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漠北飞鹰

上一章:第67章钦差大臣 下一章:第69章命犯桃花

努力加载中...

“好咧!看我的!”伊诺皇子黝黑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他将上衣解开,把两根袖子塞入腰带,露出上半身钢浇铁铸般的结实肌肉,对老虎勾勾手指,继续挑逗着它的怒火,“孬种!再来!”

被选中的官员,对这个不靠谱的上司,都暗暗叫苦。

唯一的好处是他不会争功,不要赏赐,不会嫉妒贤能,只要事情办妥当,就会如实上报,让皇上论功行赏。

没过多久,有个身材瘦小,长相普通的中原人,穿着牧民装饰,低着脑袋,走了进来,从衣服夹缝里取出张细长的薄白绸,上面用蝇头小字写着:“江北水患,粮草不足,国库空虚,南平郡王奉命赈灾,有机可趁。待国内大乱后,请皇子里应外合,攻下嘉兴关,夺黑山十八州。”

伊诺皇子慢慢将白绸揉成一团。他眼前再次出现那道披银甲骑白马的年轻身影,刚决果断,勇敢无畏的战士,在满天彩霞中策马冲来。当映入眼帘的瞬间,天地的光彩都为她所夺。她比雪山的莲花还美丽,比草原的星星还耀眼,让他再也挪不开视线,忘了行动,直至被长枪挑伤了肩头,才从梦中惊醒,败退而去。

焦头烂额地準备了两天,从棉被到夜壶,东西装了五大车,再加上随行官员、僕役和护卫共三百人的赈灾队伍浩浩蕩蕩地启程了,马不停蹄,日夜兼程,直奔江北。

东夏众将跃跃欲试,只恨不得立刻带兵南下,直捣上京,瓜分江山。

伊诺皇子轻轻摇头:“时机未到。”

若让她潇洒驰骋在东夏的土地上,他定解金刀相赠,邀把酒言欢,共追风一生。

“没什么难的,”黄鼠狼拍着侄子的肩膀,语重心长吩咐:“不过就是去户部领钱,跑路,发发安民公告、等粮食运到后,督促手下给粮捨粥,闲着没事就去乡镇溜跶两圈,和平民百姓喝喝茶,聊聊天,看看有没有官员瞒报灾情,最后买点土特产回家,让师爷给你写个事后报告的摺子,就算傻子都做得来,”他说到这里,稍稍停了停,润润喉,加重语气道,“只要钱粮到位,赈灾能解决就好,其他的事……你随便玩,轻鬆玩,不要有太多负担。”

许多穿着破烂的孩子围在兽栏外面,兴奋紧张地看里面的一切,小拳头都握得紧紧的,高声叫嚷:

天下最特别的女子。

“咱们东夏的勇士!才不会输给老虎!”

很多年后,方知原来她是女子。

不如不见。

只要是阻拦东夏前进步伐的障碍,不管是什么,都要撕成碎片。

“皇子!加把劲!”

天下最勇敢的女子。

伊诺皇子深呼吸一口气,坚定道:“欲夺大秦,先灭叶昭。”

东夏大将军帖木斯急问:“还缺什么?”

黄鼠狼为了不亡国,选了批职位较低,有赈灾经验或能力出众的官员给他做副手,并连发数道圣旨给江北各州县衙门,公布减免赋税、调粟平粜、转移灾民、抚卹安置、劝奖社会助赈等临时法令。

永生永世忘不了。

“你这小子,”伊诺皇子一把拎住他的衣领,抱起放在肩膀上,大笑道,“想打老虎还要等几年呢。”

夏玉瑾觉得自己肩上的压力好大……

中原来的密探再道:“主上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赈灾要做什么?

一夕晚霞,一生夙敌。

天上诸神,为何将她生在那羔羊的国度?与羔羊为偶?

神灵让这匹声名赫赫的凶悍母狼,成为守护大秦的最牢固壁垒

天下唯一能与他并肩的女子。

孩子涨红着脸,不服气叫道:“少看不起人!我也是东夏的勇士!”

东夏,呼尔特斯大草原,贝尔湖畔,有望不到边际的牛羊和牧民帐篷,彩云片片,映在蔚蓝的湖面上,化作绚丽七彩,纯洁的像天上女神降临人间。

夏玉瑾嗤之以鼻:“天下哪有带媳妇出巡的钦差?皇伯父到底在想什么?”

忽然,一声虎啸直冲云天,迴荡在草原上空,久久不散,惊坏了羔羊,吓倒了牛群。金顶大帐侧,铁栏杆铸成的兽笼里,身形巨大的斑斓猛虎正弓着腰,露出尖锐的獠牙,双眼喷着愤怒的火苗,死死瞪着笼中赤手空拳的高大男人。

唯伊诺皇子沉思不语。

皇上给叶昭放了两个月的假,美其名曰是她结婚半年多,肚子还没动静,回去调养调养,早日给南平郡王府开枝散叶,却没有将她加入赈灾钦差的名单,只私下召进宫,吩咐了些话。叶昭回来后,亲点两百虎狼骑,带上秋华秋水姐妹花,以随行女眷的身份,低调加入了赈灾队伍,眉娘祖籍江北,性格又贪玩,便磨了叶昭许久,终于得到随行贴身服侍的机会,乐不可支。

有个大胆的孩子从缝隙钻入兽栏,跑去老虎身边,英勇无畏地要踹上两脚。

“是,”伊诺皇子笑得更开心了,将他放下,揉着脑袋道,“你们都是最棒的小勇士。”

“来得好!”伊诺皇子忽然使了个摔跤技,翻身背抱起猛虎,高高举起,狠狠往地上摔去,重重撞向兽栏。

伊诺皇子整装,哄走孩童,步入金顶大帐。

斗酒百升,大醉一场,捏碎金盃,心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滋味。

侍卫匆匆过来,在他耳边低语:“皇子,南边的鸟儿传来了讯息。”

老虎给撞得头晕目眩,站起来摇晃两步,倒在栏杆角落,喘着粗气,再也起不来了。

孩子害羞地低下头,转身跑了

伊诺皇子大吼一声,抓住老虎的两只前爪,竟是在和它角力。

孩子们疯狂地拍掌喝彩,亮晶晶的眼睛里都是崇拜。

“好!”

老虎压低身子,狂吼一声,再次跃起,全身千百斤力气集中在利爪上,死死抓向伊诺的肩膀,想将他推倒在地,进行撕咬。

夏玉瑾出生至今从未离开过上京,对外面大千世界渴望已久,如今难得机会,能光明正大地让母亲放他出门玩,哪里顾得上赈灾是什么?于是点头如捣蒜,拍着胸脯保证换成任务,然后欢天喜地地冲回家,指挥下人打包行李,做足一边干活一边吃喝玩乐的準备。

可惜啊可惜……

叶昭随手将百余斤的宣花板斧在空中抛起丈许,然后轻鬆接住,引旁边丫鬟拍掌叫好。

“伊诺皇子!打翻那个畜生!”

想再见,再见又如何?

一人一虎摇晃几下,竟是老虎渐渐不支,节节败退,它赶紧将后肢跃起,狠狠踹向对方。

叶昭在兵器库里挑挑拣拣,选择出门的武器,听见他感叹,便漫不经心答道:“皇上说,哪有武官去赈灾的道理?反正你风流在外,出巡带个媳妇算什么?太后也说大好时光要珍惜,争取回来让她等着抱曾孙。”

夏玉瑾喷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