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刚烈决断

上一章:第63章赌咒发誓 下一章:第65章水榭风波

努力加载中...

【如果我有女儿,是让她放弃梦想,在平安的宅子里幸福一生,还是让她追求梦想,在残酷的战场上厮杀一生?】

树欲静风不止,子欲养亲不在。

她面向北方,手里抱着最珍爱的宝剑,将它缓缓出鞘,古朴锐利的剑身倒影着树下灯火,看似流光溢彩,却显得如此冰冷寂寞。

没有眼泪,没有笑容,没有悲伤,没有欢乐。

【战场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是生死关头的挣扎。】

直到父亲死后,经过生死相博,九死一生,成熟后,她才渐渐读懂了他的心。

“不,”叶昭用手中帕子替她拭去眼角泪痕,轻轻地说,“我不是第一次见他,我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他,喜欢他了,只是没想过会嫁给他。”

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幸福地牵起别人的手,从此白头偕老,留下你在原地哭泣。

父亲那把送不出的宝剑,送不出的忧心。

柳惜音正和红莺商量,如何通过安太妃这条线,加强攻势,利用夏玉瑾母命不可违的弱点,达成目的,进入后院。忽见将军深夜造访,心里不由一喜,忙遣退丫鬟僕役,亲自迎上,低头玩着衣角,轻轻问:“阿昭,有什么事吗?”

她爱上的那个人,是那么的无辜,那么的单纯,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柳惜音看着眼前帕子,呆住了,过了好久,才明白髮生什么事,她如碰到火红烙铁般迅速缩回手,拒绝接受,双眼一红,含泪问:“我愿做低伏小,绝不争宠夺爱,为何连个小小位置都不给我?”

明明小时候,他曾将自己抱在膝上,说过那么多有趣的故事。

柳惜音几乎揉碎了衣角,哭道:“你本可以不说,只要娶了我,再过继个儿子,谁能看得出你是女儿?”

叶昭犹豫片刻,沉重道:“是。”

叶昭道:“我绝不能让你做低伏小在后院生活。”

水榭旁,茂密梧桐树最高处,静静坐着道脊樑挺直的修长身影。

“学就西川八阵图,鸳鸯袖里握兵符。由来巾帼甘心受,何必将军是丈夫。”(注)

“女子也有凌云志,巾帼何曾输鬚眉?”

父亲啊父亲,请你别转开视线,我会比所有的男人更强!

不管是好是坏,她愿接受一切结果。

叶昭轻叹:“我已负了你,就不能再负了他。马车已经準备好,你收拾完行李,明日就启程回去,静一段时间,再考虑其他。”

世间那么多奇女子,让人心生嚮往。

柳惜音摇头:“我不信!”

忘了从何时开始,叶昭对轻视她的父亲恨之入骨,处处顶撞,处处对着干。

柳惜音尖叫道:“你明明是爱上了夏玉瑾!所以才不要我!”

【书中歌颂的奇女子,要比男人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生前饱受非议,死后才得以风光。】

战场上处处是牺牲,留着是痛,割捨是痛,越拖越痛,终应决断。

“前朝秦玉女将军,文才武略,握兵符,练精兵,平播、援辽、平奢、勤王、抗蛮、讨逆,身前入麟阁,死后受封一品太傅,追谥『忠贞』,受万世敬仰。”

无论再努力,他想要的接班人不是女儿,是儿子。

柳惜音叫道:“那是我愿意!”

叶昭闭上眼,深深吸了两口气,然后猛地睁开,将连日来的犹豫尽扫。

叶昭在灯火中静静地听着,再次伸手轻拭去她眼角的泪痕,认真地说:“好。”

叶昭不躲不避,站在原地,任凭处置。

幼小的期待经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一次又一次的幻灭。

柳惜音哭问:“为什么?明明我比他更爱你!明明我比他付出的更多!明明你不是不喜欢我!是不是就因为我是女孩……所以倾尽所有努力都没有用?”

