做人总归要积阴德,留余地。我家黄夫子说,蛮族虽缺少教养,也有不少能被礼仪教化,怎能统统一杀了之,是将军残忍过度了。”

胡青又对他晕倒前发生的事情细细和最近的饮食作息习惯等细细盘问了番,最后得出结论:“大概是他体质虚,受不起将军的武艺操练,劳累过度,忽然发作,养段时间就好了,将军你也别总禁着他在院子里,活动一下比较好。另外,床边的曼华花能不用最好别用,若依赖惯了,将来离开,就很难睡着。”

叶昭皱眉,不解问:“为何?”

宁平郡主嗤道:“杀降不吉。”

叶昭亲自去将胡青请了进来。

持续许久的阴天稍稍放晴,雨势稍停。

“夏日风光无限好啊。”夏玉瑾看着美人们的酥胸和薄裙,感慨万千,酝酿许久,準备淫诗一首,与纨裤兄弟们共赏。刚想了个开头,忽然膝盖传来阵阵细小酥麻的感觉,迅速扩散,两只腿好像不属于自己,身子控制不住,一头往河里栽下。

胡青吩咐:“惜音姑娘送来的东西别给郡王吃了。”

大家对他的胡说八道都不予理会。

夏玉瑾正在忙着闹腾叶昭玩:“我要吃苹果。”

“郡王小心!”焦急的女声从旁边传来。

“救命——”

但是把夏玉瑾的身体闹出问题来,就有点过了。

他说:“剁泥。”

胡青知她对外人狠辣,对亲人朋友却护短厉害,从不猜疑。柳惜音更是搁心头上信任的人,毫无证据就不能指着她鼻子说有问题,万一猜错了不好解释,于是琢磨片刻,笑道:“他身体本来就不好,还吃那么多甜点,若是变成胖子或是坏了牙,就更虚弱了。”

胡青出门后,忽然回身,问:“惜音姑娘最近在做什么?”

“没数过,”叶昭想了许久,摇头道,“也不想数。”

夏玉瑾郁闷得直嘟囔:“都说我没病,天天禁这个禁哪个,没病都给禁出病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