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谣言四起

上一章:第60章十年如梦 下一章:第62章婆婆驾到

努力加载中...

夏玉瑾气得拚命吃饭,不理她。

丫鬟僕役们赶紧围上来,扶的扶,搀的搀。杨氏最会观颜察色,带头冲上来,让人抬来春凳,直骂小丫头,“都是笨手笨脚的,养你们个个不中用!”眉娘则紧张地问郡王,“爷,究竟出什么事了?怎么你对着将军又吼又叫,是不是将军不让你纳表妹啊?”

那厢,柳惜音见她焦急地追出去,对丈夫眼中是比对自己更浓的柔情,从梦中醒来,碎了的心肝再次碾为粉末,十年等待尽化乌有,想起父母双亡,良人移爱,刁然一身,何以独活于世?一时间万念俱灰,人生再无挂念,默然转身,艰难地走回自己院落。遣开众人,栓上大门,找出条腰带,含泪挂上屋樑……

萱儿:“是啊是啊,千万不要和离,要是你们和离了,我……我该怎么办呢……”

南平郡王抱病不出,柳惜音因爱不成,为情自杀之事,闹得满城风雨,男人们个个都说叶昭是天下第一悍妻,吃醋功力堪比前朝母老虎长平夫人。夏玉瑾和柳姑娘情投意合,生死相许,就像戏文里那对化蝶的苦情人,被棒打鸳鸯,惨遭拆散,真是可怜可叹。女人们有些自持贤惠,酸葡萄地感叹几句叶昭不配做媳妇,更多的都抱了丝怜悯之心。

大伙儿看看三人表现,顿时悟了。

杨氏:“郡王爷,将军也是初为新妇,你哪能那么急哄哄地纳妾呢?若是真喜欢柳姑娘,先搁在外头,哄好了将军,过个一年半载再接近门也不迟,毕竟是两口子,何必为小事闹得面红脖子粗?给太后知道了多不好啊?”

柳惜音摇头:“阿昭的心里现在没有我,她就想着那只狐狸精,我算得上什么?”

叶昭若有所思。

夏玉瑾气得浑身发抖,一个站不稳,摔倒在院外门槛上,摔了个狗啃泥。

胡青:“你放低身段,让柳姑娘软和点对他,好好道歉,给足面子,说不準过阵子他就想通了。男人哪有不爱美人的?你想想以前漠北军营,别说漂亮姑娘了,就算见只母猪都要冲过去调戏!更何况你表妹是绝色,心底也不坏。待心结解开,郡王轻轻鬆鬆坐拥美人,何乐不为?”

老虎听见问话,立即回头,大声应道:“美人?当然爱!”

夏玉瑾的手给擦伤了一块,听见眉娘那不上道的话,火冒三丈,若不是怜香惜玉惯了,非得给她个窝心脚。可是绝色美女勾搭他做妾,只为给他媳妇私通这事,简直丢脸丢到天尽头,就算打死也不能说。于是他深呼吸几口气,平静心情,咬牙切齿道:“表妹我不纳!那该死恶妇!也该休了!”

红莺劝道:“我看郡王是个心软的人,你好好地求他,努力去求他,说不準气消了后,就答应了。反正姑娘你是女人,顶多假凤虚凰,哪里就佔了他媳妇的便宜?还白得个大美人榻前侍候。”

“那狐狸精除了多个把,人品才华,容貌姿色,哪点比你强!”红莺唾弃地呸了几声,“先百依百顺,待入了门后,再好好陪他玩,就不信以姑娘从小的情分,再加上温柔和婉,就拉不回将军的心!”

手心手背都是肉,顾得来这边就顾不来那边。

这头是夏玉瑾因自己受伤卧床,那头是表妹因自己心灰寻死。

柳惜音白着脸,躺在床上,神色憔悴:“真相说出口后,那狐狸精是不会纳我的……”

柳惜音整个人都扑入她怀中,不停抽泣着,眼前的还是最疼爱她的那个叶昭,无论做错了多少事,无论再怎么任性撒娇,都会被浓浓的安全感包围,被强硬的呵护,因为她是永远不会丢下自己不管的。

眉娘:“将军,皇室宗族里纳几个美人也常见。既然郡王那么想要,就不要在兴头上强扭着,先给了他,反正对方是你表妹,小小孤女,身子又弱,抵不得你的权势,待郡王新鲜感过了,爱怎么拿捏都行,何苦因此寒了郡王的心,闹得两人生分了多不好?”