叶忠,豪放粗狂的老将军,半个人生都在沙场上度过,言出必行,他咆哮起来整个房子都会摇,所有人都害怕躲闪。偏偏奈何不了自己叛逆女儿,总是拿着棍子或大刀追着她满屋子跑,暴躁地三番四次绑起来用皮鞭抽,逼她做回女孩子。

父亲啊父亲,请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比所有哥哥更努力!

世上没有后悔药,人生不能再重来,至少要好好呵护身边还拥有的。

叶昭:“是真的。”

叶昭道:“是的,如果我是男子,我定会娶你,如果漠北没有城破,我可能也会娶你。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只有结果,没有如果。”

大错已成,决定已下。

毒针贴在她脸颊近处,却停了。

爱情中最残忍的事,是你千般万般对一个人好了那么多年,付出了那么多年,等待了那么多年,以为木已成舟,却被陌生人用一个眼神,一个笑容,轻轻鬆鬆夺去她所有的心。

叶昭拿出方沾满淡淡血迹的旧帕子,送回到她手上,直截了当道:“我欲送你回漠北,好好休养阵子,等流言过去,再择良人。”

为何要逼着她磨灭梦想呢?

叶昭止住了她的辩解,继续道:“我的表妹是九天翱翔的凤,是大漠并肩的鹰,有铮铮傲骨,永不妥协,从不低头。不是那种在后院争宠玩手段,吃醋斗心眼的女人!你不能自贬身价,委曲求全,这样的生活,我受不了,你受不了,夏玉瑾也受不了,长痛不如短痛,不如作罢。”

柳惜音只恨不得哭瞎了眼睛,再也不要看见眼前这一切。

柳惜音摇头:“你骗人!”

如果,能对大家好一点,听话一点,孝顺一点。

乌云蔽月,三两点细雨飘摇。

她收起宝剑,翻身下树,推开梧桐院院门。

叶昭缓缓摇头:“我女扮男装,欺君罔上,是不忠,我顶撞父母,殴打兄长,是不孝,我横行霸道,杀人如麻,是不仁,我胡作非为,辜负朋友,不义!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不尽力改过,还妄想错上加错,瞒天下一辈子吗?!”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何处才是幸福?

你却怎么挣扎,怎么妥协,怎么哭求都没用。

“南明朝太平公主亲率三千娘子军,挽长弓,骑胭脂马,石崖山截断金兵粮草,死后军礼下葬。”

往事历历,想忘却忘不去,怨恨的记忆慢慢模糊,幸福的记忆渐渐清晰。鞭打痛骂早已忘却,只有父亲的豪爽笑声,母亲的笑语嫣然,祖父的表扬讚美,祖母的万般呵护,兄长的手足情谊,时时刻刻,犹在眼前,那么清晰,那么温暖。

六年,两千多个日日夜夜,每当看不清前路时,她就会一遍又一遍地抚过剑身刻着的“昭”字,点横竖撇,笔笔铁画银钩,苍劲有力,彷彿在传达着父亲的无尽期望。

她每天都在盼望着,快快长大,远远离开,从此浪迹江湖,四海为家,做些了不起的事情,证明自己比所有人都强。

柳惜音摇头:“我不信!”

领地失陷得是那么快,让人毫无防备,措手不及。

“不,我清楚你的性子,”柳惜音缓缓收回手,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张每天梦里都在思念的脸,忽然夺过帕子,疯狂撕碎,然后大笑起来,恐怖的笑声迴荡在梧桐院,听得人毛骨悚然,她咬牙切齿道,“打你是让你心安,杀你是让你解脱,解脱后你就会放下我!不,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我这辈子不会原谅,不会嫁人。我要时时刻刻恨着你,提醒你,让你永永远远记住对我的伤害和痛苦,就像我对你的爱一样,一生一世在痛苦中折腾!我要做你幸福里横着的那根刺,让你至死也忘不了我!让爱与恨纠缠到永远!”

“你这混账!”相处多年,柳惜音知她铁石心肠,决定的事绝难更改。悲愤欲绝,气急攻心,差点吐出口血来,挥起右手,朝她的脸狠狠甩去,指间一枚金蛇戒指转动,吐出根黑色毒针,竟是要同归于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