叶昭猛地拍了下桌子,大家瞬间离开她十尺远,不敢再劝,都低着头,绕道走,唯恐被发现。叶昭莫名其妙地看看退散的众人,挠挠头,然后拖过唯一知情者胡青,偷偷摸摸地问:“表妹这样情意,我该如何是好?”

杨氏与眉娘、萱儿们也过来看望主子,见他们夫妻彆扭,立即衡量起表妹入府的利益得失,觉得不过是来个花瓶分了郡王和将军的宠爱,而且将军不愿让表妹做妾,将来多半不喜,自己就算损失些,也比郡王夫妇闹和离,将来换主母强,于是打起精神,按下醋意,强颜欢笑地劝合二人。

柳惜音滴水不入,抱着被子不说话。

叶昭为了柳惜音的名誉,夏玉瑾为了自己的面子,听着她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劝告,心里就像茶壶煮饺子,有货倒不出。

由于世间男女不太平等,终究是男子的观点佔了上风,越演越烈。

叶昭烦恼:“玉瑾不愿。”

柳惜音咬咬牙,狠狠地点了点头。

红莺自幼便与柳惜音在一起,虽是主僕,却姐妹情深,知她一腔情意付流水,也很是愤恨难过,唯恐她再想不开,努力安慰道:“姑娘,还没到绝望的地步。”

叶昭跟着夏玉瑾,心急又心疼,握着他的手,试图从兄弟们的教导中,掏几句体贴话来说说。

叶昭得报,又是一惊。

秋老虎迟钝地接上:“军师说的对,这上京什么都好,就是没人杀,难受。再这样下去,老子都快憋死了,将军你想点办法吧。”

百般劝说下,眼前又燃起一丝希望的火光。

数不清的羞愧与内疚涌上心头,她再也坐不住了,急急站起身,亲自扶起哭倒在地上的柳惜音,替她擦擦眼泪,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左想右想来了句:“这些年来,真是苦了你。”

重重的摔门声传来。

如今前尘往事给拖了出来,年少荒唐,胡乱承诺,本属不应,她又想起惜音在战时掏心窝地对自己好,又是送寒衣又是送手帕,就是自己文化水平低,几个字都是胡青父子含辛茹苦的教导下好不容易才学会的,哪里看得懂什么丝不丝?只以为是说明这方帕子很珍贵,便回了个很喜欢,结果却误了对方。

幸好红莺机警,对她心事了然,又有身好武艺,察觉情况不对,踹开大门,险险救下。

胡青唯恐天下不乱:“让郡王纳了她,留在你身边,也算两全其美。”

定是南平郡王与表小姐情投意合,想纳来为妾,可是叶将军雷霆威风,严厉禁止狐狸精入门,于是两人闹翻,郡王得不到美人,气急败坏,摔门而出。

她两头奔波,各自安抚,比当年背腹受敌还艰难。

叶昭脸上并无表情,神游太虚,满脑子家事。

就连军营里的同僚,也忍不住劝了叶昭几句,说:“反正将军本不是一般女子,别将家里这点鸡皮蒜毛放心上,男人变了心,拉也拉不回,不如成全了这对苦情的,总归你正室位置不动摇。”

叶昭对表妹是喜欢的,更何况还有舅舅的情面。纵使她对表妹算计陷害夏玉瑾再愤怒,也不过是想将她严厉训斥一顿,再打包丢回漠北。

胡青拖长声调,贼笑道:“当然当然,不行你去问老虎爱不爱美人啊——”

叶昭狐疑地问:“是这样吗?他会高兴?”

堂堂男子汉大丈夫,一没和自家表妹偷情,二没勾搭有夫之妇,结果不但被无辜骂着狐狸精,贱货,那对不要脸的奸妻淫妇还在大白天,当着他面前搂搂抱抱,诉说衷情,简直视他的尊严于无物。

胡青优哉游哉地在旁边走过:“将军心情不好啊?是不是太久没杀人了啊?憋得慌?”

叶昭见他动怒,赶紧暂时抛下表妹,从院内追出,见丈夫摔伤,忙上前嘘寒问暖。可惜她装不出温柔,虽儘可能让眼神柔和了些,但表情看起来还是严肃死板,再加上她心里发虚,说出来的话越发简洁有力,硬邦邦的像块石头,不像安慰人,倒像发怒。而柳惜音则偷偷摸摸地倚着院门,只露出半张俏脸,红着眼,满脸泪痕,怯生生地看着夏玉瑾,欲语还休,就好像受了天大委屈还不敢声张的小媳妇。

是夏玉瑾拖着一瘸一拐的伤脚,愤愤离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